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評共產黨」全球有獎徵文參賽作品

【九評徵文】論中共是天下第一邪教

三人行

人氣: 8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12日訊】自從江澤民這個癌細胞輕鬆愉快的混入中共腦中樞,就向真善忍舉起了屠刀,將流氓愚蠢與邪惡發揮到極致,害得中共與他一起走向那不可救要的生命盡頭。

一,眾裡尋它千百度,豹皮一襲裹邪魔

當此人命危淺之際,專家學者們加強了查考琢磨中共的力度:到底是甚麼孽種暗結禍胎?究竟是何方妖魔興風作怪?說它是共產幽靈附體,是流氓無產者發家,全然無錯,但是很難說已經擊中了要害。須知它久經鍛練,深得厚黑學之精要:祖上不德?名譽不彰?嘿!朕即黨國,即三代表,它不僅作如是想如是說,而且白紙黑字寫到黨章憲法上,絕對不怕拿它當笑料,不怕戳它的脊樑骨。

依筆者之見,中共的邪教性質才是它的要害,它的最怕!不戴上這頂量身打造的帽子,儘管罄竹難書卻也丹青難畫;戴上這頂匹配精準的帽子,才真正撕掉了它那易容善變的畫皮,定格了它的廬山真面。討伐起來才堂堂正正,師出有名;千夫所指之下,才人人恨得起來,人人得而誅之為快!此一揭露還可促使中共體制中人猛醒:『哎呀!原來上了賊船,快快棄舟登岸叛教逃生去罷!』 在這裡我們還要向邪教船上的頭頭腦腦們喊話,包括大副二副新任船長們:縱然是『才自清明志自高』,怎奈何『紅朝未世運偏稍』!縱然是不惜玉石俱焚甘願盡忠孝,怎奈何這邪教紅朝,非驢非馬,不明不白,進退失據真荒謬!

現在一提『奧姆真理教沙林毒氣殺人』,『科學神殿教自殺昇天』,人人不寒而慄,恨之入骨。對中共就不見得了!儘管,這個國家級的邪教妖言惑眾花樣翻新,洗腦換心移植兇殘,以社會精英為原料加工製造狼人和邪教骨幹,建立虎狼共和邪教共和;一路殺來,逞兇作惡大半個世紀。試問:中共殘害了多少人?『奧姆』 『神殿』才殘害了幾個人?充其量,後者不過是前者的一個零零頭。如果說『奧姆』 『神殿』是小妖魅,中共就是大魔頭。那麼,世人對待中共,何以反而遠不及對待『奧姆』 『神殿』那樣深痛惡絕?原因就在於:世人被中共的世間相迷惑住了!

北宋邵雍字康節在一千年前曾經預言了中共的必然滅亡的命運,其中有一句白描今日之中共,『豹死猶留皮一襲』,可謂惟妙惟肖,入木三分。我們鄭重指出:中共的世間相正是這張皮。中共於山窮水盡進退無據之時,之所以拚死撐著這張皮,就是因為野獸皮雖不如羊羔皮顯得可愛可親,但是總比猙獰的邪教真容強。

奧妙還在於:披了這張豹皮,它的世間相就是一個政黨,就算是噬人無算,也是為了『解放人類』;退一萬步,『執政能力』有待提高而已!何況『科學』的幌子也很唬人,就算是惑人心智,也不過是理論有誤,情有可原罷了!頂著這張豹皮簡直是進退裕如,它是畫皮,是盾牌,也是沒頂之災前的一根救命稻草!

那麼,中共以科學與革命的名義,要從誰的手中『解放』人類?要將人類『解放』到哪裏去?答曰:要從造物主的手中『解放』人類,並將人類『解放』到共產烏托這個人造地獄中去!這一結論飽含著諸多民族長達大半個世紀的血淚教訓;特別是我巍巍中華,這個天之驕子,這個曾經創造了人類歷史上最燦爛輝煌文明的偉大民族,直到現在仍在為這個紅魔禍水痛苦掙扎流血買單。更不要提北朝鮮的地獄慘景了。

中共歷來對『邪教』二字諱莫如深;直到至蠢至惡的江澤民玩火玩過了頭,急切間將『邪教』帽子當做魔杖祭上天空,這才提醒世人:對中共而言,還是這一個『邪』字貼切,這一個『教』字準確!正是:

眾裡尋它千百度。驀然回首,那天下第一邪教,卻在燈火欄柵處!

