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溫婉:強烈支持「民主同盟」取代「聯合國」

溫婉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6日訊】據2006年10月23日的《環球時報》報道:最近美國有關方面出台了一份題為《鑄造法治之下的自由世界》的美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這項研究由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威爾遜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組織,因此被廣泛稱之為「普林斯頓計劃」(Princeton Project)。該報告認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建立的各種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北約等已經臨近破產,和冷戰時期不同,美國今天不再面臨像往日蘇聯共產主義那樣的單一外在威脅,而是面臨著包括全球恐怖主義、核擴散、流行病、亞洲的崛起、中東和能源危機等在內的一系列威脅,而上述這些國際組織已經喪失了應付這些危機的能力,必須對所有這些國際組織進行根本性的改造,使得它們能夠適應當代的需要。

該報告建議,如果聯合國改革不能進行,而聯合國又變得越來越不相關(主要是與美國的相關性),那麼就乾脆用一個新的國際組織來取代聯合國。這個新的組織就是「民主同盟」(Concert of Democracies)。「民主同盟」也可先被用來對聯合國的改革施加壓力,但如果聯合國在壓力之下還不能徹底改革,那麼就取而代之。該報告規定,所有國家都可以加入「民主同盟」,但必須以遵守同盟的協議為條件,這些條件包括不會對同盟內的另一個國家使用武力、定期舉行自由公平的多黨選舉、建立獨立的司法機構來保證公民人權等等。同盟要求各成員國政府有義務保證其公民免遭各種災難,包括種族屠殺和人為饑荒。當這些政府未能這樣做時,「民主同盟」就有義務加以干預。

作為中國這樣一個典型的 「非民主國家」裡對自由、民主事業熱切嚮往的青年公民,我對名列「人類的兄長」——美國的「常春籐」名校之一的普林斯頓大學的精英們的這一勢必將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戰略構想不但歡欣鼓舞,而且表示強烈支持!

眾所周知,聯合國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產物。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 Roosevelt)在1942年最早使用了「聯合國」一詞,它指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共同抗擊納粹德國、意大利法西斯政府和日本帝國的軍事侵略的多國力量。二戰結束後,50個國家於1945年6月簽署了《聯合國憲章》(U.N. Charter),該憲章於1945年10月24日正式生效。聯合國也於這一天正式成立。《聯合國憲章》開宗明義地闡明瞭聯合國的宗旨:「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發展國際間友好關係;促成國際合作,以解決國際間經濟、 社會、文化及人道問題,增進對人權及基本自由的尊重;在實現上述共同目標的過程中成為協調各國行動的中心」。同時,聯合國實際上也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主流國家在冷戰時期遏制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國家的單一外在威脅的工具。

但是,聯合國成立61年來,雖然也在一定範圍內和一定程度上為世界的政治、經濟、文化發展做出過一定貢獻,但總體而言,聯合國已經瀕臨破產,並且正在一步步變得無所 適從。它那老態龍鐘的機構和似是而非的職能已無法適應時代發展的需要!僅舉幾例證之:在秉持首要宗旨「維持國際和平及安全」方面,聯合國就曾經空前蒙羞:1994年4 月6日,盧旺達總統、胡圖族人哈比亞利馬納的座機在基加利上空被導彈擊落,機上人員全部遇難。該事件立即在盧旺達全國範圍內引發了針對圖西族人的血腥報復。7日, 由胡圖族士兵組成的總統衛隊殺害了盧旺達女總理、圖西族人烏維林吉伊姆扎納和3名部長。在此後3個月裡,先後約有100萬人被殺,其中絕大部分為圖西族人。許多盧旺達人、在盧旺達的外交官和聯合國官員都知道,盧旺達政府在招募民兵並進行訓練,但即使有人告知聯合國維和人員,民兵即意味著屠殺圖西族平民,也沒有得到積極的回應,沒有進行任何有效的干預阻止民兵活動。向平民分發武器也廣為人知,也同樣沒有引起有效的國際反應。在盧旺達種族大屠殺發生10週年之際,許多國家和國際組織的領導人都承認,未能阻止屠殺是整個國際社會的恥辱,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安南也承認在1994年盧旺達種族大屠殺事件中聯合國的失敗,並呼籲國際社會吸取既往的教訓。

