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飯前要對中共表感激 新疆集中營內幕曝光

聯合國的調查估計有100萬維吾爾人被中共拘留在新疆的祕密拘留營。國際人權組織指責中共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文化滅絕運動。圖為示意圖。(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人氣: 1380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11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報導)「我非常愛中國,那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我從未想到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曾為在中國出生而感到驕傲。而現在我不知道該說什麼。」一位正在尋找失蹤母親的15歲維吾爾女孩這樣說。

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11月12日發表長篇調查報導,以大量的採訪披露了中共統治下新疆地區維吾爾人的真實處境。文章還披露了中共在新疆地區實施的恐怖評估制度。被評估的人會被以各種理由減分直至被拘留,而這些理由往往令人難以想像。

文章也披露了新疆再教育營強迫維吾爾人吃豬肉、喝酒,來詆毀其信仰,還要求他們在飯前對黨感激等黑幕。

64歲老婦披露兒子兒媳失蹤經歷

位於哈薩克斯坦阿拉木圖市中心的一個小辦公室裡滿是疲憊不堪的來客,他們拿著失蹤的母親、父親、兒子和女兒的照片。每天早上在這裡排著隊等待工作人員將失蹤人口信息輸入數據庫。

64歲的Kalida Akytkhan從300英里遠的地方來到這裡,希望這裡的人能找到她兩個兒子。「我的兒媳婦打電話給我,說我的兒子已經被帶走。第二天我的另外一個兒媳婦也打電話給我說,我的另外一個兒子也被帶走。」Akytkhan說。

Akytkhan在中國長大,後來搬到哈薩克斯坦,並在那裡獲得了國籍。她的兩個兒子仍然在中國,具有中國國籍。現在這兩個兒子因探望在哈薩克斯坦的父母而被中共當局拘留。

「我給村長打電話,他告訴我要記住我這件事,」 Akytkhan說,「從那以後,我的兒媳婦也消失了。」

這兩個破碎的家庭留下了14個3至15歲的孩子。Akytkhan根本不知道這些孩子現在在哪兒,誰在照顧他們。她說,這種不知道家人下落的壓力使得她的丈夫病倒了,就在她來到這個辦公室的幾天前,丈夫因病去逝了。

Akytkhan抽泣著說,丈夫還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和孫子孫女們在哪兒就含冤而去。「他不吃不喝,變得越來越弱,他不斷地在問他們在哪兒。」

在過去的一年裡,這個由哈薩克斯坦權利組織「Atazhurt」管理的辦事處收集了1,000多名來自哈薩克族和維吾爾族的證詞,他們的家人已經消失在幾百英里以外的中國新疆地區拘留營內。

向中共使館投訴等於將石頭扔到海裡

聯合國的調查估計有100萬維吾爾人被中共拘留在新疆祕密拘留營。國際人權組織指責中共政府正在對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文化滅絕運動。

「我們幫助他們向聯合國,哈薩克斯坦總統辦公室,哈薩克斯坦外交部投訴,」「Atazhurt」聯合創始人比拉什(Serikjan Bilash)說,「我們放棄了給中共駐哈薩克斯坦大使館寫信,因為給他們寫信就好像將一塊石頭扔在海裡一樣。」

比拉什曾將一箱箱來自被關押在新疆拘留營者家屬們的投訴信送到中共大使館,但中共使館人員拒絕接受。

哈薩克斯坦政府因來自中共的利益,而對比拉什的工作加以阻止。「我已經收到他們(哈薩克斯坦政府)四次警告,讓我停止工作,」 比拉什說。

他說,哈薩克斯坦及其在中亞大部分穆斯林地區的國家政府受益於中共的投資,這些國家都不會為在新疆被關押的民眾說話。

「他們對此保持沉默因為他們需要中共的錢,他們賣掉了他們的信仰。他們不想要天堂,他們想要的是人民幣」,比拉什說。

中共恐怖的評估表

美國政府資助的自由亞洲電台維吾爾語服務主任斯托夫(Alim Seytoff)表示,他們多虧在新疆有一些本地關係人士,才能夠報導該地區的新發展。他和同事在2017年4月第一次得知中共在新疆建立「再教育營」的事情。

「真是令人震驚,」 斯托夫回憶說,「在不同城鎮裡有大量人被拘留,不是因為他們犯了任何罪,而只是因為有人留了鬍鬚或者是幾年之前曾留過鬍鬚;或者是有人的妻子幾年之前穿了長袍;或者是一些人只是聚集在一起談論宗教教學等。」

