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如何影響好萊塢? 彭斯點名兩影片

人氣: 2871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綜合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發表演講,點名兩部好萊塢影片,為進入中國市場,受到中共的審查而不得不刪除某些內容。鑑於好萊塢影視業的巨大影響力,中共以各種方式滲透已持續很多年,受到美國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抵制。

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中,彭斯闡述了中共如何全面地滲透美國。他說,「北京正在使用一種全政府的手段,利用政治、經濟、軍事工具以及宣傳,在美國推進其影響和利益。」這是自尼克松政府以來,美國第一次嚴厲地抨擊中共。

在文化方面,彭斯提到:「北京經常性地要求好萊塢嚴格地正面描繪中國。那些沒有這樣做的製片廠和製片人受到懲罰。北京的審查人員對哪怕對中國只有小小批評的電影都迅速加以剪輯或取締。」

彭斯舉例說,影片《殭屍世界大戰》(World War Z)必須刪掉劇本裡提到的一種病毒,因為這種病毒源自中國。而影片《赤色黎明》(Red Dawn)利用數字技術進行了修改,把反面人物變成朝鮮人,而不是中國人。

彭斯點名的兩部影片

《殭屍世界大戰》是改編自馬克斯·布魯克斯的同名驚悚科幻小說,講述一場毀滅世界各國的殭屍病毒大爆發後,倖存者集體面臨絕境求生。聯合國雇員蓋瑞·萊恩(布拉德·皮特飾演)離開妻女冒險調查,以阻止殭屍肆虐,避免人類遭到滅頂之災。

影片從製作開始就一波三折。新浪娛樂2013年4月2日曾報導,由於主演布拉德·皮特此前在《西藏七年》中飾演過達賴喇嘛的奧地利導師,外界懷疑他很可能長期以來都處在中共官方的「黑名單」上。

因此影片發行方派拉蒙高層特別小心,刪減了一小段涉及中國的劇情:即片中調查人員在探討殭屍病毒起源時,把中國作為一個懷疑對象。為此,製作方經歷了將近7週的重拍和對後半段重新編寫劇本,大大超過了1.25億美元的預算,成為當年好萊塢製作的史上最昂貴電影。

後來在中國版中,這種瘟疫被改為「莫斯科流感」。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披露中共的惡意影響活動,指責中共干涉美國內政,並對其發出了直言不諱的警告。(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4日披露中共的惡意影響活動,指責中共干涉美國內政,並對其發出了直言不諱的警告。(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而《赤色黎明》則是根據1984年風靡一時的同名電影翻拍的新片,原電影中,蘇聯突擊隊入侵美國,翻拍後改為中國突擊隊入侵美國。但該內容遭到中方表達不滿。

《紐約時報》2012年11月24日以「《赤色黎明》翻拍向中國市場妥協」為題撰文說,為通過中共審查,討好中國人,「《赤色黎明》的製片人很快進行了一些修剪,用數碼技術把入侵者變成了朝鮮人。」
該報影評人曼諾拉·達吉斯(Manohla Darghis)認為,新片是「廉價的特效、糟糕的表演和政治因素」的大雜燴,「會思考的成年人都會覺得朝鮮人入侵簡直就是瘋狂的幻想。」

為進入中國 好萊塢電影被迫妥協

好萊塢電影最早風靡中國,源於上世紀90年代,當時中國電影院上映的都是以政治宣傳為主軸的國產片,票房淒慘。據2009年出版的《中國電影大片路》一書的數據,從1990到1993年,年度總票房從22.2億元落到13億,年度觀眾人次從162億落到42億。

因此,中共1994年開始允許每年進口10部外國電影。好萊塢電影在中國聲名大震,1998年《泰坦尼克號》3.6億票房紀錄保持了數年。在好萊塢片商的極力爭取下,2012年起每年開放34部外國電影。

刪除敏感因素

但是這些電影還需要經過中共廣電總局的嚴格審查。特別是敏感因素,往往讓好萊塢片商必須為此大改劇本,或插入和原先劇情邏輯全然不同的橋段。

「為了在中國這個巨大的市場分一杯羹,沒有哪個好萊塢製作人會在這個時候在電影裡談及台灣問題、西藏問題、天安門事件等等這些政治敏感問題」,弗吉尼亞大學教授孔安怡(Aynne Kokas)在新書《好萊塢在中國》中如是說。