1960年9月,蘇聯粗魯、傲慢的獨裁者赫魯曉夫竟然在聯大發言時脫下皮鞋猛敲桌子,想以此顯示和強調他的非凡存在!——其實,從那一刻起,聯合國的尊嚴就已經蕩然無存了!從此以後,卡斯特羅、查韋斯、薩達姆、內賈德、金正日這樣的國際政治小丑們驀然發現了聯合國這個國際舞台的價值所在,他們一逮著機會就在這個舞台上直接或者通過其代言人群魔亂舞,巧言令色地假借所謂聯合國的規則來要挾文明世界!就連中國這樣一個人權紀錄極其惡劣的國度也能夠從容不迫地把國內政治鬥爭中運用嫻熟的「厚黑政治學」引入聯合國舞台,竟然從1990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第四十六屆會議以來連續11年「挫敗」了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借人權進行反華的圖謀」! 聯合國不僅沒有給美英等國「聯軍」於2003年3月發起的旨在推翻薩達姆獨裁政權,並解放苦難深重的伊拉克人民的正義的「伊拉克戰爭」授權,還在戰中、戰後不斷以此為借口來責難美英「解放聯軍」!

2006年7月,黎以戰爭爆發,聯合國同樣在這場戰爭中扮演了不光彩和不受歡迎的角色!就這樣,聯合國逐漸演變成了「流氓國家」實施多數暴政,排擠文明規則的「鬥獸場」!這樣以來,地球人都會問:「既然國際正義得不到申張,國際道義得不到履行,普世文明得不到推廣,卻還要花大把的錢來苦苦撐持,以保持其運轉,那麼,我們要這樣的聯合國究竟有什麼用呢?!」恰逢此時,「正在引領著世界的科技與社會進步」的美國智庫的「民主同盟」戰略構想應時出台!而該「民主同盟」的組織原則就是民主!從現實層面來看,在冷戰結束後,美國的國際戰略一直處於變化之中,克林頓政府的國際戰略以經濟主義為主體,而布什政府則以軍事主義為主體。對「普林斯頓計劃」的組織者來說,這些戰略都沒有實現美國國家利益的最大化。「民主同盟」戰略可以說力圖用民主的概念把各戰略的長處綜合起來。例如,「民主同盟」既有克林頓政府「接觸政策」的成分,要用接觸政策來誘導「非民主國家」的政治變化,使這些國家朝著「民主同盟」所希望的方向發展。

再比如,對中國,報告不提倡單純「圍堵」的做法,既要鼓勵中國成為世界體系的一部分,給中國應當享有的國際空間,但同時也要誘導中國的變遷。竊以為,這就是聰明的美國人深諳中國傳統的「既打又拉來迫使其就範」政治策略的最新表現!與此同時,「民主同盟」的概念和以往的「民主聯盟」的概念很不相同。布什政府在反恐戰爭中一直在努力構建所謂的「意願聯盟」或者「民主聯盟」。但很顯然,布什政府的單邊主義忽視了其他一些「民主國家」——例如德國和法國。但「民主同盟」的概念是要整合所有「民主國家」,協調同盟內部的利益,來應付「非民主國家」所導致的問題或者所謂的國際威脅。還有,這個計劃是超黨派的,反映了美國兩黨所關心的議題,也符合包括美國在內 的西方國家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理念。

由此可見,既然基於民主信仰的世界融合是大勢所趨,那麼,「民主同盟」取代「聯合國」就是正當之舉、順時之舉、正義之舉,是人類文明的巨大進步!而把自由、民主和人權樹立為「民主同盟」的基礎和準則,也就奠定了人類文明的發展方向!

