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劉鶴訪美期間 中國訪民近距離攔截喊冤

美國當地時間30日中午,一些原大陸冤民衝出警戒線,試圖攔截劉鶴的車隊。(大紀元合成圖)

人氣: 81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1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李新安採訪報導)週三(1月30日),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率領的代表團在華盛頓貿易談判前,遭中國訪民攔截。劉鶴上車前,訪民與其近距離接觸,抗議中共當局並要求歸還財產。

上海訪民葛麗芳告訴大紀元記者,早上8點40左右,劉鶴從華盛頓洲際酒店出來。之前,訪民和很多媒體的記者等在門外。訪民以為劉鶴會從正門出來,結果他改道了。

「因為正門有好多媒體記者,他是從偏門出來的。偏門和正門距離不是很遠,我們馬上一起奔過去,正好看到他出來。」葛麗芳說,「警車本來是停在正門,後來開過去,我們一看開過去了,肯定是從偏門出來。」

「這次場面很悲壯的,我們全部衝上去了,但是FBI力氣很大的。我們個個勇敢地衝上去,因為我們的家被強拆十幾年、二十幾年的都有,到現在不給解決問題,共產黨這樣對待老百姓,所以我們都拚了命地要讨回財產。」她說。

 

據介紹,此次參加活動的有馬永田、王春燕、艾福榮等十多位訪民。早上有10個人左右,葛麗芳被警察推開,衝在前面的大連訪民王春燕倒地,後腿被警察壓在底下,腿有受傷。中午訪民人多了,警力也增加了,所以衝上去更困難了。

葛麗芳說,「中午的時候,在貿易大廈,我們又衝了一波,白節敏和王春燕被警察摁在地上,但是一個警察用力過猛,他自己摔傷了,腿受傷了,所以來了好多警察,來了救護車把受傷警察帶走了。白節敏還在警局。」

目擊者胡先生表示,場面很震撼,好幾個保鏢攔著,劉鶴上車的時候,訪民近距離接觸劉,劉鶴被兩個保安夾著上了車。中午的時候,由於加強了保安,不讓訪民靠近,訪民就在馬路上截車,車也被截停了。

他說,「他(白節敏)不是襲警,他的對象主要是對車隊,應該沒什麼事情,訪民經常這樣截車。」

胡先生表示,警察舉動很友好,警察只是攔截他,這裡的警察非常同情中國訪民的。因為很多的中國訪民得到了美國政府的庇護,美國很有人權,警察他不會動手的,警察只是抱住你,不讓你衝進警戒線,接近車隊。

「彭博社報導說,一個國家連人民的私產都保護不了,有什麼誠信來跟美國談判?」他說,「我在現場看了感覺非常震撼,覺得我們中國人真的是了不起。雖然我們民族很悲哀,遇到了那麼大的難,但是,每一個人都是英雄。」

訪民無路可走 希望國際社會重視

近年來,中國訪民獨創「群狼戰術」,在海外圍、追、堵、截中共官員。此次攔截劉鶴,訪民早有曝光。

早在去年12月,訪民就在自媒體「路德訪談」節目中談到,此次劉來要申訴冤情。上海訪民白節敏說,「希望在西方國家的支持下,共產黨低頭認罪。我們所有的冤屈,都是共產黨的體制造成的,國家領導人是有責任的,因為我們在國內窮盡了所有的上訪途徑,都沒有用,還要遭受到打壓、迫害。」

白節敏聲明,「我不是捧炸藥包,不是恐怖分子,我是帶著在國內遭受迫害的冤屈材料,想親手交給劉。我們截車的目的是告狀,不是恐怖。並不是別有用心的人說我們截車是恐怖行為,不是他們說了算的。」

白節敏表示,他曾成功攔截過李克強車隊。「受到當地處罰我也認了,但也沒有說我是恐怖行為。冤屈越大,動力越大。」

葛麗芳告訴記者,「我們不怕警察抓,我們無路可走。只能用這種方法。」

葛麗芳於2004年8月來到美國,是最早來美國的上海訪民。上海很多訪民因強遷被打、非法關押、判刑、勞教。她表示,當時上海當局要勞教她2年,她沒有辦法才闖出國門,陸陸續續又出來更多訪民。

2003年5月,葛麗芳的家被政府野蠻強遷,直到葛麗芳的母親生病離世,當局都不給解決問題。「(中共)政府不講法律。我家裡目前花了20萬請了一名律師,準備反過來起訴它,但是法院不立案。我們無路可走啊!它不跟你講道理的。」她說,「因為我走司法程序走不通,什麼路都不給你走,不讓我回去,8次被中國大使館拒簽。」

「我們老人死了都沒拿到財產,我小孩還沒有房子住,我每天因為這個事情睡不著覺。我想只要共產黨來,我肯定要拚命的,他一天不解決,我就一天拚了命……」

葛麗芳表示,痛恨共產黨,希望媒體將訪民的遭遇報導出來, 讓國際上了解共產黨的醜事,給予重視。#

責任編輯:高靜

評論
2019-01-31 9: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