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商中國走一圈的啟示(上)

貿易戰衝擊下 「世界工廠」加速坍塌

人氣: 280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8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綜合報導)就在美國將對中國2,000億商品徵稅之際,川普再表示,白宮已預備好對額外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這給在華企業再次敲響警鐘,台灣IT、日本化工大廠等近日紛紛計劃趕緊轉移,令本已搖搖欲墜的「世界工廠」加速坍塌。

美中貿易戰升級

據彭博社報導,9月7日,川普在空軍一號專機上說,向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徵收關稅的措施將很快生效,「這將取決於中國」,並隨時準備好對額外中國貨品加徵關稅,「我也討厭這麼做,但是如果我願意的話,還有另外2,67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措施可以在短時間內準備就緒。」

9月6日,這個針對中國6,031項、總值2,0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措施的公眾諮詢期已屆滿。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接受彭博訪問時表示,將評估收集到的評論,決定開徵時間和稅率。此前。美中已經相互對5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

庫德洛表示,美國期望中國跨領域降低關稅,重申美國尋求零關稅、零非關稅壁壘、零補貼、停止盜取知識產權和技術轉移,及容許美國人擁有自己的企業。

然而,中共財政部7日公布,對近400項中國製造產品提高出口退稅,包括多元件集成電路、非電磁干擾濾波器等,提高至16%~9%,9月15日起執行,並稱「提振出口,應對外部環境」。顯示出北京至今沒有妥協的意願。

外企加速撤離

隨著美中貿易戰開打,今年以來,更多在中國大陸的外企計劃或已經撤離中國。

9月10日,台灣《工商時報》報導,台灣IT大廠紛紛計劃將生產綫撤離大陸。廣達的服物器、和碩的網絡通訊產品,都可能從大陸搬回台灣生產,另一服務器大廠緯創,更考慮重啟從2004年之後生產線便停擺的菲律賓蘇碧灣廠。

《日經新聞》8月28日報導,日本化學製造大廠「旭化成」(Asahi Kasei)決定,將製造汽車零部件的中國分廠遷回日本。

與此同時,世界排名第二的重化工業產品製造公司「小松製作所」(Komatsu)將改用在美國、日本和墨西哥的設施生產液壓挖土機零部件。

日本三菱電機也正在將生產線轉移出中國,其位於大連地區的生產線為美國市場生產約70%的出口機器產品,而這些生產不久後將搬到日本名古屋。

過去幾十年,外資爭先恐後湧進中國又一波波撤離,中國經濟受到巨大衝擊。圖為2016年1月27日,廣東省東莞的一家關閉的工廠外。(Lam Yik Fei/Getty Images)

此外,為蘋果生產電源組件的台達電子,7月31日宣布將生產線從中國擴展至泰國;為Bose音響生產耳機的美律實業,也把部分半製成品從中國運至泰國完成組裝。

7月16日,日本歐姆龍有限公司的蘇州工廠宣布永久停工停產。

5月,荷蘭飛利浦照明關閉深圳工廠;全球最大硬盤製造商美國的希捷從蘇州撤離;日本尼康關閉無錫工廠;韓國樂天集團撤離中國;奧林巴斯宣布深圳工廠停工停產……這個撤離名單越來越長。

還有一些外企表示準備撤離,彭博報導,英業達、仁寶等台灣科技製造大廠,正準備將生產版圖移出中國,轉向東歐、墨西哥與東南亞地區。

更有多家美商表示,考慮撤出中國市場或降低在中國的投資,如果2000億美元的最新關稅開始執行;醫療產品製造商Premier Guard的歐洲主管亨波斯(Charles M. Hubbs)表示,關稅升級前,將約30%的產品(生產)從中國轉到美國,關稅生效,可能將約60%的中國製造業轉到美國。

中國經濟發展主要依靠外資

中國自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外商蜂擁而入,僅蘇州開發區就吸引了約150家世界500強企業,「蘇州堵車,全球缺貨」,作為中國「世界工廠」的典型蘇州市,當時流行的一句話,真實反映了這個城市與全球跨國企業的密切聯繫。

中國就此成為「世界工廠」,「中國製造」傳遍世界。

外資,一直是中國經濟發展的主要支柱。據官方數據,中國出口額占GDP總量比重,2006年最多時達到35%,而外資占全國出口總額比重最多的2005年,達到近60%;外資占全國淨出口總額比重最多的2011年,達到84%。外資被外界稱為中國當之無愧的外匯挖掘機。

外商貨物的淨出口和全國貨物的淨出口的總額及比值。數據來源:中國海關總署。(文風製圖/大紀元)