通過已經披露的消息,我們似乎可以推測出「民主同盟」的幾大特點:其一、「民主同盟」成立的首要原則是「民主」!沒有民主政治的國家如果不洗心革面,是不能加入「民主同盟」的(非民主國家要想加入「民主同盟」不是不可以,而是要以遵守同盟的協議為條件,這些條件包括不會對同盟內的另一個國家使用武力、定期舉行自由公平的多黨選舉、建立獨立的司法機構來保證公民人權等等。同盟要求各成員國政府有義務保證其公民免遭各種災難,包括種族屠殺和人為饑荒。當這些政府未能這樣做時,「民主同盟」就有義務加以干預。)同時,這裡所說的「民主」是不帶任何前提的,那就是世界的「普適民主」,而不是任何「具有某某特色」或常常被肆意扭曲的民主。

其二、「民主聯盟」是世界文明國家和民族的聯合體!這些國家的政府與人民是真正一體同心的,因為政府乃民選之政府,人民乃國家之主人。故而,「民主同盟」國家的政府將是這些國家人民的合理、合法、正當的代表。

其三、「人權高於主權」將成為「民主同盟」不可置疑的共同理念!——人區別於動物的最根本的一點就在於:人不僅僅享有所謂的「生存權」和「溫飽權」,更重要的是還要有「自由表達」、「平等受益」、「民主選舉」等等動物所不能具備而人類完全可以享受的權利。這些真實、甚至可觸摸得到的權利往往能戳穿伊拉克、朝鮮等「流氓國家」100%選舉率的政治謊言和笑話!

其四、「民主同盟」將把「非民主國家」置於「非正常國家」的行列,通過「正當的歧視手段」,讓他們作為「劣等國家」或者「非法政府」而存在。那麼,這些「非民主國家」的領導人在國際社會中只能得到「二等、三等公民」的資格和待遇——因為他們不能代表本國人民的意志,他們從本質上講仍是封建集權和共產集權體制的時代遺留和歷史沉渣罷了!

其五、「民主同盟」的建立突破了既往的按照「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來劃分意識形態立場的保守作法,它將把紛紜繁複的世界分為鮮明的兩大陣營:「民主同盟」和「非民主國家」,讓上帝的歸上帝,讓凱撒的歸凱撒!從而凸顯「民主同盟」的繁榮和偉力,來有的放矢地提高全球推行普世價值觀的速度和效率!

其六、「民主同盟」 的強大存在表明,如果世界上任何主權國家不能履行「民主同盟」所界定的義務之時,國際干預,甚至是武力干預,就有了正當性和合法性!那麼,也就是說,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如果要想在中國這樣一個當今世界上最大的「非民主國家」建立現代自由、民主體制的話,就非得要有以「民主同盟」為代表的主流國際社會廣泛而全力的支持不可!那時候,中共如果還敢蔑稱此為「干涉內政」、「政治滲透」和「和平演變」,就顯得非常無知、可笑而是要被曉以顏色的!

我期望新成立的「民主同盟」能夠引領這個世界上的善良人和明白人,讓自由、民主、人權、法治、憲政的普世價值通達全球的每個角落,「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為此,以美國為首的世界主流國家應該盡快肩負起這一21世紀的戰略重任,以「8(八國集團)+2(印度、巴西)」的模式為雛形,逐步建立起「民主同盟」的大廈和偉業,引領多災多難的人類走向幸福,鑄造輝煌!為此,所有世界各國嚮往自由、民主的精英們都負有責任,所有熱愛自由公民社會的民眾們都負有責任!

自然,我們中國公民,同樣也應該為此承擔一份責任——我們熱切期盼著「民主同盟」真正建立起來的時刻能夠早一天到來!——畢竟,中國不能總是成為主流世界發展潮流的例外!

2006年11月

──原載《民主中國》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12-06 12: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