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輕軌項目將浪費數億 新州政府六年前已被告知

當時的報告估計悉尼輕軌項目的成本約為11億澳元,但其實際回報僅為8.8億澳元,意味著該項目將浪費納稅人數億元。(視頻截圖)

人氣: 4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8年09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光澳洲悉尼編譯報導)由澳洲廣播公司(ABC)和費爾法克斯媒體獲得的一份為新州政府準備的「內閣保密」文件顯示,早在2012年專家顧問就已預測悉尼市中心的輕軌項目將造成數億元的虧損

據ABC1電視台 7.30節目報導,專家顧問早在2012年12月新州政府宣布輕軌項目的最終路線之前就已將該份詳細的評估報告遞交給了時任交通廳長貝麗吉克蓮(Gladys Berejiklian)。當時的報告估計悉尼輕軌項目的成本約為11億澳元,但其實際回報僅為8.8億澳元,意味著該項目將浪費納稅人數億元。

而目前,該項目的成本早已擴大到 了21億澳元。

這份2012年的報告還顯示,專家顧問對悉尼中央商務區周圍26條不同的輕軌模擬路線進行了評估,發現所有線路的收益成本率(BCR)都低於1.0 ,即每一元的投資,無法為納稅人帶來一元的收益。收益成本率常用於評估項目的可行性。該數值低於1.0通常被視為是給決策者的信號,表明一個項目的工程設計不可行。

在所有26條線路中,表現最好的是環形碼頭(Circular Quay )到蘭德威克(Randwick )的線路,但其收益成本率只有0.8;表現最差的是中央商務區到悉尼大學的線路,收益成本率只有0.15。

專家們還警告說,這些線路都不能為乘客帶來任何實際的旅行時間節省,也不會顯著地減少城市擁堵

該評估的結論稱,在未來的報告中應增加「非常規效益」,以提高輕軌項目的可行性。

2013年初,另一份為政府準備的經濟評估報告出台。在這份報告中,由於增加了超過2億澳元的「非常規效益」,收益成本率變成了1.32。這些「非常規效益」包括1.6億澳元的「行人福利」,指沿喬治街的步行者將大大受益於40%的車道的關閉;以及新增的5000萬澳元的「不使用價值」等。 但項目的中斷成本(即建設期間對企業和通勤者的延誤和影響的代價)卻被排除在報告的評估內容之外,使得輕軌項目前景看上去更為樂觀。

澳洲國立大學的經濟學家多布斯(Leo Dobes)是成本效益分析方面的權威專家,他表示,將「不使用價值」納入悉尼輕軌項目的收益中是「非常非常冒險」的事情。

他告訴7.30 節目說:「2013年的分析似乎是在試圖儘量增加與成本相對的收益。」

他表示,希望對政治家和各部主管有更多的經濟培訓,以幫助他們了解顧問報告中隱藏的風險和成本。此外,他還表示,政府應該開展更嚴格的比較研究,以了解哪些項目效益不佳。

該份泄漏出來的評估報告還指出了城市電力和下水道系統等「街道公用設施」所帶來的隱患。報告警告說,英國愛丁堡市中心的類似輕軌項目就是前車之鑑。愛丁堡的輕軌項目由於古老的下水道和管道,耗時六年才建成,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延誤和成本超支」。

曾在愛丁堡輕軌項目調查中提供了重要的專家證據的蘇格蘭權威工程師卡爾森(John Carlson )在7.30節目中說,成本已超過21億澳元的悉尼輕軌項目已陷入了同樣的陷阱。

「這是另一場正在等待發生的災難。」他說。

實際上,「街道公用設施」已在悉尼輕軌項目的施工中出現了問題。 今年6月,15歲的女孩拉姆頓(Anna Lambden)在光腳走過悉尼市中心喬治街一處輕軌建設工地時,突然觸電倒地,險些喪命。調查發現原因是一條破損的電線漏電。7月,馬丁廣場附近一條高壓煤氣管道在輕軌施工中發生破裂,大量致命氣體泄漏,導致儲備銀行被關閉,周邊地區人員緊急撤離。

但新州交通廳長康斯坦斯(Andrew Constance )則為悉尼輕軌項目辯護。他表示,目前「95%的軌道已經鋪設完畢,車輛正在接受測試」。

他在7.30節目中說:「現實的情況是,這將是一個非凡的項目,具有變革性的項目。每個人都希望看到喬治街的改變。」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