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東冤死 被強摘器官 聶樹斌案再現

圖為2014年12月,聶樹斌案件兩名律師陳光武和李樹亭在濟南法院外。(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人氣: 684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秦雨霏綜合報導)澳廣最近報導,十年前,一名叫于海東的年輕人被冤判死刑,並被強摘器官。這個案例跟轟動全國的聶樹斌案極其相似。這不禁讓人質疑:中共還冤殺了多少人?強摘了多少人的器官?

每年在中國被處死的人數超過了世界其它地方的總和,據信一些人因為中共司法系統的根本缺陷而被冤判。

在中國,執行死刑往往是祕密進行,家人只在他們的親人被處死之後才被告知。

林真是中國國內為數不多的呼籲反對死刑的人。她為一個名為「中國反對死刑」的非政府組織工作。

該組織估計,去年中國有2000人被處死刑。「這是一個非常保守的估計。」林真說。

澳廣報導說,在江蘇省一個墓地,朱靜茹在兒子的墓前獨自悲傷。她痛苦無比,因為她相信她兒子被冤判謀殺罪而被處死。

朱靜茹向死去的兒子訴說:「媽媽到這裡看你來了。我可憐的孩子。」

朱靜茹盡其一生都在為兒子于海東洗清罪名。于海東在2008年10月14日被處死。朱靜茹獲得了原始警方審訊記錄,並說證據說明了一切。

她說當兒子被指控的謀殺發生的時候,他根本不在場。謀殺發生在酒吧的一場爭吵之後。

朱靜茹說,于海東前往酒吧去聲援朋友,可是當他抵達現場的時候,謀殺已經發生了。

朱靜茹表示,警方在于海東的車上發現了一把刀,並用它栽贓,說是于海東謀殺的。

根據警方的調查,真正的殺人武器是一把大得多的刀子,更像是一把砍刀。

「他們在他的刀上沒有發現任何血跡。他身上也沒有血跡。」朱靜茹說,「他們在他身上沒有發現受害人的DNA。他們沒有證據。」

中共法庭拒絕朱靜茹多次提出的重審要求。

朱靜茹說,法庭拒絕是為了掩護真正的凶手,因為真正的凶手賄賂了法官,另外一個原因是,她兒子的器官被強摘了。

「我們要求看我兒子的遺體,但是法庭拒絕。」朱靜茹說,「他父親是一名外科醫生。我們想看看我孩子的身體是否完好無損。」

「他們只給我們一張通知我們第二天取骨灰的條子。這意味著他們拿走了他的器官。」

中共幾十年來摘取死囚器官,販賣給醫院做移植。儘管中共聲稱從2015年開始禁止摘取死囚器官,但是許多人質疑這一點。

專家說,口供仍然是中共法庭定罪的主要依據,而口供常常是通過刑訊逼供獲得的。一旦到了法庭上,就沒有多少公平審判的機會,定罪率是99%。

林真說,中共目前仍然強調破案率。警方為了破案率,就會刑訊逼供。

「比如,對於毒品犯罪,他們承諾一年內要破多少案件,他們要摧毀多少毒品,要給多少人定罪,要處死多少人。」

「13種罪行已經被取消死刑,但是中國仍然有46種罪行適用死刑。」

「我們在推動取消非暴力犯罪和毒品犯罪的死刑。」林真說。

但是這些無法安慰朱靜茹。她說她希望為兒子平反昭雪。

「我想要還原事實真相。我想要那些腐敗濫權、參與造假、捏造我兒子案件事實的公檢法的人,受到嚴厲懲罰。」

「這是我的要求。很難說它能不能達成。」朱靜茹說。

聶樹斌被冤判死刑 傳被摘取器官

于海東的案件跟轟動全國的聶樹斌案極其相似。

1994年8月在河北省石家莊市西郊發生一起強姦殺人案。1994年10月1日,聶樹斌作為本案犯罪嫌疑人被石家莊市公安局橋西分局刑事拘留。次年3、4月,河北省石家莊市中級法院一審、河北省高級法院終審判決聶樹斌死刑。1995年4月27日,聶樹斌被執行死刑,時年20歲。

2005年,王書金在河南供稱,1994年石家莊的強姦殺人案是其所為。但是河北省高級法院否認王書金是聶樹斌案真凶。2014年12月,最高法院指令山東省高級法院複查聶樹斌案。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院第二巡迴法庭再審改判聶樹斌無罪。

據陸媒此前引述知情人的話披露,21年前,河北公檢法機關曾有人對聶案提出異議,認為聶樹斌只有口供沒有其它證據,要求改判死緩。但前中共國安部長、時任河北政法委書記的許永躍下令「要殺」,而且要「快殺」。

對此,坊間熱傳聶樹斌被匆匆判處死刑並迅速執行,牽涉到器官移植黑幕,而且與原中共外交界高官章含之換腎有關。公開的信息顯示,章先後在1995年或1996年和2002年換過兩次腎。

據爆料人說,章第一次換腎,用了聶樹斌的腎。官方說聶樹斌於1995年4月27日被執行死刑,其實是1996年1月13日之後,跟章的換腎日期相匹配。而章第二次在上海換腎的2002年,正是中共軍、警醫院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高峰期。#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8-09-11 5:5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