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古玉文:諾魯唾共翻演外交版「昆山反殺」

9月4日在太平洋島嶼論壇會議上,中共代表在論壇上行徑失禮脫序,諾魯總統瓦卡要求中共正式道歉。(新唐人視頻截圖)

人氣: 13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0日訊】「昆山反殺」案沸沸揚揚,令本已亂象不堪的中共治下更是亂花迷眼。時事評論員夏小強稱昆山反殺案深藏驚人預示,龍哥即為中共政權代表,于海民是中共奴役下的中國民眾,耀武揚威、碾壓民眾太甚的中共雖貌似強大,但極有可能在瞬間被走投無路的弱勢民眾反殺斃命。

有民眾用詩句讚曰:「橫行霸道陷絕境,恃強淩弱遇反殺。出刀未果惡報斃,敢叫共匪哭昆山!」

2018年9月4日,中共在太平洋島國論壇上與國際外交版的「昆山反殺」不期相遇。

 「村長級」總統的意外反擊

9月4日在太平洋島嶼論壇會議上,繼美國內政部長金克發言後,應為島國吐瓦魯總理發言,中共代表杜起文打亂議程,要求發表演說,主持會議的諾魯總統瓦卡拒絕了他的要求。杜起文鬱悶退場,離場前圍繞會議場地走一圈,示意對每個參與國代表的不滿。

只有村莊大小的太平洋島國諾魯,人口僅有1萬2千人,國土面積為21平方公里,全球面積第三小,與擁有幾千萬軍警與現代核武的中共相比,似乎不堪一擊。

但讓中共始料不及,亦令外界驚詫不已的是,諾魯總統瓦卡直言不諱的唾棄中共:「他們不是我們的朋友。他們只是為了自己的目的而需要(利用)我們,」「對不起,但我必須強硬,因為沒有人能向我們發號施令。」 「他們是個大國又怎麼樣。他們不應該對我們不尊。」

瓦卡要求北京必須為此事道歉,甚至會把事件訴諸聯合國。瓦卡的言論直戳中共脊背:「我們看到很多大國通過賄買的方式進入太平洋地區,有些甚至非常具有攻擊性,甚至到了踐踏我們的地步。」

面對「村長級」總統的意外反擊,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則用「剛剛舉行的中非合作論壇證明中國視大小國家一律平等」作為回應。

中共黨文化培植出來的官僚語境體現在外交辭令上,就是理屈詞窮時還要煞有介事,狼狽而逃時還要故作正經,用轉移話題來混淆是非。華春瑩似乎是在說,在前天的晚宴上並沒有中共官員性侵臨座的女生,所以昨天的晚宴上也不會有。

用「弱國無外交」培植和兜售共產霸淩國關準則

但華春瑩似乎沒有說出,中共外交活動中的兩個被共產化了核心價值概念:弱國無外交;落後就要挨打。

1945年,陸征祥曾對未來國情提出簡短而著名之警語:「弱國無公義,弱國無外交」。這句話後被周恩來加入共產赤色元素,成為中共培植和兜售霸淩主義共產外交的合法土壤。

斯大林在上個世紀20年代關於《論經濟工作人員的任務》的演說中稱,「落後是要挨打的」,為其發展軍工業對抗美國而進行輿論動員。毛澤東更是拿來主義,用前蘇聯的專家發展核武,後又一腳踢開,再用「落後是要挨打的」,給中國人洗腦,並製造打世界核戰的恐嚇言論。

國際冷戰史中心主任沈志華教授,曾在2011年 「文史大講堂」講座中,談到:1957年,蘇聯的人造衛星上天,那時美國還沒有,因此社會主義國家自詡實力已經超過美國。但中蘇就下一步政策發生分歧,赫魯曉夫認為,更應該堅持與西方國家的和平共處原則,但毛澤東的想法恰相反。毛澤東在11月的莫斯科會議演說中稱,「既然你的力量這麼強大,還談什麼……大不了就是核戰爭,核戰爭有什麼了不起,全世界27億人,死一半還剩一半,中國6億人,死一半還剩3億,我怕誰去。」

很多人沒聽懂,說毛澤東怎麼了,死3億人不算什麼,下面喝茶的時候都議論紛紛,捷克斯洛伐克總書記拿著咖啡直哆嗦,說中國6億人,我們才2,000萬啊,都不理解。毛澤東關於核武器這番話嚇倒了一片人。

中共的「強國」理念一開始就是以漠視生命、霸淩、核武恐嚇為內核價值的。自建政以來,幾乎在國家發展、外交外事、經濟民生、人才教育等所有政權可涉及的制度系統中全方位的灌輸弱肉強食、爾虞我詐、權錢交易、利益至上的概念。

