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楊笛:中国唯有改制才是出路

人氣: 88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3月02日訊】毛澤東於1976年9月去世,距今已有四十多年。中國在這四十多年裡,經濟也有發展,用共產黨自己的話說,經濟騰飛,中國建起高樓大廈,豪華地鐵,發達的高速公路,中國人民真的富起來了。聽起來多麼振奮人心,然而事實真的是這樣嗎?我看未必。中國老百姓生活狀況仍然艱苦。

2017年7月份,中國政府宣布城市居民、工薪階層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上調至3500元,這意味著中國有98%的工薪階層生活在溫飽線以下(數字來自百度百科)。溫飽得不到滿足,中國開始出現問題,搶劫、偷盜、凶殺等頻頻發生。由於中國政府從不樹立正確的道德觀和是非觀,中國人的金錢慾望膨脹,導致人們超越道德底線,發生了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假酒、假煙、假海參等,更是隨處可見。

至於那些高樓大廈,豪華地鐵,發達的高速公路,無非是用納稅人的錢做的面子工程。隨便亂用納稅人的錢,在西方國家是絕不允許的。中國現存的這些現象,讓我仿佛看見毛澤東時代的假、大、空從未退出中國的政治舞台。

毛澤東雖然死去四十多年,他的思想依然被奉為指導思想,中國的當權派—共產黨依然奉行毛澤東的「紅色」路線延續統治。89年的「六四流血事件」和99年7月的打壓「法輪功」事件都可見一斑。

當然中國共產黨在執政的六十八年裡,也遭遇過挫折。比如:1991年蘇聯解體,蘇聯共產黨失去執政地位。中國共產黨在慌神之餘放出「走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才算穩定大局。加之近年來美國對中國施壓,宣揚民主。中國共產黨又放出中國是「東方民主」一說,區別於「西方民主」,繼續愚弄中國人民。

說到國家制度本身,根本沒有「東方民主」和「西方民主」之分,制度只有兩種,一種是專制制度,一種是民主制度。專制就是一黨獨大,獨斷專行,一個政黨,一個主義;民主就是多黨競爭,公開選舉,新聞自由,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說到底就是一黨制和多黨制,中國現在到底是一黨制還是多黨制,這個問題要打個問號,說它是一黨制,它有至少八個黨派,說它是多黨制,它卻一黨獨大。如何劃定一黨制和多黨制,這要從政黨的本身來看。政黨是如何產生的?政黨的產生是一種社會需要。社會利益的多元化,產生出不同利益的群體,每一個群體都有實現自己政治利益的需求,於是就形成了政治組織,政治組織的最高形態就是政黨。政黨產生後,還需要生長,政黨的生長取決於社會中各個群體的利益博弈,社會群體之間的利益博弈,催動政黨的生長,逐漸成熟。

大家看台灣,1949年之前成立的黨派只有少數幾個,1949年以後有數目眾多的黨派成立;還有日本,日本一直是一黨獨大,後來經過社會需求的不斷推動,發展出自由民主黨、民進黨、公明黨、日本共產黨、日本維新會等這幾個主要黨派;再說印度,印度是亞洲最早出現政黨的國家之一,英殖民時期,只有甘地領導的一個國大黨,印度獨立後,又滋生出印度人民黨、印度共產黨、泰盧固之鄉黨等多個黨。

所以說政黨的產生,是社會的需要。政黨不是靜態的,固定的,永遠不變的,政黨也不是像砌磚塊一樣,想砌多少就砌多少。如果一個國家的政治黨派是這樣的狀態,這個國家一定有問題。中國的政黨正有這種現象,是靜態的、固定不變的,八個政黨都是中國共產黨砌出來的,隨便安個名號,叫個某某黨,根本沒有發揮政黨的政治作用。

政黨形成並成熟後,就要發言,要代自己的利益群體發言,政黨的發言是否具有影響性?有多大的影響性?這就要看政黨所代表的利益群體是否具有相當的普遍性,政黨是利益群體的代言人,具有普遍性利益群體政黨發出的聲音,社會公眾就支持,在社會上就能產生重大的影響。在中國,八個政黨統稱民主黨,民主黨常常發言,可發出的言論都是共產黨的一家言論,附和著共產黨的言論,沒有真正代表他們自己的利益群體發聲,所以民主黨是不是黨派,這個真要等政治學家去論證了。

