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迫害20年 丹麥法輪功學員回憶7.20

2019年7.20,部分丹麥與瑞典法輪功學員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 紀念法輪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林達/大紀元)

人氣: 51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1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丹麥哥本哈根報道)2019年7月19日傍晚,丹麥部分法輪功學員來到中共駐丹麥使館前,舉行燭光悼念活動,哀悼在中共20年的殘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並講述了他們遭受破壞的親身經歷,同時向中共大使館發出警告,天網恢恢,勸告他們不要助紂為虐。

第二天,7月20日下午,部分丹麥與瑞典法輪功學員又來到丹麥首都哥本哈根市中心舉行活動, 紀念法輪功和平理性反迫害20周年。

2019年7月19日傍晚,丹麥部分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駐丹麥使館前,舉行燭光悼念活動,哀悼在中共20年的殘酷迫害中失去生命的中國法輪功學員。(林達/大紀元)

7月20日,20年前的今天,中共黨魁江澤民及其政權,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發動了對修煉 「 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與鎮壓。如今法輪大法的修煉者不僅沒有被打跨,其祛病奇效的功法與修心向善的法理,洪傳世界130多個國家,吸引越來越多的善良人們走入修煉「真、善、忍」行列。

丹麥法輪大法學會代表:中共的滅亡指日可待

丹麥法輪大法學會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發言。(林達/大紀元)

7月20日下午三時,丹麥法輪大法學會代表本尼·布里克斯(Benny Brix)發言說:「中共獨裁者動用手中的國家機器,對上億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民眾開始了史無前例的全面、系統的殘酷迫害, 對他們『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20年來,面對謊言、仇恨、酷刑,無數大法弟子堅定的走出來,堅守自己的信仰與良心、維護『真善忍』宇宙真理。幾百萬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被活摘器官。他們用生命實踐真、善、忍、證實法輪大法好。

「今年6月17日, 調查中共強制活摘器官的國際獨立『人民法庭』在倫敦舉行終審判決,判定中共政府對以法輪功學員為主的良心犯進行大規模器官摘取,無可置疑地犯有危害人類罪以及酷刑罪。 法庭認定中共治下的政府是一個犯罪政權。

「20年來,中共在對修煉真善忍民眾的打壓中,導致社會道德的全面崩潰,天怒民怨,社會動盪。 現在已有3億3千7百多萬中國人退出中共及其相關組織,中共的滅亡指日可待 !」

北京學員回憶7.20和平上訪:我們被無理打壓

法輪功學員陳建志先生在中使館前回顧720的親身經歷。(林達/大紀元)

回顧20年前的「7.20」,前北京法輪功學員陳建志先生心情格外不平靜。他們一家三口都是法輪功學員,親眼目睹了「7.20」最黑暗的那一天:「1999年7月19日,中共在全國同時抓捕了法輪大法原研究會和各地區的協調人。7月20日,我們全家三口和住地煉功點的十幾個同修,一道去中辦、國辦信訪辦上訪,希望能夠向政府說明法輪功真相,停止迫害。當時走出去意味著什麼,人人心裡都明白,但是本著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並用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法輪大法好的願望,大家坦坦蕩蕩地走了出來。

「我們到達信訪辦比較早。開始時他們讓派代表進去談。大家都靜靜地站在馬路兩邊的人行道上等待。隨後,大批公安警察和武警陸續趕到,等到許多公交車開來後,公安在武警的配合下不由分說地就動手抓人往車上裝。學員們手挽著手不讓抓人,警察便不分男女老幼地動手打。警察有的掄起皮帶打,有的用力拽著學員的衣服、頭髮往車上拖,有的擰著學員的胳膊、用手卡住學員的脖子往車上推……。面對警察的暴行,上訪學員們呼喊:「不許警察打人」、「維護憲法」、「我們要求放人!」

「學員們被一車車拉到豐臺體育場。很多警察、武警和城管緊緊盯著學員。接著,警察和城管開始對學員逐個登記,學員們就近圍成圈坐著,有的學員開始煉功。後來天下起雨來,帶傘的學員拿出來給煉功的學員遮雨,還有些學員去給警察和武警打著傘遮雨,自己卻被雨淋著。

「天黑後,警察開始清場,一輛輛公交車開進豐臺體育場。車下的學員們組成了人牆擋在車前,警察、武警、城管採取了更猛烈的暴力行為,對學員拳打腳踢。警察用的是那種鉸掛大型公交車,車上,法輪功學員被塞得滿到誰若想轉身,得周圍的人一齊配合才行,幾乎就是人貼著人。大家白天經過幾番日晒、雨淋,每個學員身上的衣服都是幾次濕了干、幹了濕。車裝滿一批開走一批。車到看守所後,學員們被悶在車裡,就連婦女和老人想上廁所都不允許下車。一直到第二天警察上班。