鑒於九評中共已就邪教定義與中共特徵作了全面的比照,本文不再重複。作為本文的開端,我們要進一步闡明:在人類歷史上,中共為甚麼是絕無僅有的天下第一邪教?

自從盤古開天地,以無神進化立教,以共產烏托欺世,以邪教教主身份執掌國柄,合政教為一,國教為一,從蘇聯算起居然苟延殘喘凡一百五十餘年,縱觀世界文明史,這還是頭一回!現在蘇聯垮了,這天下第一邪教的名頭自然非中共莫屬!

一,無神進化,共產烏托,這『無神兩論,雙偽科學』乃是人間第一攝魂奪魄之毒藥,天下第一欺天叛祖之謊言!它定義人從細菌來,斷言人歸烏托天堂去,這就從根本上切斷了人類心靈的精神臍帶與源自造物主的道德滋養,從根本上摧毀了人類的出發點立足點和生命的歸宿。

二,聖人以神道立教教化生民,用心良苦而意味深遠:持無神之論則人心肆,曖昧難知之處則無不為矣;以無神立教,共產立國,則國家無道,民族良心泯,光天化日之下無不為矣!這實在是當今中國上下無所不潰,裡外無處不爛的根本原因!

佛道神魔,以相剋相生的方式,從正反兩方面共同維護了宇宙特性。有神邪教不否認神的存在,只是以魔代神,將神的兒女引入魔道;無神邪教則從根本上欺天叛祖。特別應當指出:既然生命和宇宙都是佛法建造的,無神邪教之魔必是反佛法反宇宙的邪惡之魔,不僅是人類的公敵,也是佛道神魔的公敵,這就從根上注定了它的萬劫不復之命運。

三,和邵雍的梅花詩中『火龍蜇起燕門秋』的預言相佐證,在聖經啟錄中約翰使徒也真實看到了:在另外的空間,在末法時期,有一條紅色惡龍為禍人間,從而證實了赤龍在另外空間的真實存在。

當今邪教肆虐,其實就是赤龍附體。靈台不明的人可能人會說:附體就附體,只要當官只要有錢,怕甚麼呢?答曰:可怕極了!附體控制了你,你其實不是你;附體吃了元神,好像是你其實沒有了你!

四,佛家指稱人類處迷空間,不見宇宙之真相;法輪功創始人更在《轉法輪》 『論語』篇中告誡眾生:『 「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如果開闢這一領域,就必須從根本上改變常人的觀點。否則,宇宙的真相永遠是人類的神話,常人永遠在自己愚見的框框裡爬行。』

現在,在地獄進口處,中共邪教以八十餘年的功力劃下一個欺天滅祖反寧宙的『無神兩論,雙偽科學』之框。任何人只要一認為它有道理,就背棄了神,就墮入框中,就被魔化,就赤龍附體,就得到一張中共頒發的地獄通行證,美其名曰:『去共產天堂』,其實是向赤龍報到。

五,中共強調『槍桿子裡面出政權』,強調『工農兵學商,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以保證邪教的香堂一直延伸到連隊街道,直至每一個社會細胞。至於國家和政府,只不過是中共邪教手中的兩個小道具罷了!在『解放全人類』的美夢破碎之後,仍然以『奔小康』的名義,強力推行邪教的理論與實踐,下決心將炎黃子孫魔化到底。可見國教合一,政教合一乃是邪教中共的生存方式,更是赤龍惡魔的生命線!這就是中共寧可自取滅亡決不開放黨禁與言論自由的真正原因。黨禁開放了,言論自由了,邪教的魔咒就解開了,赤龍的邪惡生命大限也就到了!

驗明正身,將中共這個天下第一邪教送上人類的公義法庭,現在是時候了!

