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章天亮:就白宮會見之爭引發的感想

——兼論我們憑甚麼結束中共的統治

章天亮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5月21日訊】近日郭飛雄先生發表了一封緊急公開信,事關他受阻未能訪問白宮之事,隨後余傑先生也發表了聲明。孰是孰非,筆者尊重每個人自己的判斷。

儘管余傑先生認為「會談理應是基督徒與基督徒之間美好的交通」以及「此次會談的核心是宗教自由問題」(見《余傑關於與布什總統會面情況的聲明》),然而余傑仍然表達了結束中共統治的強烈願望。在余傑的《余傑與布什總統會談要點》一文中,他記述了對布什總統陳述的如下詞句:「里根總統因為埋葬了蘇聯東歐的共產制度而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幫助中國發生這種變化,也許是上帝給總統先生的歷史使命。」

也許有人認為余傑的說法違反了美國「政教分離」的原則,即以上帝的名義請小布什幫助結束中國的共產政權,故此讓小布什立即「王顧左右而言它」地用油價問題做答,然而余傑希望結束中共製度的願望本身仍然值得我們肯定。由此我也認為白宮方面所公佈的會見圖片註解以及路透社等主流媒體的報導,即「5月11日,布什總統會見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的提法是非常恰當的。

另外一方面,「上帝的名義」對於小布什來說也許是「充分條件」,但決不是「必要條件」,小布什無論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亞太地區地緣政治的角度還是維護信仰自由的角度,在結束中共統治的問題上,美國都應當有所作為。

這次在白宮會見中,余傑無疑走在了前面。我觀察到,中共也立即把過去對付堅定的維權人士,如高智晟律師、郭飛雄律師等的手段轉移到了國內的家庭教會上。對華援助協會5月19日發佈消息:「據悉,因為余傑,王怡和李柏光於上週在白宮受到美國總統布什的熱情接見中國高層非常惱火。余傑的太太劉敏和方舟家庭教會的同工作家北村也分別被安全部門找去談話。……在5月16日和18日,上海和北京又有家庭教會領袖被抓捕。」美國之音也報導說:「近日,中國山東、江蘇和上海等地分別有家庭教會遭到衝擊,多位教會領袖被捕,一位在華的韓國牧師被驅逐出境,一位法律維權學者被列入禁止出國名單。」

中共的反應實在是我們所意料之中的。過去不時有人指出高智晟律師走得路過於激進,會惹惱中共云云。事實上,我們看到中共在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地揭露迫害真相,以及退黨大潮日漸高漲之際,它的鎮壓能力和對自己的信心也在迅速流逝。此時,中共在採取「統戰分化」和「殘酷鎮壓」兩手並舉的策略,對那些它認為嚴重危及統治的人才動用鐵血手段,而對於非領軍人物常常是約談或短暫剝奪自由而已。

從這個意義上說,高智晟與郭飛雄律師等走在維權最前列,無疑也緩解了他人的許多壓力。對此,其他有志於中國和平轉型的人應該心存感激。余傑先生這次會見也走在了前列。這從客觀上讓獨立作家中文筆會的知識份子以及數量龐大的家庭教會成員一起分擔了高律師與郭律師的壓力。基督教對華援助協會的消息證實了這一點,或許也可算做余傑先生對郭飛雄先生的“客觀善意”。

自由亞洲電台在白宮會見結束後採訪了中方人士,其中,王怡先生在被問到回國時有沒有任何擔心時回答說「對,布什先生也提到這個問題,他問我們回去會不會有問題?他認為今天這樣的一個見面,有助於幫助我們離監獄的距離遠一點,我想這也是我剛才所理解的,布什政府在這樣會面中所表達出來的一個態度。」

我認為王怡先生的看法是非常準確的。此次會見使余傑先生和王怡先生更加安全。與這種特權伴生的則是一種義務。余、王二位先生更有了為結束中共統治和恢復中國信仰自由而大聲疾呼的方便和責任。在這方面,他們的呼聲可以像高智晟律師一樣強烈,而沒有坐牢的後顧之憂。如果余、王二位能夠如此,則中國邁向自由社會的進程中又增加了令人可喜的力量。這也必是高智晟、郭飛雄、范亞峰等所樂見的。

這也許是白宮會見帶給中國民間知識份子的最大收穫。端看余傑與王怡先生如何讓這個積極因素最大限度的發揮出來。誠然,若郭飛雄先生未受阻而亦能參加白宮會見,在中共則為更大打擊。郭君未克成行,也是一件令人惋惜和遺憾的事情。

不可否認的是,民間的反共力量早已在中共的迫害下自發成長,如野草般俯拾皆是,然而仍然缺乏必要的整合。退黨大潮也如地下的岩漿,溶化著中共的統治基礎。在此時刻,我們應該時刻在「解體中共」的前提下聯合起來,以避免中共分化瓦解、各個擊破。

這種聯合當然並不意味著對一切錯誤和不妥之處聽之任之。《禮記》上說「君子愛人以德,小人愛人以姑息。」古人認為能夠誠心指出別人德行上的過錯,幫助別人改過,這是真正的愛人。而對他人德行上的過錯視而不見,姑息遷就,這是小人待人處事的行徑。

能夠在今天這樣一個中共暴政肆虐的時候反對中共,沒有勇氣是做不到的,沒有道德就更做不到。既然要做有德有勇的君子,就更要有改過遷善的勇氣。這樣解體中共的路上,我們才能走得更加穩健。

余傑先生在與小布什的會談中特意談到基督徒的謙卑。這裡不僅僅表現出在上帝面前,我們承認自己並非一個完人,從而努力改過;也包含著因為知道別人也都非完人而產生的寬容。高律師和郭律師能夠贏得人們的尊重,也是因著他們的道德、勇氣和謙卑。謙卑與寬容,這也是化解許多誤解和矛盾的途徑。

與中共壟斷的龐大物質力量相比,我們表面上暫居弱勢;而我們擁有無盡的精神資源。從道德上,我們完全可以鄙視中共、藐視中共,這也是我們整合民間力量的最大資源。

中共信心十足的時候,它無懼於人們的反對,反而認為「與人斗其樂無窮」。而每到窮途末路,則要使盡分化瓦解的手段,如果我們在道德上有絲毫的漏洞,無論是求名求利、還是求美女或為爭一口氣,則都會被中共鑽空子,乃至被中共徹底控制和利用。

因此,只有持守道德,我們才能有和平解體中共的力量。儘管中共解體僅僅是個遲早的問題,但我們總不能讓它利用我們的私心分化我們的力量,乃至因而毀掉我們個人的前程。@(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5-21 5: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