「這時,我跟太太、女兒被衝散了。我是最後一批被清場裝車的。我們可能有七、八車人,被拉到了大興縣看守所。關到第二天上午逐個登記後,才讓各區縣公安分局把上訪學員分別接走,外地的學員則要等當地公安去接走他們。我們十幾人被拉到東城公安分局後,又經過一輪逐個登記,一般的學員被放回家,有三位學員已在他們的黑名單上,他們被從分局關進了看守所。」

陳先生接著說:「自從那天后這二十年來,數百萬學員被綁架、關押、勞教、判刑、酷刑折磨、強制奴役、甚至被大量活摘器官。邪惡迫害的範圍及其血腥、慘烈程度史無前例、中外僅有。更可悲的是,中共用造謠欺騙的手段,欺騙綁架了幾乎所有的中國人,直接毀掉了國人的道德良知。貪腐、淫亂已成為當今中共國的常態和時尚。

「而法輪功學員20年的風雨,20年的堅守,用生命守護良知,用善良抵抗暴虐,用真相解體謊言。善、惡皆有報是亘古不變的天理,現在對中共及其追隨者的大審判已經拉開序幕。我們請一切有良知的人們,與我們一起守護善良,停止迫害。」

武漢學員陳曼度過7年冤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曾經被非法關押7年的法輪功學員陳曼女士在中使館前回顧720的親身經歷。(林達/大紀元)

來自武漢的陳曼女士,因為不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被判刑度過了漫長的7年牢獄。她來到中使館前、來到哥本哈根世人面前,講述了她那天的經歷:「7.20 這個日子,很多人可能認為這就是日曆上的一個普通日子,但是,對很多人來說卻是人類歷史與生命座標的改變。二十年前的7月19日夜間,在我的家鄉武漢,一夜之間全市的義務輔導員們全部被警方無端帶走,徹夜未歸。我所在片區的輔導員也在被抓之列。消息傳來,大家都震驚了。

「7.20清晨,當我到達煉功點煉功時,煉功點停止了煉功。學員們全都自覺留在在煉功點上等消息。9點過了,輔導員沒有回來。很多同修準備去省委上訪並要求依法放人,抱著對政府的信任,我生平第一次來到湖北省委上訪。到達省委大門口時,已有不少法輪功學員靜立在大門兩側。門衛傳話說省領導讓大家推選代表與省領導會談。很快,我和四位同修被推選為代表,我們一起靜候在大門前。

「此時,從武漢三鎮陸續趕來上訪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不少學員請假趕來上訪。到下午三點多,站立在省委大門外兩邊人行道上的上訪人數已有幾百。大家都靠牆而站,非常自覺地留出了人行道靠街面的部分,供往來的行人通過。上訪的學員中有八十多歲的老人,也有剛出世不到兩週還在母親懷裡吃奶的嬰兒。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卻始終不見省委領導露面。兩個小時過去了,沒有省府領導的出現。大夥依舊靜靜佇立,祥和而耐心等待著,沒有人講話,沒有絲毫的躁意,連吃奶的嬰兒也不哭鬧。

「半小時後,有警車開到了省委馬路對面,一些便衣開始走入學員的人群中。省委大院對面的教委會大樓上有幾部攝像機已經架好,對準了省委門前的上訪人群。同時,有宣傳車開來,勸大家離去。四個小時過去了,傳來消息說,省委領導已經從後面走了,所有工作人員已全部離開,省委大院已空無一人。緊接著,迅速而來的是全副武裝的武警開始暴力驅散靜候的上訪學員。很快,所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已在幹道路段被武警全部包圍,裡面的人不讓出去,外面的人不讓進來。

「學員們依舊靜靜佇立,無人挪動。此時,全副武裝的武警已經開到了省委大門口前面。我們再次請站崗的槍兵聯繫省委領導。我說:「政府怎麼會拒絕傾聽群眾的呼聲、拒絕接待群眾的上訪呢?最起碼也應該告訴我們接待還是不接待啊?而且有這麼多上了歲數的老人在等著。」 我的話音未落,兩名高大的便衣迅速橫穿馬路撲將過來,一邊一個將我架起,我身體忽的一下懸空著被拖向對面的警車。此時武警士兵十人一排,開始抓人。 警車上的指揮官發出了聲色具厲的命令,武警士兵立刻執行暴力抓捕。一切均在瞬間發生,還沒等我過多的反應,已被人高馬大的兩位便衣架著拖上了警車。

「 從二十年前的這一天開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就不能公開煉功;從這一天開始,幾乎所有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僅我熟悉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彭敏一家兩口,夏剛,劉運朝,田禮福,葉浩,李軍峽,田寶珍;以及2018年被迫害致死的崔海。而我被幾次非法抓捕,從家裡,從單位,直至最後一次將我非法判刑7年。2009年8月,我的母親在我被非法判刑後的一個月內含冤離世。