二,聞咒起舞炎黃淚,魔音不絕繞神州

只要一有機會,開國大典的錄音錄像就要拿出來放放,第一代邪教主的魔咒就在華夏大地的上空一次次迴響!實在是曠古未聞的魔音,誰曾見識過籍著舌頭在口腔中打滾,就能製造出來這種高頻率高分貝的噪聲?一種非男非女湖南太監式的妖腔怪調。『中國人民從此站立起來了!』的聲聲叫喚,贏得昏趴在地上的中華阿0的陣陣滿足,他亢奮,麻醉,然後沉入夢幻之鄉。

在魔聲催迫下,這迷失了本性的中華阿0,他的思維和他的脊樑一樣斷裂,『站立起來了』五個字使他欣欣然。卻判斷不清這五個字的主語,究竟是那個站在天安門城樓施放魔咒的邪教主,還是昏趴在地的自家身?不錯,破碎的記憶片段偶爾在他的腦中如沉渣泛起,『打翻』與『踏上』別一個的快意讓他飄飄欲仙,以至於渾然忘卻一個最基本最嚴酷的事實:往日的輝煌,充其量不過是一只牽線木偶聞咒起舞的淒愴;現實中的中華阿0,正以奴隸戴罪之身,真真實實地蹂搓在邪教主的腳板底下!

在這魔幻世界中,誰能貨真價實的直起腰來?甚至貴為教主或教主欽點的接班人,亦不可得,其餘不足觀也矣!明白了這一點就能明白:這魔咒之音魔人心智是何等了得!僅僅這一句『十一字咒』就蒙了一個國家,誆了一個民族,欺瞞了半個多世紀,上當受騙幾代人!

更何況,邪教的長舌從未停止過轉動翻滾,歷五十餘載而『與時俱進』,魔咒新語日復一日推陳出新,包括『三代表』和新出爐的『新三民主義』,瘋魔了多少人?麻翻了多少人?醉生夢死了多少人?誠不能以數計。

靈台不明的人可能想:說中共的電台報紙文件報告言論口號是魔咒,是否言過其實?我們嚴肅指出:中共的魔咒確實魔力非凡,效應經久,有如毒品,一次吸毒,終身難忘;作用範圍廣闊,具有跨越時空的超距作用;舊咒露餡失效,記憶自動清零,再儲新咒;聞咒起舞,身不由己;等等。

否則,如何解釋:在圍剿法輪功的高潮中,一些搭著拖鞋穿著褲衩逃出柬埔寨的華僑,在遠離魔力場的情況下,照樣捐拋棄父兄姐妹慘遭屠殺的前嫌,為江澤民背書?更遑論國內了。在那裏,近半數家庭被迫害受牽連,但是持『爹媽打錯孩子』這種護魔論調者俯拾即是到處可見,若不是中了魔咒又怎能說得通:認賊作父變得如此輕而易舉,助紂為虐也只在一念之間?

否則,又如何解釋:在圍剿法輪功的高潮中,只是中共一個眼神,連那個可悲可歎被毀掉一生逐出國門數十年,至今帽子還戴在頭上的『大右派』,也以『知名人士』 的身份乘風挾勢咬上兩口?當我們真誠指出她助紂為虐做了親痛仇快的事之後,她似乎明白了一點點,其實仍在夢幻之中。她口吐心聲語出驚人:『我覺得還是中國的社會主義好』 , 那種說話神氣與和阿Q臨刑前在判決書上嚴肅認真端端正正畫圓圈的神韻何其相似乃爾!實在令人不勝唏噓,這是怎樣的一種民族傷痛與民族沉淪!筆者為此曾作『狼國之戀』以記其事。通過這個例子,相信讀者必能領略中共魔咒跨越時空超距作用的厲害。

忍睹一瞥這天下第一邪教治下昏天瞎地妖霧迷漫血淚斑斑的慘景吧:

邪教的魔音,上窮碧霄,下及黃壤,幻化為一片魔天魔地。在這片邪惡的能量場中,乾坤反轉,陰陽錯位;人妖顛倒,是非混淆;黃鐘棄毀,瓦釜雷鳴。以邪惡為真理,視無恥為光榮;尊瘋人為聖賢,奉豺狗為鳳凰!

