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赫:中共控煙假戲

人氣: 9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1月08日訊】當呂富華於1934年發表世界上第一篇關於「吸煙有害」的科學實驗報告時,不會想到他的祖國會在幾十年後成為世界最大的菸草生產與消費國。

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2017年4月共同發布報告說,吸煙導致的疾病將在本世紀內導致2億中國人早逝,數千萬人陷入貧困。这份题为中國無法承受的代價:菸草流行給中國造成的健康、經濟和社會損失》的报告,以「世界菸草之都「來形容大陸。

據大陸媒體報導,大陸菸草消費量占世界菸草消費總量的44%,吸煙人數5年間增長了1500萬。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在2017年,中共的全國控煙令仍處難產中。2014年11月,《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下稱《條例》)在中共國務院法制辦網站公開徵求意見;2016年,《條例》被列入政府立法計劃。

據中共控制吸煙協會2017年2月發布的《10城市公眾對公共場所室內全面禁煙態度調查報告》顯示,91.9%的被調查者支持室內公共場所100%禁煙,其中80.3%的吸煙者也支持。

為推動此立法,世界衛生組織駐華執行代表施賀德博士曾發表評論文章「中國立法者不應錯失實現公共場所禁煙以挽救生命的良機」。據2017年9月《金融時報》中文網報導,WHO估計工作場所禁煙可使中國男菸民減少1,300萬,600萬人避免過早死亡。

但中共控煙的假面具,被如下數據撕得粉碎:中共於2003年簽署了世界衛生大會通過的《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全球第一部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公共衛生國際公約)。但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從2004至2014年,大陸香菸生產總量不降反升,共增加7,353.92億支,增長率達39%。2004年到2014年,大陸共生產了約25萬億支香菸,可繞地球5.2萬圈。

21 世紀,吸煙有害健康已成國際共識,菸草危害已為世界公認,且是最為嚴重的公共問題之一。大陸煙害尤其嚴重。但是,作為世界目前僅有的兩個施行菸草專賣制度的國家之一(另一個是朝鮮),中共每年投入到控煙工作中的經費大概2,000萬元左右,2009年在國家層面全職從事控煙工作的人員僅為27人。

控煙政策是提升中國國民健康水平最為有效的措施。中共卻為什麼假控煙呢?

中共財政「菸癮」、菸草專賣與菸草業高速增長

近年來大陸經濟增長下滑,進入所謂「新常態」,菸草業卻「一枝獨秀」。

大陸菸草行業,自 2014年起,工商稅利突破了萬億元關口。中共國家菸草專賣局數據顯示,2014年菸草行業工商利稅達到10517.6億元,同比增加957.7億元,增長10.02%;全年上繳財政總額9,110.3億元,同比增加949.1億元,增長11.63%。

2015年,工商稅利總額11,436億元(與2008年相比,增幅高達154.18%),上繳財政稅利10,950億元。

2016年,工商稅利總額10,795億元,上繳財政總額10,006億元。

有評論說,根據公開報導,2015年中共軍費開支約9,000億,菸草行業利稅已經多年超過軍費開支。

據官方統計,「十二五」期間(2011~2015年),菸草行業累計實現利稅47,680億元,年均增加1,078.4億元,年均增長13.6%,而同期GDP年均增長僅近8%;累計上繳財政41,323億元,年均增加1,212.2億元,年均增長17.5%,超過同期公共財政收入的年均增長14.0%。

資料顯示,20世紀八十年代菸草業稅利年均增長5%;九十年代年均增長13%左右;而從2000年到2009 年10年時間,年實現稅利從1,050億元增長到5,131億元,平均增長19%(而同期捲菸年產量從3,334.9萬箱增長到4,580.3萬箱,年增長3.6%,銷量從3,090萬箱增長到4,577.5萬箱,平均年增長4.5%)。

2012年5月,中共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菸草業經濟和財政效益再評估》指出,「中央財政對菸草業的依賴性很大,菸草行業中央稅收占中央稅總額的8.32%,就全國平均而言,地方財政對菸草行業的依賴性較小,但由於菸草行業的地域集中性,某些地區,如雲南、湖南、貴州等地,地方財政對菸草行業的依賴性極高。」

而該報告撰稿人、中國社科院研究員餘暉進一步指出,菸草業對中國GDP的貢獻不足2%,但對財政稅收的貢獻在8%以上。

這份「貢獻」或許增強了菸草人的底氣。早在參加世衛組織《控煙公約》談判時,國家菸草專賣局的一位官員就曾指著衛生部官員大罵,「你們要控煙?我告訴你們,這是在賣國,你們是公務員,工資的1/10都是拿我們的錢!」

