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戈壁東:海外民運剪影 那些讓我感動的人和事

民眾在洛杉磯市政廳前的格蘭公園(Grand Park)集會抗議香港當局蘊釀的引渡條例。(姜琳達/大紀元)

人氣: 28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31日訊】一次偶然的採訪中,我見到了他們,也聽說了一些他們的故事。我想努力把這些、也許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些小故事串連起來,努力地看懂他們…… 因為有些事讓我深深地感動。

海外民運是一群負重前行的普通人

他們是誰?就是被稱為「海外民運」的那一群人。海外民運是個大慨念,「六四」民主運動被鎮壓後,逃亡海外的那些年輕學生開始。那些二十歲左右、被一個強大的邪惡政權全球追擊的年輕人,在爭取中國民主自由的理念下,在全世界所有願意收留他們的國家和地區,開始了針對中共各種形式的聲討和抗爭,「海外民運」由此而生。也許誰也沒有料到,他們的抗爭居然持續了三十年,當年的毛頭小夥和青澀女孩,如今已年過半百。嚴格說來,他們是一群被逼出祖國,流亡海外的不同政見者。

他們面對的是一個強大的巨無霸,一個極盡罪惡的所謂紅色政權,所以他們的抗爭注定了要經歷無可迴避的艱難。污衊分化打擊迫害是他們幾乎每天的必修課。其中,傷害最重的應該是那一群毫無政治經驗的、仍很稚嫩的年輕人。剛出於正義高舉民主自由的大旗時,他們就被沖到完全陌生的海外。對此,他們其實毫無準備。

被稱為「海外民運」的人,不是中共影視劇裡那些不食人間煙火的職業革命家。他們只是一些普通人,他們稚嫩、沒有太多的技能,在陌生的世界裡必須先學會養活自己。然而他們的生命註定要比其他人承受更多的負重,因為那來自正義的、自由民主的使命。

這幾年「海外民運」受到非議,除中共的刻意挑撥、污名和用“無間道”手法破壞以外,人們習慣使用最高準則來要求負重者的心態也是原因之一。所以,我一直想走近那些海外抗爭者,但我只能找到身邊唯一可以找到的「海外民運」人士,也許從他們那裡我們能看到這個群體的若干剪影,並從中了解一些事實。

他用生命在拼搏 醫生被感動流淚

讓我萌發採訪念頭的是民運人士丁建強。當我知道在聲援香港抗議活動的隊伍裡、口號喊得最響的那個人是腎衰竭95%,已經搶救過一次的危重病人時,我就想採訪他。我想告訴人們,在美國有這樣一些為了大多數人的正義,準備獻出自己生命的人。

有人告訴我,丁的心臟也嚴重疾病,因為心臟病發作,搶救的時候發現了腎臟95%衰竭。可是他從病床上下來就參加了遊行活動。在美國西部所有的民運活動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說:如果我的生命能換來中國的自由民主,換來中共倒臺,我願意明天就死。他的醫生被他感動得流淚。

想知道關於他的事情,採訪時他卻跟我談的全部是海外民運的話題:「美西民運是一張互聯網,他們相互支持,幾乎沒有發生過爭議。儘管與各種組織分散在不同地點,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近的聲援香港活動,一聲召喚,西雅圖、舊金山、洛杉磯、拉斯維加斯同時行動。」

採訪時,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到了洛杉磯,我當面又問了他這個問題。他說了一個我非常贊同的觀點:中國民主運動中發生的所有一切,都是民主進程中必不可少的歷程。錯綜的過程其實就是在集補中國民主啟蒙的缺失,是培育公民隊伍的訓練和積蓄過程,是在為未來做準備。

領軍者準備回去坐牢

採訪王軍濤是個意外,我原計劃去採訪六四雕塑家陳維明,因為《美國之音》報導自由雕塑公園以後,黑暗中傳來誹謗,所以需要真相。真相就是:十幾個熱愛自由民主的海外民運人士,用自己打工的錢負責建起了自由雕塑公園。他們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

王軍濤是海外民運的領軍人物之一,作為學者,他告訴我的信息足夠我做一個專訪。但是我還是決定讓他成為剪影的一角。他說的一句讓我印象特別深刻:「當那麼多民主人士在中共的牢裡經歷苦難的時候,我跨不過自己內心的坎,我準備回去與他們一起坐牢。」沒有誇誇其談,他的這句話傳達出了自由平等理念。其實真正的民運人士都知道自己不是什麼領袖,每人都只是一個擁有自由意志的普通公民。

人。

圖為完成「坦克人」的六四雕塑家陳維明,為了儘可能「還原」當年的情境,他還製造改裝出了一輛中共當年所使用的59式的戰車。(姜琳達/大紀元)

出生13天被母親抱著參加民運

未來是孩子們的。我在美西華人聲援香港抗議活動的遊行隊伍裡,看到了手推嬰兒車的母親和懷抱幼子的父親,有兩個八、九歲的孩子舉著標語牌喊著口號。

中共在洛杉磯組織了一場反港獨鬧劇,參加的人每人可以拿到200美元。但是所有民主活動,幾乎都是自發的,不僅不會有人發錢,還必須貼上自己餐費、油費,還要貼上自己的假期和公休。白髮蒼蒼的奶奶抱著孫子,艱難地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後,年輕的父母推著嬰兒車抱著幼兒,他們為了什麼?有人強迫他們嗎?沒有。正義就是翻滾在正直人們內心的一團正氣,它的滾燙足以使人們願意為它做出任何犧牲。

曉曉和丈夫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權活動人士。曉曉那天在右眼上扎了一塊布條,那是在聲援被惡警奪取右眼的香港女抗議者。她在聲援活動中發言的時候,她還不會走路的孩子就在她身邊的地上靜靜地坐著,擡頭看著她,好像在說:媽媽你真棒。

那孩子是我見過最乖的孩子之一,他的名字叫普選。曉曉說,普選出生13天她就帶他參加了民主活動。

在一次農民工討薪被警察打死的著名事件中,曉曉和丈夫為了維護被中共無理傷害的農民工,被中共抓進了監牢。出獄之後,他們逃到美國,成為了堅定的海外民運戰士。其實海外民運中所有年輕人都知道,今天的所有艱難奮鬥就是為了普選這樣的孩子們在未來能有一個有公民普選的社會。

「海外民運」是一個大群體,我只能寫出這點點滴滴。最近中共在洛杉磯出錢製造的一場鬧劇,因為有正義人群的存在,那夥代表黑惡勢力的人群只能心虛地把自己圈起來,鬧出了鬼鬼祟祟的滑稽劇。這讓我欣喜地看到,海外民運的勇武派也在悄悄地萌芽。◇

責任編輯:李思齊

評論
2019-08-31 10: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