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小剛:中國大饑荒餓死3755.8萬人?!

——大饑荒餓死3755.8萬人並非子虛烏有,也非空穴來風

中共在上個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為了「超英趕美」,發動了全國性的「大躍進」運動,最終爆發了大饑荒,致使數千萬民眾死亡。(網絡圖片)

人氣: 975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2日訊】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發動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運動,導致中國發生了中國歷史上乃至世界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大饑荒,將那時的中國變成了人間煉獄,將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拖入了苦難的深淵。大躍進給民族造成的損失不是開一次七千人大會就能夠彌補的,大躍進給人民造成的災難不是毛澤東在會上做一次自我批評就能夠一筆勾銷的,人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現如今,大饑荒已成為歷史,任何人都不能忘記那段歷史,因為忘記歷史就意味著背叛!下面對到目前為止我所知道的披露大躍進造成3755.8萬人死亡的情況做一個簡單的梳理。

《爭鳴》雜誌2005年11月刊登了一篇羅冰所寫的、名為「大躍進遺禍祕密檔案解封」的文章,文中寫道:今年2月、7月,中央政治局二次討論,對59年至62年的檔案,下達命令解封。但遲至9月中旬才正式執行解封命令,這是因為中共中央保密委員會雖然收到解封命令,但有諸多清規戒律的限制手續,如規定要專業部門對口,經省委宣傳部核准,省政府新聞辦、人事部門核准;並規定解封檔案材料一律不作新聞、政論、宣傳用途;還規定獲准審閱解封檔案部門、人員要登記備案,還嚴格限制在廳局級或以上幹部,等等。

文中摘錄了59年至62年全國非正常死亡人數,並且說明是摘自檔案《1959年至1962年全國各地非正常死亡情況》的原始資料。羅冰在文中還披露:過往通稱「三年自然災害」的檔案資料,經過整理編輯後,已改為《1959年至1962年全國各地非正常死亡情況》、《1959年至1962年全國糧食、鋼年度實際產量情況》。現將原文有關死亡情況的內容摘錄如下:

1959年至1962年全國非正常死亡人數

1959年全國17個省級地區,有522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萬8千多人。

1960年,全國28個省級地區,有1155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72萬多人。

1961年,全國各地區有1327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11萬7千多人。

1962,全國各地區有751萬8千多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萬8千多人。

1959年至1962年的人口增長率

1959年人口增長率為-2.4%;1960年為-4.7%;1961年為-5.2%;1962年為-3.8%。

全國十二個縣在1959年至1962年間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人口超過100萬人以上。

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甘肅省、貴州省、安徽省、青海省七個省,在1959年至1962年,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人口,使人口下降了10%~12.5%。

著名學者、傳記文學家、中國人民解放軍大校、國防大學教授、四級研究員、曾任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等軍事學院助教、軍政大學政治研究室副主任、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國防大學《當代中國》編輯室主任的辛子陵在《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一書(註:香港書作坊出版社出版)及《致中共十八大新領導人》一文中也寫道:200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對1959年至1962年全國大饑荒的歷史檔案有限制地解封,這是官方正式內部公布的大躍進時期餓死人的權威數據:

1959年,全國17個省級地區,有522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萬8千多人。

1960年,全國28個省級地區,有1155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72萬多人。

1961年,全國各地區有1327萬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17.7萬多人。

1962年,全國各地區有751.8萬多人因飢餓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萬多人。

辛子陵還在《走出兩個誤區——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會時的講話》(註:該文收錄於《內幕》第10期:十八大政治局大名單和《放言救黨論國是》一書,該書2010年7月由香港書作坊出版社出版)一文中寫道:改革開放中的問題要在進一步改革開放中解決,退回毛澤東時代,絕對是死路。

二十年票證經濟,餓死37,558,000人,我們這些老同志,想到這些往事就不寒而慄,慘然一嘆。毛澤東實踐的那一段共產主義,是人間地獄呀!餓死人的數字,楊尚昆記在一個專用的本子上,前四川政協主席廖伯康向尚昆匯報四川餓死人情況時在中央辦公廳見過。這是一個最低數字,我引用餓死人的資料時就低不就高。實際餓死人的數字肯定在4000萬以上。據尚昆講,中央得不到各省餓死人的真實數據,問民政局(管社會救濟),問公安廳(管戶口),都隱瞞縮小數字,認為這是給三面紅旗抹黑,給毛主席抹黑,要影響省委書記和省長仕途的。

