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东:海外民运剪影 那些让我感动的人和事

人气 315

【大纪元2019年08月31日讯】一次偶然的采访中,我见到了他们,也听说了一些他们的故事。我想努力把这些、也许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些小故事串连起来,努力地看懂他们…… 因为有些事让我深深地感动。

海外民运是一群负重前行的普通人

他们是谁?就是被称为“海外民运”的那一群人。海外民运是个大慨念,“六四”民主运动被镇压后,逃亡海外的那些年轻学生开始。那些二十岁左右、被一个强大的邪恶政权全球追击的年轻人,在争取中国民主自由的理念下,在全世界所有愿意收留他们的国家和地区,开始了针对中共各种形式的声讨和抗争,“海外民运”由此而生。也许谁也没有料到,他们的抗争居然持续了三十年,当年的毛头小伙和青涩女孩,如今已年过半百。严格说来,他们是一群被逼出祖国,流亡海外的不同政见者。

他们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巨无霸,一个极尽罪恶的所谓红色政权,所以他们的抗争注定了要经历无可回避的艰难。污蔑分化打击迫害是他们几乎每天的必修课。其中,伤害最重的应该是那一群毫无政治经验的、仍很稚嫩的年轻人。刚出于正义高举民主自由的大旗时,他们就被冲到完全陌生的海外。对此,他们其实毫无准备。

被称为“海外民运”的人,不是中共影视剧里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职业革命家。他们只是一些普通人,他们稚嫩、没有太多的技能,在陌生的世界里必须先学会养活自己。然而他们的生命注定要比其他人承受更多的负重,因为那来自正义的、自由民主的使命。

这几年“海外民运”受到非议,除中共的刻意挑拨、污名和用“无间道”手法破坏以外,人们习惯使用最高准则来要求负重者的心态也是原因之一。所以,我一直想走近那些海外抗争者,但我只能找到身边唯一可以找到的“海外民运”人士,也许从他们那里我们能看到这个群体的若干剪影,并从中了解一些事实。

他用生命在拼搏 医生被感动流泪

让我萌发采访念头的是民运人士丁建强。当我知道在声援香港抗议活动的队伍里、口号喊得最响的那个人是肾衰竭95%,已经抢救过一次的危重病人时,我就想采访他。我想告诉人们,在美国有这样一些为了大多数人的正义,准备献出自己生命的人。

有人告诉我,丁的心脏也严重疾病,因为心脏病发作,抢救的时候发现了肾脏95%衰竭。可是他从病床上下来就参加了游行活动。在美国西部所有的民运活动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他说:如果我的生命能换来中国的自由民主,换来中共倒台,我愿意明天就死。他的医生被他感动得流泪。

想知道关于他的事情,采访时他却跟我谈的全部是海外民运的话题:“美西民运是一张互联网,他们相互支持,几乎没有发生过争议。尽管与各种组织分散在不同地点,但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最近的声援香港活动,一声召唤,西雅图、旧金山、洛杉矶、拉斯维加斯同时行动。”

采访时,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到了洛杉矶,我当面又问了他这个问题。他说了一个我非常赞同的观点:中国民主运动中发生的所有一切,都是民主进程中必不可少的历程。错综的过程其实就是在集补中国民主启蒙的缺失,是培育公民队伍的训练和积蓄过程,是在为未来做准备。

领军者准备回去坐牢

采访王军涛是个意外,我原计划去采访六四雕塑家陈维明,因为《美国之音》报导自由雕塑公园以后,黑暗中传来诽谤,所以需要真相。真相就是:十几个热爱自由民主的海外民运人士,用自己打工的钱负责建起了自由雕塑公园。他们是一群值得尊敬的人。

王军涛是海外民运的领军人物之一,作为学者,他告诉我的信息足够我做一个专访。但是我还是决定让他成为剪影的一角。他说的一句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当那么多民主人士在中共的牢里经历苦难的时候,我跨不过自己内心的坎,我准备回去与他们一起坐牢。”没有夸夸其谈,他的这句话传达出了自由平等理念。其实真正的民运人士都知道自己不是什么领袖,每人都只是一个拥有自由意志的普通公民。

人。

图为完成“坦克人”的六四雕塑家陈维明,为了尽可能“还原”当年的情境,他还制造改装出了一辆中共当年所使用的59式的战车。(姜琳达/大纪元)

出生13天被母亲抱着参加民运

未来是孩子们的。我在美西华人声援香港抗议活动的游行队伍里,看到了手推婴儿车的母亲和怀抱幼子的父亲,有两个八、九岁的孩子举着标语牌喊着口号。

中共在洛杉矶组织了一场反港独闹剧,参加的人每人可以拿到200美元。但是所有民主活动,几乎都是自发的,不仅不会有人发钱,还必须贴上自己餐费、油费,还要贴上自己的假期和公休。白发苍苍的奶奶抱着孙子,艰难地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后,年轻的父母推着婴儿车抱着幼儿,他们为了什么?有人强迫他们吗?没有。正义就是翻滚在正直人们内心的一团正气,它的滚烫足以使人们愿意为它做出任何牺牲。

晓晓和丈夫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权活动人士。晓晓那天在右眼上扎了一块布条,那是在声援被恶警夺取右眼的香港女抗议者。她在声援活动中发言的时候,她还不会走路的孩子就在她身边的地上静静地坐着,擡头看着她,好像在说:妈妈你真棒。

那孩子是我见过最乖的孩子之一,他的名字叫普选。晓晓说,普选出生13天她就带他参加了民主活动。

在一次农民工讨薪被警察打死的著名事件中,晓晓和丈夫为了维护被中共无理伤害的农民工,被中共抓进了监牢。出狱之后,他们逃到美国,成为了坚定的海外民运战士。其实海外民运中所有年轻人都知道,今天的所有艰难奋斗就是为了普选这样的孩子们在未来能有一个有公民普选的社会。

“海外民运”是一个大群体,我只能写出这点点滴滴。最近中共在洛杉矶出钱制造的一场闹剧,因为有正义人群的存在,那伙代表黑恶势力的人群只能心虚地把自己圈起来,闹出了鬼鬼祟祟的滑稽剧。这让我欣喜地看到,海外民运的勇武派也在悄悄地萌芽。◇

责任编辑:李思齐

相关新闻
六四周年至 洛杉矶纪念活动达高潮
接见民运人士 蔡英文:盼助中国走向民主化
张林:纽约民主力量筹备示威游行
“勿忘64”标语在南加州上空飘扬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热点互动】程晓农:拜习通话 美中关系如何变?
【思想领袖】布鲁尔:阿富汗的英雄救援行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