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任不寐:非正常死亡事件中的政治表演

任不寐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7日訊】我們很高興地看到,近兩三年來,不寐論壇每天對中國非正常死亡事件的追蹤報道引起了一定的關注。即使在網站第45次被關閉之後,一些民間網站承續了這一事業。編輯“不寐之夜每日新聞摘要”目的之一就是顛覆官方新聞的導向:個體生命悲劇永遠高於領導人的飲食起居的新聞價值,因此應該一直列爲“頭版頭條”。自從“國家生産安全檢察局”開始公佈各地生産安全事故以來,當局似乎開始表達了對生命價值的尊重。但令人遺憾的是,這種關注仍然服務於“政治導向”,因此人們完全有理由對丁關根之後的劉雲山時代的言論自由深感沮喪。

官方媒體關於非正常死亡事件的報道,一方面反映了問題的嚴重性,另一方面,則表明1989年以來的政治表演愈演愈烈,愈演愈精。非正常死亡事件中的政治表演至少包含以下“規定動作”:第一、領導重視比悲劇本身更重要;第二、死難者家屬情緒穩定比死難者家屬情緒悲憤更重要;第三、國外發生的涉及中國人死亡事件比國內發生的更重要。第四、發生在“發達國家”比發生在“友邦”的死亡事件更重要(無論是否涉及中國人)。“死亡價值”的不同,表明有關當局並未從根本上樹立起對生命的尊重,而死亡事件反而被政治利用。這就是中國非正常死亡事件的雙重悲劇。關於前兩個問題我在不同文章中曾經討論過,因此此文主要關注最後這兩個問題,即本文將質疑:中國媒體強烈關注死於“番邦”的國民,爲什麽對更爲嚴重的國內悲劇視而不見,或者輕描淡寫。

最近兩天,中國所有媒體在突出位置連篇累牘地報道了巴黎機場坍塌事故,同時也突出報道了中國領導人以及“社會各界”對巴黎事故中“死難同胞”深切關懷。如:“中新網巴黎5月23日電(記者蔚中)巴黎時間23日晚11時,中國駐法大使趙進軍向記者通報說,戴高樂機場坍塌事故中的中國女性失蹤者劉建芳證實已經罹難。中央主要領導和外交部非常關心此事,多次來電,要求駐法使館全力以赴,妥善處理善後。”5月25日新華網除了特別關注此案之外,還在醒目位置發佈了以下新聞:

齊齊哈爾又發生芥子氣中毒事件已有多人入院治療(疑日軍毒氣遺留)戴高樂機場設計師泡在中國國家大劇院查隱患(圖)09:28多明尼加共和國暴雨使河流泛濫40人死200人失蹤09:27

與此同時,中國國內發生了哪些非正常死亡事件呢?很遺憾,由於不寐論壇被關閉,我們的統計只能從5月16日開始(這一天“不寐之夜每日新聞摘要”轉到了“休閒論壇”)。根據發佈在“休閒論壇”的“非正常死亡檔案(2004-5-16起每日更新)”一文記載,從2004年5月16日到2004年5月25日,這10天裏中國至少發生了以下非正常死亡事件:

