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小刚:中国大饥荒饿死3755.8万人?!

——大饥荒饿死3755.8万人并非子虚乌有,也非空穴来风

中共在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为了“超英赶美”,发动了全国性的“大跃进”运动,最终爆发了大饥荒,致使数千万民众死亡。(网络图片)

人气: 97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8月02日讯】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发动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导致中国发生了中国历史上乃至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大饥荒,将那时的中国变成了人间炼狱,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拖入了苦难的深渊。大跃进给民族造成的损失不是开一次七千人大会就能够弥补的,大跃进给人民造成的灾难不是毛泽东在会上做一次自我批评就能够一笔勾销的,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现如今,大饥荒已成为历史,任何人都不能忘记那段历史,因为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下面对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披露大跃进造成3755.8万人死亡的情况做一个简单的梳理。

《争鸣》杂志2005年11月刊登了一篇罗冰所写的、名为“大跃进遗祸秘密档案解封”的文章,文中写道:今年2月、7月,中央政治局二次讨论,对59年至62年的档案,下达命令解封。但迟至9月中旬才正式执行解封命令,这是因为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虽然收到解封命令,但有诸多清规戒律的限制手续,如规定要专业部门对口,经省委宣传部核准,省政府新闻办、人事部门核准;并规定解封档案材料一律不作新闻、政论、宣传用途;还规定获准审阅解封档案部门、人员要登记备案,还严格限制在厅局级或以上干部,等等。

文中摘录了59年至62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且说明是摘自档案《1959年至1962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的原始资料。罗冰在文中还披露:过往通称“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资料,经过整理编辑后,已改为《1959年至1962年全国各地非正常死亡情况》、《1959年至1962年全国粮食、钢年度实际产量情况》。现将原文有关死亡情况的内容摘录如下:

1959年至1962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

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万8千多人。

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72万多人。

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11万7千多人。

1962,全国各地区有751万8千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万8千多人。

1959年至1962年的人口增长率

1959年人口增长率为-2.4%;1960年为-4.7%;1961年为-5.2%;1962年为-3.8%。

全国十二个县在1959年至1962年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超过100万人以上。

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甘肃省、贵州省、安徽省、青海省七个省,在1959年至1962年,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人口,使人口下降了10%~12.5%。

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国防大学教授、四级研究员、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助教、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的辛子陵在《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一书(注: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及《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一文中也写道:2005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对1959年至1962年全国大饥荒的历史档案有限制地解封,这是官方正式内部公布的大跃进时期饿死人的权威数据:

1959年,全国17个省级地区,有522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95万8千多人。

1960年,全国28个省级地区,有1155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72万多人。

1961年,全国各地区有1327万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217.7万多人。

1962年,全国各地区有751.8万多人因饥饿及非正常死亡,其中城市有107.8万多人。

辛子陵还在《走出两个误区——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注:该文收录于《内幕》第10期:十八大政治局大名单和《放言救党论国是》一书,该书2010年7月由香港书作坊出版社出版)一文中写道:改革开放中的问题要在进一步改革开放中解决,退回毛泽东时代,绝对是死路。

二十年票证经济,饿死37,558,000人,我们这些老同志,想到这些往事就不寒而栗,惨然一叹。毛泽东实践的那一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人的数字,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的本子上,前四川政协主席廖伯康向尚昆汇报四川饿死人情况时在中央办公厅见过。这是一个最低数字,我引用饿死人的资料时就低不就高。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4000万以上。据尚昆讲,中央得不到各省饿死人的真实数据,问民政局(管社会救济),问公安厅(管户口),都隐瞒缩小数字,认为这是给三面红旗抹黑,给毛主席抹黑,要影响省委书记和省长仕途的。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民国,历朝历代因灾荒饿死的人数加在一起是多少呢?2900多万,不到3000万人。封建王朝是不允许隐瞒灾情的。大清律规定:总督和巡抚要向朝廷飞章奏报灾情,晚报一月官降一级,晚报三月革职。我们的制度甚至不如清朝。隐瞒灾情成了对领袖忠心、党性强的表现。前些日子,高调纪念主川时饿死1000万百姓的李井泉诞辰100周年,又树立了一个说假话的样板。所以,在我们的体制下,毛泽东一朝一代饿死的人数比历朝历代饿死人的总和,还要多750万人。

2011年6月,香港《开放》杂志发表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裴毅然的文章《杨尚昆披露大饥荒死人数字》。文章披露,2009年12月27日,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在北京朋友聚会中发言称,“毛泽东实践的那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37,558,000人,杨尚昆记在一个专用本子上,这是一个最低数字,实际饿死人的数字肯定在四千万人以上。”

另外,北京思源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总裁、思源兼并与破产咨询事务所所长曹思源(注:1968年毕业于中共江西省委党校理论部,1982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先后在中央党校、国务院研究中心、国务院办公厅和国家体改委工作。)2012年5月5日在凤凰博客上发表了题为“从三千多万人饿死中应吸取什么教训?”的文章,该文内容为曹思源2012年5月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赵倩采访时的情况,文中也有对大跃进死亡人数的描述,以下为原文摘录:

长期以来都说,三面红旗是伟大的,所谓三面红旗就是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不承认大跃进中饿死人的事实,这个资料长期以来是保密的,1960年到现在也有五十多年了,最近已经超过了保密时限,所以中央把这些解密了,解密以后对这个问题的研究,是在一定范围里放开了,于是就形成了一种矛盾,部分研究工作者知道这些历史,59、60、61前后这三四年里全国饿死人的总数3755.8万人,3755.8万人是怎么来的呢?是各个地方报上来的。周恩来总理给各个省打电话,让他们把饿死人数报上来,材料集中在周恩来这里然后转报给毛泽东,这个数据是逐级报上来的,显然会小不会大。一个县委,死了5万人,只会报3万人、2万人,不会说死了8万人。

没有夸大的倾向,只有缩小的倾向,因此经过研究饿死3755.8万人作为官方统计数字,应该讲是最低限度的数字,分析结果有可能是四千多万,我们不用四千多万,我们用官方的统计数字,也就是3755.8万,这是最低限度的可靠数字,由于这个数字目前只是解密了,并没有全面公布,只有一部分人知道,大部分人还不知道。

对此我有体会,我在一个小会上讲59、60年饿死人的教训,当时有个年轻人说不可能,如果死了这么多人,怎么我没听说过呢?然后我给他作了详细的解释,他还半信半疑。长期的保密数据在一定条件下解密了,多数人还不知道,难免会发生争论。这个争论是好事,不是坏事。通过摆事实讲道理可以让我们对历史上重大的事情了解得更清楚,能更好地吸取教训。

既然罗冰在文中提到有“三年自然灾害”(59、60、61)的档案资料,曹思源2012年5月2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赵倩采访时又说:“1960年到现在也有五十多年了,最近已经超过了保密时限,所以中央把这些解密了”,从此可以得出:刚开始存档的是“三年自然灾害”的档案,即1959年到1961年三年的档案,存档时间就在1962年1月1日到1962年5月2日之间,保密时限应该就是50年。至于1962年的档案则是1962年之后添加进去的,解密的时候跟前三年的一起解密了,因为,1962年全年的统计数据怎么可能在1962年上半年就获得呢?

可见,大饥荒至少饿死3755.8万人可以说是不争的事实,任何企图掩盖真相的做法都是徒劳的,任何企图歪曲事实的说辞都是苍白的,任何企图篡改历史的行为都是可耻的!#

责任编辑:赵元

评论
2019-08-02 2: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