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為駐外代表前妻 揭華為與中共政府關係

華為現駐澳大利亞代表劉浩生的前妻冉華,控訴中共(華為)對她的網絡監控及迫害。(大紀元)

人氣: 481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林丹採訪報導)近日,華為現駐澳大利亞代表、印尼華為前CEO劉浩生(Haosheng Hudson Liu)的前妻向大紀元披露,華為涉利用與外國通訊、電信公司的合作,對外國政府進行「利益輸出」,試圖控制外國政府聽命於中共。

現任華為駐澳大利亞代表劉浩生1998年加入華為,曾經擔任華為德國代表處副代表、比利時代表處代表、印尼代表處代表,2019年5月調任華為駐澳大利亞代表。澳大利亞是最早封殺華為的國家,2018年8月後,華為被禁止參與澳大利亞的5G網絡建設。

劉的前妻冉華表示,她1999年開始與劉談戀愛,2004年兩人結婚,2009年她離開深圳,跟隨被外派的劉浩生到歐洲生活。2015年她與劉離婚。2017年10月兩人正式分手。

冉華表示,分手後,她的電話被監聽,網路和郵箱遭到黑客攻擊及監控,銀行帳號個人信息被黑客掌握……冉華認為這一系列迫害,來自中共(華為)。作為華為駐外機構CEO的前妻,她表示,自己所了解的情況及親身經歷,足可粉碎華為否認其受控於中共的謊言。

冉華表示,華為並不是像它自己所講的那樣是一家私營企業,而是帶著中共特殊任務的企業,也受到中共的特別關照。

接受中共任務 拉攏外國元首

據她所知,華為CEO任正非要求華為駐各國代表處,搞好與所在國家的關係,尤其是搞好與國家元首一級的關係,配合和輔助中共開展外交。

冉華表示,她和劉浩生在比利時生活期間,劉會定期向中共駐當地大使館匯報工作。劉在2015年邀請比利時國王訪問華為和中共政府,當時她聽劉提及,任正非知會過華為海外所有代表處的代表,要求他們要做好當地國家元首和重要官員的公共關係,並邀請他們去華為和中國訪問。

劉浩生於2014年到2016年間任華為駐比利時代表。比利時是歐盟總部所在地,華為從2007年開始在比利時運營,在布魯塞爾、魯汶、根特和新魯汶設有5個辦公室。

冉華表示,比利時國王菲利普(Philippe Léopold Louis Marie)2015年6月訪問中國,華為在背後出了不少力,「由華為出面,邀請比利時的國王訪問中國,表面上,這是比利時與中國兩國在國家層面和政府之間的關係,但華為在背後操作。」

在中國期間,比利時國王訪問了華為在深圳的總部,並與任正非會見。

2015年11月12日在歐洲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開設了第一家服務銷售一體的華為產品客戶體驗店,冉華表示,該店的老闆是一名親共僑領,與中共使領館關係非同一般。

雖然華為在比利時的市場關係日益深化,但國際社會對華為是否為中共政府間諜門戶的懷疑並沒有減少。2018年12月,歐洲聯盟科技事務執委恩席普(Andrus Ansip)指出,歐盟應該對華為及中國其它科技公司提高警惕,這些公司生產的晶元可能被用來「竊取我們的機密」。

2016年5月,劉浩生調往華為印尼公司任代表。華為在印尼的公司成立於2000年。印尼人口超過2.64億,是世界第四大人口大國,人口數量僅次於中國、印度和美國。印尼大部分電信企業都需要依靠外國設備運營。據新華社2017年3月27日報導,「華為在印尼運營了16年,通過建立聯合創新中心以及與印尼國家信息部(Kominfo)合作,廣泛參與印尼的信息和通訊技術發展。」

在2019年2月,世界移動通信大會結束後,儘管美國敦促其盟友禁止華為參與建設下一代移動網路,但印尼仍與華為簽了為期5年的網路維護和設備供應合同。

冉華介紹,華為不僅控制了印尼電信業,而且由於印尼電信的股份一半以上歸屬政府,華為通過與印尼電信簽訂合同,涉嫌向印尼政府進行「利益輸送」,通過表面是企業之間的經濟、技術合作作為掩護,但試圖達到變相控制、影響印尼政府的目的。

冉華介紹,華為與中共使領館的關係密切,逢十一、中秋、中國新年,華為駐外代表均受邀參加中共使領館舉辦的活動,她作為華為駐外代表的夫人身分,亦有參加。

中共駐印尼大使也聽取印尼華為的工作匯報。中共駐印尼大使館網站2018年月26日的文章《肖千大使考察印尼華為公司》中說,「5月24日肖千大使考察印尼華為技術投資有限公司並聽取印尼華為的業務情況介紹,印尼華為總裁劉浩生,副總裁彭俊、李飛、文涵等全程陪同」;肖千「充分肯定印尼華為的發展成就及為印尼經濟和社會所做的貢獻」,並希望印尼華為「為兩國務實合作做出更大貢獻」。