斯托夫說,他的團隊曾經採訪過一些維吾爾人,他們被中共政府叫去填寫一個表格,評估他們對中共政府的安全威脅。評估以100分為滿分。

「如果你是一名維吾爾人,你自動失去10分,」 斯托夫回憶說,「如果你做祈禱,再扣10分『如果你去過海外,再去掉10分;如果你在海外有親戚,再去掉10分。如果你在50分或者以下,你就不安全了,你就需要去『再教育營』。」

在否認「再教育營」的存在幾個月之後,中共政府突然在中共官媒新華社上為自己辯解說,這些「再教育營」的建立是為了維吾爾人提供職業培訓,他們已經意識到了「生活原本是如此的多彩」。

人權組織認為,中共的這些宣傳都是胡言亂語。中國共產黨「一直試圖在創造一個不再受宗教影響的『新人』。」研究員Adrian Zenz說,「因此,在某種程度上,他們必須相信再教育和改造人這種作法有效,因為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就會基本上不得不承認諸如宗教信仰之類可能比共產主義信仰更強大。」

「我將會摧毀你的家人」

在自由亞洲電台,Shohret Hoshur在用維吾爾語言進行播放。他的團隊工作為此工作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他和五位同事都有家人被中共拘留。

圖為自由亞洲電台記者Shohret Hoshur。(NICHOLAS KAMM/AFP/Getty Images)

當Hoshur的一些親戚被中共帶走時,他給在新疆老家的警察局長打電話。「他(警察局長)一拿起電話,就辨認出了我的聲音,」Hoshur回憶道,「他(警察局長)說,『不要再撥打這個號碼了。如果你這樣做,我將會摧毀你的家人。』四個月後,我的兩個兄弟被捕。」

Hoshur說,他被捕的家人中,有8位是因為受到他的工作的牽連。他78歲的老母也被抓。警察在4月份抓她時說她有「意識形態問題」。

Hoshur表示,他感到有義務繼續做報導。「這麼多的人敢於說出真相,讓世界知道現在在(新疆)監獄中正在發生的事情」。「對於西方人來說,在這個時代發生這樣的事情幾乎令人難以置信。」

「我曾為在中國出生而感到驕傲」

中共的鎮壓力量並沒有阻止失蹤者的家人尋找他們的親人。在「Atazhurt」的辦事處,一名15歲的維吾爾女孩說,她的母親因中共當局發現她和她的父親離開中國前往哈薩克斯坦後,在3月被拘留。

她說,她多次給在家鄉的警察打電話都無濟於事。

「太恐怖了,我聽說在拘留營裡面的人被迫吃豬肉,喝酒,目的是詆毀他們的信仰。他們在每頓飯前還被迫向共產黨表示感謝。我不認為一個人道主義國家會迫使人們做這樣的事情。」

她說:「我非常愛中國,那是我出生和成長的地方。我從未想到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曾為在中國出生而感到驕傲。我告訴每個人我是中國人。而現在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新疆的人權侵犯引發美國關注

中共對新疆的恐怖治理已經引發美國政府的注意。美國參議員盧比奧呼籲,美國應該應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制裁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作為中共政治局委員,他先在西藏獲得了鎮壓經驗。他任新疆黨委書記之際也是再教育營地擴大之時,他被視為一個黑暗手段的創新者。」

《紐約時報》此前報導說,白宮已經在考慮制裁行動。在美國國會要求國務卿蓬佩奧和財政部長姆欽採取行動之後,此事變得更加迫切。

如果美國實施對侵犯人權者進行經濟制裁,將是川普政府的首次行動。美國也將尋求限制向中國出售監控技術。中共使用這種技術追蹤和監視穆斯林民眾。

目前仍然不清楚新制裁將在何時宣布,可能需要經過多個政府部門的諮詢。

在陳全國的管制下,新疆地區處於嚴密的監控中。到處都是安全攝像頭,可以監控到街上的每個角落。幾個街區就是一個警察局。經常有警察要求行人提供身分證。

中共對新疆採取極端監控,新疆被指成為一個露天監獄。圖為烏魯木齊火車站前的大量特警。(AFP)

與此同時,新疆的一些知名維吾爾官員也要開始向中國共產黨寫「忠誠信」,聲稱他們堅定支持中共在新疆的統治和政策。他們的「忠誠信」被在中共官媒上發表。#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11-14 12: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