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人氣: 557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10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紐約專欄記者艾薩(AZAD ESSA)在《外交政策》上發表題為「中共大撒錢 讓非洲媒體噤聲」的文章,引發外界關注。艾薩講述了自己作為一名專欄作家在一家非洲媒體的親身經歷,並披露中共向非洲媒體大撒錢,目的是在非洲搶回中共形象的控制權。

艾薩自述他的一篇關於中國維吾爾人受迫害的文章在南非一份報紙上僅刊登一天,就因「改版」被取消。當他意識到該媒體20%股權由中共國有公司持有時,明白了撤稿背後隱藏的動機。

專欄稿是如何被剔除的?

9月初,艾薩決定在南非一家報紙上發表他的每週專欄,討論一百多萬維吾爾族人在中國新疆遭受的迫害。

就在南非第二大媒體公司「獨立媒體」(Independent Media)旗下的報紙發表了他的專欄文章後不到幾個小時,艾薩就被告知該文章不會在網上發表。

「一天後,我的每週專欄被即刻取消。自2016年9月以來,我一直在每週專欄上撰寫關於世界各地被忽視的群體和地區。我被告知報紙的『新版設計』意味著不再有版面刊登我的每週撰文。」艾薩說。

該報由「獨立媒體」(Independent Media)擁有,根據「獨立媒體」公司的所有權結構,中共國有公司持有20%的股份。艾薩說,他明白了,這篇文章會令高層坐立不安,但沒有想到他們的驅逐是「如此的快,如此的明顯」。「看來,我已經轉向了一個沒得商量的場所,觸動了中共在非洲宣傳工作的核心」。

中共向非洲媒體大撒錢 旨在搶回形象控制權

艾薩說,1999年,中共開始向非洲大陸實施經濟和社會外展計劃,稱為「走出去」(Going Out)政策,向非洲媒體注入數百萬美元的投資。為了應對西方媒體對中共政府的負面看法,於是中共要在非洲搶回形象的控制權。

這意味著要大力投資中共自己在非洲的媒體,包括:擴大分社;支持私營中國媒體在非洲大陸設立辦事處;購買非洲私營媒體的股份;與現金拮据的非洲新聞編輯室建立夥伴關係或贊助他們訪問中國。

他說,隨著中共國有媒體新華社、中國環球電視網、非洲版的《中國日報》(China Daily)以及位於約翰內斯堡(Johannesburg)的月刊《中國與非洲》(ChinAfrica)推動中共政府的軟外交,目前尚不清楚非洲的受眾是否已接受中國(中共)版本的有關他們自己現實生活的報導。

艾薩還披露說,非洲私營媒體公司是轉發中共國家利益的最有效工具。

在南非,《獨立媒體》集團部分是由「中國國際電視總公司」(CITVC)和「中非發展基金」所擁有。艾薩說,該媒體充滿了對中國投資的讚美之詞,缺乏對金磚五國項目的批評,連中共對非洲的動機這類基本問題也沒有做出提問。他們不去向權貴階層問責,而是變成了權貴階層最熱心的啦啦隊長。

與此同時,中共政府支持的「四達時代傳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Group)已經在非洲30個國家運營,並稱自己是「非洲發展最快,最具影響力的數字電視運營商」。StarTimes雖然是私營企業,但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密切,並接受中共的支持。

艾薩呼籲,現在需要的是清晰的報導,而不是各種各樣的扭曲文章。西方媒體應多披露中共的侵略性或在非洲的殖民主義傾向。而親共媒體則把這一切全部反過來報,將中共描繪成是非洲的恩人,而非洲人則是受贈的一方。當西方媒體披露非洲國家政府的腐敗和揮霍財政時,中共媒體就會盡力進行掩蓋。

他說,中共資助的媒體大力頌揚中國發展模式,或以非常積極的詞語來描述對非洲的預測。一些非洲國家領導人處於一種自我滿足的泡沫中,而中共也將自己定為非洲大陸的「真正朋友」。

艾薩認為,那些有中股參加的公司可能會體驗到中共的審查模式,「紅線很厚,不可協商」。鑒於非洲國家在經濟上對中共的依賴,以及新聞編輯室的財政危機,很少人會去對抗這些問題。而這正是中共想讓其非洲盟友所營造的媒體環境。

2015年,前南非通訊部長Faith Muthambi訪問北京,了解中共國營媒體是如何運作的。艾薩說,中國的媒體自由是世界上最差的。而這位部長此次訪問中國,如果不是去學如何控制新聞,還會去學什麼?

艾薩指出,他所寫的專欄被踢出去,時機正值9月初中非合作論壇,中共承諾向非洲大撒600億美元之際。這筆投資和援助形式是工程、援助、投資、貸款。

中共在非洲的債務陷阱

9月初中非合作論壇召開前夕在北京舉行新聞發布會上,僅《喀麥隆論壇報》一家非洲媒體獲得發問機會。記者的問題令中共盡失顏面。該記者提問說,中國在非洲投資工程項目危害了當地環境,而且一些中資公司在非洲只聘用中國人,不願意聘請當地勞工。

雖然只是一個提問,但卻引發外界深思為何非洲人民對中共不買帳。

中共近年來大力在全球推廣「一帶一路」項目,而非洲國家是該項目的重點攻堅國。

此前,多個媒體報導稱,中共的投資其實是帶有不同的附加條件。大部分是以從中國銀行貸款的形式,而且要以使用中國承包商為條件。這種債務沉重的投資方式令越來越多的合作國陷入債務危機。

以非洲小國吉布提為例,「全球發展中心」的報告指出,吉布提恐會因為「一帶一路」相關融資,顯著增加債務風險。

吉布提在2016年底所有外債的82%都是對中共的債務。

外界擔心,吉布提與中共合作的耗資35億美元的「非洲最大自貿區」項目會為吉布提帶來眾多風險。雖然吉布提希望此項目能擴大當地人民的就業,中共商務部也曾做出此類承諾,但中共企業更願意從中國帶自己的勞工,這是有名的。

該項目的另一大風險是對中共的高額債務。IMF去年提出警告說,吉布提國債在短短兩年內從GDP的50%上升到了85%。

美國聯邦政府機構「海外私人投資公司」(OPIC)首席執行官沃史波恩(Ray Washburne)7月16日稱,中共的策略為許多貧窮國家製造了債務陷阱。美國將加大對非洲等國家的投資,將它們從陷阱中拯救出來。

沃史波恩不是第一個警告中共基礎設施項目給發展中國家帶來沉重債務的人。

IMF主席拉加德4月份警告「一帶一路」的夥伴國家不要以為中共的融資是「免費午餐」。

美國哈佛大學提供給美國國務院的最新報告指出,「一帶一路」向周邊弱小國家提供「戰略貸款」,當這些國家無力還債時,中共會趁機獲得該地區的戰略資源,報告內容還列出16個中共的「目標國」。#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0-10 8: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