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慈悲的奇跡 5.13法輪功傳世十二年

--從默默無聞到舉世矚目 文革後群體冷漠中出現的奇跡

1997年5000多武漢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列隊組字,上部分為法輪圖形,下部分為「真善忍」(大紀元資料室)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史劍綜合報導)5月13日是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生日,也是他開始在家鄉長春公開傳法的日子,法輪功修煉者因此把這一天命名為“世界法輪大法日”。打開法輪功的網站,可以看到歐、美、澳、亞的許多國家都有法輪功學員在這一天舉辦各種慶祝活動。

* 點滴事蹟

1951年5月13日,李洪志先生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嶺的一個普通知識份子家庭,曾經參過軍,1982年轉業到長春市的一家糧油公司工作。據1994年12月出版《轉法輪》附件介紹,李先生從童年起即修煉佛家獨傳大法。1984年開始把獨修單傳的大法改編為適合普及的法輪功,1992年5月13日開始在長春公開傳功講法。

李洪志先生在長春的住址(大紀元資料室)

李先生在糧油公司工作的時候,僅僅是一個普通的職員,那時候他和家人住在單位的宿舍樓裏,條件也十分簡陋。據去過李先生家裏的學員講,屋裏的陳設十分簡單,樓道裏也沒有燈。在剛剛開始傳法的時候,李先生帶著幾個弟子,條件非常艱苦。在他第一次到達北京時,沒有人知道他們是誰。他們在擁擠的北京火車站度過了抵京後最初的幾個夜晚,在那裏吃東西並夜宿在長凳上。

李洪志先生1993年在武漢第二期傳授班上講法傳功(大紀元資料室)

李先生傳功顯然不是為了名利,據參加過他舉辦的氣功講座的人說,那時候一個10天的氣功學習班,僅收費40元,老學員還給減半,反而因收費低廉而不得不與承辦機關反復協商(因為收費的40%要交給承辦機關)。而從1992年到1994年這兩年多的時間裏,李先生在全國共開設了54次講法傳功的學習班,每次大約八到十天,這樣他為了趕去辦班而奔波於中國多個城市之間,常常連火車硬座都坐不上,累了,只能席地而坐;餓了,速食麵充饑;困了,就倚靠在座椅邊或者車廂壁打個盹。

法輪功初期沒有資金出書,借了4萬元人民幣才印刷出了第一批書,要等到出售第一批書還債後,才能再印第二批書。

他的一位弟子曾經在信中說道:“師父您知道嗎?在您講課結束後,我們曾悄悄地跟在您的身後,想看您進哪家飯店,吃什麼山珍海味,結果我們看到您進了一家速食店,草草地吃了一碗面;還記得您的女兒拉著您的手要買鞋,這次我們又偷偷地跟在後邊,等著看您進哪個大商場,買什麼高檔鞋,可您拉著女兒根本沒進商場,只是在地攤上買了一雙5元錢的鞋;還記得那天您冒著雨來給我們講法,在會場外邊,您看到弟子們的自行車倒了,您匆匆看了一下表(當時還有10分鐘左右到點),然後您彎身把倒了的自行車一個個地扶了起來……”

李先生是個非常節儉的人,然而他對弘揚正義卻非常慷慨。連續兩年的辦班,積攢了有限的收入。1993年12月27日,李先生在北京93年東方健康博覽會上做了一場氣功科學報告,收入4000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1994年5月14日、15日,李先生應邀為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舉行捐贈報告會。在北京公安大學禮堂做了兩場氣功學術報告,收入近6萬元,全部捐贈給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同時將他的專著《中國法輪功》1000本,捐贈給基金會代贈各圖書館,價值為6600元。1994年8月27日,李先生在延邊朝鮮族自治州辦班,收入7000元,全部捐贈給該州紅十字會。

