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澳大選在即 大律師敦促對外國代理人執法

澳洲聯邦大選將於5月18日舉行,一些人已經提前投票。澳洲《反外國干預法》趕在大選前生效就是為了保障大選不受外來干預。(澳洲選舉委員會)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5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燕楠悉尼報導)澳洲聯邦大選將於本月18日舉行。然而不久前,中共前外交官向大紀元透露中共試圖干預和影響大選,以期控制澳洲未來走向。有大律師敦促澳執政政府跟隨盟國美國,對外國代理人採取更多行動,以確保澳洲的主權。

澳《反外國干預法》未雨綢繆保護大選

「我們有《反干預法》來解決澳洲政界的外國影響力問題,因為要做到讓我們的選舉是基於澳洲人的選擇,這很重要。」在競選活動上接受大紀元採訪的自由黨社會服務部長Paul Fletcher如是說,「對外來干預採取一些防護措施是重要的。」

由於看到諸如美國在內的其它國家選舉受到外國干預的先例,他表示,「我們不想看到外國影響力進入澳洲選舉中,我們要澳洲人做出自己的選舉抉擇。這就是為什麼早些時候我們讓這項法律(《反外國干預法》)生效的原因,法律針對的是外國政府,不論是哪個國家。我們要確保澳洲人自己的選擇。」

澳洲《反外國干預法》於去年12月正式生效,要求外國代理人公開註冊他們的活動,並給出三個月辦理註冊的「寬限期」。Fletcher表示,聯盟黨(自由黨和國家黨)政府趕在此時間啟動該法律,正是為了保護本月的聯邦大選免受外國干預的影響。

大律師:維護澳洲主權 拒絕共產主義

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兩週前對大紀元揭露中共試圖影響澳洲大選,他表示,中共有計劃地想引導澳洲走向,並花了血本與工黨高層建立聯繫,認為能「左右工黨的一些政策」。

工黨被認為是中間偏左的政黨,在其黨章中將工黨定義為民主社會主義政黨。國際著名法學家David Flint教授接受大紀元採訪談到本次大選時表示,「我認為共產主義政府往往更願意工黨執政,而非聯盟黨。」

大律師Sophie York則認為,雖然歡迎與中國的貿易往來,「國家安全對澳洲人來說十分重要,也很受關注,澳洲人不想被暗中監視,不希望他們的政要、議員所做的決定不是基於澳洲的最大利益,而是基於中國的利益。」

澳洲大律師、保守黨候選人Sophie York。(受訪者提供)

澳洲大律師Sophie York表示,《反外國干預法》是澳洲對國家主權的一種承認和強調,「我們要擁有自己的主權,我們是一個自由國家,而不是一個共產主義國家,我們不要共產主義勢力取代我們的自由民主。」法律針對的是來自其它任何國家的干預,並不針對中國,但「相對於西方民主政府,人們更擔心共產主義國家的政府。因為看看它們的人權記錄(就知道了),看看它們怎麼對待自己的國民。」

另外,她建議設立皇家委員會來應對中共的滲透,「我們(保守黨)認為,中共政府對澳洲的干預程度,嚴重到需要設立皇家委員會的程度。我認為我們需要清除和暴露所有的(中共)觸角。」

Sophie York是一名具有二十餘年訴訟經驗的律師,她曾經是一名海軍少校,作為法律官員為澳洲海軍工作25年以上,同時她還在新南威爾士大學擔任法律講師。

外國代理人註冊再受關注

維州工黨政府的州長一週多前出席中共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這個親中共的舉動令外界嘩然。之前他曾邀請紅色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到墨爾本演出,以及擅自與中共大使簽署「一帶一路」諒解備忘錄,當時主流媒體就挖出他身邊兩名華裔雇員與中共的聯繫。

因此調查和要求外國代理人依法註冊似乎成了當務之急。最近一個可以借鑒的案例是,前中共國際航空公司經理林英(Ying Lin,音譯)三週前在紐約布魯克林聯邦法院認罪,承認在她任職「國航」期間作為中共代理人,幫助中共軍方人士偷運包裹。美國的這起司法判例,讓外國代理人的話題再度受到聚焦。

曾獲澳洲員佐勳章的David Flint教授說,「正如我們看到的中國的情況一樣,中共政府非正常地控制他們的公民,以我們在自由國家認為不可接受的那種控制。我認為一個政府不應該擁有這樣的權力,沒有合理的理由,卻(把這種控制)作為一件正常的事。」「更令人擔心的是,共產黨決定要控制中國公司在海外做的事情。」

議員Fletcher提醒,「關於這項監管制度的重點在於,比如某人受僱於外國政府,做了一些可能會影響大選的事,那麼我們要他們註冊,從而使其透明,人們也就知道他們有聯繫的是這些(國家)。」

曾任澳洲新聞理事會主席的David Flint是終生榮譽教授,這位被國際法學家協會授予世界傑出法律學者的法學專家說,「法律要求代理人公開註冊。我認為政府已經開始了法律程序,提醒人們新的法律要做什麼。一些前政要從(中共機構或中資公司)辭職了,他們意識到問題,不想作為外國政府的代理人了。」「我認為這是第一步。我希望政府繼續執行法律程序,調查在企業裡代表中共政府做事的人。」

Flint建議,澳洲相關調查部門應該得到適當的資助和資源,對那些受僱於中資公司、作為中共作代理人,實際卻在違反澳洲法律者進行調查。他預計澳洲也會出現一些類似林英的案件。「現在西方世界有一種趨勢,即加強對自己國家的保護,並且越來越不願意接受北京政府的過度行為。」

Sophie York是本月聯邦大選中的澳洲保守黨的參選人,她強調,要求外國代理人註冊的相關法律生效後,為外國政府服務的人都需要公開聲明。「這些人必須在澳洲註冊,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知道誰在做什麼,代表哪個國家,如何影響我們國家,使其透明、公開。」

她也建議華人社區,「應該提供有關中共輸出影響力的詳細信息,以便協助澳洲當局發布透明度警告,對不遵守法律規定的,要採取進一步行動」。「不依法登記會導致遭到起訴的後果,如果被定罪則將受到懲罰。」#

責任編輯:宗敏青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