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滲透台灣系列報導——藝文篇(下)

藝人如何衝破中共封殺 台導演:放眼世界

台北(右)與札幌(左)兩地電影委員會簽署影視合作備忘錄。(台北市電影委員會提供)

人氣: 287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江禹嬋台灣採訪報導)中共近年來斥資打造絢麗舞台,包含頂級音響、樂團配備,影視業皆採大型製作、場面氣派不已。在光鮮亮麗的背後,台灣藝人到中國大陸演出,卻受到諸多限制。而對近日香港「反送中」遊行抗爭的態度,更成為到中國發展的港台灣藝人審查指標。

近年來,台灣影視創作都面臨是否前往中國大陸市場的抉擇,因題材限制,包含神鬼靈異、轉世、穿越時空等劇,觸及到無神論,許多台灣劇本在審核時就被刷下,或經過刪改。

接上文

勿只看大陸市場 影評人:台灣可貴在「有文化的根」

對此,知名影評人、金鐘獎評審藍祖蔚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不要只看大陸市場,台灣最吸引人的就是文化的力量,近幾年國外邀約不斷可看出,只要拍得出好作品,就會有更多機會發光發熱。

即便大陸市場非常大,有全世界數一數二的觀影人口,藍祖蔚談到,除了自我設限,重要的是必須要投合對方的意,無論有再多的創意發想、再好的題材,「你想要做什麼,只要它(中共)不同意,你根本就沒得做嘛!」就創作完成度上而言,只有在自己土地上開花結果才會非常自然順暢。

就是拍你自己所熟悉的題材,把它好好拍出來,講出來,自給自足並不是太難的事情。他舉出,導演曹瑞原的《一把青》可以在台灣創造出很大的反響就是一例。「很久以前也沒有中國大陸市場,台灣電影不也活得好好的,也非常生機蓬勃,你拍得好資金自然就會來。」藍祖蔚說。

公視播出的《通靈少女》正打破(中國大陸市場)這樣的思維,成為HBO首部全華語發音的自製影集,在23個國家播映。他說,導演陳和榆就是靠自己的力量,走了另一條路,與國際迅速接軌。陳和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提到,身邊不少人建議他要往中國大陸市場發展,但他認為,若要去中國大陸市場,原本宮廟文化與宗教的元素就可能被犧牲掉,期待能保留最大的掌握度,陳和榆強調,「中國大陸是很好的市場,但不是唯一的市場。」

藍祖蔚談到,「文化要有根才有力量」,所有動人的創作,都是因為從自己土地上開出來的花朵、枝幹,這樣的作品才會有力度。

目前到專制體制下的中國大陸市場,一定水土不服,在勉強的情況下,怎能完成傑出的創作。寄望在別人的土地上創作,基本上都會有水土不服的痛苦,特別是在所有作品都不夠自由,題材皆要受到政府上級長官審批的情況,當然讓人適應不良。

藍祖蔚說,「從自己土地上開出來的花朵,綻放出自己的芬芳,才會獲得別人的尊敬」,如果一味投其所好,別人便看不見你的符號、色彩,到頭來只是白忙一場。

對此,身為台灣藝術學校龍頭、台灣藝術大學校長陳志誠則表示,台灣許多藝文團體表現很優秀,卻無法推展到全世界,正是因為受到中共的打壓。

曾任職文化部派駐法國台灣文化中心主任的陳志誠自豪地說:「在法國主辦一千場次表演,都沒有被打壓。」他透露小祕訣,過去政府總是通過政治力量安排演出,而他是通過專業平台接洽演出,就如同台灣的兩廳院每年都有年度表演規劃。

陳志誠首先提企劃,讓兩廳院策劃人願意把台灣節目安排到年度節目裡,包含文宣、年度節目冊、經費、藝術社群都安排好,整個年度宣傳作業都出去了,就不可能單獨把某個節目撤出,「因為都排好了,中共就無法阻擾。」台灣有很好的條件,只是不知道怎麼作戰。

長年在國外的他觀察,國際間對台灣都很正面、友善,也沒有所謂政治壓力。他坦言,台灣許多人不了解國際真正的狀況,錯誤認識中共在國際上很有辦法,這並非實際情況。

效法國際名導李安 曹瑞原:演藝光環更長遠

台灣藝文、影視業大環境不佳,藝人、創作者紛紛到中國大陸爭取演出機會,不過對岸打壓事件層出不窮,許多導演、演員為了中國大陸市場,在創作上不斷自我設限,迎合中共所希望的政治表態。台灣知名導演曹瑞原建議,台灣各界應該用更高的制高點、文化力量,去看待這些迫於政治表態的台灣創作者。

因《一把青》獲得金鐘獎6項大獎的導演曹瑞原,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談到,對於面臨表態的港台藝人,這是中共的政治企圖,無法迴避。但這就必須回歸到每人自己內在的靈魂,要做出如何選擇?許多台灣藝術創作者礙於生存,希望掌握更廣大市場,其實可以被理解。他認為,只要對台灣的愛以及那顆心不動,其實到哪都可以。