好萊塢片商可謂費盡心機,想盡了辦法。他們必須進行大幅度刪改,除去敏感因素,插進中國元素等,或直接改成「中國特供版」。

為合拍加「中國元素」

此外,外國影片進入中國只能拿到25%的票房利潤。為了獲得更多利潤,好萊塢片商與中國業者「合拍」,可以得到43%的分帳比例。合拍片因此暴增,中共開始嚴格限制合拍片。

中共2012年開始規定中方出資比例一般不少於三分之一;必須有中國演員擔任主要角色;需要在中國取景等等。

界面新聞2016年10月盤點了18部好萊塢大片,刻意迎合中共審查當局以進入中國市場。以下僅取幾例,一窺中共審查或好萊塢被迫自審後被刪割的影片段落:

好萊塢大片 年份 為進入中國而刪改的部分
《奇異博士》 2016 原漫畫中的至尊魔法師、古一法師,一名來自西藏的男性,被修改成女性凱爾特人。
《鋼鐵俠3》 2013 原漫畫中來自中國的大反派滿大人,改成了一個由真正的反派雇用的演員。同時電影裡也塞滿了各種植入的中國廣告,包括被指受汞污染的牛奶廣告植入。
《功夫夢》 2010 原影片中是一名美國小子被中國惡霸欺凌的故事。而中國版把反派角色的功夫老師鏡頭刪掉了。
《加勒比海盜3》 2007 刪掉了周潤發出演的所有戲份,理由是不允許中國海盜的出現。
《碟中諜3》 2006 刪減了在上海出現晒衣架的畫面,被譏諷沒有烘乾機是一個很敏感的問題。
《美國隊長3:內戰》 2016 出現復仇者聯盟使用Vivo手機的畫面。然而說不通,美國政府支持的祕密特工絕不會允許使用保密性不靠譜的產品。
《X戰警:逆轉未來》 2014 有半個小時的劇情發生在香港,同時中國影星范冰冰也有出鏡。
《環形使者》 2012 影片中一處未來巴黎的取景改成了未來的上海,加入中國演員,目的是希望能被認作與中方的合拍片。

《奇異博士》的編劇C. Robert Cargill嘆道:「如果你認為西藏只是一個地方,西藏人也沒有特別之處的話,那你就會冒著失去10億觀眾的風險,他們會認為這些都是胡說八道,而中國的審查部門也會說道,『……我們不會上映你的電影』。」

英國《獨立報》於2013年4月發表文章指出「好萊塢患上中國綜合症」:「好萊塢而今在氣喘吁吁地追逐中國電影市場。為贏得生意,好萊塢準備改寫劇本、重新塑造壞人,甚至對整部作品進行移植。」

BBC於2013年1月24日援引大陸一些人士在談到中共電影審查制度時說,中共刪改電影台詞、情節說明了中共政權的脆弱。中共在這方面已經神經過敏,生怕電影內容引起老百姓的共鳴,因此要刪除他們認為的敏感內容。

比較一下,英國倫敦曾被好萊塢電影製作者們(在電影中)摧毀了11次,英國娛樂新聞網站數碼間諜(Digital Spy)2016年3月3日曾經盤點了這些電影,倫敦一次次地陷入滅頂之災,卻沒見英國人抗議。

中企進軍好萊塢

中共並不滿足於審查。2012年,中共發文件開始鼓勵中企海外收購,以致好萊塢影視業和美國文化產業被中資大舉併購。過去幾年中,中企投資好萊塢中最著名的是有中共背景的大連萬達集團。

2012年起,萬達先後砸下近百億美元,購入好萊塢製片廠《傳奇影業》、美國著名院線公司AMC和卡麥克,以及金球獎電視製作公司DCP(Dick Clark Productions)等。

中國首富王健林以35億美元收購《傳奇影業》,外界認為中共試圖進一步加強在世界上的文化影響力。(Getty Images)

「萬達集團對美國電影製片和發行渠道的控制,使中共更有可能對內容進行審查」,美國智庫美國安全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Security)創辦的網站Chinaownsus.com 曾於2016年刊登文章《中共在美國玩隱性實力》中說。

按照該網站提供的數據,若AMC院線和Carmike院線成功合併,中方就能控制美國8380家影視廳和六百多家電影院。《好奇心日報》2017年10月甚至報導:「人人都相信萬達能調用足夠的資金買下好萊塢。」

