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吳惠林:現代經濟成長的迷思──正確認識GDP

中華研究院研究員吳惠林。(廖素貞/大紀元)

人氣: 9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7月30日訊】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發動「貿易戰」,表面原因是中國使用「不平等貿易」致美國對中國產生龐大數字的「貿易逆差」,美國經濟也因而衰弱,所以他要「重振美國,重創中國,重建世界」。也就是說,在中共使用「新重商主義」等侵略策略的不公平貿易下,中國經濟快速強大,美國相對停滯,甚至衰弱;為了振衰起敝,川普乃採用關稅策略,「以惡制惡,以暴制暴」、「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以達削弱中國經濟、讓美國經濟重振而強大的目的。

各國競爭經濟強權

那麼,如何顯現國家經濟的強弱呢?最簡單和最明確的指標就是「GDP」,而中國的GDP在二零零零年已超過義大利,二零零五年趕過法國,二零零六年再超越英國,二零零七年又趕過德國,到了二零一零年又超越日本,若照其增長速度,很快地就要超過美國了。其實,早已有超美的訊息出現了。不過,川普也公開揚言,在他總統任內,中國經濟別想超越美國。即便大家對中國的GDP數據強烈質疑其造假、高估,卻承認其經濟的快速強大。

眾所周知,不只美中兩國在「經濟」上爭強,世上所有的國家都在「拚經濟」,連共產國家也不例外;而自由民主國家,「經濟」更是選戰成敗的主因。美國一九九零年代柯林頓的「笨蛋,就是經濟!」讓他贏得大選,而二零一八年底,台灣的九合一大選,「經濟一百分,政治零分」也讓國民黨鹹魚翻身大勝。

既然「經濟」被世人這麼看重,是不是大家都明白「經濟是什麼」了呢?「經國濟民」、「經濟即生活」被琅琅上口,而「所得」、「薪資」無疑是真實的呈現,「賺大錢」更是大白話。不論如何,「經濟成長」的追求已是共識,而「經濟學」也早從一七七六年以來就成為一門學問,但到一九三零年代全球經濟大恐慌及隨之而來的一九四零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現代經濟成長」才真正熱門起來,追求「高經濟成長率」也成為各國的政策目標。

我們知道,耳熟能詳的「經濟成長率」是「實質GDP的年增率」,而GDP也就等同於「經濟」,這是美國老布希總統時代定調的,由GNP轉換而來。翻開當今標準經濟學教科書,幾乎都分為「個體經濟學」和「總體經濟學」兩部分,而總體經濟學就開宗明義介紹GDP,之後的各章節也都圍繞著GDP的種種作解析。

GDP是啥米?

「GDP」是「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簡稱,顧名思義是「國內生產毛額」,教科書中的定義是「一國『國內』在『一定期間』內所『生產』出來,供『最終用途』的物品與服務之『市場價值』」。在此定義下,GDP有「國內」、「一定期間」、「生產」、「最終用途」以及「市場價值」這五大限制或特色,它有「支出面法」和「附加價值法」兩種衡量方法,實務上則是以支出面、生產面與所得面三種方法分別計算,再調整銜接,是「國民所得會計帳」,也就是「收入」等於「 支出」,最常用的是「凱因斯所得恆等式」,標準的式子是:GDP=C+I+G+X-M,C是民間消費支出,I是投資,G是政府消費支出,X是出口,M則是進口。

這個國民所得帳被認為是一九四零年代由顧志耐(Simon Kuznets, 1901-1985)創建出來的,他也因而被尊為「國民所得之父」,也成為他獲頒一九七一年(第三屆)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主因。雖然顧志耐也在一九四零年代帶領軍編算國民所得,但現今各國通用的聯合國「國民會計帳」,卻是由李察‧史東(Richard Stone, 1913-1991)發展出來的,他也因而被稱為「國民會計之父」,也在一九八四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由他們兩位的獲頒諾貝爾獎,可以得知國民所得或GDP會計帳的重要性。