在美國,有一位老太太,曾在中國連續跟隨李先生參加了18次法輪功學習班,行程過萬里。她曾經描述當時的情形說:“老師講得越來越高,都是我從來沒聽過的全新的領域。那麼信與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暫的,經歷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麼都親身去體驗。那麼信與不信就看老師本人,老師可信那麼老師講的就可信。我仔細地觀察老師,只要老師在場,我的眼睛就不離開,每一個音容笑貌,每一個細小的動作,都看在眼裏,放在心上。所以下課了我總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後面。有一天從十二期班上下課回家,在五棵松地鐵站等車,看到老師從後面走來,旁邊有他的家人,還有一位學員,他們提著飯盒,車來了人們擁著進車門,我儘量向老師所在的這邊擠,想和老師他們進一個車廂。人們本能地擠著,進了車門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竄過去。等我進來發現老師他們進了隔壁的一節車廂,我趕緊走到兩節車廂連接處的車門,隔著玻璃向那邊望,見到老師一點不著急,讓別人先進,幾乎是最後進來。我注意到他進來時還有一兩個位子,如果動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裏著急,心想快點,可他靜靜的,似乎根本就沒感覺。人們瞬間就擠著坐定了,幾乎剩他一人站在那裏。我的心在翻動,就感到他和我們那樣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周圍的世界呢?漸漸地我心裏升起了一個字,就是‘正’。”

李洪志先生在糾正學員動作(大紀元資料室)

法輪功對修煉者的心性要求很高,修煉者要以“真善忍”為衡量好壞的標準,對物質利益要看得淡,做事要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等等。李先生曾經對記者說:“大家知道啊,有一億人在學,我的壓力也是大的,我有一點做不對,我對不起他們,因為我就是在教他們做好人,我首先必須是個好人,你們想像不到這種壓力。”

* 祛病健身

在中共建政之後,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和政治表態,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傷害了人們互相之間的信任,國家主席可以在一夜之間變成“叛徒、內奸、工賊”;寫進黨章的法定接班人“毛主席的親密戰友”一夜之間變成了野心家摔死在溫都爾汗;黨的總書記一會兒是第二號“走資派”,一會兒又變成了“人才難得”的副總理,而更多的是親朋好友的告密與劃清界限,“六四”慘案過後,翻雲覆雨的政治運動讓很多人都懷疑這個世界上除了物質利益與享受之外,還有什麼是真實的。

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下,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傳出了一門佛家氣功修煉方法,當時的中國氣功師多如牛毛,真偽俱在,魚龍混雜。固然有許多人從太極拳、五禽戲等傳統功法中獲得了身體的健康,但上了假氣功師的當,花了冤枉錢卻治不好病的也不在少數。那麼法輪功是如何獲得了人們的信賴,並在千百名氣功師中脫穎而出呢?

1992年9月,法輪功被確定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直屬功派。同年12月,李洪志先生率領弟子出席了在北京國貿大廈舉辦的東方健康博覽會。李先生的名字和他所創編的法輪功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博覽會總指揮李如松先生和總顧問姜學貴教授對李先生的功力和法輪功的貢獻,給予了極高評價。李如松先生說:“在博覽會上收到的第一封表揚信便是讚揚法輪功的,收到表揚信最多的也是法輪功。”姜教授說:“李洪志先生可以說是92年東方健康博會的一顆明星。我看到李老師為這次博覽創造了很多奇跡:看到那些拄著拐棍,乘著輪椅和各種行動不便的病人,經李老師的調治,就能奇跡般地站立行走了。我作為博覽會總顧問,負責地向大家推薦法輪功,我認為這個功法的確會給人們帶來健康的身體和新的精神風貌。”

不可否認的是,法輪功確實在改善健康方面展示出神奇的效果,《中國經濟時報》在1998年7月10日刊登了一篇題為“我站起來了!”的文章,介紹了一位叫謝秀芬的病人在癱瘓16年後修煉法輪功而重新站起來的故事。

這樣的事情,在法輪功修煉者中,可以說比比皆是。翻開法輪功在1999年前的心得體會文章,可以看到有許多人都是這樣從沉屙頑疾中恢復了健康,其中不乏被醫院判了死刑的人。

李洪志先生接受媒體訪問(大紀元資料室)

李先生1999年在悉尼接受中文媒體的採訪時說:“在我們中國大陸,有許多人是高級知識份子,有許多是高級幹部,甚至於是搞政治工作的,他們經過了文化大革命,有過思想信仰,追求過,也有過盲目的信仰,也經歷了這樣、那樣的運動,這些人是傻子嗎?他絕不是,他能夠盲目地追求一個東西、盲目地信仰一個東西嗎?這些人是絕對不會。”