AMC於2016年曾為大陸導演張藝謀拍攝的中美合作電影《長城》在北美上映鋪平道路。這部耗資1億多美元的影片把大部分錢用於購買在美國的主流發行渠道。

但很多北美觀眾嘲笑中美合拍大片《長城》拍得很傻,美國之音2017年3月1日援引孔安怡的話說,中共藉由這些好萊塢投資的合拍電影提升形象,達到對外宣傳的目的。

不過萬達的錢都是借來的,據公開資料不完全統計,萬達 2012~2016 年至少舉債超過 100 億美元。中資銀行給予了大力支持。

不只是萬達,2016年中共在全球的對外直接投資達到高峰,1,962億美元。

好萊塢變色?美國警惕

萬達的收購引起美國社會的廣泛擔憂,並一度引發民眾抗議。2016年12月,《華盛頓郵報》報導,紐約一群抗議者認為萬達的收購擴大了中共對美國大眾傳媒的隱形控制。組織者Berman & Co公司創始人、資深遊說者里克·伯爾曼直指AMC是「中共的紅色傀儡」。

美國國會也關注到這個話題,16 名議員曾發公開信要求對此類交易進行監管。《紐約時報》2016年10月報導,德克薩斯州共和黨議員、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一個監督司法部的小組委員會主席約翰·卡伯森(John Culberson)發出信函,要求司法部對萬達的收購項目進行審查。

卡伯森等人擔心萬達的收購是共產黨擴大其全球影響力的一種努力,目的是確保任何一部好萊塢影片對中國的描繪都是正面的。好萊塢製片公司已經有十多年不曾製作批評中共專制政府的重要影片。

「我們正在幫他們提笨重的行李。」南加州大學東亞研究中心主任駱思典(Stanley Rosen)也表示,這一代的中國電影觀眾將產生一個對中國扭曲了的和被消毒了的觀點,如此將漠視中共侵犯人權的問題。而且「我不認為一般的美國電影觀眾會對於好萊塢片商這些微小的決定會有巨大的認知」,「但在下意識裡,其效果將開始發酵。」

圖為演員工會獎標誌——「演員」塑像在好萊塢地標前矗立。(Kevork Djansezian/Getty Images)

孔安怡警告,「未來,中國製造的好萊塢電影會越來越多。」「也許好萊塢的精英們不願意承認這一現實,但好萊塢向海外的投資肯定會越來越多,這一趨勢正從根本上改變著美國和全球的媒體業。」

《華盛頓時報》報導說,蘇聯前黨魁斯大林曾經說過:「如果我能夠控制美國電影媒體,我將無需任何其它東西就可以將全世界變成共產主義。」

美國政府問責辦公室回信說,將開始重新評估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權力。

中資對外擴張夢碎

隨著川普總統2016年底上台,中資對外擴張受到遏制。

「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這種趨勢,表達了(各國)對中國(中共)投資、尤其是技術投資的謹慎態度。」華盛頓Dechert律師事務所國際貿易業務負責人Jeremy Zucker表示,「川普政府加速了這一步伐。」

到2018年,因國家安全問題而被美國政府阻止的、價值數千億美元的交易包括:海航集團收購Skybridge Capital;湖北鑫炎股權基金要以5.8億美元收購馬薩諸塞州的半導體測試設備商Xcerr;與北京關係密切的新加坡公司博通要以1,170億美元收購半導體設備製造商高通公司,川普一紙行政令讓其破局。

2018年8月,川普簽署立法,擴大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權力。美國國會還鼓勵其它國家對中國投資採取類似CFIUS的審查。

德國、法國、英國、歐盟、澳大利亞、日本和加拿大也以「國家安全」為由,加入了對中共投資的強烈反對行列。中共在全球的對外直接投資,據商務部數據,2017年同比大降近30%,至1,201億美元。

2018年,中國對美投資下降更為嚴重,投資諮詢機構Rhodium Group的數據顯示,上半年中資企業僅投資18億美元,較上年同期下跌90%以上,是七年來的最低水平。

不僅西方國家收緊中資侵入,中共自身鼓勵企業走出去的政策也發生了 180 度轉變,2016年11月起各種限制及監管資金外流的措施相繼出台,曾經的中國首富王健林資金調度面臨巨大困難。

2017年2月,萬達擬用10億美元收購的DCP公司交易終止。到今年,界面報導,萬達還將削減AMC股從60%到38%。這或許只是一個開始。萬達2018年半年度報告,境外影院業務資產總額已縮減至59億元。

他曾經聲稱的「在2020年占領全球電影市場20%的份額」恐成了一場黃粱美夢。#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8-10-09 5: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