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中美貿易戰的現狀和前景

美國貿易代表署於2019年3月29日公布「2019貿易評估報告」。(圖/美國貿易代表署官網)

人氣: 67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29日訊】5月初,中共政府在簽約前變臉,川普增加關稅,雙方近半年的談判無果而終,但是雙方都沒有關閉談判的大門。

川普的立場非常明確。關稅只是手段之一,目的是要改變幾十年來與中國的不公平貿易格局,以一套全面的公平貿易協議建立長久的貿易秩序。川普在推特中多次表示,如果中共政府等到川普連任再談判,得到的結果會更糟糕;對華為的制裁措施也可以納入貿易談判。5月27日,川普在訪日期間的記者招待會上稱:「我認為將來的某個時候,中國和美國絕對會達成一個很棒的貿易協議,我們對此表示期待。」因為高關稅是一劑猛藥,立竿見影,但是涉及面過寬,對美國自身也有一定的負面影響;同時作為單方面的強制措施,不解決根本問題,不是長久之計。所以川普還是希望達成雙邊協議,但是同時川普也說:「但我們現在不準備達成交易。」筆者分析,川普要表達的意思是不會接受中共政府修改後的協議條款,而如果要中共政府回到原來的協議條款,川普認為還需要一段時間並施加更多的壓力。

可見,川普的目標沒有動搖,在關鍵條款上不會讓步,而且對此充滿信心。川普的信心來源於對雙方現狀和未來的準確判斷。一方面,由於中共的經濟沒有核心競爭力而且不可持續,不公平貿易是中共維持經濟增長的主要方式,而這種方式已經被高關稅終止,一系列鏈鎖反應已經開始,如失業、破產、財政收入減少、金融風險加劇等等。而雖然沒有建立公平貿易秩序,但是美國已經通過高關稅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補償,也是一種可以接受的狀態,川普多次表示對增加的關稅收入很滿意。另一方面,中共政府對美國的制約手段很有限,而美國的反制手段更多更有效,如再提高關稅稅率;如果中共政府通過人民幣貶值來對抗,川普可以認定中國為匯率操縱國予以制裁,等等。

順便說一說中共的反擊手段。中共政府寄希望於稀土禁運來要脅美國,文昭先生和江峰先生從不同的角度分析了這個措施的荒謬,網址分別是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FIKh9T9eOw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hvsvlzHMsY。至於拋售美國國債,簡直缺乏基本金融常識。你把錢存在銀行是因為銀行能給你利息,你把錢從銀行提出來,你連利息收入都沒有了。這個例子中銀行還受一些影響,可能要收縮部分業務,但是在美國國債市場,不僅美國連這點損失都不會有,中共政府損失的還不僅是利息收入。美國國債不是現金,而是國際上公認的風險低回報高流動性強的投資工具,基本不缺乏低位接盤的資金;中共政府拋售美國國債,短期內導致價格走低,中共政府還要承擔投資損失。

總之,川普對公平貿易協議是持歡迎和樂觀態度的。同時,川普會採取多種措施加大壓力。川習將在6月會面,川普可能通知習近平美國下一階段將採取的措施。至於能否達成協議,主要在於中共政府。雖然中共喉舌嘴砲猛烈,但是也留了一句話:「談,大門敞開。」中共政府在貿易戰中基本沒有什麼立場可言,出爾反爾更是家常便飯。但是中共的底線是清晰的,就是要維護中共的恐怖獨裁和權貴集團的利益。

中共一直採取的措施就是一個字:拖。中共表現出一副積極的態度開展接觸、磋商,而且做出非常誘人的許諾,如未來幾年要採購幾萬億美元的美國產品。一旦進入實質性談判,中共就設置重重障礙甚至出爾反爾,唯一的目的就是拖時間。中共的如意算盤無非是通過拖時間來減緩高關稅對自己的衝擊,同時向川普施壓並寄希望美國政治格局變化。在美國中期選舉之前,中共態度趨於強硬,甚至購買美國農業州數版的報紙版面刊登文章誇大貿易戰對農民的影響,打擊共和黨的票倉。結果共和黨雖然失去眾議院,但是鞏固了參議院的多數席位,而且民主黨在貿易戰問題上與川普觀點接近。中共立即再回到談判桌,繼續拖延時間。鑒於談判有所進展,川普推遲加稅期限,但是在最後階段中共無法再拖,只好圖窮匕首見,再次翻臉。中共希望把增加關稅對美國民眾的影響推遲到2020年的大選中,甚至希望川普敗選。但是從川普的扎扎實實的政績和支持率來看,川普連任應該是個大概率事件,中共又竹籃打水了。

