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半佛仙人:團貸網之死 高利貸團滅簡史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4月04日訊】

1.

團貸網死了,這是互金領域最大的一顆雷。

我很遺憾,我由於一直揭露P2P的坑,收了十多封律師函,而團貸網,是其中非常特殊的一家。

因為他們的人潛伏在我的live中,聽到了我說他們壞話。

所以除了因為文章發函外,還因為直播,又給我發一張律師函。

所以我非常重視他們,決定請一個律師好好玩兒。

然而距離開庭還有不到4個月,他們就先走了,好一招借力打力,讓我一拳打在棉花上,這家公司真是七傷拳高手,為了讓我的律師費打水漂,竟自己殺了自己。

其實今天還有另一家P2P也被警方查封,叫做口袋理財,一個在P2P領域存在感一般,但在高利貸領域無人不知的公司,XX白卡。

這兩家P2P公司,和傳統的P2P跑路完全不同,他們不是被所謂非法集資的資金池拖垮,而是被高利貸徹底毒死的,而且還是他們自己放出的高利貸。

而國內目前殘存的P2P平台,大部分都中了高利貸的毒已深,接下來,還會有一系列的平台跑路,那些給我發函的公司,目前只剩一家還活著了。

團貸網和口袋理財的倒下,將是這新一波雷潮的序幕。

這一篇文章,是對中國互金史上最混亂的一段歷史的揭露,我不寫,可能永遠也不會被人知曉。

外人看到的只是互金雷潮,我告訴你的,將是此次雷潮背後的原因。

2.

P2P在中國,是偽命題。

這個行業從一開始,就不適合中國國情,這也是我近3年來一直呼籲大家不要碰P2P飽嘗律師函的原因。

為什麼是偽命題?

因為這個行業存在2個根本悖論,導致無法正常存活。

第一個悖論,必須剛性兌付,投資人不接受承受風險。

按照正常的P2P模式,交易是人對人的,應該是投資人自己決定投不投借款人,投了之後,錢要不回來,風險應當自己承擔,平台不承擔兌付義務,政府也不允許P2P剛性兌付。

但我們都知道,這在中國,行不通,投資人會搞死你。

所以平台要活下去,必須剛性兌付。

一頭是剛兌不合規,一頭是不剛兌會死,這是第一個悖論。

第二個悖論,投資收益與風險的逆向篩選矛盾。

一般P2P給到投資者的收益在8個點以上,高的十幾個點的也有,再加上獲客成本,運營成本,工資支出,資金通道成本,保證金等等一系列成本,P2P平台的資金成本基本都在20%以上,更高的也有的是。

那麼問題來了,P2P平台以20個點以上的成本搞來的資金,需要以多少的價格放出去才能有的賺?

考慮到部分壞帳的情況,這個數字應該是30%以上的年化。

如果對企業融資這個領域有所了解的人,應該知道,這個融資成本,正常企業是不可能接受的,因為連毛利都賺不回來,現在實體經濟這麼不景氣。

正常經營的企業不會要這種錢的。

那麼問題來了,肯接受這種必然換不上的費率的錢的,到底是什麼樣的貨色?他們的資產質量如何?

一頭是投資人要高收益,一頭是投資標的高風險,這是第二個悖論。

由於上述兩個悖論的存在,導致的結果就是,大量的P2P平台,為了活下去,實質性違規操作,搭建資金池,借新還舊,走向龐氏之路。

3.

原本P2P行業,在2017年初就該全員覆滅了,因為那時候整個經濟下行厲害,壞帳頻發,而且由於早期P2P都是大額投資標的,一個標的初風險,一個平台爆炸。

更要命的是,大額標的,也玩不轉了,那個時候政府要求P2P限制標的規模,企業標的不能超過100W,個人標的不能超過20W,限期整改。

鑫合匯和草根就是那個時候囤了過多的大額標,導致合規無望的,他們的律師函,我要留給下一代。

眼看著P2P就要因為資產不合規,且違法資金池(為了覆蓋掉壞帳標的的借新還舊)被一鍋端,但同樣是那個年代,一個神奇的物種興起了。

互聯網小額高利貸。

那個時候還不是714高炮,而是1000到3000元,1到3個月,月費率6%到15%的普通小額高利貸,又叫現金貸。

大量資產慌,且資產不合規,且資產有問題的P2P公司,開始轉做現金貸,P2P籌集來的錢,都拿去放現金貸了。

4.

