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無國籍的泰北孤軍後裔

人氣: 52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3月1日報導】重返泰北美斯樂系列報導(一)(中央社記者吳協昌泰北美斯樂特稿)阿勇開著他的Pick-up車,昨天剛剛結束在泰南普吉島的買賣,今天就一路直上泰北的清萊補貨,準備批好貨,再送到普吉島去賣,如果不認識阿勇,你會以為他只是單純的單幫客,完全看不出來阿勇也曾經是美斯樂孤軍的後裔。

  中文名字叫邱榮興的阿勇,今年已經三十九歲,父親是當年從雲南撤退到緬甸,再轉進到泰北的孤軍官兵;阿勇十五歲時從緬甸來到泰北,至今也已有二十四年,阿勇雖然擁有泰國居留權,但是卻沒有泰國身份,不用盡當兵的義務,也無法享受投票的權利。

  小時候,阿勇在家中也都是用中文溝通,但是隨著父親返台,留下一家老小之後,阿勇沒什麼機會再用中文,中文已經退化到只會講單字,幾乎已經成為道地的泰國人,只是,少了一紙身份證明。

  阿勇說,他也曾經想到台灣去看看,依靠在台灣的父親,但是雖然持有護照,卻因為政策使然,拿不到台灣的簽證,也無法入境,隨著時間一久,在泰國也已經生兒育女,到台灣的夢,就只能讓它深埋在心裡。

  在泰國的日子其實也不好過;阿勇平常從物價便宜的泰北批南北雜貨,開著自己的Pick-up貨車,花上二十多個小時來回泰北、泰南,每年只有過年期間能夠回家看看女兒,生活並不輕鬆。

  阿勇只是泰北孤軍後裔的冰山一角,而且阿勇還可以泰南、泰北跑,相較而言,阿勇的情況比起許多仍留在美斯樂的孤軍後代,待遇已算不差;在美斯樂,幾乎還有一半的孤軍後代,由於缺乏身份證明,只能在美斯樂所在的清萊省活動,出不了清萊省,到不了曼谷,更不用說是夢裡縈繞的台灣。

  在泰北義民文史館工作的謝德明,拿的是難民證,只能在美斯樂所在的清萊省進出,若要到泰國其他省份,還得特別申請通行證才能成行。

  講話帶著濃濃雲南腔的謝德明表示,來到泰國這幾十年,雖然在生活上早已習慣,但泰國政府的政策卻遲遲未能落實,讓他們只能拿到難民證,沒有身份、沒有國籍,連到別的省份都還要申請通行證。

  雖然老家在雲南,但謝德明卻對台灣懷抱著一份夢想。謝德明說,在美斯樂的華人,幾乎人人都想到台灣看看,在自由的空氣下呼吸,至於中國,謝德明搖搖頭說,雲南太不自由,他不想回去。

  守著段希文將軍墓的老兵黃家福已經在去年過世,從四歲就跟著段希文將軍的張泰華接續黃家福的遺願,每天穿上有國徽的軍服,風雨無阻地守著將軍墓,身旁還帶著剛上小學的兒子,只靠遊客的小費過生活,雖然清苦,但比起沒有身份的痛,只是小巫見大巫。

  原名張緬來的張泰華指出,小時候不懂事,覺得身份證件不重要,在長官的慫恿下,糊裡糊塗的就把身份賣了出去,成了沒身份的人,雖然持有難民證,但只能在清萊省活動,申請通行證雖不困難,但總是麻煩。

  張泰華仍在苦苦等候泰國政府放寬身份認定的政策,他樂觀地說,等了數十年,也不差這幾年,拿到身份之後,如果有能力,他想到台灣看看,聞聞看自由祖國的芳香。

  但是張泰華並不清楚,他賣掉身份之後,即使泰國政府放寬身份認定,由於他過去已經申請過身份證明,在泰國政府的戶政資料中也登記有案,恐怕不可能再拿到另一張身份證,也許這輩子,就只能在段希文將軍墓前,當一個沒有身份的流民。

評論
2005-03-01 9: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