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誰的面子工程 三峽工程興建決策始末

圖為三峽大壩。(AFP/Getty Images)

人氣: 13153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9年07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劍宇綜合報導)7月1日,推特上一張「三峽大壩變形對比照片」引爆輿論。不少網民擔心,一旦潰壩,大片地區將生靈塗炭。

對此,中共的闢謠頗有「彈性」。4日,央企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的官方微博發布了一張據稱為高分六號衛星拍攝到的三峽大壩俯瞰圖片,稱「親測,三峽大壩沒毛病!!!」而後 6日和7日,兩家黨媒則分別引述專家的說法稱,三峽壩體雖然出現了變形,但是處於「彈性狀態」,「各項指標均在設計允許範圍內」。

社會輿論對中共的「彈性闢謠」並不感冒,長期陷入重大爭議的三峽工程再次成為焦點。為方便讀者討論,本文對三峽工程興建的決策始末作一梳理。

先聲

1919年,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發表《建國方略》一書,其中《實業計劃》(第二計劃第四部庚)設想:長江「自宜昌以上,入峽行」的這一段「當以水閘堰其水,使舟得溯流以行,而又可資其水利」。(據國土規劃、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博士解讀,中山先生在三峽是要建低壩,壅高水位,改善航運條件,順便發點電。)

按此設想,1932年,國民政府建設委員會派出的一支長江上游水力發電勘測隊在三峽進行了為期約兩個月的勘查和測量,編寫了一份《揚子江上游水力發電測勘報告》,擬定了葛洲壩、黃陵廟兩處低壩方案。

1940年代中期,國民政府與美國墾務局簽約,準備利用美國資金建設水電站。該局總工程師、世界知名水利專家薩凡奇(John Lucian Savage)應邀來華,三度實地考察三峽地區,寫出了《揚子江三峽計劃初步報告》,認為三峽工程可行,並安排開展前期工作。但後因國共內戰,此事無果而終。

之後,中國的第一批水利建設專家迅速成長起來,其中卓越者如黃萬里、孫越崎、陸欽侃等等,但他們都反對興建三峽工程。

毛時代反建派成功阻止三峽工程上馬

中共建政後,三峽工程再被提起。1953年,中共黨魁毛澤東在聽取長江幹流及主要支流修建水庫規劃的介紹時,指著地圖上的三峽說:「費了那麼大的力量修支流水庫,還達不到控制洪水的目的,為什麼不在這個總口子上卡起來?」

1954年長江流域發生特大洪水。水利部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林一山陪毛澤東乘軍艦從武漢到南京沿長江走了一趟,林一山一貫力主建三峽工程,搞高壩方案。之後,水利部向中央提出建三峽工程。1955年,徵求蘇聯方面的意見,他們基本上不贊成。

支持工程上馬的林一山等人和反對方李銳(時任電力工業部部長助理)等人爭論得非常激烈。林一山等人認為要防治洪水得建大壩。李銳等人則認為三峽工程太複雜,除了技術上的困難、這麼大的工程會排擠掉其它計劃外,因為淤泥等問題,建大壩也不一定就能一勞永逸。此外,尚有移民、水位劇升等問題,因此應該考慮其它替代的可行方法。

毛最終考慮國力、技術和國內國際形勢等其它因素,最終決定暫緩實施三峽工程,先修建葛洲壩水電站(1971年開工,「邊設計、邊準備、邊施工」,曾因施工質量不合格而停工,1988年全部建成),作為三峽水電站的實驗工程。

林一山則於2006年,撰文解釋:三峽工程沒有及時動工興建,原因主要是國內外形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內有三年困難之因,外有中蘇關係惡化之果,能真正作出決策的領導人已經顧不過來。