那個時候,現金貸市場還是一片藍海,大量的底層同胞還沒有被債務壓垮,他們還是正常的藍領或者小白領或者大學生,他們一個月的正常收入也有3到5千元,買個蘋果借個現金貸,分個3期還上,壓力不大。

所以獲客成本不高,壞帳不高,收益不低,並且由於額度小,恰恰好滿足了監管的小標的人對人的要求。

大量P2P公司,在現金貸的第一波紅利中,賺的盆滿缽滿,當時做的好的公司,一個月的淨收益,是放貸總額的10%。

一頭是P2P吸納來的高額現金,一頭是月10%收益的現金貸資產,印鈔機開起來了。

很多現在還屹立不倒的P2P公司,都是趁著那個紅利期放現金貸,把自己P2P大額標的中的壞帳窟窿給填上的。

可以說,是底層人民的現金貸血汗利息,養活了很多表面高大上的P2P機構,以及那些享受著P2P高收益的所謂【高淨值人群】。

這是中產階級對底層人民的一次降維打擊。

5.

現金貸讓很多P2P公司過得很滋潤,但好景不長。

因為現金貸本身小額短期高費率的特點,正常人是不會借的,你想想你會去找貸款公司去借1000元1個月利息15%的貸款嗎?

這種對用戶極為不友好的吸血產品,同樣也是對用戶階層的一次逆向篩選。

會借這種錢的,大多是用於虛榮消費,或者賭債,或者不良嗜好的低收入群體和大學生。

這部分人的一大特點是,不僅收入低,並且對於慾望控制和資金管理是沒有任何概念的,他們追求的就是消費的快感,最討厭的就是延遲滿足感。

所以他們一旦沾上現金貸,錢來的簡單,慾望可以立刻滿足,立馬就會大量消費,然後繼續借貸,多頭借貸,最後以貸養貸。

2016年7月,我對行業做過一次多頭負債排查,現金貸人群的平均貸款數量為3家;2017年1月,這個數字是15家;2017年7月,這個數字是,22家。

2017年9月,這個數字是,32家。

借款人的多頭負債正嚴重惡化,很多人已經實質性破產了,因為收入連每月的利息都覆蓋不了,要是被哪家拒絕下款,立刻負債鏈就會爆炸。

但奇蹟的是,沒有爆炸。

因為各大公司,都發現了現金貸的暴利,而自己原有的生意,和高利貸比,簡直是過家家的玩具。

於是千軍萬馬轉高利貸,巔峰時有將近300家上市公司以各種形式參與了高利貸,更別提各個中小公司,互聯網公司了。

他們的野蠻湧入,給那些原本要爆倉的底層人民續上了命,也給那些壞帳即將爆發的公司,接了盤。

大家繼續玩下去,但是流量的價格被炒了起來。

一個現金貸有效帶看客戶的成本,從15元漲到35元漲到150元,口袋理財關聯的XX白卡,最高時開到了300元,放一筆賠一筆,就靠續貸賺錢。

而各路貸款超市,某X60等,就是那個時間節點起來的,他們賺的盆滿缽滿。

6.