李先生還說:“我們在國內沒有經過什麼宣傳,這樣大張旗鼓地去搞,在國際上也沒有這樣去做。我認為佛法是嚴肅的,通過媒體象做廣告一樣吹,這本身就是不嚴肅,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有借用媒體來做這件事情。基本上都是學員覺得好,學了之後,他就把自己心裏的感受,身體的好轉,整個狀態告訴他的親戚、朋友。關於這方面的問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不會對自己的親屬撒謊,對自己的丈夫撒謊。那麼說出的話就是真實的,絕不會我受騙上當了,再叫我的妻子、兒女、親戚、朋友再去上當,絕沒有這種事情。那麼也就是說,基本上是這樣一種形式傳的,不是我叫他們這樣傳的,而是他們自己感受非常好了去告訴別人,然後這些學員通過自身的感受再告訴別人;然後別人覺得好了,再告訴他親戚、朋友,基本上就是這樣。”

* 改變人心

李先生在主要著作《轉法輪》中的第一句話是這樣說的:“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法輪功對於煉功本身的強調遠遠不如對於“提高心性”的要求,也就是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不斷做得更好。

《大連日報》1997年3月17日登了一篇文章《無名老者默默奉獻》,報導一位古稀老人,利用一年時間,默默為村民修了4條路,全長約1100米,當人問他是哪個單位、給多少錢時,老人說:“我是學法輪功的,為大夥兒做點好事不要錢”。

1998年初夏,中國發生大洪水。在那段日子裏,武漢電視臺每天在不斷地播放全國各地集體和個人捐款的消息。幾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輪大法修煉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個抗洪工地上,有十幾個人,從早幹到晚,好象不知道累一樣。去視察的領導問他們是哪個單位的,他們說都是自願來的,細問之下才發現,原來他們都是煉法輪功的。

《大連晚報》1998年2月21日報導了大連海軍艦艇學院的一位法輪功學員,2月14日下午從大連自由河冰下3米,救出1名掉進冰窟窿的兒童,被稱為“活著的羅盛教”,學院為他榮記二等功。

北京工體附近有一個退休工人(因安全問題不能提供他的名字),兒子1993年開始吸毒,到了1998年生命垂危。98年11月初去魏公村買毒品時,被抓住送到了海澱分局,在那裏呆了15天後,又被送到順義戒毒所。他父親說:“在那裏人家不讓他碰任何東西,開門、掀門簾,別人幫他做,他打電話人家也得墊上新毛巾,電話打完了,新毛巾就扔了,因為他渾身上下都流黃水,連一塊好地兒都沒有,有一位皮科專家說,他沒有活頭兒了,讓馬上直接送往醫院。”這位退休工人當時已經開始修煉法輪功,問兒子還想不想活下去。兒子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也開始修煉,兩個月後又變成了一個健康人,毒也徹底戒掉了。

這樣的事蹟,在法輪功中不勝枚舉。法輪功要求每一個真正修煉的學員,都要用“真善忍”的標準來衡量好壞,在哪里都做一個好人,這無疑對淨化社會風氣起到了非常積極的作用。

* 鎮壓和真假生日

在1995年年初的時候,李先生赴巴黎傳法,正式把法輪功傳到海外,至1999年時已經傳到世界上30多個國家和地區。

法輪功在1996年初退出了中國氣功科研會,其中一個原因是李先生不再在國內辦班,同時因為法輪功的一切活動都是免費的,而在中國氣功科研會卻要付管理費。

同時,法輪功在中國的傳播越來越迅速,到1998年底的時候,官方調查顯示追隨者的人數已經超過了一億人。當時幾乎在全國所有公園、體育場、居民小區,都會在一大早聚集起很多法輪功學員集體晨煉。北京南禮士路到復興門立交橋之間,每個週末早上都由超過3000人的集體煉功活動。

一位獨立記者曾經寫道:“在中國,聚會是受到禁止的,因為中國共產黨認為這是對其政權的一種威脅。一些有經驗的旁觀者告誡他們的配偶以及孩子:‘你們的好日子長不了,無論法輪功多好,共產黨遲早會禁止他的。’”

接下來,就是震驚中外的“中南海事件”, 19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在中南海附近集體上訪,要求中國政府釋放無故被抓的天津市法輪功學員,並恢復法輪功書籍的合法出版,以及保障信徒集體公開煉功的權利,法輪功第一次引起了全世界的關注。

江澤民那一天,看到去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很多是身穿軍裝,而且軍銜很高的軍人,還有很多是政府官員、學生、教授,幾乎遍及各個社會階層,感到非常惱火。他立刻把這個和平請願的團體定性為對其統治的威脅,並寫信給政治局,推翻了朱鎔基的溫和決定。6月10日,成立“610辦公室”為鎮壓法輪功做組織準備,由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任主任,當時的拿槍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和拿筆的中宣部部長丁關根出任“610辦公室”副主任。1999年7月20日正式發動了鎮壓。