中共在拖時間的過程中,對自身也有傷害而且更大。本來尚在猶豫的外資,看到中共政府出爾反爾,出於對貿易戰前景不確定性的擔心,為了迴避風險,也會做出及早撤離的決定。而一旦外資撤離以及配套企業的關閉,即使將來川普取消高關稅,中國也沒有能力和機會恢復生產和出口,同時中國產品在美國的市場也已經被東南亞或者美國本土產品占有。當然中共也可能顧不上這些長遠利益了,畢竟目前的經濟形勢已經火燒眉毛了。

中共喊出「不惜一切代價奉陪到底」的時候,有網友一針見血指出老百姓就是那個「代價」。雖然中共根本不在乎老百姓的利益,但是經濟惡化會令本來就存在的諸多社會矛盾激化並爆發,而所有這些問題的矛頭都最終指向中共體制。這是中共最擔心的。比如,面對日益嚴重的失業問題,中共政府召開了一次會議,對失業人員的社會保障和家庭生活等內容一字不提,只是要求地方政府解決失業問題。常識是,失業問題只能由就業來解決,而就業可不是政府能直接決定的。如果熟悉中共的語言邏輯就會明白,這是在要求地方政府做好維穩工作,失業人口已經是中共眼中的不穩定因素了。

也就是說,中共馬上面臨的問題就是拖不下去了。而且國際社會形勢也在變化,中共越來越孤立。《九評共產黨》指出,「歷史上,每次中共遇到危機時,都會表現出一些改善的跡象」。基於中共的流氓本性,不排除中共在走投無路的時候與美國簽署貿易協議的可能。但是那不是中共要改邪歸正,而是飲鴆止渴。

筆者在拙作《等死?找死?中共在貿易戰中的兩難選擇》提到,中共的經濟發展就是一個謊言,而且已經破滅,直接危及中共政權。不簽協議相當於等死,中共將在高關稅帶來的一系列衝擊中滅亡;簽了協議相當於找死,中共將自廢武功,而且連耍流氓的機會都沒有了。

這個協議的文本沒有公開,但是基本內容和原則已經確定。一方面,中共政府必須要進行結構性改變,另一方面,川普要求可監督的執行機制。這兩點本來不是什麼苛刻的要求,但是對於中共這個邪惡集團來說,基本等於催命符,而且切中要害。

那些「結構性改變」直接威脅中共政權體制和權貴集團利益,所以中共主觀上不願意做,客觀上做不到。比如開放市場,中共怎麼能做呢?市場壟斷不僅是中共權貴集團暴利的來源,而且是中共監控、壓迫民眾和維穩的工具,如網絡、通信、交通等等。再比如保護知識產權,從黨政機關、司法部門到企業學校、科研院所,有幾個用的是正版軟件?在中共體制下,根本就沒有保護知識產權的意識和法治環境。當然,如果僅僅是這些問題,中共完全可以先簽協議再耍流氓暗中抵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就是這麼做的。但是川普不會上當,而是要求「可監督的執行機制」,這就如同南帝段智興的「一陽指」專克西毒歐陽鋒的「蛤蟆功」,中共的最後一張王牌在出場之前就被廢掉了。

可見,如果中共政府簽署了貿易協議,也不可能真正執行。根據協議,中共的違規行為會招來更加嚴重的懲罰措施,那將直接打破中共獨裁政權的基礎。同時,中共如果再次一百八十度翻轉政策,可能有高層人士被拋出來承擔責任,中共內部鬥爭更加殘酷。無論如何,已經風雨飄搖的中共,大概是過不去這個坎了。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5-29 5: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