重慶秀山縣山體滑坡11人下落不明生還希望渺茫(中新社重慶五月十五日電);江西北部暴雨成災致7人死亡(中新社);河南嵩縣一煙花廠爆炸3死4傷(中新社嵩縣五月十五日電);黑龍江省七台河精煤集團新興煤礦星期四(5/13)晚發生瓦斯爆炸事故,共造成12名礦工遇難(新浪網);阜陽劣質奶粉事件12名嬰兒因食用而死亡(中新網5月16日電);上海一鑄造公司廠房倒塌致使3人被埋,5人受傷。到發稿時3位被埋者仍未救出,生死未蔔(中新網5月17日電);截止到17日,廣州毒酒事件的中毒人數達到了56人,死亡人數也上升到11人。(2004年05月18日CCTV《經濟資訊聯播》);廣州廣園快速幹線特大交通事故致5人死亡(2004年05月19日資訊時報);溫州發生重大火災4名小學生葬身火海2人燒成重傷(中新網溫州五月十九日電);山西兩處礦難,19人死28人失蹤。5月18日3時,山西省朔州市平魯區白堂鄉潘家窯煤礦井下變電室變壓器發生著火,目前,已發現4人死亡,還有10人下落不明。同一天傍晚6時20分,山西省呂梁地區交口縣雙池鎮蔡家溝煤礦(該礦屬停産整頓待批礦)井下發生爆炸事故,當時井下有34人作業,其中1人生還,15人死亡,還有18人被困井下。通報說,近期煤礦特大事故連續發生。繼4月30日山西省、內蒙古自治區連續發生兩起煤礦特大事故後,5月18日山西省煤礦又連續發生兩起特大事故。特別是山西省在不到20天的時間裏連續發生兩起一次死亡30人以上特別重大事故,造成死亡和失蹤70人。(聯合早報);河北平山縣崗南水庫8人落水1人死亡5人失蹤(2004年05月20日新華網);山西蔡家溝礦難24人死亡被困9礦工生還希望渺茫(中新社太原五月二十一日電);湖南衡陽發生中巴墜山事故六死七傷(中新網5月21日電);河南鄭州一公司發生容器爆炸至少造成2死3傷(中新網5月20日電);雲南今年發生食物中毒49起逾千人中毒17人死亡(中新社昆明五月二十二日電);呂梁地區交口縣5.18事故的搶險工作仍在緊張進行。已發現30名遇難礦工遺體,還有3人下落不明(中新網5月22日電);廣東京珠高速公路北段發生特大車禍三死四重傷(中新社韶關五月二十一日電);陝西韓城一煉鐵廠發生事故3人死亡1人重傷(中新網5月21日電);甘肅山丹發生煤礦透水事故17人被困生還無望(2004年05月24日蘭州晨報);重慶趕考學生發生車禍1路人1學生當場身亡(2004年05月24日中國青年報);上海一男子躍入地鐵1號線自殺地鐵停運15分鐘(2004年05月24日新聞晨報);河北一麵包車墜入紅旗渠致死5人(中新社鄭州五月二十四日電);四川萬源發生一起客車墜崖事故已造成23人死亡(中新社成都五月二十四日電);內蒙烏海礦難已發現8具遺體仍困7人生還渺茫(中新網5月24日電)……這一時期,“中國的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居世界第一”也受到廣泛關注。新加坡《聯合早報》轉引新華社的報道說,根據全球各交通和警察部門的統計,去年全世界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爲50萬人。其中,中國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爲10.4萬人;中國的道路交通事故死亡人數在全國總死亡人數中排第七位,僅次於腦血管、呼吸系統、惡性腫瘤、心臟病等疾病。今年四月中國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7600多人(中新社北京五月二十日電)。

上述悲劇不是階段性的,它是每天發生的“中國恐怖事件”中的一環。如“中國新聞網”5月17日報道說,上周中國發生4起特大安全事故死亡66人,這四起事件包括:(1)5月11日,山東省臨沂市莒南縣阜豐發酵公司生物工程園,因酒精罐起火爆炸,造成10人死亡,6人受傷。(2)5月12日,河南省安陽市安彩工業園區安彩集團信益公司在建煙囪時(施工方爲河南省建七公司),上料外井架發生傾倒,造成21人死亡,9人受傷。(3)5月12日,一輛牌號爲浙A74502大客車(實載33人),從杭州開往江蘇省昆山,在浙江省乍浦-嘉興-蘇州高速公路嘉興段7號橋地段,車輛沖出護欄,翻入10米深的橋下,造成23人死亡,10人受傷。(4)5月13日,黑龍江省七台河(精煤)集團新興煤礦二區二采發生瓦斯爆炸事故,當時井下有50人作業,其中,38人生還,12人遇難。由於可以理解的原因,這些案例永遠是實際發生的案例中的一部分,換句話說:問題比披露出來的要嚴重得多,更多的死亡事件永遠淹沒在“新聞”的視野之外了。“穩定”和“發展”是中國政•治新意識形態的兩大核心,事實上,二者都犯下了深刻的反人類罪行:“穩定”製造著“正常死亡”,而“發展”以“非正常死亡”爲代價。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遠遠嚴重於巴黎事故的災難中,沒有“中央領導的親切慰問”,也沒有“社會各界的強烈關注”——稀疏的引咎表演掩蓋不住習慣性的對生命尊嚴的普遍冷漠。這種冷漠和中國媒體對巴黎事件的熱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的確是一面鏡子,它照射出中國社會人存在的絕對荒誕。魯迅曾說:莫非死於自己人手裏(“這回動手的是國貨”)是應當的,是自然的,是司空見慣的?魯迅問:這到底是文明還是野蠻?在我看來,這是一種文明打扮下的新野蠻,因而是一種不可救藥的野蠻。

2004年5月25日

──轉自《觀察》(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27 9: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