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從「隱形衣」看深藏美校園的「學術間諜」

「這些原本會在間諜小說裡讀到的情節,現在就活生生地出現在(美國的)日常生活裡。」美參議院重量級議員科寧(John Cornyn)6月6日在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這樣評論中共在美的學術間諜。圖為杜克大學。(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氣: 7814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6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這些原本會在間諜小說裡讀到的情節,現在就活生生地出現在(美國的)日常生活裡。」美參議院重量級議員科寧(John Cornyn)6月6日在國會的一個聽證會上這樣評論中共在美的學術間諜

隨著川普(特朗普)政府採取措施,反制中共的盜竊知識產權行為,「學術間諜」近期不僅備受美國國會的關注,而且一些中文網站也頻有評論文章出現。有文章表示,為什麼美國政府會指責中共盜竊知識產權?為什麼美國政府要限制攻讀某些科技工程專業的中國留學生簽證?

有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看完杜克大學(Duke University)校報發表的有關劉若鵬和「隱形衣」研發的文章,或許會多少了解一些背後的原因。

美國學術機構頗受中共間諜活動的「青睞」

《紐約時報》說,在美國,研究機構似乎尤其容易受到間諜活動的影響。據美國國防部統計,2014年,外國獲取敏感或機密信息的行動有近四分之一都是通過學術機構進行的。

在今年4月的一次國會聽證會上,前國家反間諜官員克利夫(Michelle Van Cleave)表示,自由和開放導致美國成為「間諜的天堂」。她還表示,中共和俄羅斯的特工們都帶著「詳細的購物清單」來到美國。

聯邦調查局(FBI)反情報部門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E. W. Priestap)於6月6日在參議院小組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說,截至2018年3月,有140多萬國際學生和教授參加美國開放及合作的學術環境。但這種開放的環境卻把學術界置於危險之中,一些外國個體尤其是外國政府,試圖非法獲取美國的學術研究和信息,以促進其「科學、經濟和軍事發展目標」。這樣做他們可以「節省大量的金錢、時間和資源」,同時又「實現了技術上的進步」。

普里斯塔普還說,他們的手段日漸精巧,富有創意,對美國的學術、經濟、軍事構成威脅,侵蝕國家安全。

近兩個月來,白宮一直在考慮是否要限制中國公民入美從事敏感研究。紐時報導說,中國公民劉若鵬所涉事件,促使美國政府有了此種打算。

引以為豪的「隱形衣」發明的背後

劉若鵬於2009年獲得杜克大學博士學位,其在回國一年後創建了光啟科學和光啟科技兩家公司。中共媒體大力讚揚其極具天賦,發明出舉世震驚的「隱形衣」。劉因此被稱為中國的喬布斯、馬斯克、「中國超材料的先行者」。劉領導的研究所獲得了上千項專利,受到了中共政府高度重視。劉若鵬也因此被選為第十三屆全國人大代表。

然而光啟公司奪人眼球的技術背後,卻引來了輿論層層質疑。杜克大學校報《The Chronicle》發表了質疑劉若鵬竊取該大學知識產權的文章。

報導說,劉在杜克大學就讀期間,曾參與五角大樓資助的、由史密斯(David R. Smith)帶領的研究團隊,這個團隊主要是研發隱形衣材料。

隱形技術在軍事上應用尤為重要,可協助戰機躲避雷達的偵測。

劉若鵬在加入史密斯團隊不久後,便建議該團隊與中國東南大學毫米波重點實驗室的崔鐵軍合作,還提出邀請崔的團隊來實驗室訪問。劉告訴史密斯,來訪費用都由中方承擔。

結果,崔的團隊不僅訪問了史密斯的實驗室,還對實驗室的儀器照相,進行了精確的測量。

曾贏得美國新聞界最高榮譽獎「普利策新聞獎」的高爾登(Daniel Golden)通過了大量的調查及採訪,在《間諜學校》(Spy Schools)一書中詳述了劉若鵬的故事。他說,在學術界,訪問團在訪問實驗室時對實驗器材照相是有爭議的。為了保持競爭優勢,美國大學的一些研究團隊禁止對實驗室照相。

聯邦調查局的信息披露,史密斯的實驗室很快在中國就被複製出來了,模仿程度細到每個儀器的螺栓。史密斯團隊的成員、實驗室儀器的設計者Bryan Justice說,他花了大約一個半學期的時間來開發、排除故障以及測試這個系統,而崔鐵軍的團隊在幾週內就複製出來,因為繁重的工作早已由開發者完成。

崔鐵軍在回覆高爾登的郵件中並沒有否認他的團隊拍攝並複製了這些重要設備,但他試圖弱化所拍攝照片為他們帶來的益處。

在杜克大學期間,劉若鵬曾和一位博士後合作。該博士後把利用超材料彎曲光線等研究的相關文件,以及從模擬實驗中得到的數據給了劉。但不久後,他卻驚訝地發現崔鐵軍也拿出了這些數據,他們裝出「好像是中國團隊的大發現一樣」,令該博士後感到非常不安。

