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屏幕能改變命運?爆紅文章折射中國教育問題

圖為安徽省一所學校,學生們正在上課。示意圖(AFP)

人氣: 78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12月16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綜合報導)日前,大陸媒體一篇《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的文章引爆網絡。文章稱「兩百多所貧困地區中學因參與直播名校課程,88人考上清華北大」。但有專家分析認為,此數據沒有參考價值,更應該解決的是教育資源的不公平及消除城鄉貧困差距。

日前,陸媒《冰點週刊》一篇講述「直播班」的故事、名為《這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的報導在大陸社交媒體上刷屏,微博上的閱讀量達到4000萬,甚至有網友表示「看哭了」。

BBC中文網14日報導認為,刷屏的背後,是中國城鄉教育水平之間難填的巨大鴻溝。

北京2017年高考狀元熊軒昂說:「農村地區的孩子,越來越難考上好的大學」,戳中了很多網友心田。據北京大學2016年數據顯示,北大當年錄取農村考生人數僅占本科總錄取人數的16%。

兩地同步上課

號稱「中國最前列的高中」成都七中2017年30多人被美國伯克利等國外名校錄取,70多人考進了清華北大,一本率超九成。

而遠程直播的另一方是:中國貧困地區的248所高中,師生是周邊大城市「挑剩的」,曾有學校考上一本的僅個位數。

據報導,參與直播後,這200多所學校,2002年開始,全天候跟隨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一起上課、作業、考試。有的學校出了省狀元,有的本科升學率漲了幾倍、十幾倍……

「16年來,7.2萬名學生——他們稱之為『遠端』,跟隨成都七中走完了高中三年。其中88人考上了清北,大多數成功考取了本科。」開設直播班的東方聞道網校負責人王紅接告訴媒體。

「88人考上清北」參考價值不大

雖然文章支持「直播」,但引起廣泛爭議。大陸一些教育專家質疑直播的作用,認為「88人考上清北」這一數據的參考價值不大。

新京報援引園釘創始人兼CEO王旭的話表示,一個縣級地區本身清華北大的錄取率約0.08%,報道中的地區上了直播課錄取率變成了0.12%,這並沒有一個本質上的提高。

而且,「如果這樣的教育公平是犧牲了一線的優質學生群體而達到的,這樣的教育是有問題的。」王旭說。

成都七中從2002年就開始做直播班,遠端7.2萬學生中16年來考上清北的只有88人,松鼠AI智適應聯合創始人認為,比重並不是很大,作為參考,成都七中僅2016年考上清華北大的學生就有55人。

「原則上如果真正非常有實際效果的話,他們的比例應該是一樣的。這說明學生之間的差異很大,如果老師和學生之間能力不匹配,也是一種資源浪費。」他認為。

觀察者網刊登署名文章說,不能迷信「螢幕」的力量。直播也附帶「副作用」,弱化了鄉村學校教師的作用和權威;而且直播的高水準課程把萬人課堂中不同起點、差距巨大的學生放在同一個競爭平台上,可能產生消極的結果。

屏幕帶來震盪 兩地學生差異巨大

中國青年報記者上個月到國家級貧困縣的雲南祿勸第一中學實地考察,直播上的成都七中學生上課下課,都熱衷討論問題,而在祿勸一中,有的學生會突然站起來,走到教室後面聽課。不用問,他們太睏了——有的女生即使站著,也忍不住打哈欠。也有人趴著睡覺。

報導說,高一上學期,不單祿勸,大部分直播班的學生完全跟不上七中進度。七中連續三節英語課讓山區的學生一頭霧水——一節講英文報紙,一節是外教授課,一節聽TED演講,都是全英文。

「我沒想到我這麼差。」祿勸一中高一女生王藝涵把這話重複了6遍。她是鎮裡中考的第一名。但這次期中考試,成都七中的試卷,除了語文,其他科都沒及格。英語課除了課前3分鐘的英文歌,其他完全聽不懂。閱讀題全答錯了。

這塊屏幕還帶來想像不到的震盪。祿勸一中的老師說,高一班裡總充滿哭聲——小考完有人哭,大考完更多。有人在教室裡抹淚,有人跑到辦公室抽泣。不少學生一提考試就發抖。雖然早就預告了七中試題的高難度,但突然把同齡人間的差距撕開看,還是很殘忍。

祿勸的王藝涵聽說成都七中平行班的成績不理想。一問,人家平均「只有」103分;他們班,30分。「數學完全跟不上啊,絕望啦。」

造成這種巨大的差距源自哪裡?

教育資源不公平 根源在哪裡?

有媒體分析說,教育「扶弱」,靠「直播課」更要靠教育資源均衡。而教育資源均衡,聯合報說,也不是在貧困地區的學校設置直播教學課這麼簡單,其背後和線下的教師巨大付出、校方的態度和經費等,都是不容忽視的因素。

而教育資源不公平的背後是城鄉貧富差距巨大,消除貧富差距才是根本。

即便在貧困地區學校能參與直播教學的,大多也是貧困地區的精英學校和學生。陸媒披露,「對接一個直播班,每學期的標準收費是7萬元」。很多中學選擇篩選進校成績較好的同學進直播班,其他同學則觀看遲一天的「錄播」。

有分析認為,直播教學在大陸已持續近20年,並非一句「技術改變教育」就能概括。如果「直播課」真的具有奇效,早就被複製推廣了。而如果政府真心要改變貧困學生的命運,這個問題不至於困擾大陸社會如此之久。

問題是,中共各級政府缺錢嗎?  #

責任編輯:方曉

評論
2018-12-16 1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