「為什麼我修煉法輪功就會從一名國家幹部變成『黨和國家的敵人』?為什麼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沒有違法,卻一定要用暴力手段讓我承認那些所謂的「反黨、反政府」行為?7年的牢獄,雖然歷經殘酷,卻也給了我充分的時間思考、分析和判斷。我終於明白了在中共治下的中華大地上為什麼會政治運動不斷、血光殺戮連連、屈死冤魂滿天、人性善良被中共洗腦後徹底魔變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中共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徹頭徹尾具足了欺騙性的邪教。」

陳曼女士站在中使館前,向那裡的工作人員呼籲:「如果您還是中共的一員,我希望您能從我的個人經歷中思考和明白,真誠期待您選擇退出這個邪教組織。退出中共就是在停止給邪惡輸血。您可以用化名到退黨網站解脫與邪惡為伍的牽連,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鮑女士:獄中被全面檢查身體 我逃過被活摘器官

法輪功學員鮑學珍女士在哥本哈根市中心介紹,她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幾乎被活摘器官。(林達/大紀元)

曾經是上海法輪功學員的鮑學珍女士,向大家講述她在被中共非法關押的3年半的時間裡,自己幾近成為中共活摘器官供體的可怕經歷:「大約在2003年的上半年,我被關押在上海女子監獄時,監獄突然通知所有的法輪功學員要進行身體檢查。檢查是從頭到腳都要查,眼睛、身高、抽血、驗尿、婦科、B超、心、肝、腎都要檢查,抽血的管子是那種很粗的大管子,針頭像織毛衣的針那麼粗。這樣的行動在上海女子監獄進行了好幾天,因為當時有100多名大法弟子被關押在那裡。

「當時在我做 B 超時,檢查的醫生有點吃驚,馬上叫來了好幾個醫生和警察圍著看,戚戚私語。我聽到他們說:『(某個器官)沒用了,一塌糊塗。』。繼而他們問我這個部位感覺怎樣,我說沒什麼。他們不吭聲了,互相看了看。

「那時我們被關在監獄裡,還不知道活摘器官的事情。檢查身體後有些在上海被抓的外地學員,他們沒有姓名,只有編號,後來就不見了。我們以為他們被轉地方關押了,現在推測可能就被活摘器官了 。這是我逃過被活摘器官大劫的經歷,我就是有可能被活摘器官的倖存者之一。」

丹麥學員譴責中使館把迫害延伸到海外

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女士講述因為修煉法輪功,她國內親人家破人亡,她自己也遭受到中使館的報復迫害。(林達/大紀元)

丹麥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女士曾身體多病, 修煉法輪功約三個月後,所有疑難病都不翼而飛。她說:「從開始修煉的那天起,至今十三年了都不需要吃藥和看醫生。」於是她將法輪功的美好告訴了國內的親人,她的姐姐、姐夫、妹妹都開始修煉法輪功。

不幸的是,她的家人后来被非法抓捕關押。目前姐夫已經被迫害致死,姐姐和妹妹經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已經三年多了,至今為止音信全無,也不允許家人探望。她的母親在這種高壓迫害的驚嚇與對女兒的焦慮折磨下悽然離世。迫害使她家破人亡。

如今,她虽然身在海外,也遭受了中共使館的報復和迫害,她申请更换护照的时候,中领馆一再拖延,她至今等候了一年零四個月,中領館拿不出任何說得過去的理由,也不告訴她何時可以辦妥。魏再群的合法身分證明以及自由旅行的權利就這樣被遙遙無期地剝奪了。

在中使館門前,丹麥法輪大法學會代表正告中共駐丹麥大使馮鐵及使館簽證處有關人員:最近法輪大法明慧網通告:美國政府將更加嚴格審核簽證申請、對人權及宗教迫害者拒發簽證,已發簽證者也可能被拒絕入境。美國國務院官員並告知法輪功學員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單。你們如果繼續跟隨中共,把迫害延伸到丹麥來,丹麥法輪功學員將也會把你們告上世界正義法庭和各民主國家法庭。為了你自己及家人的後路,請你們認真考慮。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行惡者必受惡報,這是天理。

年屆80的德裔女士卡倫(Karen)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她特意從她居住的城市趕來哥本哈根參加反迫害20年紀念活動。她說:「我想借大紀元時報一隅向中國人說一句心裡話:發生在那裡的迫害實在太錯了!希望中國人也能夠站出來制止這場非法的迫害。」

年屆80的德裔女士卡倫(Karen)在給丹麥人民講真相。(林達/大紀元)
丹麥人民了解法輪功真相。(林達/大紀元)
7.20的20週年,丹麥人民認真聽法輪功真相。(林達/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潔

評論
2019-07-21 4: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