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唇枪舌战智谋激荡 穆勒听证录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周三出席国会听证。(Getty Images)

人气: 33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7月25日讯】大家好,我是大宇,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

穆勒国会听证背景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穆勒,周三出席国会听证。上午是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下午是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这次听证至少在美国是非常受瞩目的,一些酒吧早早开门,打开电视机,让顾客进去观看听证。这次听证是全程在电视上播放。为什么这么受关注呢?这是2017年5月,穆勒开始调查通俄门之后,第一次在国会接受问话。这件事关系到总统川普的安危。

穆勒今年3月22号提交通俄门结案报告给司法部,象征22个月的通俄门调查已经完成。4月18日,完整的通俄门调查报告公开,其中有很多需要保密的部分被盖住了。这份报告长度有448页!一本书的厚度。穆勒在报告中呢,详细记录了整个通俄门调查得到的证据、线索,得到的主要结论是这样的:

1)俄罗斯确实系统性地在2016年大选时,大举渗透美国试图干预选举,而且俄罗斯倾向于帮助川普获胜,而不是希拉里;但是,调查不能确证川普与俄罗斯串谋;

这一点我们知道就行,可以不用管了,因为这点目前不会对总统构成威胁,民主党今天让穆勒来听证,主要是想弄清楚下面这一点:

2)报告提供了有关川普是否干预司法的证据,但是没有提出犯罪指控,而是留给司法部长来决定是否就干预司法,对川普提出犯罪指控。

那最后司法部的决定是不对川普提出干预司法的指控。这一点引起了国会民主党的不满,他们认为川普曾呼吁前司法部长塞申斯回避通俄门,还曾要求前FBI局长科米,放弃对涉入通俄门的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将军的调查,民主党认为这些都涉嫌干预司法。因此一定要在这点上做文章。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穆勒在自己的报告中提到:

3)不能定论总统犯罪,但也不能说他没犯罪
4)还提到,没有对川普进行指控是因为司法部有规定,不能对现任总统提出犯罪指控,因为会影响总统执政。

这种模棱两可的表述,也让左派的反川普人士,似乎看到了还能逮到“猎物”的希望。他们想基于穆勒这种模棱两可的话,来找到川普干预司法的把柄。也因此,穆勒即便公布了调查报告,民主党也是不依不饶。川普总统自己就说嘛,民主党是想把通俄门调查,整个重新再来一遍。

与此同时,现在国会众议院,有至少85个民主党人,差不多是众院民主党人的三分之一,他们宣称会支持对川普的弹劾案。这些都是比较激进的民主党人。但是老牌民主党,立场还没有那么极端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目前并不支持弹劾案。所以那些激进的民主党,也希望看,能不能从穆勒嘴里掉出来点肥肉,他们可以藉以打击川普。

所以说,这次穆勒的听证,关系到川普总统的安危,但是穆勒本人之前宣称并不想来国会调查,他的声明说啊,他能讲的,都在那一本书厚的报告里了。不过呢,民主党一定要穆勒去听证,他们觉得穆勒本人亲自出来讲的证词,要比死板板的报告,更有力道。

刚才说了,这次听证,民主党主要专注于川普是否妨碍司法。没有说共和党,那在这两个众议院委员会的共和党议员也都发问了,他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穆勒调查的政治动机。

好,刚才简单介绍了一下这次穆勒听证的背景。下面,咱们就进入穆勒的听证环节,我挑选了一些关键语句,来听听74岁的穆勒都说了些什么。

穆勒开场白:我的报告就是我的证词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如我所解释的,在5月关闭特别检察官办公室的时候。我们的调查报告,包含我们的发现和分析,以及我们做决定的原因。我们进行了超过两年的调查。在写报告的时候,我们严谨呈现调查结果,审查了每一个用词。我不想再用另一方式总结或描述调查结果,就像我5月29号所说:我的报告就是我的证词。我会遵照报告所述来陈词。】

穆勒先做了开场陈词,他重申了在调查报告中的四点结论,我们刚才已经提到了,这里不再重复。穆勒还提到说,让检察官出席听证,就一项犯罪调查进行质询,是很不寻常的举动,因为可能影响正在进行的调查。所以他今天会对提问做有限度的回答。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在我们调查的过程中,我们起诉了超过30名被告,他们犯了联邦罪。包括12名俄罗斯军官,7名被告已经被判有罪或已认罪。个别起诉案件至今仍在审理中。】

