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金盾工程迫害中國人 高科技巨頭助紂為虐

人氣: 153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2日訊】中國作為世界第一人口大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因網民數量高速增長(突破8億),已成為全球第一大互聯網市場。不過,和中國做生意的互聯網公司都不得不面對一種兩難處境:是與箝制言論自由的中共政權妥協,還是恪守基本的商業道德和社會責任?

這二者哪個更重要,如果能擺正次序,做出正確的選擇並不是難題。

中共的網絡審查已是盡人皆知。當極權者為謀取經濟利益而打開國門,他們也非常清楚此舉在政治社會層面和管控公民方面的「潛在危險」。

中共的策略是對外宣稱「自由貿易」,對內的輿論箝制與意識形態管控則完全避開國際社會的耳目。作為網絡過濾審查「防火長城」的「金盾工程」於1998年啟動,2006年通過一期「驗收」,至2002年前期投資就達8億美元。

其綜合性、多節點的剛性措施,都是為了嚴密封鎖信息並監視公民。

綜合性、多節點的剛性措施,都是為了嚴密封鎖信息並監視公民。(視頻截圖)

全方位的封鎖監控架構

• 封網鎖國

據哈佛大學2002年報告,為過濾「危及國家安全」的敏感信息,中共屏蔽了1.9萬至5萬個網站,中國互聯網只是一個巨大的局域網。

• 建立全民數據庫

自2003年9月以來,中共公安部門已把96%的民眾,也就是13億人口中12.5億人的個人資料,輸入到「國家犯罪信息中心」資料庫。

• 公民身分識別

監控民眾的高科技手段有多種,包括:監控上網活動,掃描個人電腦文件,錄像監控,電話竊聽,無線射頻識別,人臉識別,語音識別……被監控到的違規者,很可能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折磨致死。

中共在13個門戶網站設立網絡虛擬警察形象,從2007年9月1日開始,每半小時在顯示屏上出現一次。(STR/AFP/Getty Images)

• 劫持境外數據

2018年11月12日,谷歌服務中斷1.5小時,專家稱其遭到「史上最惡劣劫持」。截獲谷歌全球用戶數據的服務器來自中國和俄羅斯,位於美國舊金山的網絡情報公司千眼(Thousand Eyes)懷疑有政府參與,因為數據實際流入國營的中國電信(China Telecom)。

網絡情報公司千眼(Thousand Eyes)發現,被劫持的數據流入中共國營的中國電信。(網頁截圖)

西方高科技公司的協同角色

2002年,思科(Cisco)工程師在展位上推介產品時,自曝向中共提供技術援助,協助網絡審查、追蹤監控中國人。思科發言人隨即否認這是該公司的政策,並且辯稱不會為中共的需要設計產品。

不過,2008年,思科內部洩出一套90頁的培訓用PPT文件,詳述了思科和中共在金盾工程上的商業合作,其中提到「與法輪功及其他敵人戰鬥」。

事實上,2006年美國國會已舉辦聽證會,對思科等四家美國互聯網公司提出嚴厲質詢。

中國信息中心觀察網站董事吳弘達(Harry Wu)在聽證會上說:「思科2004年宣布,他們正幫助中共公安部完善金盾計劃。思科中國區副總裁張思華稱,『我們非常榮幸與中國公安合作完善金盾計劃。』中共公安系統第一個IP語音系統即由思科建成,合同中也包括提供培訓。我們想問問思科,你的培訓項目中都是什麼人?據我們目前所知,他們全都是中共公安。」

另一家高科技公司雅虎被控2005年向中共國保提交資料,導致網絡異議人士師濤被判刑10年;微軟則因刪除網絡作家趙京討論政治敏感議題的博客受到公眾批評。

2018年8月1日,谷歌公司被曝配合言論審查,爲中共研發特別版搜尋引擎,代號「蜻蜓計劃」(Dragonfly)。消息引發一千多員工聯名致信高層抗議,一位高級科學家辭職,數名員工遞交辭呈,以抗議谷歌違背其「不作惡」(Don’t Be Evil)的人權承諾。

谷歌首席執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本週二(11日)出席國會聽證會,在回應可能返回中國市場的問題時態度急轉,表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 Inc.目前並無計劃推出中國版搜索引擎。

網絡監控的後果多嚴重

中共建政的基礎是「假惡鬥」。自竊政以來,中共在歷次政治運動中一輪輪地絞殺中國人,從鎮反土改、三反五反、反右運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屠殺,到迫害法輪功,這一系列暴力鎮壓運動都是通過誹謗宣傳來製造藉口。

