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蘇鹽城市宣傳部成「妓院」,阻攔記者採訪不成送小姐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2月31日訊】2007年11月27日,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化工集中區江蘇聯化科技有限公司發生一起重大爆炸事故,具體死亡數字不詳,真相至今不明。該爆炸事故發生後,江蘇省鹽城市的市委宣傳部及響水縣的縣委宣傳部,迅速啟動所謂突發事件新聞宣傳工作應急預案,全力掩蓋真相,阻止記者,並且是在該市及縣兩級政府主要領導親自過問下,以及市縣事故處理指揮部及警方的全力配合下,在事發後的十多天時間內,先後阻止了新華社、中國青年報、中國新聞社、新華日報、江蘇法制報、揚子晚報、中央電視台數字頻道《安全在線》、江蘇電視台等21家各類新聞媒體的69名新聞記者,至於如何阻止,除了給記者每人1000元紅包外 ——記者無法推辭,還給記者的房間多次送按摩小姐。最後該地宣傳部該寫下總結報告,稱他們「由於反應敏捷、措施得當、協調到位,特別是在市內主要媒體的大力支持下,整個協調工作平穩有序,正面輿論引導有力,主流聲音突出,有效抑制了謠言傳播的空間,阻止和避免了不實報導和媒體炒作,維護了社會穩定和人心安定,為妥善處理事故創造了寬鬆的外部環境」。其實這都是一派胡言,為了掩蓋真相,當地宣傳部居然一點廉恥也不姑,用金錢和色相收買記者,警察居然也來幫助宣傳部掩蓋真相,彷彿財稅的百姓血汗錢任由他們揮霍,公權力任由私權力左右,彷彿他們黨委政府及宣傳部領導是開妓院的老闆……

請看中國青年報記者寫的該地收買記者被拒絕以及一些記者擋不住誘惑的實錄——

江蘇鹽城禁止採訪,給記者找小姐

李潤文(中國青年報記者)

  11月27日10時15分,響水縣化工園區江蘇聯化科技有限公司發生爆炸,造成數十人死傷。

  事故發生後,鹽城市立即啟動了一套禁止記者採訪的採訪的應急預案,不惜採用武力威脅,軟禁記者,重金收買、色相利誘等方式收買記者,阻撓採訪。

  當天下午3時30分,新華社、揚子晚報、金陵晚報等多家媒體到達事故現場,路口已被數十名警察和保安封鎖,記者採訪、拍攝時,遭到警察阻攔,並強制他們離開現場。戯

  當晚,江蘇省各家媒體記者均接到單位電話,要求他們撤離,統一發新聞通稿。

  響水縣委宣傳部當晚邀請各家記者到一家娛樂城去唱歌。

  23時40分,本報記者到達響水縣五洲賓館,這裡是響水縣事故處理新聞發佈會所在地,響水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周慶大接待了本報記者,並安排住在了五洲酒店。讓本報記者沒想到的是,從見面開始,本報記者就被他們全面監控,被軟禁在賓館之內。

  11月28日8時,周慶大來到房間,拿出一個信封,說是新聞通稿。

  信封內一張紙裹著一疊錢。

  「這是給你們的辛苦費」,再三推辭,記者都沒能把這個信封退還給對方,清點數目,正好一千元,據瞭解,所有記者都收到了1000元辛苦費。戯

  9時,記者溜出了賓館。

  警察在醫院門口把守,盤問每一個進入醫院的人,記者以親友看病人的名義進入病區,住院部過道裡都住滿了傷員,穿制服的人來回巡邏,記者剛和一個傷員搭上話,就被醫院醫生和保安轟走。戯

  在聯化公司門口,警察驅趕記者離開,有三個人跟著記者,禁止記者拍照、尋找當事人,直到記者離開園區。

  一上午,響水縣委宣傳部、鹽城市委宣傳部撥打30多個電話,詢問具體位置,以召開新聞發佈會為由,要接記者回賓館。

  下午,記者以尋找親友名義到灌南縣殯儀館,聯化公司一名管理人員要求看記者身份證,並強行扣留了記者和所乘的出租車,撕扯記者衣領,強行搜身、搜車,威脅出租車司機,「記下牌照以後收拾你」。

