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9年牢獄生涯 大慶男子獲釋揭監獄黑幕 (上)

黑龍江大慶市男子張成安經過19年監獄生涯,親歷監獄在黑暗,出獄後誓要為服刑人員伸冤 。圖為大慶監獄外景。(網絡圖片)

人氣: 32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我在此呼籲國際社會和有正義感的人們,關注來自深牢大獄的吶喊,喚醒世人,呼喚正義早日到來,呼籲法律援助,來拯救於水火之中的黑龍江監獄服刑人員。」這是一位因入室搶劫被判死緩的服刑人員,19年牢獄刑滿釋放後向記者說出的第一句話。

張成安,黑龍江大慶市人,今年58歲,1999年因入室搶劫罪(入室殺死一名貪官)被判死緩(另外兩名同夥已被執行死刑),之後經歷了四次轉監(黑龍江新肇監獄、牡丹江監獄、大慶監獄、齊齊哈爾監獄),19年8個月的監獄生活,讓他親自見證了大陸監獄的黑暗,他出來第一件事就是實名舉報監獄黑幕,為兩名被活活打死的服刑人員伸冤。

他向大紀元記者講述了他在監獄裡親歷的黑幕。

張成安在牡丹江監獄帶領百餘名犯人絕食爭權益

2001年8月15日,張成安從新肇監獄轉至牡丹江監獄,當時牡丹江監獄還沒有正式的監區,設施還在建設中,直至2004年9月10日,正式的監區成立。

從9月10日至27日,17天之內,監區中隊長打了15個人,中隊長利用他養的一幫犯人打手毆打其他犯人,而且是將每個人都打得半死才肯停手。9月27日,犯人們忍無可忍,終於爆發衝突。

「9月27日下午兩點鐘左右,(犯人打手)在打第十五個人的時候,我們就爆發了,我們當然不敢打警察,就把幾個犯人打手給打倒了,後來拉警報,防暴隊和武警都來了。」張成安說。

事件發生之後,4名起來反抗的犯人被關入禁閉室,其中有2人馬上就要減刑獲釋,如果這一次被關押,減刑就會被取消。

「這4人是中隊長指證的,他(中隊長)當時嚇得躲到屋裡,在窗戶那裡指證這4人,4人就押了起來。」

「這中隊長曾對我說過,他曾經有一年用鎬把子打死七個人,以前牡丹江監獄的犯人都是在監獄外面幹工程活,誰幹慢了,他上去就一鎬把子,打死了推一堵牆,就說是砸死的,給人火化了,就這樣,他外號是四大看守之一。」

張成安後來與其他犯人商量,不能讓4人被關禁閉,必須救他們出來,最後決定絕食。

「我們就一個要求,把大隊長、教導員和中隊長全部撤換,我們中隊一百多名犯人都絕食了,我把打回來的飯和發糕、菜湯直接從樓梯那裡給推下去了,天天這麼倒,從樓上滾下去了,我們就是不吃飯,我帶頭絕食,還寫了兩封信,一封是給司法部,另一封給檢察院,我還寫了一封遺書。」

經過他們三天絕食,最後監獄方面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大隊長、教導員和中隊長全部撤換,打人的中隊長至今在大門負責檢查車輛。被關押的4名犯人放出來,減刑的犯人也獲得減刑。

「這把算我們勝利了,但是監獄也給我們秋後算帳,我們這些絕食的人都給轉監了,動手打人的也給轉走,減刑給減了,後來到我這,我說我不想動,留監區幹活,但是大隊長說我影響力太大,煽動性太強了,然後給我整到監獄醫院,和老弱病殘在一起。」

「為什麼沒把我轉監,因為我有那兩封信,就是護身符了,我說隨時隨地可以郵走,我說你們是違法,肯定得處理違法的。」

「在醫院待了一年不到(後來調到大慶監獄),在醫院不用參加幹活,天天躺著看書、看電視,如果有條件可以上食堂要東西自己做飯,我們可以拿電爐子,就是意思讓我閉嘴,給你養起來,不讓我接觸其他犯人。」

大慶監獄兩名犯人「心臟脫落死」與「摔死」真相

張成安於2006年12月8日轉監至大慶監獄。他向記者透露,當時外面的人都知道大慶監獄可以花錢減刑,因此許多犯人都托關係找門子,想方設法進入大慶監獄(至少需要3萬元的官價才能轉監成功)。

