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期間監控騷擾升級,17年後人權狀況尚無改善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6月4日訊】「維權網」和「獨立中文筆會」獲悉,中國各地警方在「六四」十七週年之際明顯加緊了對89年學運參與人士、民運和維權人士的監控和騷繞:

– 山東大學教授孫文廣先生6月2日在網上發帖,表示將去天安門廣場悼念,並於3日晨由老伴送上去京火車,當時有山東大學保安人員在場,孫教授幾小時後與家人失去聯繫,直到6月4日凌晨3點多才回到家中。他在列車快到北京時被山東警方攔截、折騰16小時後被押送回濟南。

– 「六四」鎮壓致殘者齊志勇自3月28日被密閉監禁51天釋放後,一直受到嚴密監視,出入家門都要匯報。5月15日他被警察帶走問話,當天釋放回家。6月2日傍晚,無視他妻子與8歲女兒的抗議,國家安全人員又把他從家中帶走。

– 6月2日晚,89 年在政法大學讀書投身學運的浦志強律師給友人發出手機短信:「6月3日晚上,是八九屠城的第十七個年頭,我們將前往天安門廣場紀念碑下憑弔。只想告訴自己,這件事並未走入歷史,而是植根於內心深處。浦志強與君共勉:勿忘六四,說出真相;立足維權,倡導和解!」 6月3日凌晨一點三十分被北京市公安局帶走提問,希望他不再通報去天安門廣場憑弔「6.4」的信息,兩小時後被送回家中。警方未出示立案或傳喚文件。隨後,他被限製出入家門自由。

– 5月30日始,公安對「天安門母親」丁子霖女士進行居住監控,限制家裏來客;限制她外出,只允許在警察的「伴隨」下去醫院和商店。其他「六四」難屬如張先玲女士等人也被監控。

– 近幾天,曾參加89年學運的原北京大學研究生江棋生、獨立作家劉曉波等人住家附近出現公安站崗,對他們進行監控。「六四」鎮壓後,江棋生曾兩次入獄。

此前,不少民間活躍人士受到各種不同的騷擾:

– 6月2日,今年3月9日被強行封殺的《愛琴海》網站站長林輝和網站總編輯力虹在寧波被國安或公安近距離跟蹤盯梢。

– 仁之泉工作室執行主任趙昕在雲南期間被警告「“六四」前不能回北京。5月24日趙昕成功回到北京後立即被國安召見,要求「瞭解」他的行蹤及匯報「六四」期間有何「活動」。

– 「六四」鎮壓後被通緝的21名學生領袖之一馬少方5月中在天津出差時接到了深圳有關當局的電話,要找他「聊天」。

– 「六四」天網站長黃琦,率先披露四川當局4月底同意向「六四」死難者周國聰的母親提供7萬元人民幣的「困難補助」,此後網站多次遭到破壞,本人也受騷擾。 5月17日4名公安人員到他家查看他的身份證,並問話約20多分鐘。次日又找人騷擾他說他的身份證是假的,近日警方又逼迫房東收回租房,使他無固定住所。

– 網絡異議人士和人權活動家郭起真五月十二日在家中被警方帶走,目前被關押在河北中部城市滄州第二居留所,其家人和律師至今仍未獲准前去探視。因郭起真腿部殘疾、其健康狀況令人擔憂。45歲的郭起真曾在網上發表文章批評政府、並參與律師高智晟發起的接力絕食抗議迫害人權活動人士。

– 網絡異議人士劉水,熊忠俊、李衛平,由於在網上發表文章批評時政而被警察強迫離開居住地、返回原籍。

近來,網警對網路的控制,包括阻截、過濾電郵通訊、封閉網站、監控博客,也明顯地比平常更加嚴厲。

我們注意到,1989年天安門慘案17年後的今天,中國的人權狀況改善甚微, 對維權人士的迫害及對言論思想信仰自由的鉗制更趨嚴酷。最近幾年,隨著不受監督限制的腐敗官員侵權行為愈演愈烈,各地民眾維權運動風起雲湧,僅去年就發生了八萬多起民間自發抗爭維護權益活動。由於當局以高壓手段對應,各種大小不同的「六四事件」也以不同的形式在全國各地反復重演。

政府在經濟改革和發展的口號下,強行征地、強迫拆遷,腐敗官員濫用權力侵害百姓經濟社會權益,完全無視憲法和人權準則。對民間自發抗爭行動,官方時常動用警察、法庭和監獄等國家機器加以鎮壓。例如:判處莆田村民抗爭土地權代理人黃維忠三年有期徒刑,監禁陝北石油民營投資者代表馮秉先,超期秘密羈押山東臨沂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對上海房屋權利上訪人士馬亞蓮、毛恆鳳多次進行秘密拘禁, 陳小明自2月中被帶走「強迫失蹤」後至今下落未明。地方政府甚至動用軍隊武力鎮壓,最近一例是廣東汕尾市東洲村軍警開槍鎮壓抗議強迫征地維權村民,造成至少3死十數人受傷的事件。當局事後封鎖村落,到處搜捕參與抗議的村民,共19名村民被關押數月,其中7人被判刑3至7年,開槍官員卻只受到警告或降級處分。因壓制而愈益激化的群體維權事件反映中國政府在改善人權、通過憲制合理解決利益爭端、建立「和諧社會」方面缺乏誠意。

17年來,官方不僅不因勢利導,回應民間要求加快政治體制民主化建設,反而加緊對爭取民主參政權人士的嚴懲,如最近對楊天水的重判,許多民主人士也仍在獄中服重刑。官方操縱的法庭不時地用「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或「顛覆國家政權罪」和「洩露國家機密罪」迫害敢言記者和網路獨立作家,設立了龐大「文字獄」,趙巖、師濤、張林、李建平、李元龍、陽小青等案只是最近的幾個新的例證。中國已經成為當今世界上監禁網絡異議人士最多的國家,僅最近幾年就有50多人因此被判刑入獄。

17年來,「六四事件」中遇難者家屬和傷殘者至今沒有得到任何官方正式的賠償和道歉、像「天安門母親」們所遭受的境遇顯示的那樣,他們尋求公正的行動一直受到打壓。而「6.4」下令開槍鎮壓的責任者卻至今沒有依法受到追究。

這一切都一再證明:「六四」沒有「成為過去」,人們維護「六四」記憶的努力沒有過去,官方對「六四」的恐懼也沒有過去;在中國,對人權的侵犯也並沒有因經濟的發展而像有人宣稱的那樣有所減弱,我們為爭取人權民主自由所需要作出的努力依然艱鉅,國際社會對此應當承擔起的責任也依然重大。

但是17年之後,中國人從自身的經歷中越來越意識到民主和自由人權的可貴,維權意識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強烈,從來沒有過那樣多的普通民眾起來為自己的尊嚴和社會的正義抗爭。

我們呼籲當局立即釋放因維護自身權益而遭監禁的各地維權人士、還權於民,停止使用暴力來回應人民的正當合法的訴求,並通過法律途徑解決因腐敗、強迫征地、拆遷等引起的侵權問題。

我們強烈要求中國官方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調查「六四」事件真相,依法追究事件的責任者,對六四的死難者家屬和所有因六四受到迫害的人們致歉並作出相應賠償,允許因六四事件被迫流亡異國他鄉的人士重返祖國,更重要的是立刻啟動政治改革,為在中國永遠避免再產生類似的悲劇做出制度上的保證,使得中國人的基本人權從根本上得到保障。

維權網、獨立中文筆會

2006年6月4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6-06-04 10: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