他認為,如果迫於現實,或許不用這麼非黑即白的批判,應用更加開闊的心態去看待這些事,如果這些創作者的靈魂與心在台灣,或許更可以有機會讓台灣的軟實力被看見,讓台灣創意更廣泛遊走,知道這些優秀的人員來自台灣。

中國大陸影視圈不斷有新人輩出,台灣人再怎樣也無法融入,這時從台灣來的「獨特性」反而成為工作中的優勢。

人生高峰迴歸台灣 二度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獎

曹瑞原舉出,來自台灣的國際導演李安正是如此,當他以《斷背山》(Brokeback Mountain)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走到人生最高峰,大家正引頸期盼李安接下來會拍什麼樣的大製作電影,這時他反而回到台灣拍《色戒》。

曹瑞原認為,這就是李安有智慧的地方,他深知自己來自台灣的獨特性,不只是跟好萊塢那些大導演走在一起,或是讓外界認為,他就是一個美國導演,很多人很傻,認為自己必須要變成好萊塢的知名導演、演員才符合成功的定義。

正因為李安把自己的獨特性展現出來,2012年李安所執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締造了許多傳奇,不僅完美的劇情架構交織令人讚歎的哲理,因此第二度拿下奧斯卡最佳導演獎。曹瑞原提到,正因為他有這樣的恢宏的視野,才能拍出這樣的一部巨作。

而片中許多扣人心弦的場面,絕大部分都是在台灣拍攝。李安當時也希望,這樣高規格的片場,能為台灣影視產業寫下新的里程碑。

就是李安擁有異國特質,而在好萊塢得到嶄露頭角的機會,得到更多執導大片的機會。曹瑞原建議,台灣演員必須要懂自己的優勢,「想想你的靈魂到底在哪裡,這樣才能走得更長更遠。」

他認為,台灣各界應該用更超脫的文化力量,去看待這些問題,應該擺脫這種糾結與互相指責的心態。因為藝文創作原本就沒有所謂的意識形態、政治立場,不訪讓台灣創作者可以在各地發光發亮,也讓中國(中共)無法直接用這種力量去箝制台灣創作者。

家鄉有豐沛能量 明星自帶光環

對許多赴中國大陸的台灣藝人,曹瑞原提出建言:「不管到哪裡,要記得是從台灣來的,只有讓台灣壯大了,才會一直被簇擁著,當台灣完全沒有時,自己的明星光環也會不見。」

這是很難形容的化學關係。他舉例,香港演員十年前在中國很活躍,所以從香港來的演員就是有一種光環,包含鄭伊健、陳小春、古巨基等,當香港影視產業強大,你就是從香港來的大明星,當香港影視界被控制沒落,這種新鮮感不再,光環就沒有了。隨著香港影視產業的沒落,他們現在在中國大陸能發揮的地方越來越小。

他提醒所有在中國大陸打拚的台灣演員,「有機會一定要回過頭來幫助台灣產業。你們才能持續你們的明星光環」。當台灣沒有了,影視產業低迷,原有光環將慢慢消逝。除非你已成為跨區域、跨國際的明星,如劉德華、舒淇等國際巨星,則不受影響。若還是地域性的一哥一姊,明星光環很快就會不見。

如果此刻已在中國大陸有一定地位,這時再度回過頭來在台灣拍了一部很優秀的片子,你在中國大陸或在其它國家,將會受到更高的評價,光環將會持續、走得更遠。

接受中資挹注 不會有好結果

此外,劇情描述中國空軍及其眷屬,從國共內戰到流亡台灣的顛沛人生的《一把青》,奪下金鐘6大獎項之前,曾面臨高達台幣6000萬資金缺口,有中資願意資助,但女主角朱青則必須擁有共產思想。

當時如何取捨?曹瑞原說,雖然當時已走到絕境,似乎看到一個綠洲,但這個條件會影響《一把青》整部作品的想法與走向,朱青的角色意義重大,不容更改。「我只是想講述那個故事所處的時代,發生了哪些事。」

他強調,一個作品要花費生命、時間與精力去完成,不應為了外在條件而放棄原本的堅持。「你花這麼大的力氣,結果因為中途這樣的一個決定,放棄這些堅持,最終不會有好結果,之後你回頭望的時候,會後悔的。」

年輕人的文化底蘊、熱情 是台灣的最大優勢

至於台灣的優勢在哪?曹瑞原分析,「年輕人創作能量絕對是台灣一個很重要的優勢。」台灣年輕人的創作,內在文化底蘊比目前中國大陸、東南亞都高,台灣政府應該正視這些年輕人的創作能量與潛力,多給予機會。

只是台灣環境沒有太多實戰機會,中國大陸因為有非常多的大型片子推出,因此中國年輕的創作者,更有機會可以練兵,但是台灣的年輕人具有國際性的視野,創意思維能量很強,如果有同樣的機會,會表現得非常好。

即使外在條件很差,製作預算偏低,台灣創作者充滿夢想與熱情,完全願意投注更大的心力從事影視產業,因此依舊可創造出許多優秀的作品。不像中國大陸完全電影工業化,完全細緻分工,台灣這些充滿熱情創作者只要被集合起來,力量會非常大。#

責任編輯:葉紫微

評論
2019-08-04 11: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