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異議人士劉曉波談六四意義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7日訊】(美國之音記者莉雅報導) 1989年發生的震驚中外的“六四事件”已經過去十五年了。人們在紀念六四的同時,也對當年的這場運動進行了反思。這次事件改變了很多人的命運。

*六四“幕後黑手”*

1980年代末,在學運開始的時候,在北京師範大學獲得博士學位的劉曉波是該校中文系的教師。他在學運開始之前因為對大陸知識界及人文思潮持全面批判態度而被視為“反叛青年”。學運開始之後,劉曉波提前結束了他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回到北京,投身到學運之中,被當局稱為“幕後黑手”。他也是6月2號在天安門廣場絕食的“天安門四君子”之一。六四之後,劉曉波被關押了二十一個月,隨後又因為組織紀念六四周年活動和發表有關宣言而被拘禁和勞教三年。他的“民族虛無主義”與方勵之的“全盤西化”以及蘇曉康等人在“河殤”中提出的藍色文明理論被中共高層稱為六四事件的三大思想根源。

*訪談時電話被掐斷*

在“六四”十五周年即將來臨之際,劉曉波在北京的家中接受了美國之音的電話採訪。他首先針對有關六四事件是因為學生的過激行為導致政府採取高壓手段來對付學運的說法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需要說明的是,在訪談過程中,我們的電話線至少兩次被掐斷,錄音的質量也很差。

*政府應對六四血案負主要責任*

劉曉波說:“回頭看這件事,第一點就是說,從這種法律的角度講,或是從道義的角度講,六四這件事情最後以悲慘的血案告終,主要責任是在政府身上。政府肯定不能用這種全副武裝的軍隊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和學生,而且學生的示威請願活動,都是以和平的方式,他們的要求也是完全合情合理的。主要是兩項訴求,反腐敗和爭民主嘛。”

*知識精英做得不好*

劉曉波說,青年學生和市民在這場運動中表現得很好,一方面進行了廣泛的社會動員,同時也能使這麼大規模的街頭運動保持和平和理性。他認為做得不好的是精英這部份人。他說:“知識精英表現在三方面的匱乏。一個是經驗不足。是突然起來的嘛,也沒有誰組織。突然間學生就起來了。突發事件的經驗不足。另外一個就是說,他的思想資源也不足。你要是回過頭來,看看當時這些六四精英發表的宣言、文章、口號,我今天看起來是有一種汗顏的感覺。第三個方面就是,經驗不足就導致操作這種民間街頭運動的技巧方面都有很大的缺陷,沒有更好的跟學生組織,包括學生、市民進行更好的協調。”

*精英階層道義勇氣不足*

劉曉波著重批評精英階層在道義勇氣上的不足。他說:“在運動高潮期,大家都紛紛出來,聲援學生也好,直接加入運動也好。但是一當大恐怖降臨的時候,首先逃跑的都是這些精英。而且你從六四死難者的名單中,你也能看到,那些慘死在街頭屠殺的,沒有這些六四的風雲人物,甚至連受點什麼重傷的都沒有。死傷者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學生和市民。這就是一個非常驚人的對比吧。”

*六四使政權道義合法性急劇流失*

對於六四事件不但沒有促進中國的民主發展,反而使民主出現倒退的說法,劉曉波說,從高層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層面上來看,六四事件之後,由於改革派被完全清洗,導致當時可能開始的政治改革的勢頭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後來基本上就停頓下來了。但他認為,以鮮血為代價的六四還是給中國社會帶來了巨大的推動力。他說:“積極的成果,從反面來說,就是使大陸的百姓知道了這個政權的本質是什麼。換句話說,就是使這個政權的道義合法性急劇流失。”

劉曉波說,鄧小平為了彌補政權的合法性,也為了挽救他作為改革者的個人聲譽,他在六四之後很快就啟動了經濟改革,在政治上進行封閉的時候,更大限度的放開經濟改革的措施。那些在六四事件中表現不佳的知識精英也因為當局對他們採取的收買策略而受惠。

*六四帶來“半吊子自由”*

這種經濟改革也擴大了中國人在非政治領域的個人自由空間。劉曉波說,如果沒有六四,中國人不可能獲得在婚姻、旅行、戶籍管制等方面這些所謂的“半吊子自由”。當局在擴大公民個人自由空間的同時,也在不斷調整意識形態。

他說:“比如說,鄧小平92年提出來‘三個有利’,有利於人民的生活水平,有利於綜合國力,有利於生產力的提高。後來,江澤民又提出‘三個代表’,現在胡溫又提出來‘新三民主義’,同時也把這種人權概念第一次寫進憲法。我覺得這都是它不斷在六四持續的壓力下所做出的調整。”

*六四導致民間維權意識覺醒*

劉曉波認為,六四事件最為重要的一個正面遺產在於它導致了民間維權意識的覺醒。他說:“這個你可以對比79年民主牆的時候。當時,魏京生這些人被鎮壓之後,民主牆在北京甚至在高層都得到肯定的情況下,那時候,中國的整個狀態,不說萬馬齊喑吧,也沒有聽到關注民主牆這些被陷入冤獄的人的聲音。那麼六四以後就不一樣了。六四之後,民間持續地要求為六四平反、關注文字獄案件、政治案件的聲音持續不斷。”

劉曉波認為,六四之後,這些民間的壓力,特別是六四之後誕生的“天安門母親”這個群體要求還原歷史真相、尋求正義的努力,使中國形成了“權力在官府,道義在民間’的大格局,而且這種民間的推動力對中國改革發揮的作用越來越大。

*六四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

劉曉波說,在國際方面,六四事件引起了整個國際社會對中共政權敵視民主、敵視自由、敵視人權的關注,從而開啟了國際間對中國展開的人權外交。正是這種國內外的壓力,促使中共當局對六四事件的提法做出了調整。

*袒露心路歷程*

劉曉波對民主信念的追求導致他幾次入獄,出獄之後被剝奪了著作權。他為什麼要做出這樣的選擇呢?劉曉波向美國之音講述了自己的心路歷程。

他說:“從八十年代開始,最初的出發點是非常個人化的。在中國的這種體制下,要想做一個有思想的人,誠實的人,就會產生衝突。那麼,一旦產生衝突,你就會有一個選擇。你是為了捍衛你作為一個誠實的人、有尊嚴的人的立場呢,你還是向這個體制屈服、出賣自己的尊嚴,說假話?在這一點上,我的出發點是,爭取吧,盡管做得不太好,力爭做一個有尊嚴、誠實的人。另外,六四以後,有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自己感到特別沉重,特別是想起那些死難者,那些亡靈以及那些亡靈的親屬、母親,自己有一副比較愧疚的心理。就是說,這些亡靈一天得不到公正的對待,我的良心就會一天不安。”

(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4-05-27 10: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