外商一波波撤離 「中國製造」坍塌

外商撤離中國早就開始,特別在中共2008年開始逐步取消對外商的各項優惠,到2010年外商的「超國民待遇」徹底終結後,外商執迷於中國的稅收優惠、零成本環境、廉價勞動力等「紅利」逐步消失。

中國產業信息網2013年5月20日分析報告稱,2012年1-11月蘇州市虧損企業達2811個,虧損面28.3%,同比上升5.7個百分點。意味著幾乎每三家蘇州企業,就有一家虧損。蘇州的GDP增速也從2010年的最高點13.2%直落到目前的7%。

而蘇州,僅僅是中國這個「世界工廠」從盛到衰的縮影。外商開始一波波地撤離中國。

綜合大陸媒體報導,近2年來外資巨頭搬遷及撤離中國的名單(不完全統計):

外企 時間 撤離 全球影響力
韓國樂天 2018年7月 宣布全部撤離 韓國大財閥之一,多元化跨國集團
日本歐姆龍 2018年7月 蘇州廠永久關閉 全球知名自動化控制及電子設備製造商
沃爾瑪 2018年7月 關閉哈爾濱最後4門店 全球最大連鎖商
台灣友達光電 2018年6月 關閉上海松江工廠 全球第三大台灣第一大液晶顯示面板製造商
荷蘭飛利浦照明 2018年5月 深圳工廠關閉 全球著名照明設備生產商
奧林巴斯 2018年5月 深圳工廠關閉 精於光學與成像的日本公司 歷史近100年
韓國三星 2018年4月 深圳廠關閉 全球最大的儲式半導體生產商
日本松下 2018年3月 出售中共工廠 日本著名家電企業
富士通 2018年2月 出售手機業務給北極星資本集團 日本第一大、世界領先的資訊科技公司
日東電工 2008年1月 蘇州工廠停產 世界五百強的日資巨頭
日本尼康 2017年10月 無錫工廠關閉 日本大型光學儀器製造商
麥當勞 2017年9月 出售80%在華業務 美國快餐巨頭
日本JDI 2017年7月 蘇州廠宣布計劃關閉 全球最大的中小型顯示器製造商
住友電工 2017年6月 蘇州FPC部門關閉 全球最著名的通信廠商之一
美高森美 2017年3月 關閉上海工廠 業內久負盛名
霍尼韋爾安防 2017年3月 從深圳撤離 美國電子消費品生產跨國公司
希捷科技 2017年初 關閉蘇州工廠 全球最大硬盤製造商
甲骨文 2017年1月 裁北京200多研發崗位 美國著名軟件公司
SRAM速連 2016年11月 關閉崑山工廠 美國自行車零部件製造商
瑪莎百貨 2016年11月 全部撤離 英國著名零售商
百勝餐飲集團 2016年9月 4.6億美金出售百勝中國 全球門市最多的速食公司
艾迪斯電子 2016年8月 深圳工廠關閉 三星供應商
及成通訊 2016年5月 珠海工廠倒閉 全球最大手機金屬外殼OEM台資加工商
諾基亞 2016年3月 上海金橋工廠關閉 著名手機生產商
可瑞康 2016年3月 撤出中國 新西蘭嬰兒奶粉製造商

(大紀元製表)

「該走的已經走了」 東莞台協執行常務副會長謝慶源說。《聯合早報》2017年1月報導,曾經撐起了東莞製造業半邊天的台商,在1999年前後曾經創造東莞一半以上的GDP,數量最多時有5000多家,已經跌至2000家。

中國製造業衰敗,很多外企早看出苗頭,迅速撤離,從外資對中國全社會的「固定資產投資」比重迅速下滑可見一斑,從2000年的10.24%直落到2016年的1.46%,外商不再投資擴大再生產。

外商國定資產和全國固定資產的總額及比值。數據來源:中國海關總署。(文風製圖/大紀元)

蘋果日報9月10日報導,占內地吸收外資總量54.2%、截至2017年累計項目近40萬個的港資,以加工出口為主的中小企業大批倒閉,他們被趕出珠三角美其名曰「騰籠換鳥」,但未見迎來「高新科技」,反而處處廠房空置,一片冷清。

近日,在廣東珠三角地區設廠的香港商人傑斯告訴自由亞洲電台,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保守估計,廣東省起碼有半數工廠會倒閉。有業界人士表示,現在製造業撤離中國已成行業標配。貿易戰下,「中國製造」加速坍塌。

