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8年09月23日訊】(大紀元澳洲墨爾本記者站採訪報導)9月21日晚,屢獲殊榮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墨爾本市中心Scots’ Church如期上映。

此前,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在臨近放映會幾天前突然單方面取消了會場預訂,但此舉引發了維州各界人士的更多關注。現場約150名觀眾再次聚焦孔子學院作為中共海外代理人、滲透西方教育界的現象。

維多利亞大學是澳洲14所設立孔子學院的教育機構之一。由於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揭露了孔子學院滲透海外的真實意圖,放映會主辦方懷疑,此次放映會被意外取消,很可能是中領館在背後操縱所致。這一變故給放映會的準備工作帶來了極大不便。

放映會負責人史密斯女士(Leigh Smith)介紹說,她以前曾在維多利亞大學租用過至少十幾次會場,從未發生過預訂被臨時取消的情況。

9月11日,維多利亞大學的設施總負責人打電話告知史密斯,她於8月獲得批准的《假孔子之名》放映會場地,已經被取消。

史密斯說:「我接到設施總負責人、而非預定部門工作人員的電話。是大學設施總負責人取消了我預定的會場。」

「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我問,你們怎麼能取消場地呢?費用也付完了,距離放映僅剩十天了!」史密斯說,「但對方回答,『不、不,是我們之前搞錯了。』」

「我們在維多利亞大學租用過很多次場地了,我知道好幾個樓層都有這樣的放映廳。我們曾經預定過9層和11層的,在地下室還有,在其它樓層可能也都有。我問,我可以換成其它的放映廳嗎?不然我該怎樣通知已經訂票的觀眾呢?而院方負責人只是說,『所有的會場都預定滿了。我們定重了,出了錯。』」

被「訂滿」的放映廳空無一人

然而,《大紀元時報》記者經過深入調查,得到證據證實:在原定放映日(9月21日)的當晚,維多利亞大學該教學樓至少有4個放映廳都空無一人,其中包括史密斯最初確認預訂到的1101號教室。

大紀元記者從當晚7點、也就是放映會的原定時間開始現場拍照和錄像,一直到晚8點半,教室都空空如也。當晚上9點調查人員試圖再次確認教室的空置情況時,所有電梯已經停運,這意味著之後也不會有人再能進入教室。

9月21日當晚,維多利亞大學該教學樓至少有4個放映廳都空無一人。圖片為視頻截圖。(Liz Gao/大紀元)

史密斯在維多利亞大學曾成功預定了十幾次場地並舉辦了多種活動。她說「他們一直很幫忙」,這也是為什麼她認為這次突發的變故「非常奇怪」。

隨後她收到了維多利亞大學的資產高級經理(Senior Manager of Property Assets)發來的電子郵件,確認場地已被取消,然而郵件中竟把預定日期錯誤地寫成9月23日。

史密斯對這一錯誤日期表示質疑,她回覆說原定的放映日期為9月21日,不是9月23日。第二天,維多利亞大學發送了第二封電子郵件,再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的預定放映場地。

儘管史密斯在電子郵件中提出請求改期放映,並提交了4個備選日期,但維多利亞大學並未就她的改期請求做出任何回復,也沒有對場地取消的具體原因給出合理解釋。當她試圖再次通過電話聯絡時,通話被轉接至自動語音回覆。史密斯被迫在短期內尋找其它放映場地。

「我的疑問是,維多利亞大學取消放映場地是受到了中領館或澳洲其它中方機構所施加的壓力嗎?」史密斯說,「還是由於校方害怕惹惱中共而進行自我審查?」

場地成功更換 影片如期放映

雖遭場地突然取消,《假孔子之名》放映會於9月21日最終在柯林斯街(Collins Street)的蘇格蘭教堂(Scots Church)舉辦,成功吸引了約150名觀眾觀看。

9月21日《假孔子之名》墨爾本放映會現場。(Kuting Feng/大紀元)

澳大利亞自由黨資深黨員布什(Andrew Bush)為史密斯成功找到這一場地並墊付了租金。當提到維多利亞大學取消原定場地時,他說:「這只能證明他們沒有獨立宗旨,沒有(正確)價值觀,並且(中共)已經有人找上了他們。」

「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中共影響力是有害的。它可以告訴一所大學不要舉辦活動,而校方竟然就照做了。」

