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間諜疑雲——誰令中國留學生群體蒙羞

究竟是什麼原因,將大批中國留學生罩在了間諜的陰雲之中?圖為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蔡溶/大紀元)

人氣: 598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8月11日訊】8月7日,美國總統川普關於某國留學生多是間諜的言論震驚四方。雖然未點國名,外界認為,這是指向中國留學生。有些中國學生怒了,也有評論人士冷靜建言,留學海外,踏踏實實做人,把美國的價值理念帶回國,才是最好。

究竟是什麼原因,將大批中國留學生罩在了間諜的陰雲之中?

引子──兩個訪問學者

2005年10月17日,在布里斯本市Griffith大學,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發表專場演講。一位年輕的中國訪問學者提出質疑。她說,是共產黨使他們家有飯吃,有衣穿,她自己也能來到海外。她認為,辛先生離開中國,就沒有資格在海外評論中國。

辛灝年回應說,如果今天你能講出成串的事實,證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你們家,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那我就服你的氣,如果你講不出80多年來共產黨對民族國家人民所作出的貢獻,而我能講出共產黨對民族國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我這個訪問學者和你這個訪問學者就有一個重大的區別,那就是我是愛中國,你是愛中共。

有人為政府工作──紀先生的證詞

2005年6月10日,澳大利亞昆士蘭州《信使-郵件報》報導了一位中國留學生的故事。他險些被中共情報部門招募為間諜。

當年46歲的紀雲生(音譯)曾在布里斯班留學。1989年,他在申請赴澳學習簽證時,被中共國家安全局的一名軍官找到,對方向他許諾「高薪」,「他說我一旦進入澳大利亞,他們想讓我給他們提供情報,他很籠統地說到有關報告關稅和生活方式方面的事,我沒詳細問。但他非常清楚地警告我一定不要讓澳大利亞政府知道。」

在離開中國的前一天,紀雲生拒絕了這個建議,「那時我告訴他我不能幹,我相信如果接受了這個提議就會永無終止。」

紀雲生還說:「在布里斯班的中國學生中有間諜,我不能證明但心裡知道,有一些人是為中國政府工作的。」

真實的威脅

在中國留學生涉嫌竊取美國知識產權的案例中,億萬富翁劉若鵬的名字赫然在列。

據NBC報導,2006年,劉若鵬進入杜克大學,成了「超材料」的專家史密斯(David Smith)博士的學生,他自稱是史密斯的粉絲。2007年末,劉若鵬獲得史密斯的允許,帶了兩名中國舊同事訪問史密斯實驗室。這兩人的訪問行程完全由中共出資。他們在史密斯實驗室待了三到六個月,參加了幾個項目,包括隱形斗篷。

趁史密斯不在時,他們偷偷給實驗室照相,並將照片和所有製造隱形斗篷設備的參數帶回中國。劉若鵬回國後,在他原來的實驗室,建起了一個一模一樣的設備。史密斯大吃一驚,說:「這聽起來是偷竊。」

劉若鵬2009年畢業後,給同學發了一封電子郵件。他在電郵中承認,他向史密斯隱藏了自己的意圖。他在史密斯實驗室工作的同時,在研究如何將史密斯的研究在中國商業化。史密斯說,如果自己在劉若鵬畢業前看到這封郵件,劉若鵬不會從杜克大學拿到學位。

2010年FBI啟動了對劉若鵬的調查。一些觀察者,包括前FBI反情報助理主任,都相信劉若鵬實際上是身負中共政府的特殊任務而來。

2017年9月,入選中共「千人計劃」的張以恆教授被FBI逮捕,他被控多項欺詐聯邦政府罪。張以恆受僱於美國弗吉尼亞理工大學,其科研項目涉及美國能源部、美陸軍科研辦公室、空軍科研辦公室、國防大學研究儀器計劃等重要機構。他也是中國科學院天津工業生物技術研究所研究員。

2018年8月1日,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主任工程師、入選中共「千人計劃」的鄭小清被FBI逮捕,他被控涉嫌盜竊公司機密數碼文件、提供給GE的中國競爭對手。

鄭小清向調查人員供認,他在過去5到10個不同場合,使用隱祕手段竊取屬於通用電氣公司的資產。他還承認,他在中國工作或擁有的公司,從事與GE相同的技術業務,而且,他的公司尚未盈利,就已獲得了中國政府的資金支持。

目前,中國留學生在美國的人數達35萬,占所有國際學生的三分之一。美國情報和安全官員已對參議院司法委員會表示擔憂,擔心中國學生和學者被中共政府利用,在美國大學獲取情報和敏感研究材料,構成對美國國家安全和知識產權的潛在威脅。