英國歷史學家梅兆贊(Jonathan Mirsky)是六四屠殺的見證人。他說:「(六四天安門清場後)中共立即聲稱『未開一槍未死一人』,之後就說成了暴徒和反革命襲擊,警察和解放軍一些官兵失去生命云云。所以如果當時軍隊開了槍,也純粹是為了在反革命暴亂中保護民眾。這完全是謊言。」

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則說:「中共總是在樹立敵人,不只是將某個人某個團體指為敵人,他們會發動這類洗腦宣傳攻勢。對法輪功當然就是這樣:抹殺人格,滅絕人性,將他們邊緣化,到什麼程度呢?極少有人看到並知道真實的情況。」麥塔斯因獨立調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而獲得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他們會說『法輪功是敵人,法輪功不是人,我們可以對他們為所欲為』。如果你不與中共為伍就面臨壓力。」麥塔斯說,「這些因素合在一起,就造成了這樣的可怕結果。」

正是通過網絡封鎖與監控,中共將這些駭人的罪惡向民眾隱瞞了幾十年。同時 一旦民眾群體被樹為國家公敵,中共的暴力打壓就可以升級。

國際特赦組織研究員科琳娜—巴巴拉·弗朗西斯(Corinna-Barbara Francis)表示,有充分證據表明,中共利用監控錄像來識別和綁架各地的和平抗議者,包括新疆和西藏在內,「打壓其合法活動並且定罪」。

其監控迫害更延伸到了海外。

延伸至海外的監控迫害

經過一年的準備,美籍醫學博士李祥春決定回中國,通過有線電視插播法輪功真相。然而中共通過監控獲知了他的計劃,他一踏上故國土地即遭非法綁架勞教。「警察知道我要來 我剛下飛機就被抓了。」李祥春說。

勞教所對他嚴刑拷打,想逼他放棄信仰。2006年獲釋前,他還被迫從事奴役勞動。而協助中共監控他和千萬法輪功學員的間諜軟件,並不是在中國研發的。金盾工程的監控系統都是在李祥春當時居住的加州——在聖何塞的思科總部開發出來的。

李祥春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

因發送法輪功真相電郵被判囚四年的瀋陽市法輪功學員韓春龍和陳新野,是2012年12月在丹東出差時被抓的。當時 丹東國保及派出所的六名警察闖入酒店房間,據稱,網警通過網絡IP監測到他們發送宣傳法輪功的郵件。

陳新野、韓春龍被帶到派出所刑訊逼供,他們拒絕配合,一直零口供,遭到毒打。韓春龍被野蠻灌食、銬死人床,24小時插鼻飼管和導尿管,導致行走困難、左耳失聰,後被診斷出腎功能不全、尿路結石和應激性潰瘍等。

韓春龍遭受迫害後的照片。(明慧網)

美國國會眾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2008年質詢高科技公司的聽證會上說:「信息遞交給中共官員的直接結果,就是人們被送到勞改營遭受酷刑。當雅虎被要求解釋其作為時,雅虎說,為了做生意,必須遵守所在國法律。我的回答是:『如果納粹祕密警察半個世紀前問安妮·弗蘭克藏在什麼地方,正確的回答難道是為符合當地法律而交出信息嗎?」

「中共警察的罪行並不是無受害者犯罪。我們必須和受壓迫者站在一起,而不是協從壓迫者。」史密斯說。

今天,這樣發問或許更合適:企業是否該和祕密警察合作,遵從那些違背基本人權的法規?

美國國會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說:「我們繼續發出強大的聲音,不僅為法輪功學員,也爲中國和世界各地所有渴望自由和人權的人們。我們譴責這種持續的迫害,我們譴責這種持續的鎮壓,已經延續了這麼久。」

他說:「我們會讓他們知道,我們與他們站在一起,會繼續為他們發聲,不讓世界遺忘。」

結語

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是每個人都應擁有的普世人權,堅守這些普世價值,也意味著站在正義與良知一邊。

先哲作家梭羅警示過我們:「人類已經變成他們工具的工具。」當強大的新科技成為暴政工具,一個奧威爾式的監控社會將奴化人類。

人們常將中共禁錮民眾的網絡高牆與冷戰時期的柏林牆作比。「推倒這堵牆」(美國前總統里根語),既是人心所向,也是歷史的大勢所趨。

AFP
1989年11月11日早晨,西柏林人雲集在波茨坦廣場的柏林牆前,觀看人們努力打開缺口。(GERARD MALIE/AFP)

下載完整視頻

編譯撰稿:張小清,視頻製作:趙艷,責任編輯:蘇明真

評論
2018-12-13 3: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