在這裏不想過多地談到鎮壓的細節,其中所用到的酷刑是極其殘忍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因為不放棄信仰而被酷刑折磨致死,法輪功的主要網站明慧網確認了將近1000個死亡案例,而實際上未能傳遞到海外的死亡案例更多。2001年年底的時候,中共官方內部消息就有超過7000人被迫害致死。

這場鎮壓是以謊言開路的,因為其中謊言過多。中共方面說李洪志先生把自己的生日改成與釋迦牟尼佛的生日一樣,而實際上他卻是1952年出生的,後來《人民日報》找了個80歲的老太太潘玉芳。潘聲稱1952年在為李先生接生時就已用上了“催產素”。然而,法輪功學員發現,催產素應用於臨床是1953年以後的事。

香港“世界新聞”的一名記者到了李先生的家鄉,長春市,去派出所調查是否李先生如宣傳中所說的偽造了他的生日。派出所員警向香港記者出示了原始記錄,證明李先生是無辜的,他確實與佛祖釋迦牟尼同日出生。這13個員警隨後由於他們的正直而被解雇。

在鎮壓開始的時候,李先生曾經對記者說“我也希望能夠和中國政府有這樣的接觸,能夠使這件事情平和下來。”然而中國政府卻立刻註銷李先生的護照,斷絕了他自由旅行的可能。從1999年8月起,一直到2000年5月之間,李先生沒有公開對他的弟子說一個字。而大陸法輪功學員,和許多海外弟子卻源源不斷地到北京為法輪功請願,到天安門展開呼籲停止鎮壓的橫幅。

* 弘傳世界

與中國大陸的鎮壓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法輪功在海外的迅速洪傳,現在已經傳遍歐、美、澳、亞和非洲60多個國家和地區。僅僅在臺灣一地就有30萬到50萬人在修煉法輪功。《轉法輪》一書被翻譯成25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這可能是中國近十幾年來翻譯成文字種類最多的書籍。

海外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大紀元資料室)

李洪志先生偶爾會在海外召開的法輪功修煉心得交流會上公開演講,但是這樣的機會常常幾個月才有一次。雖然如此,大陸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卻配合得非常好,共同努力終止在大陸發生的迫害。

世界各地法輪功學員慶祝“法輪大法日”(大紀元資料室)

海外的很多法輪功學員辦起了自己的網站、報紙、電臺和電視臺,和大陸的學員一起去揭露迫害的殘酷和大陸宣傳機器的那些謊言。從2002年開始,海外已經有七個國家以“群體滅絕罪”起訴鎮壓的始作俑者——江澤民。並利用布偶戲,對江澤民進行模擬審判,邀請議員、政府官員和非政府組織代表在他們的集會上發表演講。

2003年7月19日至7月22日,來自世界各地60多個國家的5000多名法輪功學員在美國國會山前舉行「全球公審江澤民」大集會(大紀元資料室)

李洪志先生在1999年5月,鎮壓開始前講過這樣一段話:“人在心裏頭想幹什麼,外在的任何形式對他都無可奈何。當然我是叫人做好,大家都在修煉當中,我看到了學員堅定的、堅如磐石的那股力量所產生的作用……不是從表面形式上使一個人達到改變,得人的心真正動他才能夠改變的。而這種改變是什麼力量都不能使他再改變的。

……我看到今天大法弟子能夠在大法中精進,而且不斷地提高自己的層次,這是使我最欣慰的事情。至於說社會上怎麼看我,我想我與大法只要走得正,我的學員只要做得好,不管有多少偏見,我想都會扭轉過來。

“有很多記者,有很多人在困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來學這個法?可能今天在座的人你們都看見了。因為什麼?因為這裏邊叫人走正路,而且是真正的好人。這裏邊沒有社會上任何污七八糟的東西,要淨化一切不正確的東西,做一個有益於別人、有益於社會的人,直至達到圓滿那樣標準的人。我們這裏不收費,不領人們幹那些個不好的事情,不參與政治,所以才有這麼多人。是不相信人類還有好人的那些人低估了這一點!!!”

法輪功現象是在中國人經歷文革之後的群體冷漠中出現的奇跡,上億人心靈爆發,產生了巨大的精神力量。

這,不能不說是一個慈悲的奇跡。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13 2: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