随后,就进入了提问环节。有的议员称呼穆勒是“穆勒局长”,这是因为穆勒曾担任过12年的FBI局长,其中包括911时期。

民主党设不利川普“话局” 穆勒流畅作答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 纳德勒
【穆勒局长,总统多次声称,你的报告中没有提到他妨碍司法,并且完全撇清他没有犯罪,但这不是你的报告中所说的,是吧?】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正确。那不是报告中说的。】

民主党籍的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提的问题,是民主党最想问的,他是在国会推动持续调查川普的两个推手之一,另一个人是亚当·席夫,我们一会儿会看到。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
【报告也没有做出结论说,总统没有妨碍司法,对吗?】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对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
【那么完全撇清他呢?你真的完全撇清了总统吗?】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没有。】

纳德勒接着又问,在任总统是否可以在卸任后被指控,穆勒做了肯定回答。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
【看这样表述是否对?如果你已经做出结论,总统犯有妨碍司法的罪行,但你不能公开在报告或在今天提出,是吗?】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根据司法部指导意见,不能指控在任总统。这是违宪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
【但是在司法部的政策下,总统卸任后可以被指控干预司法,对吗?】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对的。】

为了继续寻找川普干预司法的证据,纳德勒又继续追问。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画外音)
【总统曾拒绝你和你的团队的问话请求吧?】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画外音)
【你和你的团队是否努力了一年多,才得以问话总统?】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画外音)
【你和你的团队是不是建议总统律师,问话总统对调查很重要?】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画外音)
【这是不是真的?就是你和你的团队说,接受问话符合总统和公众的利益?】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多数党主席 纳德勒(画外音)
【但总统仍然拒绝坐下来接受你和团队的问话?】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是的。】

共和党追问通俄动机 穆勒拒绝答话

接下来,共和党的提问则是完全另一种景象,他们质问穆勒,对川普的调查是否有政治动机,还有就是为什么只调查川普,而不调查希拉里那一边。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Steve Chabot
【与你们针对川普选战的行动截然相反,希拉里选战雇用Fusion GPS,搜集川普选战的黑材料,通过与外国政府有连系的人士。但你的报告一点没有提到Fusion GPS。】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跟你讲,这不在我的调查范围内。】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你和科米)是好朋友,你们能一起工作,但不是朋友吗? 】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们是朋友。】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这就是我的问题。谢谢你的回答。那么总统川普开除科米,这是你希望调查的潜在的妨碍司法吗?】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不会谈这件事。这是司法部的内部讨论。】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川普是否跟你提到开除科米的事?】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记不住了。】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什么?】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记不住了。我不这么认为,也不会那么认为。】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你不记得了。但如果他跟你提到了,你就是证人,能证明总统谈到开除科米时的思想状态。我想这是可能的。你也在报告中标注了,任何你所认为是妨碍司法的行为,都基于一个腐败的思想状态是吧?】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写的是)腐败的倾向。】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Louie Gohmert
【是的。如果某些人知道他们没有与任何俄罗斯人勾结,去影响大选。但他们发现,偌大的司法部,居然找来的都是恨他们的人调查他们,然后相关的特别检察官,还雇来十几个恨他们的律师(参与调查)。但这个人知道他是无辜的,他也没有腐败行为去干预。那他所做的就不是妨碍司法,他是在追求司法公正。然后你又用两年进行调查,这说明你一直很不公正。】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在等你的问题。】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Matt Gaetz
【俄罗斯真的告诉了斯蒂尔那么做,还是他全凭自己捏造(卷宗),他有没有跟FBI撒谎?】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有关斯蒂尔的事,不在我的调查范围。】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Matt Gaetz
【不,这完全在你的调查范围。穆勒局长,我告诉你为什么。两件事只有一个是可能正确的,要么斯蒂尔完全捏造卷宗,俄罗斯也没有指派他,去做这个巨大的犯罪阴谋。要么是俄罗斯人跟斯蒂尔撒谎(骗他这么做)。如果俄罗斯跟斯蒂尔撒谎,去破坏我们对新选总统的信心,那正是你的调查范围。因为你在刚才的开场陈词中说了,你的原则是完整全面地调查俄罗斯干预问题。但你对俄罗斯是否通过斯蒂尔干预大选,不感兴趣。如果是斯蒂尔撒谎了,你就该起诉他,就像你起诉很多别的人一样。但你在报告中一点都没提到他。】