2018年5月24日,中共印尼大使肖千視察印尼華為。(中共駐印尼大使館網站截圖)

華為涉輸送利益 以操控別國政府

華為快速擴展海外市場,在中共戰略性的部署下,華為幫助中共發展與外國政府的關係,試圖滲透到外國政府內,也被懷疑向外國的資深政客輸送金錢、利益。

冉華說,「2017年7月假期,我們一家人在印尼度假期間,與一些華為印尼員工聚會時,負責印尼電信的客戶經理姚某某和劉浩生談論,在2017年初時,華為是如何得到了印尼電信(Telkom)的合同,以及華為向印尼政府代言人盧胡特(Luhut Binsar Pandjaitan)集團和通訊部長、印尼電信CEO等相關人員輸送了利益。」

盧胡特與中共政府關係特殊。據《今日悉尼》(sydneytoday.com)2019年4月報導,盧胡特是現任總統佐科內閣中最具影響力的成員之一,無論過去作為政治法律安全統籌部長,還是現任的海洋統籌部長,盧胡特一直是代表印尼方協調對中合作的重要牽頭人。他於2004年創立自己的Toba Sejahtra集團,公司業務涵蓋採礦、能源、種植園、地產等。

華為在海外備受爭議的關鍵是,其是否聽命於中共政府。今年3月20日,美國兩家公關公司「銳思博德」(Racepoint Global)和「科恩沃爾夫」(Burson Cohn and Wolfe)註冊成為「華為」在海外的代理人。這兩家公司要求華為證實,華為不受外國政府的監督,沒有外國政府的股份,不存在外國政府的資助、控制或者補貼等,不過,沒有獲得華為的證實。

華為受中共扶持

華為也是一家得到中共特別關照的企業。據新華社2009年9月22日報導,國家開發銀行當日與華為在北京簽署新一輪戰略合作協議,將雙方的合作額度擴大到300億美元。2005年,國開行曾與華為簽署100億美元融資額度的合作協議。

「國家開發銀行」(簡稱「國開行」)的股份由中國國家財政部和國家外匯管理局持有,「國開行」多年來給華為提供大額、低利息貸款,有了資金以後,華為在海外通訊市場,就能用低於成本的價格,搶海外通訊市場份額,達到迅速擴張的目的。

華為為了搶奪海外市場份額,甚至幫助海外運營商從「國開行」獲得低於其它銀行利率的低息貸款,如果此運營商隨後破產,這個運營商從國開行的貸款就不需要還了,這樣意味運營商選用華為設備不需要承擔任何資金上風險和後顧之憂,相當於「國開行」在幫助華為對外國的電信運營商實行變相行賄手段。冉華說,華為在比利時也做過此事。

但華為不會白給甜頭的,除搶占市場外,世界多國也質疑華為這種低價競爭帶有間諜目的,擔心華為建設的網路為中共間諜所利用,和平時期竊聽祕密,戰時則會被突然中斷,達到中共欲以數字技術控制、監控、滲透、侵蝕全球的野心。

不斷受黑客攻擊 冉華被迫曝光遭遇

冉華除披露華為涉以技術、金錢控制外國政府,影響外國政府的決策之外,還在其個人臉書上詳細披露了她與劉浩生矛盾升級之後,雖然她身處歐洲,但是中共和華為的黑手依然伸到海外自由社會,她及她身邊的人,不斷地受到如影隨形的監聽、網路監控、網絡攻擊、衛星定位、騷擾、離奇的意外情況等,人身安全受到威脅。冉華認為,這一系列的攻擊、騷擾和迫害,與中共密切相關。

2019年5月26日,冉華在臉書披露其寫給德國政府的舉報信,反映其遭受華為及中共監視、騷擾的情況。

她在信中說,「中共可以控制所有的在中國和海外的中國公司,中共可以控制所有居住在中國的中國人以及海外華人和駐德國領事館的中國外交官。」

「在網際網路時代,我的隱私和我的生活被中共(華為)監控,公寓、汽車、WiFi網路和移動通信網路、銀行賬戶信息都被黑客監控。你每天在房間裡做什麼,你開車到哪裡,你通過電子郵件或媒體帳戶處理什麼事情,你聯絡的人是誰,你通過電子郵件或社媒帳號處理什麼事情……這些東西都將為黑客所知。比如我去銀行取款,他們會打電話給銀行,要求銀行拒絕向我提供現金……現在我害怕通過手機聯繫任何人,因為不管我聯繫誰,這些人都會收到騷擾或威脅電話;我害怕通過網路做任何事情,因為黑客會知道你做的任何事情,然後給你的生活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她說,「我的生活很艱難、很無奈!」

冉華說,在中共(華為)對她進行一連串的監控、騷擾、威脅和迫害的情況下,她不得不向國際社會披露這些內幕,也尋求國際社會對她的保護。#

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6-25 7: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