菸草專賣局官員的「賣國」之罵,凸顯了中共的財政「菸癮」。而中共的財政「菸癮」,又受由其長期施行的菸草專賣制度的支持。中共從菸草行業所獲得的財政收入以世界第一的水平增長。反過來說,中共為什麼長期施行菸草專賣?就是為了確保財政收入。

中共早在建政之初,即設立菸酒專賣公司,產銷統一。20 世紀 60~70 年代,菸草工業出現了盲目發展、產銷嚴重脫節的現象。1981 年中共國務院決定對菸草實行國家專營,1982 年成立中國菸草總公司,1983 年批准成立國家菸草專賣局,同年 9 月,國務院發布《菸草專賣條例》,正式確立了國家菸草專賣制度。1984年1月,國家菸草專賣局成立。

國家菸草專賣局與中國菸草總公司合署辦公,「一個機構,兩塊牌子」,對大陸菸草行業實行統一領導、垂直管理、專賣專營的管理體制,對全行業「人、財、物、產、供、銷、內、外、貿」進行集中統一管理。

中國菸草總公司轄下子公司的菸草總產量達到世界第一,為全球最大的菸草業營運機構。2010年,中國菸草總公司總資產從4年前的5,566億元「膨脹」至10,095億元,體量接近當時的中國建設銀行;其實現淨利潤1,177億元,平均每天淨賺3.2億元,賺錢能力超過中國石油和中國銀行。

長期以來,大陸菸草業高速增長。1978 年,大陸烤菸種植面積增加到 921.87 萬畝,總產量增加到 102.38 萬噸,菸草種植面積和總產量首次躍居世界首位。自 1995 年以來,大陸菸葉生產呈穩定增長態勢。2010 年,大陸烤菸種植面積 123.1 萬公頃,總產量 273.1 萬噸,占同年全球烤菸總產量 454.6 萬噸的 60.07%。捲菸生產方面,上世紀 50 年代初為180 萬箱,1990 年捲菸產量為 3,260 萬箱,2000 年上升到 3,336 萬箱,2012 年更達到 4,950 萬箱。

菸草業高利稅的假象

大陸控煙履約的真正阻力不在於菸農、菸草從業人員,而在於中共對菸草業的財政汲取。

據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李成在 2013 年的一份報告中表示,菸草業是「中共政府最大的稅收來源之一」。李成預計在過去 10 年間,菸草業「已經連續每年貢獻7%到 10%的中央財政收入」。

2016年,中共明確提出,「在『十三五』甚至更長一個時期,繼續保持菸草稅利對國家財政收入貢獻的重要地位沒有改變,為行業、為社會、為國家做出更多更大貢獻」。

的確,菸草業為中央財政提供可觀的稅收,從菸葉的種植、捲菸的生產、捲菸的批發和零售,菸草行業各個環節都是「稅源」。 然而,大陸菸草行業的高利潤和稅收貢獻,並不是因為自身價值創造,而是來源於壟斷、政府定價及其它公款消費。

因為菸草專賣,高檔香菸的價格會定得非常高。《中國高檔煙市場調查報告》顯示,大陸菸草業的利稅,特別是利潤,在很大程度上依賴只占總量一成左右的高檔捲菸。這部分捲菸的消費,主要是公款,並沒有為國家創造實際利潤。典型案例是2009年的南京「天價煙」事件。周久耕開會時抽1,500元(一條)煙的照片被網友上傳至各大論壇,致其快速落馬,但其所抽的「天價煙」卻火了。周久耕不經意間竟成了「天價煙」最佳代言人。

而且,進一步分析菸草業的利稅指標構成發現,菸草行業將稅利捆綁在一起並放到核心位置的目的是為了混淆視聽,誇大其對政府財政收入的貢獻,並以此作為其之護身符。

2016年4月,陸媒《財新》網站刊發了《菸草行業稅利貢獻的迷局與真相》一文。作者鄭榕(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與經濟政策合作中心主任)指出,2015年菸草行業工商稅利總額11,436億元,其中,工商流轉稅總額為8,404億元,企業所得稅636億元,國有資本收益477億元,專項收益855億元以及578億元的彌補消費稅缺口(實質是利潤上繳)。

就工商流轉稅而言,當一包捲菸經過生產和流通環節到達購買捲菸的消費者手中,其在流轉過程中所負擔的所有稅金最終都由買煙者所承擔。也就是說,2015年大陸的3.5億菸民負擔的菸草稅收占到菸草行業上繳財政稅利總額的近八成。