激烈論戰

1976年毛澤東死。旋即,進入鄧小平時代。關於三峽工程,據《李銳口述往事》,鄧小平、李先念支持,陳雲反對,胡耀邦、趙紫陽兩人亦有反對之意。

50年代張愛萍從軍事的角度對三峽工程提出看法,他給中央的意見是:「不能建造一個戰爭的目標。」 張愛萍專門跟鄧小平談三峽問題,鄧說「你膽子太小」。

三峽論戰在50年代還只是「小圈子」裡的事。到了80年代,它赫然成為街談巷議的話題:建還是不建?早建還是晚建?低壩還是高壩?爭得不可開交。

1980年,在國家計委和國家科委的領導下,三峽工程的論證開始。那次論證比較客觀,各種反對的意見都能夠表達出來,所以也就遲遲定不下來。

1983年水利電力部提交三峽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並著手進行前期準備。1984年9月,國務院原則批准長辦的《三峽水利樞紐可行性研究報告》,確定150米低壩方案。中共一度籌建「三峽省」。

李鵬在2003年出版的《三峽日記》中寫道:「決定三峽工程命運是在1985年1月19日。」這一天,鄧小平在參加建設廣東大亞灣核電站有關合同簽字儀式後,聽取李鵬(時任國務院副總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對三峽工程的匯報,指出:「低壩方案不好,中壩方案是好方案,從現在即可著手籌備。中壩可以多發電,萬噸船隊可以開到重慶。」

1985年3月,全國政協六屆三次會議上,167位委員或聯名或單獨提案,對三峽工程的投資、移民、生態、防洪等問題發表意見,建議三峽工程「慎重審議」,「不要匆忙上馬」。同年7月,全國政協經濟建設組組長孫越崎,率調查組入庫區考察,回京後向中央提交《三峽工程近期不能上》的建議報告。

從1986年到1988年,中共再次組織三峽工程論證。論證改由水利部領導,錢正英主持。參加論證的412名專家,分成14個專業組,每組的負責人都是贊成上馬的水利部的司局長,像黃萬里等反對派不讓參加。論證不談長江流域整體規劃,不將三峽工程當成一個總體工程來論證,就是獨立地論證大壩的高程、規模等等,各組只通過本組的論證題目。即使這樣,各組通過論證時,仍有九名專家、兩名顧問和一位政府官員拒絕在論證書上簽字。

論證結論認為:三峽工程技術方面可行、經濟方面合理,「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更為有利」。

而使反對派意見得以傳播,最出名的是戴晴(記者,葉劍英養女)編輯出版的《長江,長江, 三峽工程論爭》文集。1989年「兩會」召開的前幾天,北京的一個印刷廠趕印出了5000冊。戴晴立即拿到「兩會」代表們住的賓館小賣部出售,還在「兩會」召開的當天,在大會堂旁邊的歐美同學會召開中外記者招待會。

這直接導致了姚依林(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在人大宣布:三峽工程贊成的人很多,反對的人也很多,這件事五年不議。

江澤民主持 強行興建三峽工程

1989年「六四」爆發,江澤民上台,決定性地改變了三峽工程的命運。

李銳說:「沒有『六四』,就沒有三峽工程。中央反對三峽的當家人紫陽也不在了,我們四個人在中顧委挨整,張愛萍等七位上將因為反對『六四』開槍,處境也不好,陳雲在『六四』的問題上也只能做到保留了我們四個人的黨籍。」

《長江,長江》一書被禁,中宣部要求全部銷毀(後來在香港出版),戴晴被捕。

自1989年「六四」之後到1992年三峽工程全國人大表決之前,在中國大陸報刊上發表的唯一的一篇反對三峽工程的文章是錢偉長(時任全國政協副主席)的《海灣戰爭的啟示》一文。

該文認為,如果突然襲擊,使用常規武器就足以使三峽潰壩,這將使長江下游六省市成為澤國,幾億人將陷入絕境;面對目前的導彈技術,三峽大壩的防禦是不可能的。(文章發表之後,錢偉長受到多方壓力,不得不親自到三峽工地上為該文章道歉,從此之後再不說三峽工程。)

1992年4月3日,全國人大七屆五次會議以67%的贊成票通過了《關於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這是中共人大有史以來最低的贊成率。

世界上第一本系統論述三峽工程產生、發展的《三峽工程三十六計》一書作者王維洛博士認為,建三峽工程是江澤民上台後與李鵬之間的一筆政治交易。他說:「江澤民89年『六四』之前,三峽是什麼東西也許他還不清楚。但是89年『六四』一過以後,他第一個在國內視察的就是三峽工程,他到那裡去表態支持三峽工程。」

