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飛熊:「國家黑社會主義」的肆虐及其前景

——寫給胡錦濤先生的公開信之二

郭飛熊

人氣: 7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4月12日訊】 斯大林有一句名言:「在我國歷史上總有那麼一段時間是不需要法律的時候。」

自文革結束後,中國社會開始了邁向法治的進程,但到了「六.四」,鄧小平就不需要法律了;到了法輪功興起,江澤民就不需要法律了;到了零五年下半年鎮壓維權運動,胡錦濤也不需要法律了。

於是出現了對維權者瘋狂的毆打和持續的非法綁架,出現了對高智晟、陳光誠、郭飛熊三個家庭的長期暴力圍攻,出現了在全國範圍內傳遞黑惡經驗,一條龍一盤棋的肆意騷擾和摧殘異己。

這種不僅在地方政府層面,而且在中央政府層面上公然使用黑社會暴力對付政敵的行為,乃是一種「國家黑社會主義」。它能夠長期持續且不斷升級顯然不是專政機器擅自妄為。自今年二月中旬的政治局擴大會做出全套鎮壓決議,「國家黑社會主義」遂正式成為一項秘密國策。

「國家黑社會主義」是一種系統化的、理論和操作一體化的政治行為。它的本質是拋開法律不折手段的對待政敵和人民。 它是一種以黑社會手段推行的斯大林主義。它在最高權力層面運行標誌著中國社會業已出現極左狂潮,出現了向著斯大林主義狂奔的大倒退。

「國家黑社會主義」是一種帶有末日性質的專政,是今日的專制集團在司法構陷受到體制內贊成法制的政法系的強烈抵制,卻因不斷製造民間道義英雄致使司法鎮壓成本高昂之後不得以採取的鬼鬼祟祟的政治選擇,藉助於黑社會手段國家政權便可以撇開體制內崇尚法制人士的抵制,可以肆意作案而不留下痕跡,可以對受迫害的維權者關閉整個司法救濟渠道。所以「國家黑社會主義」看來十分兇狠,十分見效。但事實上,它是一種日暮途窮之下的倒行逆施,是四處碰壁之後的惱羞成怒。堂堂一個國家政權,講理不贏便動手打人,擁有天羅地網般的司法機關卻不能使用,只好用街頭地痞無賴的方式去實現其「崇高的」政治目標,其可憐之狀真乃曠古罕見。

但是我們不可低估了「國家黑社會主義」的凶險。它比街頭地痞無賴要殘暴的多,當下的作為只是一個開始,帶有高度的試探性質。 就如同鎮壓法輪功一樣,一旦證明沒有制衡者它便會瘋狂作惡,大肆放縱其原始獸性。甚至製造各種血腥慘案,它很可能是專制集團對中國人民實施超限戰和無限暴力的開始。但不管怎樣,它最終必將失敗。只會給有志於改革的人士提供歷史性的崛起機會。

古語有云,上行下效。又雲,聖人抱一而為天下式。胡錦濤先生,作為中國最高領導人,你的行為對整個中國有巨大的示範效應,在這個中央高度集權體制下尤其如此。你本應謹言甚行,努力充作天下守法的表率,現在你卻大幅擁抱直接拋棄和踐踏法制的「國家黑社會主義」 。你的這種選擇將會被作惡多端的專政機器所放大。將會給中國社會造成多麼深重的災難。如果你還有理性,還有良知,應該臨事而懼。你執政的合法性基礎之一,來自於你贊成改革,贊成推進法制。而今發起這場倒行逆施的反法制運動將極大的損害你執政的合法性。他對你的前程所造成的負面效應是可以想見的。在這個急劇變革的時代倒退是沒有出路的。人民不歡迎也不可能接受倒退,任何袁世凱似的倒行逆施都只會導致眾叛親離。有識者當能鑒古知今。

胡錦濤先生,請扔掉你手中的斯大林主義衣缽,避免以「國家黑社會主義」首腦人物的名號而載入史冊。你其實有更多更好更穩妥更明智的選擇。

大紀元首發(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4-12 2:0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