就其上繳的一部分稅後利潤及專項收益而言,其實質是央企分給「股東」的「紅利」,中國菸草總公司不過是股東委託的生產經營者而已。央企的終極所有者應該是全體公民。但是,菸草業上繳的利潤名義上納入國有資本經營預算,實際卻被中共通過預算支出(資本性支出、費用性支出)轉移支付給盈利水平差或陷入財務困境的國有企業,從而使得國有資本經營預算收入經過財政部的手又基本上全部回到了國有企業。換句話說,作為央企終極所有者的全體公民並不能從菸草行業上繳的利潤中直接受益。

鄭榕認為,與菸草業帶來的社會危害相比,即使僅從經濟上考慮,菸草產業的「稅利貢獻」也已經遠遠不足以彌補全社會的成本付出。

菸草業對國民健康和社會經濟貢獻值都是負數

2012年5月29日,在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舉行的中國控煙法律專家工作組研討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餘暉所作的《中國菸草業經濟和財政效益再評估》研究顯示,菸草對國民健康和經濟貢獻值都是負數;從長遠看,菸草行業和區域經濟其實有足夠的時間轉型。

研究表明,與菸草業帶來的利稅收相比,菸草業需要的國家投入和造成的經濟損失更大,主要包括如下四個方面。

其一,擠占土地資源,且菸草種植、生產、銷售的機會成本巨大。2012年大陸用於菸草種植的耕地面積已達2,118 萬畝。在全球糧食危機愈演愈烈的情況下,各國都加強了對耕地的保護,提高糧食生產。在有限耕地面積下,菸草種植面積必定會擠占其他糧食作物的耕種面積。

長期以來,是政府對菸草種植補貼在維繫菸草種植規模。種植烤菸對農民來說並不是最好的選擇。比較類似農作物的成本收益,在全國大部分地區種植烤菸的淨利潤並不高於當地種植的其他作物,有些地方甚至遠低於其他作物的淨利潤。

對整個宏觀經濟而言,限制甚至取締菸草製造工業,同時使其資本轉向其它製造業,大陸將會獲得更大的工業總產值。有數據顯示,菸草製品業的工業總產值與資產總比重非常低,僅為1.01,低於最高的農副食品加工業1.03。

此外,菸草製造業為高度資本密集型行業,如果其資本可以無損失地轉入其它同類行業,例如農副食品加工業,則可吸納多於原來近9倍的勞動力。

其二,菸草使用導致的勞動力損失。2005年大陸人群中歸因於菸草使用的死亡已達120萬人,其中有33.8%的人在40~69歲之間死去;如果繼續目前趨勢,2030年菸草歸因死亡估計占40歲以上人口死亡的25%,超過300萬人。

更嚴重的是,大陸將在未來20年進入承擔菸草歸因疾病負擔的高峰(大陸男性因吸煙致病死亡的高峰估計將在2025年至2030年間出現),與人口紅利的消失(大陸將在2030年前後進入人口老齡化高峰)形成疊加效應,將為社會帶來沉重的負擔。

其三,吸煙引發的疾病導致醫療費用加重財政負擔。因吸煙引起的直接醫療成本將大大增加醫療保險制度的壓力,而壓力最終將轉嫁給政府財政。

2008年,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學者依據 2005年的數據測算得到,吸煙導致 140 萬人死亡,直接經濟損失(疾病負擔)為 1,665.60 億元人民幣,約占當年 GDP 的 0.91%,包括吸煙致死人數、吸煙生命年損失、吸煙生產年損失、吸煙早死損失、吸煙致病成本、吸煙火災成本和被動吸煙成本及菸草行業污染成本等在內的間接經濟損失為 861.11億至 1,205.01 億元人民幣,約占當年 GDP 的 0.47%~0.66%,總經濟損失近3,000 億元人民幣,約占當年國民生產總值的 1.5%, 遠超當年菸草業上交國家稅利(2,400 億元)。

其四,菸草使用引發疾病導致國民健康素質下降。菸草對健康的危害是多方面的。如果在家中或公共場所吸煙,煙中釋放的有毒物質不但影響自身健康,同時還會對周圍人的健康造成一定損害。菸草流行造成嚴重影響國民健康的公共衛生問題。

中國必須控煙與專家建議

普遍認為,菸草與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相伴進入現代人類的生活。科學研究發現,吸煙的成癮性僅次於毒品,而且還會對身體造成許多嚴重的危害。菸草煙霧中含有69種已知的致癌物,這些致癌物會引發機體內關鍵基因突變,正常生長控制機制失調,最終導致細胞癌變和惡性腫瘤的發生。

「二手煙」中也含有大量有害物質及致癌物,不吸煙者暴露於「二手煙」之中同樣會增加多種吸煙相關疾病的發病風險。

此外,還存在「三手煙」,即殘留在衣服、牆壁、地毯、家具,甚至頭髮和皮膚等等表面的菸草煙殘留物。據小兒科期刊「兒科學」(Pediatrics)的研究報告,三手煙中共有11種高度致癌化合物,也是目前危害最廣泛、最嚴重的室內空氣污染。兒童更易受「三手煙」危害。

