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律師:美涉港法案通過後有法律效力 影響深遠

一批市民手持寫有「停止射擊香港人民」的紙張,在中信橋默站。(蔡雯文/大紀元)

人氣: 54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6月9日,103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抗議《逃犯條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顧民意強推惡法,警方6月12日武力清場造成81人受傷。事件引發世界震驚。

週四(6月13日),美國國會兩院兩黨的議員推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修法。該法案要求美國政府每年認證香港的自治狀態,從而決定是否維持香港所享有的特殊待遇,並制裁侵權官員。

此外,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正式提出修訂1992年「美國 – 香港政策法案」的法案,要求就中共如何利用香港規避美國法律提出報告。

美國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正式提出修訂1992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案」的法案。(網頁截圖)

週五(6月14日),中共官方就美方審議法案拋出所謂的「干涉中國內政」之說。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在例行記者會上聲稱,美國國會重提有關涉港議案是「搞亂香港」,中共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緊急召見美國駐華使館官員並提出嚴正交涉。

對此,有網民表示 ,「給不給特殊待遇是人家(美國)的自由,何來干涉之理?」

美國華府律師葉寧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個法案可以說是懸在中共腦門上的一把寶劍。這個立法如果能夠通過,那麼這一次中共在香港的蠢動就是得不償失。

葉寧表示,美國國會正在考慮給香港以立法上的支持。這不是決議,這是立法舉措,會產生立刻的法律約束力,不僅僅只是道義層面表達的國會決議。該立法需要兩院都能通過,最後總統能夠簽署,這個法案才能成為法律。

葉寧認為,「該法案在眾議院通過應該沒有問題,有關支援香港的法案應該說在美國通過的希望很大。」

他說,「通過法案,美國可以修改美國和香港法律地位的定位,美國一直是把香港當作一個獨立的國家和地區,沒有把她當成中共的一部分。美國可以把香港降格,但是推遲執行,就像死刑緩期執行一樣。這樣造成的壓力就會讓林鄭月娥下台走人了。」

此外,要對中共各級貪官隱藏在海外的財產,進行像俄羅斯這樣的制裁。對在這次事件當中,犯有嚴重反人類罪、瀆職罪的責任人員進行追查、清算,體現在美國的法案上。

香港政府強推《引渡條例》,引發香港民眾空前抗議。6月12日,百萬大遊行演變為警民衝突。逾萬名市民到金鐘香港政府總部和立法會外請願,促請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條例》。期間警方使用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鎮壓手無寸鐵的示威民眾。

事件造成81名示威者受傷,11名人士以擾亂公眾地方秩序、襲警、非法集會、暴動等罪名被拘捕。多方消息顯示,警方甚至到學生宿舍搜查,將受傷求醫的市民和學生拘捕。

6月13日,香港政府將事件定性為「暴動」。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應稱支持港府「依法處置」。

對此,葉寧表示,暴動那是屬於叛亂、造反,用什麼手段都可以,所以將來林鄭月娥是要面對在海牙的國際刑事法庭的審判。除此以外,許多傷殘的、犧牲的受害者,都要跑到英國、美國、海牙向她討債去(要她賠償)。

「據說林鄭月娥家的大量資產都在英國,這個人沒有任何危機管控能力,她要是敢做出許多的暴行,將來她是跑不了的。現在她的第一個罪名已經成立了,儘管她在推卸責任,把香港人民的和平示威定性為『暴動』的人是她,香港最高的負責人,想逃避責任不可能的。」他說。

葉寧進一步表示,他已經向美國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呼籲,請她推動超黨派立法,通過以下兩個法案:一,香港救援法(Hong Kong Relief Act);二,香港授權法案(Hong Kong Empowerment Act)。法案草稿完善文稿後將以draft Dear Colleagues Letter 形式電傳到南希·佩洛西和史密斯、羅納巴赫等議員的辦公室。

他說,美國給香港的救援可以有很多方式來進行。美國第一,應該向香港提供道義上的支持;第二,給香港人民提供各種各樣人道主義的支持;第三,如果香港的形勢發展到中共要對以美國為首的自由社會的挑戰毫無底線的地步,美國國會可以出一個香港授權法案,授權從總統、武裝部隊總司令到平民,所有適宜的援助支持香港人民的措施都是合法的。

「可以放手去做,就像抗日戰爭中出現飛虎隊一樣地來支持香港。這是一個最厲害的殺手鐧。」他說,「這些法案通過是有可能的,要靠大家去推動。」

對於香港未來形勢的發展,葉寧表示保持審慎的樂觀態度。他說,「香港人民一次又一次地表達了他們為自由所做的抗爭,是不惜一切代價的。而且在這波超過100萬的反送中的示威遊行中,有很多是15歲到20歲的青年學生、中學生和大學生,大批的青年代表著最有活力的生產力,代表著香港的未來。對香港人民的反共與爭取自由的決心,中共如果到今天一點底數都沒有的話,這個政權也真是愚蠢到可以跳樓了。」

「我覺得香港和北京不一樣,和內地不一樣。中共試圖要血洗香港,用北京天安門鎮壓的模式來對付香港,多有力不從心之處。當然它如果愚蠢到破罐破摔,打算和整個自由社會進行一場肉搏戰、白刃戰的話,它可以這麼做,那就是一場豪賭。」他說,「在這個事情上,西方世界包括美國、英國、歐盟、日本、台灣,手裡是一大把的好牌。怎麼讓中共在香港的事情上做出一定的讓步。」#

責任編輯:周儀謙

評論
2019-06-15 5:1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