  恰逢宣傳部打來電話,記者要求報警,對方纔放行,但一直駕車跟蹤。

  回到賓館,記者立即向響水縣縣委宣傳部、鹽城市委宣傳部負責人通報此事,對方不予理睬。記者提出到事故現場、到醫院採訪,對方以聯繫採訪為託詞,限制記者離開房間。

  28日晚,記者以無法上網為由,提出換酒店,多次交涉,對方四名工作人員以「為記者服務、保護記者安全」為由,陪同去了另一家酒店。

  他們同時開了三間房,記者被安排在最裡面的房間。晚上,不斷提出請記者去洗澡、洗腳、按摩、唱歌、打牌、吃飯,多次提出要給記者找小姐。戯

  記者嚴詞拒絕了他們。四個人一直呆在記者房間,使記者無法工作,直到晚上一點,其中一人直接住在記者房間。

  在記者再三要求下,他才離開了房間。

  11月29日

  5時30分,記者悄悄離開了房間,剛走到賓館大堂內一名保安在值班,宣傳部兩名工作人員睡在大堂的沙發上。

  看到記者要走,保安立即叫醒了宣傳部工作人員,來不及穿鞋,兩人撲上來死死拉住記者,無奈,記者只好重新回到房間。

  早晨9時,記者要離開酒店,但被對方強行堵在房間內,對記者的採訪要求仍以正在聯繫之中為由拖延。

  記者就他們干涉獨立採訪向鹽城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姜友新提出強烈抗議,對方不予理睬。在強烈要求之下,宣傳部門帶新華社記者進入廠區,在距離爆炸現場50米遠的地方拍了照片,這是事故發生後,新聞媒體發出的唯一現場圖片。

  整整一上午,都被堵在賓館房間,打私人電話都有人旁聽,賓館固定電話記者壓根不敢使用。戯

  本報記者與新華社記者雙方商定聯合行動。對方預謀強行隔離兩家新聞單位記者,他們擔心記者互通信息。

  下午,新華社記者鄧華寧要回南京,對方護送他回去。趁著混亂,新華社記者劉兆權與本報記者上了停在賓館後院的新華社的採訪車。

  十幾個人立即蜂擁過來,攔截、試圖打開車門上車,有人拉上了一扇大門,趁著另一扇大門還沒關上,採訪車衝出了賓館。

  恰逢沒車,十幾個人慌了神,一路狂奔,到處攔車追蹤。

  採訪車連拐了三個彎,穿過了一個農貿市場徹底甩掉了他們。

  鄧華寧發短信說,鹽城市委宣傳部副部長姜友新十分惱火,命令鹽城市交警查新華社車牌,看記者到底去了那裏。

  採訪結束後,記者晚上返回賓館,在正常洗浴後,記者正在休息,幾名濃妝艷抹的女子進入房間,響水縣宣傳部副部長極力攛掇讓記者選一個,到其他房間去做按摩,被記者拒絕。

  新華社記者劉兆權也有同樣遭遇,前後有幾撥女子進入房間要為他做按摩,最終沒有得逞。

  11月30日

  早晨起床後發現,新華社的採訪車被兩輛車徹底堵住,無法出車。

  整整一天,記者被困在賓館,當天下午,應記者多次要求,響水縣召開第二次新聞發部會,記者採訪當事人的要求被拒絕。

  約好了一個採訪對象,但無法脫身,只好讓新華社司機小韓去見採訪對象。

  18時,小韓下樓看車,響水縣委有人跟在他身後,轉了幾個彎還是甩不掉,小韓突然撒腿就跑,兩人在馬路上展開長跑大賽,偵察兵出身的小韓終於在跑了2000多米之後成功的甩掉了跟蹤者,與採訪對像接上頭,重新約定了採訪時間、地點。

  當晚,包括司機在內,我們三人又一次遭到騷擾,宣傳部一再提出要把小姐送到房間來,最終沒有得逞。

  12月1日

  本報記者與新華社記者商定,暫時撤離響水縣,徹底甩掉他們後再回來採訪。

  鹽城市委、響水縣委兩輛車護送記者離開了鹽城,並送記者上了通往揚州的高速路,在一路上,先後出現了三輛鹽城牌照的車輛時前時後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司機小韓斷定是跟蹤車輛,直到我們進入揚州市,跟蹤車輛才消失。

  1日晚19時30分,記者再次返回,擔心車輛目標太大,主在連雲港市灌南縣,包車到響水縣,2日0時,終於見到了幸者,講述了事故發生經過。

  他說,廠裡、村裡都已經開過會,警告他們不准和記者接觸,禁止相互談論此事。

  自事故發生後,民間謠言流傳甚廣,有人甚至稱死亡人數過百人,廠裡曾用卡車偷偷拉運屍體。

  事故發生後,有知情人在網上發帖,議論爆炸事件,但相關內容帖子都被刪除。

來源:六四天網(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7-12-31 1: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