中共第一代邪教主當年吟唱『百年魔怪舞蹁躚』,竟一語成讖,成了中華民族跌落人間魔窟的真實寫照。如此一個龐然妖物,超級幽靈,從降生人世那天起,就興妖作怪,攪得周天寒徹。執政五十餘年,竟吞噬我炎黃子孫凡八千萬。此一血腥數據,遠遠超出世界兩次大戰戰亡人數總和,遠遠超出五千年來中土非正常死亡人數總和,堪稱華夏歷史上空前絕後之浩劫。和平時期生靈塗炭居然超過外禍內亂,實乃曠世未聞載籍稀睹也,若不是邪教為禍,如何解釋得通?!

何況,禍水流到哪裏,哪裏就浩劫連連。君不聞:柬埔寨數百萬骷髏哭泣不已,北朝鮮數百萬餓脬哀嚎難禁,正是:

新鬼煩冤舊鬼哭,天陰雨濕聲啾啾!

三,魂魄雙飛渾不覺,心腦俱換猶自樂

法輪功創始人在《轉法輪》第十九頁中指出:『站在常人這個層次,這個角度,這個思想境界中,理解不了真正的東西。』僅僅局限在我們這個物質空間,難以看清邪教中共邪惡的本質,以及虐殺嗜血的真正原因。難怪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慨歎人類解釋歷史事件常常是:歷史的果碩大無朋,歷史的因細若游絲。

中共的邪惡本質以及殘害生命的真正原因,是在另一空間中存在著一個控制邪教中共的惡魔。這一結論得到先知們諸多預言的佐證,他們在不同的歷史時期不約而同的指出:在未法時期,存在著一個反宇宙反人類的赤色惡龍。

與上述生命剝奪的惡行相比較,道德精神之毀損與靈魂人格之遞奪更為慘烈。邪教中共從不以虐殺嗜血為滿足,更以勒殺人性與道德精神,攝奪魂魄為要務,中共號召『批判人性論』,魔化神造兒女,使之赤龍附體,正是為了滿足惡龍的生理需要。

靈台不明的人可能想:說中共魔化神的兒女,是否言過其實?我們嚴肅指出:中華民族能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處境凶險遭際悲慘,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神志混沌,人性漸失!豈止是魔化?簡直是魂不守舍,靈魂丟了!

現實中的中華阿0,這個剪去了辮子的阿Q子孫,確實病入膏肓,名醫束手,藥石難投。他喪智失憶,渾渾噩噩,無恥無羞;他伺服傳聲,說邪教中共之想要說,如鸚鵡學舌,做邪教中共之所要做,如牽線木偶;他目光呆直,兇光內斂;他幻視幻聽,黑白顛倒;他邏輯混亂,概念偷換;他狼性羔性集於一身,時而歇斯底里,時而狂燥瘋魔;他冷血兇殘如食肉動物,不知同情愛心為何物!他以護魔為己任,不惜在真理流血的傷口上撒鹽舔血;他愛恨無常,恩仇反串,甚至認賊作父,助紂為虐,與狼共舞 ;他熙攘劫奪,氾濫貪黃毒賭,『十億人有九億賭,還有一億是酒徒。』『嫖娼扶貧君子意?搶錢圈地盜柘為!』一句話,『奔小康』於魔世,辜負神恩與期待,不信生命之有將來!

試問: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沒有了精神的寄托,沒有了道德的追求,沒有了生命的渴望,還稱得上原本意義上的泱泱大國,大漢民族嗎?!

最最令人可悲可歎的是:魂魄雙飛渾不覺,心腦俱換尤自樂。他的自我感覺永遠良好,閉著眼睛謳歌『太平盛世』 ,唱頌『教恩浩蕩』 ;入虎狼之穴久而不聞騷臭,甚至產生一種難以言說揮之不去的『狼國依戀』情懷:

狼國之戀,火爆瘋狂。才下眉頭,又上心房。紅血勝酒,琥珀生光;人肉筵席,營養高擋。渴飲『賤民』血,心神激盪;饑餐同胞肉,口舌賁張!