他當時聽說一個減刑指標需要5000元(人民幣,下同)至7000元不等,只要你肯花錢,就有人會給你辦減刑,年考核分達到36分就可以辦減刑,而且剛來監獄一年多的關係犯就可以減刑,許多改造多年的服刑人員,如果無錢辦理減刑,只好等著考核百分,「靠天」回家。

他到了大慶監獄以後,才看到這裡的黑暗,沒有想到牢頭獄霸打死人都可以辦減刑獲釋、保外就醫回家。他向記者透露,2007年在大慶監獄三監區(監區長朱瑞)減刑指標賣到了17,000元。

自己親身見證過大慶監獄的黑暗之後,張成安痛恨地說:「觸目驚心,罄竹難書。」

2010年1月,綏化籍的年僅20歲的劉忠義剛到大慶監獄七監區不久,一天洗澡時與老犯人潘某某發生肢體碰撞,結果他遭到潘某某、劉某某等老犯人的群毆。

年輕氣盛的劉忠義不服氣,拚命還手,最後打人者報告值班警察,劉忠義被喝令趴在地上,警察掄起橡膠警棍就是一頓毒打,打累了就用腳踹,劉忠義被打得沒有聲音了,等抬到醫院搶救時,人已經沒有了呼吸。

當時張成和其他犯人正在醫院量血壓,他們親眼看到劉忠議後背上一道道傷痕和一個個鞋後跟的印痕。他倆當時一切都明白了,就在這時,張成安聽到醫院和七監區的警察議論著劉忠義的診斷,是「心臟脫落」,還是「心臟病」?

最終劉忠義被說成是心臟疾病而瞞天過海的「妥善」處理了,家屬獲得30萬元的賠償而不了了之。兩名打人的犯人被關押禁閉室後,通過暗箱操作,被減刑或刑滿釋放,監區負責人卻升為生活衛生科科長,沒有一人為這起傷害致死的監內犯罪造成的重大監管事故承擔法律責任。

2011年5月17 日,同樣的事件在大慶監獄再次重演。當日早上7時,六監區的犯人謝金峰正在吃早飯,另一名犯人任某某看到謝金峰欠他錢而在吃肉,就開始破口大罵,最後是兩人互相撕打,任某某在監獄的「大哥兄弟」(亞某某、高某、李某某)們齊上陣,一頓拳打腳踢,在場的犯人都聽到了謝金峰的求饒聲,但是打人者還是沒有罷手,直至謝金峰的臉被打變形了才停手。

謝金峰被送到監獄醫院搶救,犯人頭目陳某從中說和,讓謝金峰拿2000元做為賠償私了,謝金峰不同意,稱「除非你們打死我」,就在醫院光天化日之下,四名打人凶手再次對謝金峰一頓毒打,最後謝金峰在沒有任何治療的情況下被扔在了車間無人處的水泥地上,謝金峰整整在冰涼的水泥地上躺了一天,當時監區長李偉楠聽說此事後,還去謝金峰身邊看了一下,用腳踢著謝金峰說:「你可別放囚耍賴啊,死不了吧?」

當日收工時,其他犯人發現謝金峰奄奄一息,趕緊報告了主管車間生產的副監區長陸向武,謝金峰在被送到監獄醫院的途中已斷氣。

涉案的陳某以及4名打人凶手被關禁閉室後,轉入大慶市看守所,張成安等人當時還以為他們受到了法律制裁,不料3個月後,案件發生戲劇性的逆轉,謝金峰被說成出工時不小心「摔死」,4名凶手最終是被減刑獎勵獲釋。

張成安還透露,為謝金峰之死作假證的服刑人員孫某某、管某某等四人也被減刑獎勵釋放回家,而拒絕做假證的犯人趙吉龍卻不予減刑,只好依靠考核百分,「靠天」回家了。

在該案中還有一名受益犯人,綽號「大煙」因賭博欠債,自行跑進禁閉室「躲債」,檢察機關人員在禁閉室提審謝金峰案涉案人員時,「大煙」在過道走廊裡打探竊聽提審內容,跑前跑後的串通口徑,為監獄以假亂真,徇私舞弊立下了「汗馬功勞」,於是他被關禁閉的半年裡以六個六分的一等考核獲得減刑釋放。

還有一名被抓回的越獄犯人郭某某也利用其掌握了謝金峰案件的違法證據,威脅監獄與檢察機關,要求保外就醫,否則將證據材料送到北京,最終他如願以償。

張成安還透露,謝金峰案案發後的第二天,監獄監控室主任獄政科副科長張學軍到兩個案發現場將監控錄像取走,銷毀了證據。

(待續)

責任編輯:劉毅

評論
2019-06-30 7:0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