共和党联邦众议员 Jim Jordan
【你能起诉总统身边的所有人,因为虚假陈述,但那个捏造事实,造成了通俄门的那个人,你却不能起诉他。我想这难以置信。】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不确定我会认同你的描述。】

下午的听证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举行,这个委员会的主席是民主党籍的亚当·席夫,少数党领袖是德文·纽尼斯。在美国国会,任何一个党在众议院或参议院成为多数党,那它们下面的那些各种委员会啊,就都由这个多数党的成员担任主席。去年11月中期选举以后,民主党掌握了众议院的多数席位,所以今天听证穆勒的这两个委员会,都由民主党担任主席。

其实关键内容上午都出来了,下午的听证没有太多的关键信息。

众院情报委员会少数党领袖 德文·纽尼斯
【民主党与俄罗斯共谋,编纂了斯蒂尔卷宗,俄罗斯律师Natalia Veselnitskaya,与斯蒂尔卷宗的主要执笔人,Fusion GPS的负责人Glenn Simpson共谋。民主党已经承认这一点,通过采访和他们平时对记者的声明。今天的听证根本不是为了索取信息。民主党说想让穆勒报告活起来,创造一个“电视时刻”,让穆勒回忆自己的报告。换句话说,这场听证就是场“政治闹剧”。】

穆勒忘记 是哪个总统任命他做法官

今天的听证中也出现了一些诙谐的场面。比如穆勒曾被任命为马萨诸塞州的联邦法官,但是是哪个总统任命他的,他却记错了。可能是现场的气氛太紧张了吧。

民主党联邦众议员 Greg Stanton
【你曾是海军陆战队员,曾服役越战,并且得到过铜星和紫心勋章。是吧?】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是的】

民主党联邦众议员 Greg Stanton
【那么是哪位总统,任命你为马萨诸塞州的联邦法官呢?】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哪个参议员?总统?噢,是哪个总统?我想是布什总统。】

民主党联邦众议员 Greg Stanton
【根据我的笔记,是里根总统任命你的。】

前通俄门特别检察官 穆勒
【我弄错了。】

听证结束 通俄问题或没有画句点

在今天的听证中,穆勒始终拒绝回答通俄门调查的最初动机,也拒绝回答触发通俄门调查的“斯蒂尔卷宗”的有关问题。可以说,穆勒的听证会,恰如他所说,完全是围绕通俄门结案报告的内容在回答,没太多新意。民主党其实也没有得到什么新的内容,只是再次确认了一下,川普是否有妨碍司法的嫌疑。

从川普发出的一连串推文来看,他一直在关注这场听证。他转引了福克斯新闻主播克里斯·华莱士的推文说:穆勒的听证,对民主党和穆勒自己来说,都是场灾难。川普还转发了总统律师塞库洛的声明,声明写道:穆勒的听证证实,通俄门调查是由一组具有政治偏见的人所主导。川普在推文中重申:没有共谋,也没有干预司法。

川普说:“这对共和党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天。对我而言也可以说是得意的一天。”“民主党以前是两手空空”,他在白宫外对记者表示。“如今更加一无所有。我认为2020年选举他们会惨败,包括在国会的席次,就因为他们选了这条路。”

美国总统 川普
【无论穆勒听证表现如何 每个人都清楚了 通俄骗局无法被辩护】

总结起来,在穆勒的听证上,共和党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民主党呢,只是再次确认了,穆勒认为川普还是有干预司法的嫌疑。但是像刚才一名共和党议员说的,川普并没有干预司法,他所做的正是在政治偏见的对待下,寻求司法公正。那么听证结束后,民主党与共和党在通俄问题上的较量显然还没有结束,我们继续关注。

好,今天的新闻拍案惊奇就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解密通俄门系列之三:通俄门起源,以及主要幕后“黑手”

解密通俄门之二:川普的崛起与左派的恐慌,还有人为的俄罗斯恐惧症!

解密通俄门之一:特别检察官穆勒是无间道,还是幕后黑手?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7-25 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