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竊取西方軍事技術伎倆大盤點(下)

「竊取軍事技術」在中共建政之初就已經出現,近年來似乎已經成為其發展軍事的一個國家戰略,而且愈演愈烈。其多樣的偷竊手段令西方國家咋舌。(MANJUNATH KIRAN/AFP/Getty Images)
人氣: 14656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2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竊取軍事技術」在中共建政之初就已經出現,近年來似乎已經成為其發展軍事的一個國家戰略,而且愈演愈烈。其多樣的偷竊手段令西方國家咋舌。

今年1月,多家媒體報導說,在中國洪都航空一個官方宣傳片中,一架在中國試飛院測試的L15原型機翼下,掛著一枚全新的國產航空制導炸彈,上面寫著TL-20/CK-G。外界立刻注意到,TL-20和美國空軍最新裝備的GBU-53/B型第二代小直徑炸彈(SDB-II)非常相似。

去年3月,中共的殲-20正式服役,而幾年前,中美之間曾就殲-20戰機是否是美國F-35戰機的山寨版,發生口水戰。因為這兩款戰機看起來十分相似。在2014年,美國先後逮捕了兩名在美工廠涉嫌竊取F-35戰鬥機的發動機技術及製造技術的中國公民。美國「戰略之頁(Strategy Page)」隨後發表一篇題為「情報:中共全都要」的文章說:「在中共致力於取得有關F-35戰鬥機詳細資訊的情況下,你可以知道殲-20與F-35為何會相似。」

2017年3月,中共的殲-20正式服役。圖為2016年拍攝的珠海航空展試飛的殲-20。(Alert5/Wikimedia commons

外界也注意到,美國無人機一進入戰場,中共在航空展覽中馬上就拿出無人機的模型,絲毫不避諱和美國無人機的驚人相似。而中共盜取西方敏感技術來發展高端武器的行為,近年來引發了西方國家的高度警覺。

上篇中介紹了中共盜竊海外高科技的第一和第二個策略,本文將繼續介紹第三和第四個策略。

策略三:統戰海外高科技人才

據黨媒《人民日報》報導,中共在2015年5月召開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表明海外留學人員為統戰工作新的著力點,是中共著重團結的對象。中共明確表示,對他們不僅要團結,而且要培養「使用」。

中共統戰海外學者的一種手段就是「千人計劃」。維基資料顯示,從中共2010年「千人計劃」名單來看,入圍的高科技人士來自知名大學的教授居多,但也有知名企業的重要研究人員,比如,來自IBM半導體研究和開發中心的朱慧瓏、美國美新半導體公司首席戰略官陳東敏、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教授研究磁性納米材料的沈健等。

「千人計劃」的條件包括在國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擔任相當於教授職務的專家學者,國際知名企業的專業技術人才,擁有自主知識產權或掌握核心技術的人才等。

中共以各種優厚的待遇來吸引國外高科技人才加入該計劃,其中一項就是提供100萬元的一次性補助。

近年來,加入中共「千人計劃」的學者已經引起了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注意。

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系華裔教授張以恆2017年9月被FBI逮捕,他被控多項欺詐聯邦政府罪。

張以恆2005年起受僱於弗吉尼亞理工大學。他的科研項目涉及美國能源部、美陸軍科研辦公室、空軍科研辦公室、國防大學研究儀器計劃等重要機構。他也是中國科學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研究員。該研究所的網站上還披露,張以恆曾入選中共的第十二批「千人計劃」項目。

中國科學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網站披露,張以恆入選中共的第十二批“千人計劃”項目。(網站截圖)

再有一例就是,2015年5月,天津大學教授張浩(音譯)從中國入美時被警方逮捕。

美方指控稱,張浩和天津大學另一教授龐慰(音譯)在南加州一所大學讀博士期間使用美國國防研究項目的經費研究薄膜體聲波諧振器(FBAR)技術。畢業後,龐慰受聘於科羅拉多州的安華高科技公司(Avago Technologies),張浩則在麻薩諸塞州的思佳訊公司(Skyworks Solution)工作,兩人都擔任FBAR工程師。

