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欲在太平洋島國建軍事基地 澳新齊反對

澳洲警告 新西蘭反對

有報告表明北京當局欲在南太平洋島國瓦努阿圖建立永久性軍事基地,中共在太平洋的擴張越來越引起澳洲的擔憂。(Mary Lyn Fonua/AFP/Getty Images)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4月10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澳洲悉尼編譯報導)中共在太平洋的擴張越來越引起澳洲的擔憂。有報告表明北京當局欲在南太平洋島國瓦努阿圖建立永久性軍事基地,而瓦努阿圖被認為是澳洲的「後院」。這意味著澳洲在大門口就可以看見中共的戰艦駛過。

據澳新社消息,費爾法克斯媒體週二報導說,中共當局就建立軍事基地一事已經與瓦努阿圖政府開始了初步討論,這可能會導致中共的大批軍事力量出現在瓦努阿圖,並打破該區域微妙的戰略平衡。

據信中方目前還沒有提交正式提案給瓦努阿圖政府,但有資深安全官員認為,北京當局的計劃可能最終將導致建立一個全面的軍事基地。中共軍方將前哨地點建到如此靠近澳洲領土的地方,已引起堪培拉和華盛頓高層就其未來前景進行了討論。

擁有一個距離澳洲海岸線不到2000公里的軍事基地,中共就可以將軍力投入到太平洋上,顛覆該地區長期的戰略平衡,並可能增加中共與美國之間對抗的風險。

瓦努阿圖軍事基地若建成,將是中共在太平洋建立的第一個海外基地,也是在世界上建立的第二個海外基地。

澳洲警告 新西蘭反對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已經警告中共不要考慮在南太平洋島嶼上建立軍事基地。他說:「維護太平洋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對澳洲至關重要。」「我們對在太平洋島國和我們其它鄰國建立任何外國軍事基地極為關切。」

新西蘭總理阿丹(Jacinda Ardern)則明確表示,她的政府強烈反對中共在太平洋島國瓦努阿圖的軍事擴張。

針對其將對全球產生的影響,阿丹表示她並不了解具體的提案,「但我可以說的是,我們當然會密切關注太平洋地區的活動,而且新西蘭通常都反對太平洋的軍事化。」

澳洲工黨國防發言人馬爾斯(Richard Marles)表示澳洲應該對中共建太平洋軍事基地感到擔憂,但他態度謹慎。他說,一個中共基地將是對澳洲在南太平洋不再扮演領導者角色的「最深刻的證明」,「我認為這對澳洲來說是一個非常具有破壞性的事情。」

澳洲外長畢肖普(Julie Bishop)上週六對瓦努阿圖進行了外交訪問,旨在展示英聯邦承諾實行的自由開放國際規則體系的優點。畢肖普在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我們與瓦努阿圖擁有非常良好的關係,我相信澳洲是瓦努阿圖的首選戰略合作夥伴。」

然而瓦努阿圖駐堪培拉高級專員卡洛裡斯(Kalfau Kaloris)卻稱他們國家的外長並「不知曉任何相關提案」。中國駐堪培拉大使館發言人則拒絕對此置評。

澳新美密切關注中共擴張行動

澳洲的安全和情報界人士,以及他們的美國和新西蘭合作夥伴們,都一直在擔憂地關注著北京通過基礎設施建設和貸款,對太平洋島國政府所施加的影響力。

多位消息人士表示北京在瓦努阿圖的野心可能會以逐步的方式實現,開始是以出入協議為起點,讓中共海軍艦艇可以在瓦努阿圖停靠、維修、加油和補充物資。

前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顧問埃德爾(Charles Edel)表示,「中共在瓦努阿圖的存在,今天是關於捕魚和商業貿易,明天可能會成為對澳洲北部的威脅。」他還認為這將改變澳洲的外部安全環境,「可能是自20世紀40年代以來」都前所未見的。

另外,中共已經資助在埃斯皮裡圖桑托(Espiritu Santo)北島建立了一個新的碼頭,並資助其升級了國際機場。

堪培拉和華盛頓對中共在印度洋的擴張——在非洲國家吉布提建立了第一個軍事基地,與此次瓦努阿圖的軍事基地計劃進行了比較,中共在吉布提的基地建有一個港口、直升機基地、機庫和可容納多達1萬人的住宿地。討論中湯加也被提及為可能成為建立中共軍事基地的地方。

中共擴張戰略被揭露:撒錢換影響力

中共通過優惠的貸款在一些小國家建設基礎設施,而當地政府卻無力償,從而導致違約,然後中共通過「債轉股」的方式接管這些資產。據信瓦努阿圖4.4億的外債近一半來自中國。

中共一直在用上億的資金不斷投入到這個只有27萬人口的小國。上週中共方面還承諾給該國總理薩爾瓦伊(Charlot Salwai)建一所新的官邸和其它政府大樓,包括新的財政部大樓和外交部大樓。

據報導,中共先前還援助支付了議會大樓和總理辦公大樓,1000個座位的會議中心和一個大型體育場館的建設費用。中國建築商目前正在對一所價值1400萬美元的學校進行收尾,這所學校據稱是南太平洋地區最大的教育機構。去年年初,北京向瓦努阿圖捐贈了14輛軍車。

還有其它跡象表明,太平洋島國的政府越來越重視北京當局,比如台灣的貿易辦事處在該地區被關閉,因為中共當局向當地政府施壓。

責任編輯:瑞木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