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魏京生:圍繞「物權法」的中共內部鬥爭

魏京生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4月11日訊】在上一次的節目中我們談到了今年人民代表大會新通過的《物權法》。在過去幾十年的人民代表大會上從來也沒有出現過這麼大的爭議。也難怪,因為共產黨完全操縱著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它的代表絕大多數是中共黨員,黨章規定他們必須服從上級,和黨中央保持一致。最新統計還發現代表中的大多數是政府官員,這樣的代表大會就是個橡皮圖章嘛。所以幾十年來儘管政治鬥爭不斷,但代表大會上從來沒有什麼爭論。

這次大會剛開始那段時間,從攝像鏡頭看代表們東倒西歪、睡覺打瞌睡的樣子就是代表們的習慣表現,他們自己也不把人大會當作一回事,但是牽涉到《物權法》的時候,情形就大大不同了:先是中央三令五申要求代表們必須通過《物權法》,然後是中宣部下令媒體禁止報導有關消息,也就是禁止討論,要強行通過的意思,這還不算最緊張的,最好笑的是一些大官僚資本家作為人民代表竟然成了保鏢,保護原來倡議制定《物權法》後來又參與修改《物權法》的經濟學家,為此和追上來採訪的香港記者發生了肢體衝突。

為什麼會搞得這麼緊張呢?其中的一個原因是《物權法》被修改得變了質。原來制定物權法是為了保障所有人的財產權,調順市場經濟條件下的生產資料關係,也就是保障工人農民對生產資料擁有的權益,也保障私人資本和公共所有的資本界限清楚,避免互相侵吞。那時候也就是10年來《物權法》一直遭到中共所代表的官僚資產階級的強烈抵制。如今這個《物權法》已經修改得成為不可能保護農民和工人的權益,反而主要保護官僚資產階級與其侵吞的社會財富。

這種轉變可以說是中共性質轉變的法律認定。中共的這個轉變也引起了民主派陣營和中共內部左派立場的變化,這個變化倒有點象30年河東轉河西,180度大逆轉。其實裏面既有變化又有不變,因為不變而有了變化,因為原則而必須改變對策。其中,最具有戲劇性的是被稱為毛左派的黨內左派,這個黨內左派開始不過是個小集團,堅持‘兩個凡是’,遭到大多數人的唾棄,但他們在中共內部一直擁有一大批虔誠信奉共產主義理想的黨員群眾,這是他們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草根群眾基礎。社會的開放、資訊的增多,左派群眾的思潮也和其他中國人一樣在發展變化之中,毛澤東的暴政理論被越來越少地提及,共產主義的美好理想被越來越多地作為衡量現實、批評現實的尺度。隨著無法無天的爆發式經濟帶來的新的社會不公正,毛左派們越來越多地把同情和關注投放到占人口大多數的弱勢群體身上,這使他們獲得了廣泛人民群眾的認同,再加上中共不敢明目張膽否認它們的祖師爺,老百姓敢於抬出祖師爺牌位來反對現政權,這比直接談論民主人權更不容易遭受鎮壓,這也是很多反抗現政權倒行逆施的群眾領袖喜歡用毛左派旗幟的一個原因。

在這場有關《物權法》的爭論中,國內的毛左派扮演了急先鋒的角色,以保護公共財產反侵吞、反腐敗為號召贏得了更多的同情和支援,他們製造的動靜之大超過了為農民和工人的權益進行呼籲的民主派。

在圍繞《物權法》的這場鬥爭中,傳統的民主派之所以力量不足,是因為它的內部產生了利益關係和理念上的分裂。由於江澤民時代實行的三種精英相結合的政策,使相當多的知識精英倒向了官僚資產階級的一方。一部分人仍然堅持關注所有人的人權和利益,所以對偏向強勢階級的立法當然持批評的態度,而另一部分關注物件已經產生偏坡的自稱代表所謂中產階級的獨立于民主派和當權派的自由知識份子已經不反對甚至支持偏向強勢階級的立場。官僚資產階級是他們所豔羨的成功者,弱勢的工人農民中的領袖人物則被他們看成是失敗者,這種平叛標準的墮落被古人叫做‘文人無形’是社會衰敗的標誌之一。

──轉自《自由亞洲電臺》(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評論
2007-04-11 12: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