「大學曾一度象徵著絕對的言論自由,」布什補充說,「現在不再是這樣了。我認為維多利亞大學給自己造成了負面影響,事實證明他們是可以被操縱的。」

美國、加拿大對孔子學院持審慎態度

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在結束了於堪培拉(國會大廈)、新州和昆州的演講後,作為嘉賓也參加了當晚的放映會。

「這個放映會正是關於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對(海外)機構進行政治滲透,而放映會場地的取消恰恰為我們證實了這一點。」

麥塔斯提到,兩所加拿大教育機構——麥克馬斯特大學和多倫多教育局已經關閉了它們的孔子學院。同樣,在美國,人們已經意識到了孔子學院的危險性,並關閉了多所孔子學院。

今年8月13日,在前美國總統候選人、聯邦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的積極推動下,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簽署了一項國防預算法案,其中包括禁止五角大樓(Pentagon)向孔子學院提供財政支持。

克魯茲的辦公室發言人在給《大紀元時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克魯斯參議員非常擔心中國(中共)當下對美國高等教育機構的滲透,並努力修改國防授權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禁止大學將五角大樓的資金用於宣傳中共的孔子學院。」

「但在澳大利亞,還沒有人取消孔子學院。」麥塔斯說。

2018年8月,澳洲保守黨參議員貝爾納迪(Cory Bernardi)向參議院提出動議,要求審查澳洲教育部和孔子學院的培訓課程,該議案未獲通過。

孔子學院的問題所在

查爾斯特大學(Charles Sturt University)漢密爾頓教授(Clive Hamilton)教授曾告訴SBS新聞台:「孔子課堂的目標是傳播中共統治的正面形象。因此,任何可能對中共歷史產生負面影響的事情都會被掩蓋。」

孔子學院總部即中國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簡稱「漢辦」),由中共教育部直接管轄。雖然該項目以儒家先師孔子為名,但其課程中卻包含著大量宣傳共產主義的內容。《假孔子之名》在影片中曝光:在多倫多的兒童教材中,孔子學院提倡毛澤東的教導,而在美國密歇根大學,一位孔子學院的美國學生則興致盎然的唱著「歌頌新生活,歌頌偉大的黨,啊,毛主席,啊,黨,您哺育了這片土地上的人民。」

澳大利亞前總理特恩布爾的中國問題高級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也曾表示,孔子學院被中共統戰部用來影響其所在大學的決策。

香港中文大學(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教授林和立(Willy Lam)曾對《政治報》(Politico)說,孔子學院是一個基地,在這裡,中共的宣傳和統戰可以直接滲透到與其合作的大學,重塑學者和學生(對中共)的觀念。

很多人稱這些中共支持的機構為「洗腦中心」,這些機構也因為多種原因而備受質疑,其中包括在教師招聘中存在的歧視問題。

孔子學院前任教師趙琪(Sonia Zhao)說,她簽訂的合同中規定教師不能是法輪功修煉者,也不能與他們有聯繫。

作為一名法輪功修煉者,趙琪在簽署合同的當天感受到了巨大壓力。由於她已成功完成整套申請程序,所有人都認為她應該理所當然地接受該職位,因此在沒有合理原因的情況下拒絕簽字可能意味著坐牢。

為了保護自己,趙琪簽署了合同。直到抵達加拿大後,她才向安大略省人權法庭揭露了這一事實。

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就講述了趙琪的故事,深刻洞察了孔子學院及其在中小學設立的孔子課堂令人震驚的真實面目。澳大利亞就設有67個此類課堂。

趙琪說,孔子學院所聲稱傳授的中國文化,實則是經由中共審核並批准的版本。他們教育海外學生台灣和西藏是中國領土,如果有人質疑這一點,教師在培訓中已懂得如何迴避此類話題。其它課堂禁忌還包括天安門大屠殺以及迫害法輪功等話題。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正如紀錄片中所說,儘管中共努力在世界範圍內開設更多的孔子學院和孔子課堂(目前有超過1500個),中共在1974年曾大規模展開了「批孔」運動(「Criticising Confucius」)。當時的作家梁蕭曾寫道,孔子是一個「想讓歷史後退的瘋子」,並補充他是「虛偽和狡猾的蠱惑者」。

「他們教我們的孩子們唱中文歌讚頌毛澤東,」史密斯說,「毛澤東的統治造成了中國數千萬人的非正常死亡。我想如果澳洲父母知道了這些事情,並清楚他們的孩子在唱什麼,他們會感到非常憤怒的。」

至截稿時止,維多利亞大學沒有對《大紀元時報》提出的問題做出正面回答。#

責任編輯:李欣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