「落後是要挨打的」,曾一度成為中國人的口頭禪。當今的中國人上至頂層下至平民都用利益、權勢去解讀人際關係、國際交往,本身就是由威權至上、恃強淩弱而產生的社會矛盾乃至外交衝突,一意孤行的再用更強悍升級的暴力、霸淩、欺詐來壓制、打擊甚至消滅對方,構成了中共黨文化絕無二至的鬥爭哲學特色。

中共言稱,窮則弱,弱則無外交。北朝鮮窮的叮噹響,中共給其不斷輸血,暗地幫助其發展核武,肆意挑釁文明社會,牽制國際自由社會陣營。北朝鮮的惡棍外交,中共卻從不敢拿其作為「弱國無外交」的案例來編寫冠冕堂皇的外交學教科書,而是言必稱中朝友誼血濃於水。

中共官員的欽差官僚作風和新殖民心態是事態導火索

諾魯在地球上小的實在是不能再小了,只是地球上的一個小逗點而已。但是作為主權國家,面對中共強權,諾魯小而不弱,頗具勇士風範。

太平洋島國論壇由澳大利亞、紐西蘭、巴布亞紐幾內亞、東加、瓦努阿圖等18個位於大洋洲的國家組成,於1971年成立,旨在促進區內政府合作,也是為了與其它國際組織合作時,代表該組織成員國利益形成聯盟力量。

論壇另設有十多個對話夥伴,包括英、美、法、德、中國、日本、印度和韓國等美歐亞各國。

成員國中,諾魯、吉里巴斯、馬紹爾群島、帛琉、所羅門群島和吐瓦魯都與台灣保持正式外交關係。這可能是刺痛中共神經的一個痛點。

諾魯和中共並無建交。杜起文等中方代表抵達諾魯後,被當地要求以個人護照辦理入境手續。瓦卡表示,諾魯官員到中國參加多邊會議也是持一般護照入境,所以中共也應該一樣,訪問諾魯使用一般護照入境。「那是很正常的事,他們也知道這一點。」

中方一再交涉,諾魯邊檢人員同意在中方人員的簽證證明書上蓋章,並沒有提及中方人員最終有沒有使用外交護照。

一貫頤指氣使慣了的中共官員,在國內時,欺壓百姓,作威作福,在中共一帶一路新殖民心態下,代表中共出使地圖上放大鏡都找不到的小國時,是很容易將欽差大臣般的官僚作派和大國殖民心態表於顏色的,加上諾魯與台灣建交的由頭,不滿與霸淩情緒自然難抑。

瓦卡在媒體發布會上說,中共代表「(表現)瘋狂」,「他會在他自己國家的領導人面前那樣表現嗎?我對此表示懷疑。」

中共四面楚歌的外交困境

中共在十八大以後利用一帶一路項目向全球輸出共產政經模式,已經引起全球關注與多國抨擊。

剛剛結束的非洲論壇更是飽受各界詬病。中共承諾向非洲大撒幣600億美元,免除前期債務,免費提供5萬名非洲留學生來華留學。美國之音引述專家的估算說,僅從2012年到現在撒出的錢,還不算剛剛承諾的600億,中國已經向非洲國家提供了1,420億美元的貸款,足夠中國人免費醫療三輩子。

但中共的「好心」並沒有得到好報。肯亞第二大報The Standard報,9月5日登了一幅「一頭叫中國的豬,奶肥了10個癡呆者」的漫畫,諷刺中共對非洲的大撒幣。而一名中國青年在肯亞罵肯亞人甚至肯亞總統為「猴子」,被趕回中國。

美國之音報導「在斯里蘭卡,中國獲得了漢班托塔港以及周圍上千英畝的土地來免除斯里蘭卡的債務。這引起了人們對主權的擔憂。」

而在馬來西亞,新總理馬哈蒂爾針對類似情況,乾脆的對中共說不,要求拆除中共在馬來西亞關丹城築起的碧桂園封閉圍牆。他說:「工業園區不是外國(領土),它應該遵從大馬法律,而阻擋本地官員進入不是正確的做法。」他還批評中共的做法「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結語:中共脆如紙

個體、國家或民族為了各自的利益而活著,這本身並不是錯,但是和與人類本身為敵的共產主義為伍,將會鑄成大錯。在共產主義行將淘汰的歷史之際,任何人或國家都要將對其進行一個明確選擇。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內退出共產黨運動大潮的席捲,全球及世界各國都對中共意識形態的擴張和入侵表現出了高度的警惕與抵制,特別自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共在國際社會四面楚歌,在國內正在徹底失去民心,龐大的專制機構其實脆薄如紙。#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8-09-10 10: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