高爾登還披露,在劉若鵬的安排下,中共政府和崔鐵軍資助史密斯的團隊到中國訪問,整個行程全部免費。史密斯希望到中國後能夠留一天進行觀光,但遭到劉的反對。劉告訴史密斯說,既然是中共和崔鐵軍支付史密斯團隊的費用,那他就應該貢獻全部時間來為崔的團隊提供技術建議和演講。

高爾登在文章中指出,很有可能中共官員預料史密斯會給予全力合作,因為劉已經說服史密斯加入中共的「111計劃」,也設立了有關超材料的研討會。劉在說服史密斯加入「111計劃」時說,加入該計劃將會加強與崔鐵軍和資金研究會的合作,但劉卻沒有告訴史密斯這個計劃的真實目的。「111計劃」是由中共教育部和國家外國專家局聯合組織實施,通過聘請海外知名科學家來促進中國大學的科學復興。

後來史密斯意識到,劉若鵬是想要中國的同事也得到他在美國接觸的先進技術。劉在回國後建立的機構後來獲得了數百萬美元的投資,註冊了上千項專利。

高爾登說,劉若鵬利用了一個灰色地帶,導致大量由美國納稅人出資所得的敏感信息流向外國政府。

他還說,實際上劉的財富和名氣只是一個面具,就像他在慶典晚會上的服裝一樣。他們掩蓋了一個從未公開的令人不安的現實:他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更高教育形式的「經濟間諜」。

杜克大學校報《The Chronicle》說,史密斯小組的這個可以使用到軍事用途的隱形衣項目由五角大樓資助,最終被洩漏給中共,自然引發五角大樓的不滿。

《紐約時報》報導,中共據稱在今年4月測試了一種隱形屏障,可以讓普通戰鬥機突然從雷達螢幕上消失。此事再次引發了美國政府對劉若鵬盜取杜克大學知識產權極大的關注。

美國會眾議院的一個科技委員會4月就美國學術機構被滲透舉行聽證。眾議員們擔心,中共在美國各個高校安插「學術間諜」竊取科學技術。

聽證會還特意邀請了高爾登在國會作證。高爾登說,美國大學的全球化使美國的高等教育成為國際間諜戰的前線。

美聯邦調查針對「行動」 不針對「種族」

中國留美學生現在約占在美國的國際學生的三分之一。高爾登說,雖然絕大部分中國學生對美國並不構成威脅,並為美國的大學生活帶來新的活力和新的角度,但是有部分學生涉嫌間諜活動並被美國法院起訴。

他說,2000年以來,至少有30名中國留學生被美國以經濟間諜、盜竊商業祕密以及類似的罪名起訴,他們就讀的學校包括哈佛、斯坦福、哥倫比亞以及康奈爾等名校。他指出,中共吸引海外人才的「千人計劃」、「111計劃」等,為美國科技被盜竊提供了「潛在動機」。

FBI反情報部門助理主任普里斯塔普也認為,中共所謂的人才引進(brain gain)加劇了美國大學知識產權遭盜竊的威脅。例如,「千人計劃」等項目提供具有競爭力的薪酬,最先進的研究設施和誘人的頭銜,引誘中國海外人才和外國專家將他們的知識和經驗帶到中國。

數據顯示,千人計劃的一次性補助可高達100萬元。

據黨媒《人民日報》報導,中共在2015年5月召開的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海外留學人員為統戰工作新的著力點,是中共著重團結的對象。對他們不僅要團結,而且要培養「使用」。

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韋塞爾(Michael Wessel)表示,這些(人才)計劃的專家所造成最大的威脅是,他們有可能向中共轉移或運送專有的、機密的或是有出口控制的信息,或是可能被刑事起訴的盜竊知識產權。

曾加入「千人計劃」的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生物系統工程系華裔教授張以恆,以及曾在美國就讀和工作的天津大學教授龐慰分別以欺詐美國聯邦政府和盜竊商業祕密罪受到了美國政府的指控。

外界質疑,美國的間諜調查是否只集中在中國人的身上?對此,普里斯塔普強調說,FBI的調查並不針對特定的「種族和原籍背景」,他們關注的是「行動」。美國情報部門注意到,在學術間諜犯罪中,中國公民的數量不成比例地高於其它國家公民。

普里斯塔普還披露了幾種常見的校園間諜形式,比如,一些學者利用美國校園的自由交換信息來盜竊未發布的數據、實驗室設計、實驗程序、研究樣本、藍圖和最先進的軟件等。

美國將收緊一定專業中國學生的簽證申請

上個月底,美聯社率先披露,一項將於6月11日生效的新簽證措施規定,研讀某些高科技專業,包括機器人、航空和高科技製造業的中國留學生,簽證有效期將從五年縮短為一年。

拉莫托維斯基(Edward Ramotowski)是美國國務院領事事務局簽證辦公室副助理部長,負責監督200多個美國大使館和領事館的簽證工作。他在6月6日的聽證會上證實,從6月11日起將加強篩查對研讀某些敏感專業的中國公民。但新規定並不意味著禁止這些人入境。如果獲得批准,他們將拿到一年多次往返簽證,並可以續簽。其它學科的中國學生將不受影響。#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8-06-10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