他強調:「如果沒有江澤民的支持,三峽工程是上不去的,李鵬再動它也上不去。(他)要能動上去,三峽工程1985年就能建了。他們兩人所承擔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王維洛揭當時江澤民是如何確保三峽工程上馬的:「在全國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都還害怕有過半數的代表不支持三峽工程決策。然後江澤民就去全國人大召開黨員代表大會,就用黨的紀律要求黨員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後投票比例和黨員在人大代表當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三峽工程當時就是這樣跟支持共產黨還是不支持共產黨連在一起的,被強行上馬的。

而2003年李鵬出版的《三峽日記》提到,「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他對三峽工程的建設發揮了重要的領導作用。」這也是李鵬首次在三峽問題上將江澤民拋出。

禍患難以估量 至今無驗收

三峽工程上馬爭議巨大,反對聲最大的要數著名水利專家、清華大學教授黃萬里(2001年去世)。三峽工程上馬前,他三次上書中央領導,陳述工程不可上馬的原因。三峽工程上馬後,他也曾三次上書江澤民,但都泥牛入海無消息。

三峽工程於1994年12月14日正式開工,2003年6月1日開始下閘蓄水,2009年完工,2012年7月4日三峽電站最後一台機組正式交付併網發電,正式全面建成投產。

隨著三峽工程的興建、完工、運行,其禍患逐漸顯露出來。2009年新聞週刊《新紀元》刊發封面文章「三峽之殤——長江亡矣!」,其中詳列 「後三峽十大災難」:

1. 移民遷徙 何時是了?
2. 地質災害 日益嚴重
3. 水質污染 不可挽回
4. 生態環境 趨於惡化
5. 氣候反常 旱澇加劇?
6. 水系失衡 惡性循環
7. 泥沙淤積 大壩失效
8. 航運受阻 翻壩通過
9. 腐敗溫床 養育貪官
10.「釣魚工程」越滾越多

對此,中共當局也有所認識。這從中共的宣傳口徑中可略窺一斑。2003年6月1日,新華社稿件「三峽大壩固若金湯 可以抵擋萬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新華社稿件「三峽大壩 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8年10月21日,新華網稿件「三峽大壩可抵禦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10年7月20日,央視網稿件「三峽蓄洪能力有限 勿把希望全寄託在大壩上」。

更有標誌性意義的是:2009年三峽工程竣工儀式,中共最高層竟無一人出席;竣工多年,迄今卻仍未進行竣工驗收,拿到合格證書(沒人願背這個黑鍋)。

2011年5月18日,時任總理溫家寶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討論通過《三峽後續工作規劃》和《長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規劃》。會議指出,三峽工程在移民安穩致富、生態環境保護、地質災害防治等方面還存在一些亟需解決的問題,對長江中下游航運、灌溉、供水等也產生了一定影響。並指出,這些問題有的在論證設計中已經預見但需要在運行後加以解決,有的在工程建設期已經認識到但受當時條件限制難以有效解決,有的是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而出現的。外界評論,這表明中共委婉地承認了三峽工程的禍患所在。

三峽工程的安全問題也逐漸突出,總理李克強簽署國務院令,公布了《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安全保衛條例》,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外界評論,三峽工程過去所謂「銅牆鐵壁」,到現在連風箏都害怕了,這暗示三峽工程存在著令人擔憂的重大隱患。

三峽工程的質量問題雖被捂蓋子,卻也時有傳出。例如,2003年三峽水庫蓄水前,大壩表面發現了80多條裂縫。這次「三峽大壩變形照片事件」,更遭熱議。

三峽工程自開工以來,就一直有媒體報導其中存在貪污腐敗現象。在中央巡視組巡視之後,2014年3月,三峽集團高層人事大地震:董事長、總經理雙雙被免。新華網發表博客評論文章稱,三峽集團任免有3大不尋常,問題之嚴重可能遠超人們的想像,下一步肯定還有「好戲」可看,劍鋒直指「老老虎」。

2018年,中共搞「機構改革」,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及其辦事機構「三峽辦」被撤銷,併入水利部。

但是,三峽工程的實實在在的難以估量的禍患,卻並不能因此而被撤銷。#

責任編輯:林詩遠

評論
2019-07-13 4: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