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雲南省鎮雄縣百餘村民舉報村官低保造假

中共各級官員瘋狂斂財,挪用貪污扶貧款數額觸目驚心。圖為四川山區的農民。(Getty Images)

人氣: 13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2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扶貧領域再傳醜聞。國家級貧困縣雲南省鎮雄縣某村被曝真實的貧困戶沒有享受低保,村官使用多種手段製造假貧困戶、套取低保,引發村民強烈不滿。近日,百餘名村民聯合實名舉報兩名村官。

據「上游新聞」2月25日報導,2月24日,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母享鎮穿洞村101位村民聯名舉報該村黨支部書記范某、村委會副主任郎某利用職權,弄虛作假,上報大批「關係保」、「人情保」、「特殊保」。

據舉報材料,穿洞村在低保評議中存在多項違規行為,包括范某、郎某互相勾結霸占貧困人口低保,套取低保款、死亡人口領取低保等行為。范某和郎某還被指與「部分低保婦女有不正當關係,有吃拿卡要、權色交易的行為」。

范、郎二人欺上瞞下、優親厚友,而這些隱瞞上報的違規低保對象,是在「鎮雄微生活」公布全縣低保農戶名單後,村民才知道的。

舉報材料提供了57戶共138人的違規低保戶的名單,並附違規低保戶房屋照片。同時提供了真實貧困戶沒有享受低保的人員名單。101名村民實名在舉報信上按上紅指印並留下手機號碼等聯繫方式。

舉報人鄧先生告訴《新京報》,被舉報的57戶違規低保戶自2018年10月至2019年2月份領取低保,其中多戶家中有車,且年收入上萬元。據村民提供的違規低保戶的房屋照片,大部分是兩層以上樓房,部分房屋門前停有小轎車。

2月25日,中共鎮雄縣紀委監察委、縣民政局等部門組成聯合調查組介入調查。目前尚無官方回應。

大紀元記者多方查詢聯繫上穿洞村村民。村民鄧先生表示,他知道這件事情,還特意提到「村支書纏著人家婆娘,人家要讓他去坐牢」。也有村民表示對此不知情,或沒時間接受採訪。

河北秦皇島前進村訪民高春永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低保一般都是關係戶會有。像我們家當初因為我父親當村民民意代表反映問題而惹怒了地方權貴,地方政府打擊報復給我父親羅織罪名的同時,把我們全家失地農民每月每人120元生活費停發了三年。」

在農村,「關係保」、「權力保」被指由來己久。中國社科院2013年的抽樣問卷調查結果顯示,「約六成吃低保家庭不是貧困戶,近八成貧困戶沒有享受到低保救助」。

另據雲南省民政廳消息,雲南省自去年5月起開展為期3年的農村低保專項治理行動,截至去年年底已清退低保對象62.3萬戶、106.7萬人。

網民表示,「低保都是這樣的,有的家裡開著奧迪車還吃著低保」;「村幹部有的就像黑社會,拿著國家的各類補貼不手軟,什麼低保、貧困戶、建檔立卡貧困戶都是走過場」;「村官多是家族大的人出任,或者拿錢買選票,村霸當官。鄉鎮一級放任這種情況存在,好多農村發展不起來,都是因為村幹部貪腐,鄉鎮縣幹部不作為導致!」

中國問題專家薛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低保腐敗是很普遍的現象。中共是體制性、系統性的腐敗,在農村,這個矛盾更加激烈;表現在下面,根子在上面。

他說,「中共的腐敗病入膏肓、深入骨髓,是全面的,整個社會沒有乾淨的地方。中共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在扶貧領域裡,使大家更加觸目驚心,更加挑戰道德底線。中共體制成為爭權逐利的工具。」

薛馳指出,在農村,基層政權基本上黑社會化,因為中共從一開始搞暴政、搞政治運動,又摧毀了傳統的道德文化,造成了整個社會出現了逆向淘汰,一個好人在這個體制裡是很難生存的,混得好的都是壞人。就導致它的各級政權、基層組織的掌權人物基本都是黑惡勢力。中共社會實際上掌控在「黑領」手裡。

「『黑領』階層從中共的最高層到各級政權,從周永康到下面的小村長,這些人有一定的權力在手,就是無法無天的土皇帝,一手遮天。」他說,「整個中國社會,在農村表現得特別突出,一個村長、村支部書記,這些人讓他出國他都不出,活得非常滋潤。如果自身和黑惡勢力、權貴勢力相勾結,他就可能耀武揚威、橫行鄉里。中共是最大的黑惡勢力,它搞掃黑除惡,就是賊喊捉賊。」#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9-02-27 5:3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