中國既然沒有其他黨派,或其他黨派都是虛設,那麼可以說中國就是一黨獨大。中國自封建社會以來,都是專制制度,共產黨執政後更加變本加厲。封建社會時期,中國還有所謂「市場社會」,「民間社會」,被皇權打擊的人大可以躲到民間社會謀生存;而在中國共產黨執政期間,政府壟斷了幾乎全國所有的生存場所,被政府打壓的人躲無可躲,只能任人宰割。被強權打壓的老百姓處於弱勢地位,握有權力的人處於強勢地位。這就加劇了社會矛盾,社會矛盾尖銳,貧富差距拉大,容易發生暴動。老百姓無錢、無權,但有命,生命受到威脅,就只能拚命。中國現在暴動不斷,2009年7月4日烏魯木齊的暴力襲擊;2013年10月28

日北京天安門汽車撞人致死事件;2014年5月6日廣州火車站暴力襲擊事件等。我於2015年到新疆,途中聽聞發生在新疆的暴力流血事件不斷。從吐魯番到喀什的火車上,戒備森嚴,列車員全是清一色彪形大漢,手執胳膊粗的棍棒,在列車上往來巡視。這說明政府與民眾的矛盾已經無可化解,假以時日,一定會發展到全國範圍。那時整個中國都會陷入大動亂之中。

這種情況下,中國如何推進民主轉型這個問題,變得緊急而迫切。

中國共產黨人民主觀先天缺陷,一說到民主就如臨大敵,仿佛政權馬上要從手裡丟失,這一點恰恰證明了中國實行的是專政統治,不管共產黨「民主」口號喊得多響,聲音多洪亮,在行動上卻要求絕對權力,「民主」就是一面幌子,遮掩者暗中實行的專政統治。

鄧小平曾說過,中國不搞「三權分立」,其原因中國官方的說法是:中國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我們實行的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一院制。那麼他說的是否正確呢?首先要清楚什麼是「

三權分立」?三權分立是一種政治模式,三權分立的目的就是制衡,制衡權力,防止一人獨大,防止權力過度集中,防止濫用權力禍害社會公眾。制衡原理在社會方方面面都可看到。

比如:足球比賽分三方,踢球的人,裁判員和制定規則的人,制定規則的人把規則制定出來,由裁判去執行,踢球的人遵守規則。這是三權分立。又比如:一個單位報銷錢,到領導那裡簽字,領導簽字後到會計那裡報銷,會計報銷後到出納那裡領錢。簽字是一個人,審核是一個人,監督是一個人,這也是三權分立。「三權分立」說到底,就是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種權力分別由不同機關掌握,各自獨立行使,相互制約制衡,這樣做,是為了更好地保障人權。鄧小平之所以說那句話,是因為太害怕,害怕失去權力,害怕不能一人獨大。

按鄧小平說的保障中國人民權力的是人民代表大會,那中國的人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人大在西方叫議會,議會的作用是表達民意,進行重大事務的決策。在西方,議會得到很好的發揮,成員均由其所屬地區的民眾選出,他們除了擁有立法的權力外,還有簽署外交條約,宣戰或批准和談,選舉或推翻政府、批准政府預算等權力。而中國的人大制度根本不能完成以上所述的職能和職責,中國的人大地位是虛設的,職能作用是虛化的,無法真正發揮作為民意反映,民意表達,民意決策主權機關的作用。而中國共產黨說,我們的人大制度是社會主義的,與資本主義的議會有本質上的不同,名稱都不一樣。