2018年6月6日,美國參議院小組委員會舉行聽證會,題為「千人計劃:中共滲透和利用美國學術界的運動」(聽證會後改名為「學生簽證誠信:保護教育機會和國家安全」)。

在聽證會開幕致辭中,參議院共和黨第二號人物John Cornyn引用了聯邦調查局局長Christopher Wray關於部分中國學生和學者構成安全風險的言論。他說,「大多數學生和訪問學者出於合法原因來到美國。他們來這裡學習,分享他們的文化,更多地了解我們的文化,並將他們的才能貢獻給美國」。「但作為情報委員會和司法委員會的成員,我可以向你們保證,雷伊談到的威脅是真實的……」

黨無處不在

2018年4月18日,美國「外交政策」在官網刊出「中國共產黨在全美多所大學建立政黨支部」的報導,其中披露,在伊利諾州、加州、俄亥俄州、紐約州、康乃狄克州、北達科他州以及西維吉尼亞州,都有中共在大學裡建立組織的現象。

這篇報導提到,來自中國的交換學生到達伊利諾大學後,他們在大陸的母校要求整團學生先成立臨時黨組織,去年10月還要求他們觀看中共的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這些交換生還被要求匯報同學們的任何潛在的顛覆言論,回國後必須與老師們一對一開會匯報。

中共對海外學生的控制和影響始於上世紀80年代,與大陸留學潮同步,持續至今。擁有150個分部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即直接受控於中共駐外使館,完成中共的各項政治任務,監控當地的異議人士、民主活動和留學生本身。法新社的報導稱,CSSA在一些國家與間諜活動有關。

近年來,有多名曾在美歐各大學CSSA擔任主席的人士指證,中共操控海外學生會,將其淪為特務機構。

2005年7月,在比利時的一名中共特工投誠,指證所謂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實質就是「歐洲戰略情報暨安全中心」監控兩年多的間諜組織的「掩護性組織」。該特工曾是比利時魯汶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成員,在歐洲的大學和公司待了十年。他表示,以CSSA為掩護的中共間諜網遍布歐洲,蒐集工業經濟情報和異議人士的情報,上報到北京和中共安全部。

2014年,澳洲的《悉尼晨鋒報》揭露了中共在澳洲大學的學生社團網絡中進行間諜活動的普遍情況。報導指出,中共學生間諜通過網絡監視其他中國學生,並在學生團體中舉辦維護中共利益的活動。隨後,澳洲的各大媒體也相繼跟蹤報導澳洲學生網絡間諜的事件。

2017年7月,堪培拉大學中國學生會主席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表示,參加中共使領館號召活動的留學生可以獲得回國就業方面的幫助,中領館為其號召的活動提供旗幟、餐飯和車馬費等。她還承認,她會向中領館報告中國留學生組織的伸張人權的抗議活動,理由是「為了所有學生的安全」。

中共駐悉尼總領事館前外交官陳用林表示,早在2005年他逃離悉尼領事館時,就知道僅澳洲一地就有超過千名中共間諜。陳用林說,他在領事館工作時,曾經管理澳洲境內的中國間諜。他舉例說,中共會派這些學生間諜前往機場迎接訪澳的中共領導人,讓這些學生擋住抗議團體。中共還會命令這些間諜,幫忙政府收集澳洲情報。

認清中共

千千萬萬的中國留學生,帶著父母的期望,到海外求學,追逐夢想。在這個龐大的群體中,有著許多刻苦成功的故事,也有不盡人意的劣跡表現。在一些場合、事件中,在晃動的中共旗幟和口號標語背後,在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背後,人們可以感到,中共意識形態、中共政權仍然在控制和影響著許多大陸學子,給他們和海外社會帶來危害。

令人不安的,並非大規模的留學人數,而是那根紅色的指揮棒。中國留學生由於在國內受到長期的洗腦教育,被灌輸了中共的謊言宣傳,難免以固有的、被黨文化異化了的觀念去看待西方的事物。儘管他們身處自由的學術氛圍和生活環境,有些人卻難以擺脫中共的思想烙印和實際監控。他們在中共投送的名利誘惑面前,在變異的「愛國主義」作用下,或可能因為國內親人受到脅迫,而聽命於中共,做出錯事而不自知,反以為這是「愛國」之舉,會受到國家的保護和支持。

當看到中國留學生為中共搖旗吶喊,監控同胞、告密、竊密時,自由社會的政府和民眾自然無法接受這種利用自由、侵蝕自由的行為,他們的反感、警覺或敵意很可能從針對某個具體的犯案人延伸至一群人、更大的群體,甚至學生以外的華人社群。

事實上,抹黑留學生群體的,令絕大多數學生和華人無辜蒙羞的,不是別人,正是中共。近70年來,中共把它的假、惡、暴基因灌進了民眾的頭腦,緊緊地操控著所有的中國人。它利用國土、經濟、文化、愛國情、親情等各種因素綁架了十幾億人民,為了實現滲透和顛覆整個世界的目的,不惜玩弄國內和海外華人的情感、事業和名譽。

對於廣大留學生來說,人在海外,理應珍惜良好的學術條件,更應認清中共的卑劣,擺脫邪惡的控制。只有遠離邪惡,才能遠離恥辱,才能獲得光明的人生。#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8-11 5: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