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呂加平夫婦訪談:放逐湖南 兒受牽連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30日訊】(希望之聲記者﹑大紀元特約記者林佳報道)今年兩會期間呂加平向中央反映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遭到公安部門跟蹤監控,後來互聯網上公佈了這篇文章。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呂加平夫婦於是受到公安當局抄家并且拘留軟禁。目前被「放逐」老家湖南邵陽,生活困難。呂加平的兒子也因此受到牽連,被單位辭去工作。呂加平兩會期間大膽反映江澤民的醜聞受到輿論的關注。以下是呂加平夫婦在湖南向記者談了一些他們的近況。

呂加平夫人于鈞藝訪談

記者:我是希望之聲的記者,我在網上看到你們的電話還有你寫的一篇文章?

呂太太:就是我小兒子給…….

記者:被抓起來了是嗎?

呂太太:嗯。

記者:你們指的這個消息是確信嗎?

呂太太:是這樣子的,他昨天剛剛放出來。

記者:噢已經放出來啦?

呂太太:嗯,不是說可信不可信,這完完全全是真的,而且家裡兩台電腦都被抄了。

記者:什麼時候被抓的啊?

呂太太:大概是三月二日、三月三日的樣子吧,而且罰了五仟塊錢。

記者:那他當時是在那裡?

呂太太:就在他自己家裡頭

記者:是在北京嗎?

呂太太:嗯北京,跟他的女朋友也就是他的未婚妻在一起,原先他在外面,回去以後就給抓走了。

記者:那公安當時抓他們的時候是什麼理由呢?

呂太太:理由可能就是他給他父親的文章弄上網吧。

記者:噢就是這樣子。

呂太太:對,沒有別的,他是搞音樂的。

記者:噢,那這樣子。那現在你和呂加平兩個人都回到湖南?

呂太太:回到湖南家裡。

記者:你們是被強迫回去的還是你們自己要回的?

呂太太:是我們自己要求,他們也希望我們回去,他們而且不准我們回北京去。

記者:那你們就不能再在北京住了?那你的小兒子現在已經放出來了嗎?

呂太太:昨天剛剛放出來,放出來以後還不敢回家,家裡電話都還沒有通,兩台電腦都被抄走了。

記者:噢被抄家了?

呂太太:錢也沒有了,原先他作的一些專輯的音樂全部被搜走了。

記者:那將來還有希望再索要回來吧?

呂太太:有一台就說是沒收,有一台就是他作音樂的那一台,不知道是不是會還回來,我們的電腦也給抄走了到現在沒還。

記者:那你們被迫離開北京就是因為呂加平有一個網站,寫了狀告江澤民的一封信?

呂太太:對,這是真正的理由,沒有別的,他一直寫一些國際行政啦評論文章,後來就是寫了這一篇以後就…….

記者:那就是以前寫那些文章都還好?

呂太太:還好吧,但是去年開十六大的時候也把我們送回來了,後來開完十六大我們又回去了。可是這次就不准我們回去了。

記者:所以去年的時候就把你們送了一回了?

呂太太:去年就被遣送了一次,因為開會。而且我們必須回北京因為家裡還很多東西,大概只有兩個鐘頭我們就匆匆忙忙帶了一點東西,家裡現在還很多東西落在那裡。

記者:那你們在那邊生活還有保證嗎?

呂太太:我們全家都受到牽連了,我大兒子本來在北京治平中學工作,這次學校就勒令把他除名,他只好回來了,現在也失業在家。小兒子就是關於他音樂的製作全都沒了,所以我們現在生活就比較困難。

記者:你小兒子是三月廿三日被抓的嗎?

呂太太:不是,是三月三日。

記者:剛放出來是吧?

呂太太:關了大概不到一個月吧。

記者:是昨天放出來的嗎?

呂太太:嗯,昨天。

記者:那你和呂加平還有退休金嗎?

呂太太:我們兩人還有點退休金,大概有一仟塊錢吧,但是我兒子、我兒媳婦還有一個孫子現在都沒有收入來源了,小兒子也給搞了電腦也抄走了現在也沒辦法作歌了,朋友湊錢又給他弄了一台電腦。

記者:噢,是這樣

呂太太:總是比較艱難

記者:那你們回到那裡去以後,呂加平還想再繼續從事寫作嗎?

