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國人為什麼世界盃時才爆發「愛國」?

2014年7月4日,德法大戰世界盃1/4決賽,現場德國球迷歡呼雀躍。(Julian Finney/Getty Images)

人氣: 309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6月08日訊】(大紀元記者岳劍明德國報導)行車在美國、法國的鄉村,不時能看到民眾懸掛著本國國旗;在政府機構外更是樹立著一排國旗;德國的近鄰小國——如荷蘭等也是如此。

進入德國,細心的人會發現,鄉村裡看到的國旗寥寥無幾;政府機構前經常沒有國旗。即使有,也就是一面,還被夾在歐盟旗、州旗或者市旗之間。德國人不愛國嗎?他們不為自己的民族自豪嗎?

說德國人沒什麼可為自己的民族自豪的,這是不客觀的。這個孕育出無數哲學、音樂、科技巨匠的民族,曾經給人類歷史上留下了無數濃重的筆墨。

納粹歷史──德國人沉重的心理陰影

但是人們談起德國歷史,最粗的線條就是納粹德國對人類文明造成的巨大傷害。德國學校中對這段歷史的敘述;組織實物的參觀等等,詳盡到了極致,以至於德國人彷彿與生俱來就有一種深深的負罪感。

對外來民族,特別是對來自第三世界民族的友好和包容,對自己近乎苛刻的自我批評,已成為德國人衡量自己是否正確對待歷史,會不會重回納粹時代的重要標準。

據民調顯示,和鄰國相比,德國人是最不喜歡自己國家的民族,同時也是歐洲對外國人最友好的民族,鄰國人對德國人的喜愛遠遠超過了他們自己。民調也顯示,德國人最不願意轉生成德國人,他們最希望轉生成西班牙人、英國人和美國人。

在德國,能聽到人們說:「我愛柏林」,「我愛漢堡」,「我為科隆自豪」。可是很少能聽到「我愛德國」,或者「我為德意志自豪」這樣的字句。因為這樣的表達會被解讀為「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甚至上升到「納粹分子」的高度。

夾著尾巴做人是二戰後德國人的真實寫照。

足球的另一種魅力

德國首都柏林市的布蘭登堡世界盃時一片旗海,百萬民眾聚集所謂「球迷區」歡迎國家足球隊。(Pool/Getty Images)

足球世界盃(也包括歐洲盃)期間情況就不同了。足球運動的精神之一,是各民族間的融合、包容和諒解;德意志戰車的傲人戰績讓人起敬;同時,德國隊的整體配合;球員的球技及自律等都博得了各國球迷的好感。

足球拉近了德國和其它民族的間隔,德國人在足球中找到了民族認同感,也讓他們對其它民族更加友好和包容。

民調還顯示,近年來大賽結束後,加入德國籍的外國人,對德國的認同感大大增加了。原因很簡單,如果德國人自己都不喜歡自己,怎麼能得到別人的認同呢?

讓德國社會頗為頭疼的移民融入問題,在一個小小的皮球中找到了些許答案。德國人訝異地發現,居住在德國的外國人,穿上德國球衣為德國隊加油時的激情一點都不比本國球迷差。

默克爾是個足球迷,她會為足球項目做宣傳。她呼籲在足球賽場上能有更多的「融合與包容」,德甲聯賽的參賽隊員手持寫有「走自己的路」(Geh deinen Weg)字樣的橫幅或T恤出場,以示對這一項目的支持。 (PATRIK STOLLARZ/Getty Images)
默克爾是個足球迷,她會為足球項目做宣傳。她呼籲在足球賽場上能有更多的「融合與包容」。德甲聯賽的參賽隊員手持寫有「走自己的路」(Geh deinen Weg)字樣的橫幅或T恤出場,以示對這一項目的支持。(PATRIK STOLLARZ/Getty Images)

不過,雖然是世界盃期間,德國人的「愛國」也是要悠著點的。2014年,德國隊第四次獲得世界冠軍。

欣喜之餘的德國隊球員為了與民同慶,編排了一個調侃亞軍阿根廷的節目。第二天,德國主流媒體就開始炮轟冠軍隊的「民族主義」,導致一些球員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解釋澄清。

今年是2018年,也是世界盃年,像每個偶數年一樣(世界盃和歐洲盃交替在偶數年出現),六月和七月又成了德國人盡情「愛國」的時間段。

大街小巷到處是德國國旗,「德國!德國!」的歡呼聲又會在德國隊進球時響起。

足球讓德國人找到了民族認同感和自豪感,它給德國人帶來了不同於其它民族的愉悅。#

責任編輯:華子明

評論
2018-06-08 9: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