FBAR技術非常重要,除了有利於消費者,也在軍事和國防通信中被廣泛應用。安華公司是一家設計開發FBAR技術的全球供應商。曾在安華工作的龐慰入選了第十批中共「千人計劃 」創業人才。

美國之音報導稱,根據起訴書,2008年天津大學的中共官員前往加州聖荷西,跟龐慰、張浩和其他同謀者見面,不久,天大同意資助他們在中國建立FBAR生產基地,而龐、張二人繼續就職於原公司,同時和天大密切合作。2009年,兩人從美公司辭職,接受天大正教授的職位。

起訴書指稱,龐、張和其他同謀竊取配方、源代碼、技術規格、報告、設計圖和其它被受害公司標有機密和專有字樣的文件,將這些信息在彼此之間並與天大分享。

起訴書中指控的被盜商業祕密屬於龐、張就職的原美國公司。

起訴書還披露,天大利用竊取的商業祕密,建造和裝備了一個最先進的FBAR製造設施,並與龐、張二人在中共開辦的天津經濟開發區開設了諾思微系統有限公司(ROFS Microsystem),準備大批量生產FBAR,並從商業和軍事實體那裡獲取了提供FBAR的合同。

當時負責國家安全的美司法部助理部長約翰·卡林說,根據起訴書中的指控,這些嫌疑人利用他們接觸美國敏感技術的機會和知識,為中共的經濟利益,非法獲取和分享美國商業祕密。

據「千人計劃」網介紹,中共「千人計劃」前十二批就引進六千餘名高層次創新人才。除了這項延攬人才的計劃外,中共還推出了「百人計劃」、「長江學者獎勵計劃」、「萬人計劃」、「外國專家千人計劃」等。

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認為,「千人計劃」為中國的人才工作帶來了「鯰魚效應」,引進海外智力已成為從國家到地方的一項重要「戰略任務」。

美國之音報導,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吸納海外高科技人才的這些計劃包括中共有關把留學生作為重點統戰對象的講話,都有可能加劇了美國對華裔的警惕。

多家媒體轉發來自大華府華人社區的新聞稱,2017年10月13日,美國華裔科學家聚集的多個微信群和朋友圈內開始轉下面一個消息:

「轉:朋友今天去聽了關於華裔科學家間諜案講座。Dr. Wen Ho Lee和Sherry Chen的辯護律師發了言。請朋友儘快把消息傳發出去。FBI說凡是加入千人計劃的華裔自動進入FBI注意範圍內。小範圍的『旅美科協』也是被關注的對象。」

FBI特工表示:「你(加入千人計劃者)自然要把東西拿到中國(中共)的桌子上換取利益。」

有評論說,所謂的「千人計劃」實則就是鼓勵竊取海外公司成果,直接回國應用,這是犯罪行為。

即使不參與「千人計劃」,一些在美學者也會被中共利用來盜竊敏感技術。

2018年1月23日,美國司法部宣布,石怡池(音譯,Yi-Chi Shi)與梅傑安(Kiet Ahn Mai)被聯邦當局逮捕。他們涉嫌從美國一家公司騙取受到管制的專有技術和軍事用途芯片,出售給中國成都嘉石科技有限公司。

這家美國公司的客戶包括美國空軍、海軍和國防先進研究計劃署等。MMIC晶片用於電子戰、電子戰反制措施和雷達。

2018年1月18日,美國司法部宣布,IBM前華裔軟件開發人員徐家強(音譯,Jiaqiang Xu)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他涉嫌竊取、複製和擁有專利源代碼等信息,目的是提供給中共。

2017年12月6日,美國加州公布的一份起訴書指出,在芯片行業扮演著關鍵角色的美國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的四名前工程師,被控從該公司內部工程數據庫下載數據,包括一萬六千多張圖紙,並密謀引誘投資者投資一家中國初創公司,跟他們的前雇主競爭。

美國的一份起訴書指出,4名美國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前工程師Liang Chen、Donald Olgado、Wei-Yung Hsu以及Robert Ewald,被控從該公司內部工程數據庫下載數據,並密謀引誘投資者投資一家中國初創公司。(司法部網站提供的起訴書截圖)

