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業主揭物業黑幕 「居民成待宰羔羊」

像嶼品城小區物業管理混亂,業主遭毆打。(受訪者提供)

人氣: 1104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0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在中國大陸,小區業主物業衝突不斷。日前,上海一高檔小區的業主向大紀元爆料,物業腐敗現象嚴重,而信訪辦、房辦、社區、居委會互相勾結包庇壓制業主。一位熟知內情的人士向大紀元披露,很多物業公司都是政府安排進來的,業主每月繳納的巨額物業費往往被他們聯手侵吞。

象嶼品城小区位於上海市松江區九亭鎮雪家橋路1弄,地處西上海核心——大莘閔高端居住板塊。該小區自2014年交付使用之日起,由「復瑞」物業公司負責管理。

但4年來,業主對「復瑞」物業的整體滿意度僅為15%。業主反映,物業公司未按行業規範履行管理職責,小區車輛管理混亂,公共設施失修;衛生狀況堪憂,大片綠植荒死;日常報修受理不及時;繳納物業費不及時開具發票;收取停車費開具假發票;人員出入隨意,安全問題嚴重等,部分從業人員態度蠻橫甚至毆打業主。

像嶼品城小區物業管理混亂。(受訪者提供)

此外,地下車庫長期不使用通風設施,汽車尾氣長期積累在密閉空間內,一氧化碳嚴重超標,重金屬依附於牆體,陰暗潮濕,黴菌滋生,成為名副其實的「毒車庫」。

2018年4月,業委會以「房辦」指導為由,誤導業主就「是否留用復瑞物業」進行投票,甚至讓不知情的業主家屬在空白選票上直接簽署業主姓名,並稱對399戶業主採取了電話投票的方式。但事後,有業主反映從未收到選票(包括電話等)。

據上海知名數碼博主@Park聊數碼發微博披露,在更換物業公司投票過程中,業委會篡改業主選票、將選票給小區外圍商鋪進行填寫、部分選票丟失。該博主還披露,業委會成員根本不是真正的民選。象嶼品城的居委會和業委會選舉,都是給業主幾個內定的人名,連人名介紹都沒有,業主都不認識候選人。

2018年5月28日,唱票結果顯示:895票留用,516票另聘,183票棄權,9票作廢。唱票結束後,眾多業主要求核票。5月30日晚間,業委會將唱票結果匯總為電子表格。多名業主發現,大量選票系屬偽造。有的業主查不到自己的投票結果,從未收到過選票(包括電話)的業主有了投票結果,均為「留用」。

業委會投票造假。(受訪者提供)
業委會收受賄賂。(受訪者提供)

眾業主對投票結果表示強烈質疑並報警,但至今官方不肯公開電話錄音和查對原始選票。

6月8日,維權業主代表胡某以書面形式向九亭鎮信訪辦舉報投票造假一事,並提出對復瑞物業不予續聘、徹查投票舞弊、審計業委會的財務並公開帳目等訴求。

7月4日,九亭鎮信訪辦主任周美華召集社區、居委會、房辦的工作人員及業委會成員和5名維權業主代表見面,要現場重計選票,但對選票造假和業主訴求隻字不提。

會上,業委會僱來的「業主代表」對維權業主厲聲恐嚇,意欲動手打人,拿起瓶子想要砸向檢舉人。一位女性維權業主見狀拿出手機拍攝,被多人圍攻恐嚇,要當場砸碎手機。業委會主任邵某加入指責維權業主,場面一度非常混亂,幾乎釀成群體暴動事件。

據介紹,象嶼品城小區每月40萬-50萬元、每年500餘萬元的巨額物業費(小區約有2000戶居民、物業費每方2.5元)去向不明。從大量設施失修、綠植養護不力、勞務人員不足等方面來看,所收物業費並沒有被正當使用。專業人士估算,單是地下車庫不開通風設備一項,每年就能節省幾十萬元的開支。

上海企業家胡力任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業委會本應該是小區業主自己選的代表,却被政府的官員給控制住了。這些物業公司都是政府精心安排進來的。

胡力任指出,這件事情可以反映出中共基層腐敗非常厲害。普通老百姓以為社會的腐敗跟自己沒有關係,其實恰恰相反,已經有關係了,而老百姓根本不知道。

大陸物業管理成巨大黑洞

像上海象嶼品城業委會這種情況並非個案。整個中國大陸物業管理被指是一個巨大的社會問題,網上查詢可發現,業委會勾結相關部門,侵害業主利益十分普遍。

署名「同盛嘉苑業主」的微博用戶今年5月發貼舉報,他們在小區維修資金帳單中,發現5萬以下款項,只需要業委會審批,業主事先根本不知情。小區公益金收入每年幾十萬,從沒入帳。總計168萬多的維修工程,所有支出都沒走流程。業委會主任一人掌控了三個章,財務章、合同章、法人章都在自己手裡。

網民表示,「物業就是黑社會。明目張胆收取費用。」「業委會成立後必成物業幫凶,基本無解。」「有多少人出來參選(業委會)不是為了跟物業勾結從維修基金和各項收入裡面撈好處?」「物業與城管,是中國社會的畸形產物。」「整個社會的縮影。」

胡力任指出,在中國大陸,這個很普遍的社會現象,已激起民憤。這個社會現象其實是很悲哀的。胡力任形容,基層的老百姓花錢,就像是餵狗一樣。現在業委員的這些人,往往是共產黨員啊,曾經在企業裡面做過領導工作的人。但是這些人最容易被收買了,串通了物業、房辦,一起搞錢。

「它是個黑洞,非常大的黑洞。」胡力任說,「老百姓是不經意的,認為交物業費是正常的,可是你只享受到30%-50%的物業費,另外的錢就被他們弄掉了。」

業主艱辛維權  投訴無門

胡力任表示,你再換物業公司要不斷地打官司,但是這種官司根本打不贏的。因為物業公司他們有的是錢,去賄賂那些官員、法院的官員,最終就是一筆糊塗帳,不可能拿回錢來。上海香榭苑小區就被「復瑞」物業搞去了幾百萬,業主現在跟他們打官司根本打不贏的。上海很多小區都發生這樣的情況。

據他所知,大概有40%-50%的上海小區,業主其實對物業和業委會都不滿意。但業主呼籲業委會下台,他們根本不可能下台的,他們每年拿幾十萬,就是想辦法搞老百姓的錢。

胡力任也是象嶼品城的業主之一,曾在信訪組織的會議中被推搡,被威脅。他說,業主根本無法維護自己的權益。小區的人一直在信訪、寫信,「我自己都去信訪過10多次,他們根本不理你的。他說業委會是你們自己的小組,是你們自己選出來的(你們活該)」。

胡力任说,民眾選擇物業的權利都被政府剝奪了,錢是你出,政府來定。業委會本身是一個民間組織,卻是由居委會管理的。信訪、公安、居委會、房辦多方配合,老百姓就是待宰的羔羊。#

責任編輯:李沐恩

評論
2018-10-17 5: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