呂太太:首先總得解決生活問題啊,想辦法看能不能掙點錢啊,再想。生活比較困難的話我們就…(聲音聽不清),而且我們到區文化局要求給我兒子安排工作他們都…(聲音聽不清)。

記者:當時兩會的時候,你們家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進去,

呂太太:就一直空的,你們打很多次大概就一直都空著

記者:對打不進去,響一聲響完了以後就好像被人掐斷了「咔嚓」一聲就沒有人接。

呂太太:對,有時候響多聲沒人接,有時候響一聲,我一接就斷了。

記者:我這邊是聽見一聲響鈴,然後就聽到咔嚓一聲,好像就被人給切掉了。

呂太太:對

記者:那就是兩會期間他們對電話操控,這一共多少天?

呂太太:我們整整關了一個月,後來兩會完了還繼續的嚴控,我當時想兩會完了應該結束了吧?還沒有,來了一些警察啊,警察大概七八位守在那兒,周圍有一百多個,還有探照燈。

記者:啊,周圍有多少?

呂太太:聽說大概有一百多個。

記者:為什麼有那麼多?

呂太太:那就不知道了

記者:架探照燈幹嘛啊?

呂太太:探照燈照我們家院子裡頭啊,好監控啊。你們在美國嗎?

記者:我們是希望之聲,我們總部在美國加洲。

呂太太:美國加州啊。

記者:全球有華人的地方我們都可以去把這個節目放出去,現在我們有好多地方有落地的分台電台。

呂太太:最近因為我不知道我兒子在那兒,所以我寫了兩篇要求釋放我兒子的文章。

記者:你小兒子叫「栗子」是吧?

呂太太:對,我寫一篇要求立即釋放我兒子的文章,還有一篇就是介紹當時我們被監控和我兒子的情況,還有我們在囚禁期間寫的幾首詩,還有

記者:在那個網站上發表的啊?

呂太太:不是,我是發了一點信,網頁沒了?

記者:噢,網頁沒了?

呂太太:對,網頁早就被他們扣掉了。

記者:那呂加平如果現在再接受外面的採訪,或者再寫一些文章又發信寄出去的話,當局會不會對你們再施加一些更加嚴厲的措施?

呂太太:那也可能。

記者:那呂加平他個人還能不能對外界談一些關於他以前寫的一些信啊,還有以前的網站的事情?

呂加平訪談

記者:你好,以前打電話給您,結果被警察干擾,說到關鍵的地方噪音就非常大,到最後結尾一兩句話又能聽得到。

呂加平:現在電話還是一樣。

記者:我現在問一些問題,你回答起來方便嗎?

呂加平:回答起來,可能他又要控制,因為就在他手裡嘛,他說你犯規他就要抓起來,他很可能的。

記者:現在在你的老家湖南那裡周圍還有人在監控嗎?

呂加平:不知道,(聲音很小聽不到),直到你被抓才知道。

記者:也是很專業的。

呂加平:…(聲音很小聽不到)……沒法想像,甚至是在我們家安竊聽器或者…(聲音很小聽不到) ,不過這次事件對我們沒處理,就叫我們回來了,也不要回北京了,而且也…(聲音很小聽不到) ,咱們幫忙幫忙。

記者:幫忙?給誰幫忙?

呂加平:給胡錦濤幫忙。

記者:這樣子啊,可是現在大家對胡溫新政也是寄予…

呂加平:他就要我幫忙幫忙。

記者:老百姓現在對這胡溫新政寄予蠻大的希望,可是我覺得中國的人權狀況,最近這一段時間,還是有很多人被抓,而民間的民權狀況一點都沒有進步。

呂加平:這個是這樣,咱們該做的事情做好了,做好了就會來,…(聲音很小聽不到)

記者:那你現在就是〝掛筆〞囉?!

