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唇槍舌戰智謀激盪 穆勒聽証錄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週三出席國會聽證。(Getty Images)

人氣: 33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25日訊】大家好,我是大宇,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

穆勒國會聽証背景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穆勒,週三出席國會聽證。上午是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下午是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這次聽證至少在美國是非常受矚目的,一些酒吧早早開門,打開電視機,讓顧客進去觀看聽證。這次聽證是全程在電視上播放。為什麼這麼受關注呢?這是2017年5月,穆勒開始調查通俄門之後,第一次在國會接受問話。這件事關係到總統川普的安危。

穆勒今年3月22號提交通俄門結案報告給司法部,象徵22個月的通俄門調查已經完成。4月18日,完整的通俄門調查報告公開,其中有很多需要保密的部分被蓋住了。這份報告長度有448頁!一本書的厚度。穆勒在報告中呢,詳細記錄了整個通俄門調查得到的證據、線索,得到的主要結論是這樣的:

1)俄羅斯確實系統性地在2016年大選時,大舉滲透美國試圖干預選舉,而且俄羅斯傾向於幫助川普獲勝,而不是希拉里;但是,調查不能確證川普與俄羅斯串謀;

這一點我們知道就行,可以不用管了,因為這點目前不會對總統構成威脅,民主黨今天讓穆勒來聽證,主要是想弄清楚下面這一點:

2)報告提供了有關川普是否干預司法的證據,但是沒有提出犯罪指控,而是留給司法部長來決定是否就干預司法,對川普提出犯罪指控。

那最後司法部的決定是不對川普提出干預司法的指控。這一點引起了國會民主黨的不滿,他們認為川普曾呼籲前司法部長塞申斯迴避通俄門,還曾要求前FBI局長科米,放棄對涉入通俄門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的調查,民主黨認為這些都涉嫌干預司法。因此一定要在這點上做文章。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穆勒在自己的報告中提到:

3)不能定論總統犯罪,但也不能說他沒犯罪
4)還提到,沒有對川普進行指控是因為司法部有規定,不能對現任總統提出犯罪指控,因為會影響總統執政。

這種模棱兩可的表述,也讓左派的反川普人士,似乎看到了還能逮到「獵物」的希望。他們想基於穆勒這種模棱兩可的話,來找到川普干預司法的把柄。也因此,穆勒即便公布了調查報告,民主黨也是不依不饒。川普總統自己就說嘛,民主黨是想把通俄門調查,整個重新再來一遍。

與此同時,現在國會眾議院,有至少85個民主黨人,差不多是眾院民主黨人的三分之一,他們宣稱會支持對川普的彈劾案。這些都是比較激進的民主黨人。但是老牌民主黨,立場還沒有那麼極端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目前並不支持彈劾案。所以那些激進的民主黨,也希望看,能不能從穆勒嘴裡掉出來點肥肉,他們可以藉以打擊川普。

所以說,這次穆勒的聽證,關係到川普總統的安危,但是穆勒本人之前宣稱並不想來國會調查,他的聲明說啊,他能講的,都在那一本書厚的報告裡了。不過呢,民主黨一定要穆勒去聽證,他們覺得穆勒本人親自出來講的證詞,要比死板板的報告,更有力道。

剛才說了,這次聽證,民主黨主要專注於川普是否妨礙司法。沒有說共和黨,那在這兩個眾議院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也都發問了,他們的問題主要集中在穆勒調查的政治動機。

好,剛才簡單介紹了一下這次穆勒聽證的背景。下面,咱們就進入穆勒的聽證環節,我挑選了一些關鍵語句,來聽聽74歲的穆勒都說了些什麼。

穆勒開場白:我的報告就是我的證詞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如我所解釋的,在5月關閉特別檢察官辦公室的時候。我們的調查報告,包含我們的發現和分析,以及我們做決定的原因。我們進行了超過兩年的調查。在寫報告的時候,我們嚴謹呈現調查結果,審查了每一個用詞。我不想再用另一方式總結或描述調查結果,就像我5月29號所說:我的報告就是我的證詞。我會遵照報告所述來陳詞。】

穆勒先做了開場陳詞,他重申了在調查報告中的四點結論,我們剛才已經提到了,這裡不再重複。穆勒還提到說,讓檢察官出席聽證,就一項犯罪調查進行質詢,是很不尋常的舉動,因為可能影響正在進行的調查。所以他今天會對提問做有限度的回答。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在我們調查的過程中,我們起訴了超過30名被告,他們犯了聯邦罪。包括12名俄羅斯軍官,7名被告已經被判有罪或已認罪。個別起訴案件至今仍在審理中。】