狼國之戀,滋味悠長,才下眉頭,又上心房。狼若犯我,舔血療傷;狼同伐異,效命沙場。我為砧上肉,任宰羔羊;爾作釜中豆,冷血相向!

狼國之戀,刻骨難忘。才下眉頭,又上心房。敵無常敵,輪流遭殃。內鬥不已,狼主榮光。落井下石頭,狼性張揚;人血蘸饅頭,榮譽分享!

狼國之戀,黯然神傷。才下眉頭,又上心房。鐵血加騙,絕對權威,只認狼主,不認爹娘。一朝脊樑斷,搖尾尊王;幾番心腦換,人變人狼!

狼國之戀,相思夢長。才下眉頭,又上心房。鏡花水月,共產理想;人間魔窟,迷幻天堂。狼騷猶醉人,缺了還想;狼毒更消魂,終生難忘!

讀者諸君請注意:邪教之國乃是一個全方位全天候的邪惡實體,在這裡以『狼國』喻之只是強調其非人性特徵而已。

誠然,炎黃子孫的脊樑猶在,中華民族之魂尚存。可悲可歎的是,在法輪大法洪傳之前,倘若要執意探詢,須出國訪問,須闖魔窟搜尋!

我們還要嚴肅指出:除了中共這個天下第一邪教,不信人世間還會存在任何別一種邪惡的社會力量或科技手段,可以做到:

一,讓整個一個民族文化根斷,直至背祖離宗;
二,讓整個一個民族精神染疾,直至心智迷失;
三,讓整個一個民族人性漸失,直至人狼進化;
四,讓整個一個民族靈魂離體,直至邪魔附身。

從文化根斷到背祖離宗,從精神染疾到心智迷失,從人性漸失到人狼進化,從靈魂離體到邪魔附身,對於一個民族而言,這一過程意味著甚麼?意味著失去了根據,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未來;意味著勢將必取而代之一個獸性化了異種族類!我們有太多血淚要控訴,太多的教訓要記取,但是當務之急乃是拯救大漢民族之魂!正是:

不是妖氛沖牛鬥,何必倚天抽寶劍?

四,誰拯『框人』於水火,誰發地獄通行證?

天下第一邪教的魔音才迴響了五十年,我們那個豪氣干雲笑傲歷史的炎黃貴冑的豐彩哪裏去了?不提唐堯虞舜也罷,不提漢風唐韻也罷!縱使在那苟且偏安奸人當道的南宋時代,君不見:炎黃子孫的英鳳烈魄猶在。岳鵬舉的『滿江紅』壯懷激烈,聞天祥的『正氣歌』氣貫長虹。縱使在那鴉片燒灼骨枯神萎的晚清末朝,君不見:龍之傳人的民心正氣尚存。林則徐的『苟利國家生死已,豈因禍福趨避之?』,是何等的一種道義擔當;譚嗣同的『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又是怎樣的一曲悲歌慷慨!

最最要緊的一點是:無論是怎樣的山窮水盡大難臨頭,大漢民族的心智從未迷失,大漢民族的文化歷久彌新,或化腐朽為神奇,或熔華夷於一爐,她總有辦法難中脫困,柳暗花明!

然而這一回呢?又一次的生關死劫!不是外族入侵,也不是內亂頻仍,而是史無前例的魔鬼纏身,魔難當頭。在中共邪教張布的魔力場中,物慾橫流,弱肉強食。華夏大地官吏率貪酷,豪強率橫暴,民俗亦率奸盜詐偽,無所不至;互造惡因,共嚐苦果,下積怨毒,上干天怒。一句話,中華民族被圈進無神兩論之框,被驅向絕無生理的地獄進口!人們不禁要問: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還有機會死裡逃生,還有希望鳳凰再生,再創輝煌嗎?!