呂加平:無所謂就掛筆,現在如果要寫的話我寫,寫了哪兒發?一發出來馬上被抓,這些問題很直接,最近有些東西,他說的國際時事可以寫,國際時事的寫了,可是國內的絕對不能寫。現在的經濟條件相當差,我準備…(聲音很小聽不到),可能弄不好我小孩回來整個沒前途,所以我想怎麼樣生活吧,起碼先把現實的經濟搞好,我們的退休費是不是到時候會…(聲音很小聽不到) 。我有個想法,現在既然如此,上面也不要我寫,或者到時候我寫的東西都要經過他們同意,如果他們不肯就不行,假使我先在這把經濟搞好,國外能幫忙引進些外資,搞點企業等等,這個很受歡迎,這樣的話對我們也有幫助。

記者:如果能引進外資那當然是最好的,你就是說先停筆,有一些經濟基礎,有經濟基礎後再做什麼事情也比較自由。

呂加平:湖南的… (聲音很小聽不到) 引進外資比較困難,…. (聲音很小聽不到) ,所以他們想藉著我引進點外資。

記者:這樣子啊!

呂加平:… (聲音很小聽不到)

記者:那這樣太好了,應該寫出來讓大家來一起看一看。

呂加平:如果沒人能夠擔保我的安全,等於我寫出來你們看,但是我就完了,像這次事件,一寫這個大家都看了,可是我們就很危險。

記者:是,我也覺得是,當初你講的吧,「捨得一身寡,敢把皇帝拉下馬」!

呂加平:捨得一身寡,還得拉下馬,拉不下馬又得如何,所以我們現在盡自己的能力幫忙,甭管大家對他的看法,畢竟他還有點看頭。

記者:希望是如此,現在老百姓對這個胡溫新政都是抱了很大的希望,不過從實際情況來看,並沒有實施什麼新的改善。

呂加平:他可能有相當…(聲音很小聽不到) ,咱們先不要把他…(聲音很小聽不到) ,先通過…(聲音很小聽不到)

記者:我是這樣考慮的…

記者:喂

呂加平:喂

記者:這個噪音又來了,旁邊可能有人在監聽。

呂加平:這件事情我們就不談了。我們這個階段就…(聽不清楚)

呂加平:喂

記者:聽著呢,但是這個噪音一直想要放過來。

呂加平:他們也聽著。現在暫時不搞,開始搞經濟。喂,聽得見嗎?

記者:現在可以聽得見。

呂加平:一方面我們經濟比較困難,各方面能夠來個資助最好,第二方面我們想把…(聽不清)全國式…(聽不清)搞一搞,那個時期已經結束了…(噪音),他現在這個噪音也在通知我們不要繼續往下講了。

記者:是,我覺得是一種威脅的作用。

呂加平:對,講了可能有危險。剛開始就你來電話?

記者:我就是在兩會期間打了一次電話,結果你的話一到關鍵地方那噪音就上來。

呂加平:現在也是這樣子的情況。

記者:現在也是,對方相當敏感。

呂加平:我們現在暫時也不可能搞,關於寫國際報導到時候再說吧。

記者:不過我是覺得中國的人權狀況,現在在中國受迫害的群體相當地大,一方面是異議者,持不同意見者,另一方面是社會最基層者,如農民、民工、工人等等,他們的權力也被剝奪得很厲害,在下來你也知道,法輪功的信仰者,在中國被打死被虐殺了好多,也是非常慘,非常大的一個群體,而這個群體涉及到各個階層,很多低層,也很多高階層的人,還有知識份子。

呂加平:這事就是這樣子,他們也不要我們再回北京了,我們也不想回去了,由於各種困難,我們先得搞搞經濟,先把生活、身體解決,有能力的話把本地的經濟搞好,透過我的知名度吧,他們希望我的知名度能起到作用,引點外資,搞點外貿,如果你們大家能夠幫忙的話也算是幫了我們。

記者:我只能把這個信息傳達給大家,看看誰有意怎麼樣。

呂加平:這個也是個好事。

(噪音)

記者:謝謝你呀,我覺得今天也不方便談什麼了,這個噪音一直警告。

呂加平:我在電話裡頭已經違規跟你談了很多東西,實際上我不應該說任何話。

記者:你就是來湖南之前還有被告知不可以跟外面講任何東西?

呂加平:(有噪音聽不清楚)

記者:太謝謝了。

呂加平:行,今天冒險跟你說這些。(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3-31 7: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