轉折發生在2017年底,某公司上市。

某公司上市其實就是吃了這一波現金貸的紅利,早期他們的學生貸業務被認為不合規,差點完犢子,靠著高利貸續命,不僅賺到了錢,還成功上市,市值一度劍指百億美金。

然後他們遭遇質疑,其老闆在公開採訪時口述【不催收,就當做慈善】,在整個行業乃至全國,引起軒然大波。

一個做高利貸的,還敢這麼公開裝,簡直是穿了品如的衣裝。

然後監管突然出手,某店股價崩盤,整個行業開始逃亡。

這個時間節點時2017年11月。

做貸款的人都知道,年底時,要縮量,因為還款日會在春節裡,用戶不容易及時還款;並且以藍領工人和農民工為主的貸款,很有可能他們節後就會換個城市,所以年底要縮量。

監管加強配上年底縮量,外加某公司公關事件的影響,導致很多借款人紛紛決定成為老賴不還錢,整個行業立刻開始了大逃殺。

由於現金貸行業用戶多頭借貸和以貸養貸行為嚴重的特點,所以一旦債務鏈上的公司開始縮貸,那麼不止是借款人要炸,一條債務鏈上的所有公司,都要跟著炸。

所有公司都開始瘋狂催收,提前收款,堅決不再下款。

史稱高利貸第一次大潰敗。

就在這麼一個大家都在捨命狂奔的時間節點,有2家公司剛成立了現金貸部門,開始大量放款,把自己從P2P中積累的數十億資金,拿來放款。

從11月開始,到18年1月,整整3個月,大開糧倉,為整個現金貸行業接了盤。

這2家公司,一家叫團貸網,一家叫草根。

他們不僅自己沒有靠現金貸補上P2P的口子,反而又在裡面賠了幾十億,他們的命運,從那一刻就註定了。

剩下的只是什麼時候死。

7.

時間來到2018年,現金貸死灰復燃。

經過了第一次大潰敗後的各大高利貸公司,紛紛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就是自己放的款,本質上不是放給借款人的,而是放給那些給借款人下款的高利貸公司的,他們才是自己的接盤俠。

所以為了降低風險,要做的應該是,再縮短貸款周期,再降低金額,或者是,收高額砍頭息。

只要自己周轉足夠快,最後借款人財務奔潰,誰快,誰賺得多,誰講道理,誰死。

然後這樣一款產品就誕生了,1000元借款,到手只有隻有700元,7天後要還1100元。

史稱714高炮。

各大P2P高利貸公司紛紛轉行為做714高炮,年化利率可以做到1000%以上,淨利潤可以做到每月40%,即使是壞帳高達50%,依然有得賺。

然後一場擊鼓傳花的遊戲就開始了,各家公司的債權在那些底層群眾的身上流轉,跑得慢的就是死。

那些沒來的及反應過來,還在做10000元,12期或者5000元6期,或者3000元3期的公司,面對714高炮的降維打擊,根本挺不住。

貸款端的壞帳扛不住了,資產端的P2P就只能跑路。

從2018年4月唐小僧跑路開始,一年時間有數百家P2P跑路,因為資產端出現了及其嚴重的問題,口袋理財就是因為轉型不及時造成了大量虧空。

草根沒能挺過去。

只有那些狠心714的P2P公司,才能活下來。

那些大公司,看到714這麼賺錢,想到現金貸的甜頭,又過來舔了,這次一起來的,還有上一波現金貸浪潮中各大公司的中高層管理者,他們紛紛下海,打算在714中撈一波。

然後比第一波現金貸浪潮更大的浪潮來了,我管這個叫野狗年代,因為這些公司都是野狗,爬在底層人民身上無盡的貪婪吸血。

這個時候,一個典型的高利貸借款人,身上背負的714高炮,已有大幾十甚至上百家,永遠也還不清了。

這個過程中,大量的社會事件爆發,18年一整年,高利貸的各種負面新聞就沒有斷過。

大家表面不說,但依然在賺錢,在收砍頭息,在拚命磨牙吮血。

團貸網和口袋理財,以及很多家在現金貸上賠空了的公司,靠著714高炮,開始回血,開始瘋狂打廣告,籌集資金。

8.