在中國,人大不能很好地保障人民的權力,中國人的人權如何得到保障?那只能依靠法治。然而中國又恰恰是人治的社會。中國所有的法治機構看上去相當健全,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局、立法部門等,應有盡有。但這些部門的內部沒有設立監督機構,都是人在操縱,人掌握著權力,於是這些機構也成了強權意志的機構,侵犯社會公眾利益,中國的人權仍然得不到保障。在六四事件和鎮壓法輪功當中,他們都充當著中國共產黨的打手。2013年,延安發生城管踩商戶腦袋事件,事件發生後,該事件負責人極力掩飾事件經過,包庇踩人的城管,最後處理結果,只把該城管辭退,草草了事。由以上種種事件看來,公安和政府部門不但不能很好地保障人民的權力,還利用手中職權踐踏人民的權力。

中國共產黨一直在營造一個怪圈,以社會主義為藉口,編造各種謊言欺騙人民,言行不一致,表裡不如一,中國共產黨如何走出這個怪圈?做一個有智識的黨,讓這個黨和社會制度做到和它標榜的那樣言行一致,表裡如一?

1776年美國草擬了《獨立宣言》,宣言的思想前提是天賦人權,主權在民,人生而平等,尊重和保障了人權的思想,這是美國走向現代民主的實踐。

1783年美國獨立戰爭爆發,使美國脫離了英國的殖民統治。戰爭勝利後,美國的十三個州的代表坐下來商談制度創新和制度建設,建造了一個新的美利堅共和國,國家以立憲、

憲制形成三權分立的國家政體,從此走向民主、自由,實現了200多年的社會穩定。在獨立戰爭時期,美國人是英勇的戰士;而在制黨時期,戰士就成為建設者。

中國共產黨對美國獨立戰爭的評價是:美國獨立戰爭是美國的先賢們依據理性設計,創建了一個新的政治制度。作為一個聯邦國家,美國建國者最早的思路,是聯邦小政府、弱政府的思路。這是對自由非常看重的人們很自然產生的想法:政府即使非要不可,也要小的、弱的(這段話出自百度百科)。

對於美國,中國共產黨一直保持敵視狀態,常常煽動中國人民的反美情緒。這緣於兩國家的政治觀點迥異,一個民主,一個專政,中國共產黨總認為美國插手中國政治,推進中國民主制度的形成,這是他們不可容忍的。

美國和西方國家都實行了民主制度,尊重和保障人權。我在2016年到過歐洲,現身在美國。這些國家都給我留下深刻印象。整個國家的精神面貌很有朝氣,和諧,融洽;人們彬彬有禮,樂於助人。我用三個詞總結這些國家:平衡、平均、平和。這些國家的人們收入平衡,工作沒有貴賤,沒有等級之分,只要肯干,勤勞,努力,收入都很不錯,人人都能過上很好的生活,在各行各業的人們都能安心工作,做好工作。機會和競爭平均,社會給予個人的機會是相等的,抓住機會,參與競爭,只要你在這行有卓越的才能,就能夠出人頭地,無視出身,無視關係。因為所有人都受到社會的公平對待,他們的心態是平和的,總保持謙和,客氣的態度。民主國家最大的受益人是人民。

中國的五四運動被稱為啟蒙運動,是中國走向現代化的精神準備,五四運動的思想和口號是:科學、民主、自由主義、個性解放、人權和人道主義。我可以把六四運動看作五四運動的延續,可惜的是五四運動延續無力,六四運動被血腥扼殺。

從以上觀點可以看出,中國共產黨對民主觀的厭惡,這種厭惡已經把共產黨的政權帶進死胡同。

眾所周知,人們聚在一起生活,人多了就形成社會,形成社會就要有公共權力對公共事物進行管理,於是大家推舉出一個人進行管理工作,每一個人都把自己的一部分權力讓渡出來,以便管理者更好管理。這就產生了公共權力,公共權力的擁有者是人民,所以人民當家作主。中國現在要想避免大的動盪,當務之急要推進民主,把民族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整天搜羅功績,篡改歷史,像祥林嫂一樣反覆敘述流血奮戰,趕跑了日本人,造國民黨的謠言,以說明自己執政的合法性,根本已經毫無意義。權力本應屬於人民,共產黨應該把從人民手中搶奪過去的權力,無條件地還給人民,否則只有滅亡。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8-03-02 2: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