作者嚴肅地指出:若不是三生有幸欣逢佛法洪傳於世,一個背棄神恩的民族企圖依靠自身的力量擺脫邪魔的控制,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一切均在造物主的掌控之中。中共邪教之興也,如烈火烹油之盛烈;之滅也,似秋露冬霧之迅忽。從根本上說,二十世紀是人類丟失信仰,走上無神不歸路的時代,也是惡魔逞兇人類受難的時代,必然也是人類為自己背叛造物主付出代價的時代,更是造物主教訓幼稚人類特別是『華夏框人』浪子回頭的時代。

法輪功創始人作當代預言『法正人間預』昭告世人:『正法行於世間,神佛大顯,亂世冤緣皆得善解。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餘者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萬物更新,眾生無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慶,同祝,同頌。大法在世間全盛之時始於此時。』

『法正人間預』和一切古今中外的預言不同:

一,不必測字猜謎,一切開示明白如畫;
二,不必千年等待,一切禍患預警於未燃,一切預言兌現於當代。

剩下的只是時間與選擇故作者以『當代預言』稱之。當代預言者,當代有福之人可以親見『神佛大顯』 ,親見『對大法行惡者下無生之門,餘者人心歸正,重德行善,萬物更新,眾生無不敬大法救度之恩,普天同慶,同祝,同頌。』之謂也!正是:

法正人間預當代,蕩蕩天門萬古開。造物吐哺天心歸,法輪轉動新三才。

法輪功創始人以預言的方式警示眾生非比尋常:意在大事姻緣發生前夕,再一次慈悲勸善,勿謂言之不預也!我們豈可掉以輕心,甚至冥頑不靈,充耳不聞?難道真的甘以生命之代價為中共邪教殉葬,等待那『真相大顯天下茫』悔之無及的時刻來臨嗎?

夫佛法廣大,容人懺悔,一切惡業,應念皆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何況佛恩浩蕩,許以『亂世冤緣皆得善解』 。舉例來說,那個受第一代邪教主教唆而瘋魔而殺戮無辜的宋彬彬要武,她只要真心懺悔皈依佛法,可以救贖矣!否則,一切惡人惡行縱然躲得了人間正義之劍,如何逃得過地獄犁泥之苦?

唯一例外的是『對大法行惡者』罪不容誅,等待他們的只能是『下無生之門』 。那麼可以想像,五年來受中共邪教矇蔽而仇視大法者的處境何等凶險!這正是大法弟子不畏艱險苦口婆心揭露邪惡講明真相的緣由。

從中共邪教處心積慮魔化炎黃兒女這一歷史背景出發,我們更能深刻理解:

一,邪教中共仇視圍剿轉化扼殺『真善忍』的一切邪惡之舉,是其反人類反宇宙本性的大暴露,也成為它自取滅亡不可救要的根據。

二,大法子弟偉大的正法實踐昭示:佛法真善忍是抗擊一切邪教魔化人類歸正人心的無上法寶,是人類淨化身心同化宇宙特性的必由之途,是生命之本,是人類的曙光。

三,法輪大法的洪傳乃是佛法君臨大地,『框人』是何等的僥倖與幸運:大漢民族的靈魂復歸與『框人』的得救指日可待,一切妖魔鬼怪的末日來臨了!正是:

法輪常轉動,眾生免沉淪。
框人何僥倖,佛法何殊勝!

我們真誠地告誡『赤龍附體,刀槍不入』者,『無神兩論』不無道理者,口頭承認『雙偽科學』有錯但下意識尊奉行事者,特別以吞食魔餌為樂甘供邪教驅策作惡者,以及海外華僑中的靈魂卑劣行為流氓自以為得計的人:千萬不要拿生命開玩笑用命運當賭注,千萬不要甘為天下第一邪教作殉葬,千萬不要不自量力以區區蚍蜉之身與造物相抗衡,與佛法爭高下。

邪惡的曾慶紅在南非買兇殺人,在梁大衛的右足上製造了一個橄欖球般的大洞,筋斷骨碎神經血管橫飛,給現代醫學出了一個大難題,結果又如何?!造物主復以神工妙絕,震驚世俗,在血肉淋漓的『廢墟』上,再造一個美輪美奐的大衛之足。此一神跡乃大法洪傳中滄海之一栗也!然而僅此一例,還不足以教育『框人』震醒覺悟,自覺掙脫邪惡的精神控制,皈依佛法,與神和好嗎?

二千零四年十二月@

評論
2004-12-12 1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