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中美在談判桌前能坐多久

6月28日,川普(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在G20峰會拍大合照前握手。(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30日訊】G20峰會期間,川習舉行了短暫會面並達成共識,中共立即向美國採購商品,美國暫不對其餘的中國商品加徵關稅,雙方繼續談判。這與筆者在拙作《川習通話喉舌變臉中美貿易戰何去何從》中做出的判斷基本一致。形成這個結果的根本原因是,川普一直把關稅作為手段,目的是簽署雙邊公平貿易協議;中共是左右為難,反正也是在劫難逃,乾脆能拖延一天就拖延一天。

一般而言,如果雙方繼續談判,至少從川普的角度來說,應該對談判設置最後期限,不可能任由中共拖延下去,但是雙方透露的信息中都沒有提及這個問題。筆者猜測有兩種可能,一個是川普已經確定了一個期限,但是雙方一致同意不對外公開;另一個是確實沒有設定期限,川普一旦認為中共缺乏談判的誠意,將隨時加徵關稅。因為中共已經沒有反制手段,所以美國掌握著談判進程的主導權。

現在雙方繼續談判,這個延長來的期間對雙方有不同的影響。

在中共方面,外資將加速撤離,一系列連鎖反應日益顯露。企業經營需要一個穩定的外部環境,美國的25%甚至更高的關稅高懸在頭,時間和結果都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而中共的出爾反爾更是雪上加霜。特別是一旦出現不利的局面,損失將是巨大的。對於外資企業來說,與其這樣,不如承擔短期的搬遷成本以取得長期的穩定收益。可以預見,本來處於觀望狀態的外資也將撤離中國大陸。甚至不排除這種情況,一些民營企業為了維護與美國經銷商長期建立的信任和合作,也要考慮把廠房搬遷到東南亞國家(當然在外匯高度管制的今天,能否成行也是個問題)。這些企業一旦撤離,就是永遠的撤離,即使將來中美達成協議,這些企業也不會再回來了。

在美國方面,高關稅給美國民眾帶來的影響也將顯露。從長遠來看,高關稅對美國的衝擊不大甚至利大於弊,目前來自於中國的商品基本可以在東南亞等國家生產,一旦完成供應鏈轉移,產品質量和價格可能會更好,而且其中一部分製造業如果回流美國,還將促進美國的就業和稅收。但是在短期內,還是對民眾的日常生活有一定的影響。川普作為民選總統,不可能像中共那樣「不惜一切代價」。無論是盡職盡責還是考慮選票,川普都一直在努力把對民眾生活的影響減低到最小。川普把徵稅的商品分為三類,從對民眾日常生活影響小的商品開始,逐步加徵關稅,而且用徵收的關稅補貼受貿易戰衝擊的行業。第三批商品多數於民眾日常生活直接相關,所以川普也是頗威慎重,而且制定了B計畫,就是考慮先把稅率定在10%而不是25%。但是在時間上來說,對川普不是很有利。明年美國將舉行總統大選,如果在那期間加稅,川普的競爭對手必然會大做文章。川普雖然政績斐然,但是也要盡力避免節外生枝。其實川普早就考慮到了這些問題,他曾在推特中稱,如果等到他連任,中共得到的結果會更糟糕。

可以預見,中共將繼續拖延時間,但是美國不會放任,川普將採取多種措施施壓。例如,用金錢換時間,美國要求中共立即購買美國商品,以顯示談判的「誠意」,就如同本次川習會面的共識之一;制裁中共的金融行業,中共的幾家銀行很可能被排除在美元結算體系之外,對於銀行來說這等於鎖喉,對於中共的銀行來說,這可能引發整個銀行業的兌付危機;將中共認定為匯率操縱國,實施更多的制裁等等。而且,川普對中共的圍堵早就不限於經濟範圍,而是包括了政治、軍事、外交、人權等等方面。也許川普已經看清楚了,中美不公平貿易的根本原因也是中共邪惡的本性。

川普的目標明確而堅定,中共的底線就是維護一黨專政和權貴集團利益。而且雙方的談判已經接近完成,美國不會給中共太多的時間。雙方能否達成協議,取決於中共經濟的惡化速度,社會矛盾的爆發程度,以及美國的壓力和國際社會的環境。其實這些因素都不是中共能控制的了,而且巨變隨時可能發生,中共只是在這些必然趨勢中去表現它的流氓本性而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30 6: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