隨後,就進入了提問環節。有的議員稱呼穆勒是「穆勒局長」,這是因為穆勒曾擔任過12年的FBI局長,其中包括911時期。

民主黨設不利川普「話局」 穆勒流暢作答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 納德勒
【穆勒局長,總統多次聲稱,你的報告中沒有提到他妨礙司法,並且完全撇清他沒有犯罪,但這不是你的報告中所說的,是吧?】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正確。那不是報告中說的。】

民主黨籍的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提的問題,是民主黨最想問的,他是在國會推動持續調查川普的兩個推手之一,另一個人是亞當·席夫,我們一會兒會看到。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
【報告也沒有做出結論說,總統沒有妨礙司法,對嗎?】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對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
【那麼完全撇清他呢?你真的完全撇清了總統嗎?】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沒有。】

納德勒接著又問,在任總統是否可以在卸任後被指控,穆勒做了肯定回答。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
【看這樣表述是否對?如果你已經做出結論,總統犯有妨礙司法的罪行,但你不能公開在報告或在今天提出,是嗎?】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根據司法部指導意見,不能指控在任總統。這是違憲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
【但是在司法部的政策下,總統卸任後可以被指控干預司法,對嗎?】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對的。】

為了繼續尋找川普干預司法的證據,納德勒又繼續追問。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畫外音)
【總統曾拒絕你和你的團隊的問話請求吧?】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畫外音)
【你和你的團隊是否努力了一年多,才得以問話總統?】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畫外音)
【你和你的團隊是不是建議總統律師,問話總統對調查很重要?】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畫外音)
【這是不是真的?就是你和你的團隊說,接受問話符合總統和公眾的利益?】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

眾議院司法委員會多數黨主席 納德勒(畫外音)
【但總統仍然拒絕坐下來接受你和團隊的問話?】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是的。】

共和黨追問通俄動機 穆勒拒絕答話

接下來,共和黨的提問則是完全另一種景象,他們質問穆勒,對川普的調查是否有政治動機,還有就是為什麼只調查川普,而不調查希拉里那一邊。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Steve Chabot
【與你們針對川普選戰的行動截然相反,希拉里選戰僱用Fusion GPS,蒐集川普選戰的黑材料,通過與外國政府有連繫的人士。但你的報告一點沒有提到Fusion GPS。】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跟你講,這不在我的調查範圍內。】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你和科米)是好朋友,你們能一起工作,但不是朋友嗎? 】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們是朋友。】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這就是我的問題。謝謝你的回答。那麼總統川普開除科米,這是你希望調查的潛在的妨礙司法嗎?】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不會談這件事。這是司法部的內部討論。】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川普是否跟你提到開除科米的事?】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記不住了。】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什麼?】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記不住了。我不這麼認為,也不會那麼認為。】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你不記得了。但如果他跟你提到了,你就是證人,能證明總統談到開除科米時的思想狀態。我想這是可能的。你也在報告中標註了,任何你所認為是妨礙司法的行為,都基於一個腐敗的思想狀態是吧?】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寫的是)腐敗的傾向。】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Louie Gohmert
【是的。如果某些人知道他們沒有與任何俄羅斯人勾結,去影響大選。但他們發現,偌大的司法部,居然找來的都是恨他們的人調查他們,然後相關的特別檢察官,還僱來十幾個恨他們的律師(參與調查)。但這個人知道他是無辜的,他也沒有腐敗行為去干預。那他所做的就不是妨礙司法,他是在追求司法公正。然後你又用兩年進行調查,這說明你一直很不公正。】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在等你的問題。】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Matt Gaetz
【俄羅斯真的告訴了斯蒂爾那麼做,還是他全憑自己捏造(卷宗),他有沒有跟FBI撒謊?】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有關斯蒂爾的事,不在我的調查範圍。】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Matt Gaetz
【不,這完全在你的調查範圍。穆勒局長,我告訴你為什麼。兩件事只有一個是可能正確的,要麼斯蒂爾完全捏造卷宗,俄羅斯也沒有指派他,去做這個巨大的犯罪陰謀。要麼是俄羅斯人跟斯蒂爾撒謊(騙他這麼做)。如果俄羅斯跟斯蒂爾撒謊,去破壞我們對新選總統的信心,那正是你的調查範圍。因為你在剛才的開場陳詞中說了,你的原則是完整全面地調查俄羅斯干預問題。但你對俄羅斯是否通過斯蒂爾干預大選,不感興趣。如果是斯蒂爾撒謊了,你就該起訴他,就像你起訴很多別的人一樣。但你在報告中一點都沒提到他。】