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國,歷朝歷代因災荒餓死的人數加在一起是多少呢?2900多萬,不到3000萬人。封建王朝是不允許隱瞞災情的。大清律規定:總督和巡撫要向朝廷飛章奏報災情,晚報一月官降一級,晚報三月革職。我們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隱瞞災情成了對領袖忠心、黨性強的表現。前些日子,高調紀念主川時餓死1000萬百姓的李井泉誕辰100周年,又樹立了一個說假話的樣板。所以,在我們的體制下,毛澤東一朝一代餓死的人數比歷朝歷代餓死人的總和,還要多750萬人。

2011年6月,香港《開放》雜誌發表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裴毅然的文章《楊尚昆披露大饑荒死人數字》。文章披露,2009年12月27日,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在北京朋友聚會中發言稱,「毛澤東實踐的那段共產主義,是人間地獄呀!餓死37,558,000人,楊尚昆記在一個專用本子上,這是一個最低數字,實際餓死人的數字肯定在四千萬人以上。」

另外,北京思源社會科學研究中心總裁、思源兼并與破產諮詢事務所所長曹思源(註:1968年畢業於中共江西省委黨校理論部,1982年畢業於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先後在中央黨校、國務院研究中心、國務院辦公廳和國家體改委工作。)2012年5月5日在鳳凰博客上發表了題為「從三千多萬人餓死中應吸取什麼教訓?」的文章,該文內容為曹思源2012年5月2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趙倩採訪時的情況,文中也有對大躍進死亡人數的描述,以下為原文摘錄:

長期以來都說,三面紅旗是偉大的,所謂三面紅旗就是總路線、大躍進、人民公社。不承認大躍進中餓死人的事實,這個資料長期以來是保密的,1960年到現在也有五十多年了,最近已經超過了保密時限,所以中央把這些解密了,解密以後對這個問題的研究,是在一定範圍裡放開了,於是就形成了一種矛盾,部分研究工作者知道這些歷史,59、60、61前後這三四年裡全國餓死人的總數3755.8萬人,3755.8萬人是怎麼來的呢?是各個地方報上來的。周恩來總理給各個省打電話,讓他們把餓死人數報上來,材料集中在周恩來這裡然後轉報給毛澤東,這個數據是逐級報上來的,顯然會小不會大。一個縣委,死了5萬人,只會報3萬人、2萬人,不會說死了8萬人。

沒有誇大的傾向,只有縮小的傾向,因此經過研究餓死3755.8萬人作為官方統計數字,應該講是最低限度的數字,分析結果有可能是四千多萬,我們不用四千多萬,我們用官方的統計數字,也就是3755.8萬,這是最低限度的可靠數字,由於這個數字目前只是解密了,並沒有全面公布,只有一部分人知道,大部分人還不知道。

對此我有體會,我在一個小會上講59、60年餓死人的教訓,當時有個年輕人說不可能,如果死了這麼多人,怎麼我沒聽說過呢?然後我給他作了詳細的解釋,他還半信半疑。長期的保密數據在一定條件下解密了,多數人還不知道,難免會發生爭論。這個爭論是好事,不是壞事。通過擺事實講道理可以讓我們對歷史上重大的事情了解得更清楚,能更好地吸取教訓。

既然羅冰在文中提到有「三年自然災害」(59、60、61)的檔案資料,曹思源2012年5月2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趙倩採訪時又說:「1960年到現在也有五十多年了,最近已經超過了保密時限,所以中央把這些解密了」,從此可以得出:剛開始存檔的是「三年自然災害」的檔案,即1959年到1961年三年的檔案,存檔時間就在1962年1月1日到1962年5月2日之間,保密時限應該就是50年。至於1962年的檔案則是1962年之後添加進去的,解密的時候跟前三年的一起解密了,因為,1962年全年的統計數據怎麼可能在1962年上半年就獲得呢?

可見,大饑荒至少餓死3755.8萬人可以說是不爭的事實,任何企圖掩蓋真相的做法都是徒勞的,任何企圖歪曲事實的說辭都是蒼白的,任何企圖篡改歷史的行為都是可恥的!#

責任編輯:趙元

評論
2019-08-02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