2012年,美籍華裔電腦工程師金漢娟因盜竊摩托羅拉公司的商業機密為中國軍方研究產品,被判處四年徒刑。

2012年,在L-3通訊公司太空導航部門工作的中國公民劉思星在美國被指控盜取該公司的導航系統,被判五年以上監禁。

有評論說,為中共盜竊機密信息,一旦出了事,中共是不會去理的,該被判刑的一樣被判刑。

策略四:為實現戰略目的 中共鼓勵中外合作

中共獲取敏感技術的另一種技倆就是讓中企與外企合作。《紐約時報》披露說,美國的超微半導體(Advanced Micro Devices)和慧與科技(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公司都與中國公司合作研發服務器晶片。英特爾(Intel)正和中國人攜手研製高端手機晶片。IBM已同意轉移重要技術,將讓中國有能力涉足基於大型機的銀行業務,其利潤十分豐厚。

去年,騰訊公司與世界頂級科學期刊《自然》雜誌所在的施普林格.自然集團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騰訊集團副總裁程武表示,雙方將共同推進基礎科學的發展、聚焦青年科學家。

騰訊每年還舉辦WE大會。而這個大會就是匯集中外高科技人士分享互聯網和科技界最前沿的思想和技術。

2017騰訊WE大會的宣傳頁面上寫到,過去四年裡,有45位來自全球的頂尖科學家登上WE的舞台,覆蓋了太空探索、生命科學、人工智能等幾乎所有正在改變人類未來的科學領域。

宣傳頁面還寫到,2013年,騰訊首席執行官馬化騰在WE大會上發表了演講,提到了「互聯網+、連接一切」。兩年後,「互聯網+」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連接」成為了席捲科技行業的熱詞。

紐約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說,中共當局喜歡在大陸舉辦各種國際大會,它有其背後目的。如它可以通過科技大會這個平台蒐集到科技信息,尤其是從那些外國頂尖科學家的演講中挖掘新思路,尋求新方法。再有就是對與會的高科技公司進行更深入了解,看看哪些公司能為其戰略服務,時刻準備讓中國企業採取攻勢。以下兩個例子足以驗證這點。

2015年登台WE大會上的Satellogic,是一家微小衛星的發射公司,騰訊後來就投資了它。Satellogic去年6月在酒泉發射了第六顆微型衛星,搭載在中國長征4B運載火箭上。

2014年,奇點大學聯合創始人理查德(Robert Richards)帶著他剛創立的月球快遞(Moon Express)公司受邀來到了WE大會。後來騰訊就投資了這家公司。

投資海外要符合中共的戰略才行

雖然中共支持中企進行海外投資,但這只限於那些對中共戰略有益的高科技企業。而對於一般領域的海外投資,中共要進行嚴格管控。

中共去年加大對中企在海外投資的管制,國務院在8月18日轉發一項通知,提倡中企投資海外高新技術和先進製造業企業,鼓勵中企在境外設立研發中心。

而對於與中共戰略不合拍的投資,中共也進行了明確的限制。通知指出,限制房地產、酒店、影城等領域的境外投資。外界看到,在這方面大舉投資的大連萬達去年不斷遭整肅,迫使王健林開始大賣海外項目。

中共去年發出通知,指出限制房地產、酒店、影城等領域的境外投資。於是外界看到,在這方面大舉投資的大連萬達去年不斷遭整肅。王健林開始大賣海外項目。(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今年1月,軍人出身的王健林在萬達年會上潸然淚下,他說,2017年是萬達集團歷史上難忘的一年,萬達經歷了風波,承受了磨難。

在萬達官網2016年版的萬達發展史視頻的最後,還寫著萬達的目標是「成為世界一流跨國企業集團,登上世界企業的巔峰」。 2017年受監管後,王健林不再提他的世界夢,而是多次表態,要將投資重點放在大陸。他再也不說:「我自己的錢,想怎麼投就怎麼投,想投到哪裡就投到哪裡。」

評論員朱明說,在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民企沒有真正的自主權,中共要管民企的錢,要投資符合其國家戰略的產業才行,否則就會和王健林一樣遭整肅。

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sors)說,共產黨對私營和國有企業的控制權並沒有什麼差異。中國沒有法治,沒有法院或媒體可以讓私企用來抵制黨的命令,(比如黨)讓他們忽視美國法律或者竊取技術這類的命令。#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2-12 3: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