共和黨聯邦眾議員 Jim Jordan
【你能起訴總統身邊的所有人,因為虛假陳述,但那個捏造事實,造成了通俄門的那個人,你卻不能起訴他。我想這難以置信。】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不確定我會認同你的描述。】

下午的聽証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舉行,這個委員會的主席是民主黨籍的亞當·席夫,少數黨領袖是德文·紐尼斯。在美國國會,任何一個黨在眾議院或參議院成為多數黨,那它們下面的那些各種委員會啊,就都由這個多數黨的成員擔任主席。去年11月中期選舉以後,民主黨掌握了眾議院的多數席位,所以今天聽証穆勒的這兩個委員會,都由民主黨擔任主席。

其實關鍵內容上午都出來了,下午的聽証沒有太多的關鍵信息。

眾院情報委員會少數黨領袖 德文·紐尼斯
【民主黨與俄羅斯共謀,編纂了斯蒂爾卷宗,俄羅斯律師Natalia Veselnitskaya,與斯蒂爾卷宗的主要執筆人,Fusion GPS的負責人Glenn Simpson共謀。民主黨已經承認這一點,通過採訪和他們平時對記者的聲明。今天的聽証根本不是為了索取信息。民主黨說想讓穆勒報告活起來,創造一個「電視時刻」,讓穆勒回憶自己的報告。換句話說,這場聽証就是場「政治鬧劇」。】

穆勒忘記 是哪個總統任命他做法官

今天的聽証中也出現了一些詼諧的場面。比如穆勒曾被任命為馬薩諸塞州的聯邦法官,但是是哪個總統任命他的,他卻記錯了。可能是現場的氣氛太緊張了吧。

民主黨聯邦眾議員 Greg Stanton
【你曾是海軍陸戰隊員,曾服役越戰,並且得到過銅星和紫心勳章。是吧?】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是的】

民主黨聯邦眾議員 Greg Stanton
【那麼是哪位總統,任命你為馬薩諸塞州的聯邦法官呢?】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哪個參議員?總統?噢,是哪個總統?我想是布什總統。】

民主黨聯邦眾議員 Greg Stanton
【根據我的筆記,是里根總統任命你的。】

前通俄門特別檢察官 穆勒
【我弄錯了。】

聽証結束 通俄問題或沒有畫句點

在今天的聽証中,穆勒始終拒絕回答通俄門調查的最初動機,也拒絕回答觸發通俄門調查的「斯蒂爾卷宗」的有關問題。可以說,穆勒的聽証會,恰如他所說,完全是圍繞通俄門結案報告的內容在回答,沒太多新意。民主黨其實也沒有得到什麼新的內容,只是再次確認了一下,川普是否有妨礙司法的嫌疑。

從川普發出的一連串推文來看,他一直在關注這場聽証。他轉引了福克斯新聞主播克里斯·華萊士的推文說:穆勒的聽証,對民主黨和穆勒自己來說,都是場災難。川普還轉發了總統律師塞庫洛的聲明,聲明寫道:穆勒的聽証證實,通俄門調查是由一組具有政治偏見的人所主導。川普在推文中重申:沒有共謀,也沒有干預司法。

川普說:「這對共和黨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對我而言也可以說是得意的一天。」「民主黨以前是兩手空空」,他在白宮外對記者表示。「如今更加一無所有。我認為2020年選舉他們會慘敗,包括在國會的席次,就因為他們選了這條路。」

美國總統 川普
【無論穆勒聽証表現如何 每個人都清楚了 通俄騙局無法被辯護】

總結起來,在穆勒的聽証上,共和黨沒有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民主黨呢,只是再次確認了,穆勒認為川普還是有干預司法的嫌疑。但是像剛才一名共和黨議員說的,川普並沒有干預司法,他所做的正是在政治偏見的對待下,尋求司法公正。那麼聽証結束後,民主黨與共和黨在通俄問題上的較量顯然還沒有結束,我們繼續關注。

好,今天的新聞拍案驚奇就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解密通俄門系列之三:通俄門起源,以及主要幕後「黑手」

解密通俄門之二:川普的崛起與左派的恐慌,還有人為的俄羅斯恐懼症!

解密通俄門之一:特別檢察官穆勒是無間道,還是幕後黑手?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

責任編輯:李昊

評論
2019-07-25 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