2019年3月15日,315晚會在遲到了一年後,姍姍來遲地曝光了714高炮。

就像當年監管現金貸一樣,行業又出現了新一輪大逃殺。

這一次,飽受高利貸摧殘的借款人變得前所未有的精明,大家看到了315定調,咬死了就是不還錢,怎麼樣都不還錢,反正違法,反正法律不支持,就是不還。

或許這不叫大逃殺,這叫團滅。

精明的公司,在315之前的半個月就不放款了,而SB公司,只看到了流量變便宜,拚命買買買,放貸放貸放貸,現在全是爛帳一堆。

團貸網作為本身就有巨坑的公司,在這種爛帳一堆的情況下,自然是先倒下的;而口袋理財作為貸款流量中的首席買手,在流量降價的情況下吃下了太多流量,並且放出了太多的款,也撐不住了。

這次714高炮因為315曝光,行業又經歷了洗牌,史稱高利貸第二次潰敗。

第一次潰敗中,倒下了一大批P2P公司,714崛起中倒下了一大批P2P公司,這次第二次潰敗,依然會倒下一大批公司,團貸和口袋理財,為此次大潰敗,拉開了帷幕。

未來,只是歷史的一再重演。

9.

714高炮潰敗之後,是不是整個市場就一片清淨,高利貸再無蹤跡呢?

我說過,未來,只是歷史的一再重演。

現金貸大潰敗之後是714高炮,714高炮大潰敗之後,自然會有新的高利貸出現。

55超級高炮,出現了。

就是1000元,5天,50%的砍頭息。

1000元,到手500元,5天後要還1200元。

即使壞帳高達80%,也不會賠錢。

乍一看只是714的強化版,但是這裡面有全新的套路。

一個高利貸資金方,註冊幾十家高利貸公司,同一個APP代碼套幾十個不同的殼,這些公司從1號到55號來算,專門做55超級高炮。

小A走投無路,借了1號公司的貸款,付了50%砍頭息,肯定還不上;

這時,1號公司的催收,回去指引他到2號公司借款還債,2號公司也是他們的55高炮,這樣小A又被收了50%的砍頭息,剩下的錢去還1號公司。

只要控制得當,小A會在這些公司裡被無限循環下去,只需要1000塊,就可以套路小A無數個500塊的砍頭息,並且把小A的債券做的特別特別大,最終背上10W的債都是輕輕鬆鬆的,當債權做大後,把小A的一切信息包含債權,賣給專門收購債權的線下催收公司,這些公司把很多人的債權集合到一起,形成大額的債權,然後用暴力恐嚇的手段來要債。

高利貸是把用戶當傻瓜;714是把用戶當提款機;55高炮,是把用戶當成一塊肉,人已不是人,是肉,是可以扎出血水後渣子餵狗的肉。

現在大量的公司開始轉做55超級高炮,生怕慢了給同行接盤。

高利貸的第三次大繁榮已經開始,第三次大潰敗何時到來,尚未可知。

但可知的是,即使監管繼續加強,隨著技術的進步,高利貸將會繼續下沉,繼續進化,形式更加先進,打法更加隱蔽,費率繼續暴漲,繼續吸人血,既然可以做5天50%的貸款,為什麼就不能做1天50%的貸款呢?

一個禮拜前,杭州西溪某5A寫字樓,某上市公司背景的714公司,有1600多個貸款APP的殼,其老闆被帶走,床下有2000萬人民幣現金。

但這非但沒有震懾,有的只是更多外行人在打聽要如何加入到這個印錢的行業。

朝聞道,夕死可矣。

但高利貸不死,高利貸永生。

在這個不斷演進的過程中,又會有無數的公司倒下,無數的家庭破碎,無數的悲劇發生。

這是一場由無數悲劇構成的黑色幽默劇,精采又殘酷,華麗又血腥。

這場大戲,看似與我們無關,實則處處相關。

這些底人民,為我們提供了大量基礎的服務,超市的收銀員,送外賣的司機,流水線上的工人,各種外包的臨時小工,他們是龐大而又沉默的底層血液,維護著我們體面的生活。

如果他們不穩,我們的生活如何能穩?

更何況理財公司通過高利貸吸底層人的血,把收益分給投資人,投資人看似賺到了收益。

但這些收益轉眼就再去掏空自己的六個錢包,或者加上配資槓桿,在房市股市押上自己的命運,被更高層級的人收割,都是被收割的,誰又比誰高級呢。

我們看戲,戲裡是食物鏈底層。

在更高層眼中,我們也不過是戲中的底層。

戲如人生。

文章轉自作者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4-04 3: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