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諜霧重重 專家:一半活躍間諜在為中共工作

近年來有多位美籍華裔工程師被指控擔任中共間諜,竊取機密資料。圖為美國太空總署(NASA) 。 (Getty Images)

人氣: 144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9年10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吳馨綜合報導)地球一頭黎明的到來,也意味著另一頭夜晚的降臨。光天化日下,黑夜的迷霧煙消雲散,從沉睡中醒來並開始忙碌的數十億人中,有上百萬的祕密成員,他們的真實身分和動機,甚至連其直系親屬都未知。間諜、特務、代理人,他們為了一個不為人知的目的偽裝潛入他國,並隨時進行情報偷竊。

在美國,間諜活動空前激增。在這諜霧重重中,美國前情報官員表示,美國是全球間諜的頭號目標,且中共間諜威脅前所未有,活躍間諜中的一半是在為中共政權工作。

華盛頓頭條(WTOP)電台國家安全通訊員J.J.格林(J.J. Green)深入分析了導致間諜活動在美國空前激增的原因,並從間諜來源、索要情報、間諜未來發展等角度,揭開間諜的迷霧世界……

間諜的第一目標:美國

這些間諜使用各種工具來侵蝕世界,從高科技設備到傳統的個人互動策略,無所不用其極來追蹤美國政府、軍事和情報機密。

美前國防情報局(DIA)官員克里斯·西蒙斯(Chris Simmons)說:「在任何一天,全世界有兩百到三百萬人從事間諜活動。」

西蒙斯在DIA從事反情報工作,該工作的目的是尋找並防止針對美國的間諜活動。他估計,在美國有一百多個「國家和其它利益組織」在進行間諜活動。

羅伯特·貝爾(Robert Baer)曾是中央情報局(CIA)的案件官員,他在中東、非洲和中亞祕密工作了21年,他相信間諜的數目應該更多,他說:「我們說的是三百或四百萬。」

幾十年來,中共一直在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和機密。不僅通過傳統的情報服務來蒐集信息,還通過非傳統方式進行。(Joe Raedle/Getty Images)

中共間諜 威脅前所未有

西蒙斯表示,他估計活躍的兩百萬至三百萬名間諜中,大約一半為中共政府工作。

聯邦調查局(FBI)華盛頓地區辦事處特工皮特·拉普(Pete Lapp)表示,儘管他不願討論中共特工的人數,但「到目前為止,中共是我們前所未有的反情報威脅」。

然而,中共間諜最想要的卻超出傳統間諜活動的目標。現在,美國公司的知識產權已成為許多間諜的頭等大事。拉普說:「滲透我們的行業,以竊取我們的創新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問題。」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2018年阿斯彭安全論壇(Aspen Security Forum)上的講話中對此表示認同,他稱聯邦調查局的經濟間諜調查在美國所有50個州都可追溯到中共,涵蓋「從愛荷華州的玉米種子到馬薩諸塞州的風力渦輪機,以及兩者之間的所有內容」。

俄國的情報特工被普遍認為更為複雜,他們國家有專人從事間諜活動和教義已有一個世紀,可追溯到1918年的切卡(Cheka,全俄肅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員會,在1954年更名為國家安全委員會)。但中共間諜由於人數眾多,被認為威脅最大。

美國情報界的頂級中國情報專家尼古拉斯·埃夫蒂米亞德斯(Nicholas Eftimiades)稱中共的方法是「全社會型」的。

他補充說:「它不僅具有中共軍方、國家安全部和其它實體的結構性組織組成部分,而且中共中央委員會的高層還鼓勵間諜活動。」

現已退休的埃夫蒂米亞德斯現在在賓州大學任教,他認為,北京間諜活動最有害的因素是,目標不僅限於國家機密。

他說:「它們主要是經濟間諜活動,違反出口執法規定,以及在美國收集非法類型的數據,不僅限於國家安全部門。」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表示,中共的反情報威脅比起想像中更令人堪憂,目前美國所知的商業間諜案,幾乎都與中共有關。 (Getty Images)

美國國家反情報和安全中心主任、國家情報主任的主要安全顧問威廉·伊萬尼納(William Evanina)認為,這種威脅是前所未有的。

「從美國竊取商業機密和知識產權,沒有哪個國家比中共構成更大的威脅」,伊萬尼納說,「美國每年因中共盜竊知識產權而損失約3,000至5,000億美元。這相當於美國每個四口之家每年損失4,000至6,000美元。」

他認為中共間諜活動是「全社會」型的。「雖然沒有人反對一個國家參與公平競爭以在世界市場上取得進步,但中共政府的策略絕非公平。它正利用各種各樣的技術和人員在美國各行各業掠奪技術和創新。」 伊萬尼納說。

中共施壓學生與商人充當間諜:最令人不安

與中共政府有關的間諜活動可能是最令人不安的威脅。近年來,美國官員注意到與北京有關的技術盜竊案激增。

美國首任國家安全主管(2005~2007年)約翰·內格羅蓬特(John Negroponte)說:「我確實相信,中共在這一活動領域投入了更多的資金。」 「它們正處於發展階段,它們希望取得長足的進步,到2025年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經濟力量。」

內格羅蓬特說:「它們每年向美國派出大約25萬名學生,其中許多人都學習STEM(科學、科技、工程與數學)學科。」

雖然他明確表示,區分間諜和合法學生很重要,並認為來美國學習經濟學、歷史或政治學的中國人並不是在為政府收集信息。但他表示,在此前提下,美國需要對中共的間諜問題採取行動。

美國官員表示,情報界以外的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中共政府對出於正當目的來美國的學生和商人施加巨大壓力,要求他們在回國時向政府報告。

美國聯邦參議院情報委員會(Intelligence Committee)副主席、民主黨籍參議員馬克‧華納(Mark Warner)6月17日出席「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for Foreign Relations)的活動時說:「現在美國絕大多數的反間諜案都涉及中國公民。」

「中共的間諜機構威脅(孩子在美國留學的)中國家庭」,華納說,「如果(他們的)兒子或女兒(從美國回來時)沒有帶回知識產權,他們的家人將處於危險之中。」

8月28日,澳洲安全情報局(ASIO)給新州廳長手下的幕僚長,做了關於外國政治影響力危險性的簡報;並警告他們,任何來接觸他們的中國代表團體,其中都有中共的情報人員。在9月4日的告別演說中,澳洲安全情報組織負責人鄧肯·劉易斯(Duncan Lewis)警告說,外國的干涉和間諜活動共同構成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脅」。

劉易斯表示,外國的干涉和間諜活動勝過澳大利亞以及西方夥伴所面臨的其它威脅,他說:「我認為,目前,間諜和外來干擾問題是迄今為止最嚴重的問題。」#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10-21 2:2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