2010年8月,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藍睿明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表示,中國應將吸煙危害與薩斯和豬流感疫情的嚴重程度同等看待。根據中共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公布的資料,大陸每年因吸煙導致的死亡人數超過100萬人,這一數字甚至超過了中國全年交通事故、自殺和愛滋病等死亡人數的總和。

調查表明,2015年中國菸民人數達3.15億,比2010年增加1,500萬人;另有約7.4億不吸煙人群遭受「二手煙」的危害,其中15歲以下的兒童有1.8億。

據2017年4月,WHO和UNDP共同報告《中國無法承受的代價:菸草流行給中國造成的健康、經濟和社會損失》,目前,每年有100多萬中國人因吸煙引發的相關疾病而早逝。報告警告說,按目前趨勢,若當局不能改善反吸煙政策,至2030年每年死於吸煙人數將升至200萬,到2050年更升至300萬人,本世紀內將有2億中國人死於吸煙,並將使數千萬人陷入貧困。

報告說,中國消費香菸數目為世界之冠,占全球總量的44%,高於印尼、日本等29個排行其後國家的總和。每名中國菸民目前平均每日吸22支煙,比1980年數字高五成。

目前中國成人(15歲或以上)總體有約28%的人吸煙,若只計算成年男性,則更有逾半是菸民,而年輕女性菸民人數也有明顯上升趨勢。在大陸的人口中,從農村到城市打工的農民工最有可能成為吸煙者。隨著與吸煙有關的醫療費用增大,他們易陷入貧困的危險。

報告建議中共當局進一步提高菸草稅,若把香菸零售價提高五成,便能於未來50年令2,000萬中國人免於因吸煙導致過早死亡,並令800萬人免於陷入貧窮。

世衛組織駐中國代表施賀德亦曾指出,大陸一包煙只賣一瓶水的價格,過於便宜,「這樣,年輕人和低收入人群因體制性原因吸煙成癮。」之前,約2008年,美國胡德偉教授等發表的《中國的菸草稅收及其潛在的經濟影響》指出,「若每包捲菸增加1 元從量消費稅,價格彈性為-0.50……則政府財政收入將會增加649億元(79 億美元),將挽救342 萬人的生命,減少醫療費26.8 億元,而中國經濟生產能力提高所獲得的收益是99.2 億元(12.1 億美元)。」

報告使大陸控煙的嚴峻形勢揭示無遺。然而,中共實行菸草專賣,僅依靠衛生系統和民間組織難以有效控煙;中共的假戲,更使控煙步履艱難。

2017年12月28日,在新探健康中心發布《2017中國控煙觀察——民間視角》報告會上,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處無菸草行動技術官員許傳興說,「世衛組織再次向中國呼籲,期待讓國家層面100%無煙的控煙條例儘快獲得通過。」。

許傳興表示,中共菸草企業的不斷干擾讓立法進展完全停滯;而《世界衛生組織菸草控制框架公約》明確菸草企業不應該參與《公約》的討論,他們根本就不應該有一席之地。而無論是在在《公約》談判中,還是中共國務院關於同意成立「菸草控制框架公約履約工作部際協調領導小組」的批覆中(2007年4月27日),國家菸草局(與中國菸草總公司「一個機構,兩塊牌子」)都是成員之一。

與會專家建議:

  • 大陸菸草業應實行政企分開;
  • 國家菸草專賣局應退出八部委控煙履約協調機制;
  • 儘快出台《公共場所控制吸煙條例》,並規定室內公共場所全面禁煙;
  • 捲菸包裝必須採用大而明確、醒目和清晰的圖文健康警示;
  • 持續不斷地提高菸草稅和菸草價格,降低捲菸支付能力;
  • 禁止所有菸草廣告、促銷和贊助,加強菸草廣告執法監管力度;將戒菸服務納入國家基本公共衛生服務;
  • 社會共治,加強對青少年學生的控煙教育;
  • 加強菸草成分管制及其釋放物信息披露,禁止「低焦低害」及中草藥捲菸減害的虛假宣傳。

中共大力發展菸草業,使大陸人民深受其害。在鄙視中共的控煙假戲之餘,越來越多的世人清醒起來,為了自救,為了家人、兒女的健康,為了一個無煙的環境,自己戒菸,抵制「二手煙」,主動控煙,例如2017年世界無菸日成立全國「大學生控煙聯盟」, 大眾廣泛參與控煙等等,發出個人的聲音,迎來天空的蔚藍。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8-01-08 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