國民所得或GDP會計帳的確是二十世紀的偉大發明,其神奇之處就在「它設法將人類所有的活動壓縮成一個單一的數字」,它是一個「加總」的數字,可以讓政府政策制訂者採取行動的數字,也就是當今各國政府都應用凱因斯理論,讓政府以財經政策促進有效需求(亦即透過C、I、G和X的增加)來拚經濟、追求經濟成長的指標數字。

不幸的是,自一九四零年代迄今,各國政府帶頭以該指標為標的拚經濟、拚成長的結果,卻在全球貨幣戰爭、經濟戰爭下,脫離各國應分工合作、互通有無的本質,逐漸將人類的未來賣掉,眼看「永續發展」愈來愈無望。問題到底在哪裡?關鍵就在GDP及其作為經濟成長的衡量,不但讓人民無感,甚至讓寶貴資源誤用、濫用。有人就這樣說:「過去我們用GDP來評估國家的經濟力,現代的政客們卻用它來騙取選票。」人民若不能清楚明白GDP,就很容易被騙得團團轉。

其實,同樣的GDP,在不同時期的內涵不盡相同,即使同樣的意涵所涵蓋的項目也可能有異,而且估計方法也有別。說到底,GDP從一開始就不是被設計來衡量國民福祉,它是衡量一國財政收支的工具,是一種會計帳,而其帳戶複雜,資料又難精確,很容易被喬來喬去,人民很容易受唬弄。雖然當前經濟學教本都有專章介紹國民所得、GDP,可是難懂難教,連經濟學老師都視為畏途,很需要有深入淺出、講清楚說明白、接地氣又容易看懂的書籍出現。英國《金融時報》資深主編凌大為(David Pilling)撰寫的《你的幸福不是這個指數:透視經濟成長數據的迷思》(The Growth Delusion: Why Economists are Getting It Wrong and What We Can Do About It),就是這樣的一本書。

將GDP和成長講清楚的一本書

作者凌大為憑藉著二十五年來對於經濟發展的報導、觀察與訪問所得,對GDP提出質疑。作者透過清晰、幽默、活潑且帶批判性的文字,為庶民們揭開經濟成長的數據與現實社會發展之間的矛盾,亦即,各國政府不斷地追求經濟成長的數字,但這項由訓練有素的經濟、統計、計量經濟學家,透過複雜的數學公式所計算出來的經濟指標是否準確無誤,即便是準確,但一般民眾所關心的就業機會、薪資成長、是否有財力負擔房貸等等,卻無法由該數據反映出來。不幸的是,各國政府卻都被這個抽象的經濟概念給綁架挾持了,在不斷追求GDP成長的同時,人民的生活福祉不但沒提高,反倒退步了。問題就在GDP這個指標被誤用、誤解,有必要將其真相揭開,並且加以改進。作者撰寫這本書,為我們說清楚講明白這些迷思。

本書分三大篇,第一篇談成長的問題,以六章循序漸進談GDP的誕生及其體質內涵和估計方式諸種根本問題。第二篇分三章談先進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GDP和經濟成長真相。第三篇則以五章探討如何改進GDP和超越成長、邁向「福祉」和「幸福」之路。

作者特別強調,本書不是要否定GDP作為經濟衡量標準的存在價值,而是要帶領讀者以更宏觀的角度,去觀察經濟發展的走勢,更期望可以建立一項更健全的方式、指標,作為社會發展與人民幸福的多元衡量標準。

的確,GDP國民所得指標有很高的參考價值,但因其項目複雜,且調查統計難度高,很容易被假造和誤用。政府只能將其作為一種資訊參考指標,而且應誠實認真去調查、編製,讓它盡量反映現實,提供研究者及全民參考應用。絕不可以作為施政的唯一目標,否則會將未來賣掉。讀本書會讓你清楚明白,免於受政客欺騙、操弄而投錯票。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7-30 3:0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