中國製造比美國製造成本高

即使沒有貿易戰,中國的經商環境已無優勢。一個明顯的事實是:對整個製造業來說,中國的勞動力、稅收及各項成本都在節節攀高。中企也不堪忍受,開始嘗試到海外發展。近幾年,有報導透露,中國製造甚至比美國製造成本還高。

2014年,總部位於河南新鄉的中企金龍集團在美國阿拉巴馬州投產。董事長李長傑當年6月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說,在美國建廠的很多成本比國內要低,包括工業用電、油料等,唯一高的是工人工資,「綜合來看,各項成本有高有低,但統算下來還是很合算的。」

2016年,全球最大汽車玻璃單體工廠福耀玻璃集團到美國建廠,董事長曹德旺的一番話引起轟動。

曹德旺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中國製造業的綜合稅務比美國高35%,而且是「全世界最高的」。中國僅人工成本低於美國,其它生産成本都比美國高,在美國開廠利潤還高於中國。他對中美經商成本一項一項對比,得出結論,在美國生產玻璃比在中國總利潤會相差40%。

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曾對中美經商成本一項一項對比,得出結論,在美國生產玻璃比在中國總利潤會相差40%。(余鋼/大紀元)

曹德旺更舉波士頓諮詢公司2013年的研究報告,2013年美國製造比中國成本高 5%,但到2015年,兩者拉平,預計到2018年,美國成本將比中國便宜2-3%。

鳳凰網2015年12月曾報導,浙江企業「江南化纖」2015年到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投資辦廠,主要原因是國內綜合成本連年攀升,頗感吃力。「江南化纖」測算比較了創辦相同規模企業的中美成本,並提供了部分成本構成對比表。

「江南化纖」測算:中國與美國的製造成本比較(倍數)(大紀元製表)

項目 土地 物流 銀行借款 電力/天然氣 蒸汽 配件 稅收 清關 人工 折舊 廠房建設
中比美 9 2 2.4 2 1.1 3.2 美優惠多 美無成本 優勢趨弱 -1.7 -4

雖然是些個案,但國內製造成本的連年大幅攀升卻是不爭的事實。

天津財經大學教授李煒光測算,大陸企業綜合稅負達到50%以上,在21個亞太經合組織國家中排名第四。另有分析說,中國的稅率,如果企業老老實實交稅,基本上處於死亡的邊緣,這就是「死亡稅率」。

中國製造衰落 因勞動力成本走高?

很多人把「中國製造」競爭力下跌歸咎於勞動力成本走高,微信公眾號「工業4點0研習社」撰文表示,德國和瑞士勞動力成本比美國都高出20%到30%,早就不應該有大規模工業生產了?恰恰相反。他們在製造業的金字塔頂端遊刃有餘。

德國著名品牌阿迪達斯已經把產品線搬回德國,回歸了「德國製造」,用自動化和機器人技術解決勞工成本問題。

文章說,阿迪達斯正在德國建一個4600平方米的「機器人工廠」,起名「速度工廠」(Speed factory),他們的技術合作方也是一家德國科技公司。這家工廠只有160名工人,卻可以實現100萬雙鞋的年產能。

文章認為,令人細思極恐的是,藉助高度自動化和商業模式的改變,以後歐洲製造不僅會繼續把控高端精密技術生產,還可能收復勞動密集型產業的部分江山。

中國製造業也在聲稱轉型,由低端轉向高端,一些工廠的自動化程度已經很高,但是,文章說,他們依靠的是西方的技術和技師。有業界人士談到中國製造業前景說,「工業的母機」都不好,何談下游?

今年4月,中國的電信設備製造商中興通訊公司因多次透過空殼公司,向伊朗和北韓輸送通訊設備,違反美國出口禁令,遭到美國商務部長達7年的禁令,即禁止美國企業向中興銷售零件,以致中興「進入休克狀態」。可見中國高科技產業多麼脆弱。

而就中國的營商環境而言,據世界銀行《營商環境報告2017》:全球190個國家營商環境排名,中國是78名,雖然比前一年提前兩位,但仍然遠遠落後於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第8名,英國第7名,以及第三大經濟體、同為亞洲的日本34名。

如果考慮全球經濟體營商環境分項指標排名,中國辦理施工許可證,基本墊底的177名;納稅131名;開辦企業127名;保護少數股東123名等;就更落後了。

有分析認為,「營商環境」不是孤立的經濟問題,而是牽扯到中國的政治經濟架構,若要挽留外資,需徹底進行改革,否則,「中國製造」如何再次崛起?#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周儀謙

評論
2018-09-12 5: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